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九十六章 深入

    叫喊了数个时辰愿平身后依然丝毫的动静其心中却是不由的生出一种恐惧來这荒漠且不说还有邪魔外道即便是邪魔外道在这空旷的沙漠之中毫人烟连大一些的野兽都不见一只就好似这天地间只有她一人且其此刻又被禁锢住法动莫说是修行之人即便是凡人对其动手也能将其打倒其体内的法力居然放不出一丝一毫來就好似其身体里的一切尽数静止不动了一般换句话说这愿平此刻就是个弱女子再也不是什么修行之人身后又丝毫动静在如此的境地之下其又怎能不惊恐就在其欲哭泪之时忽然感觉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丝闪烁的光亮那光亮越來越大居然好似是有人在生火见此情景愿平却松了口气其沒好气的道:“你这牛鼻子你这臭道士半日工夫怎么也不说一句话识相的快快将本小姐放了否则的话让你好看”知晓身后那老道并未离去其心下也松了口气虽说此刻其对身后那老道不怎么待见但那老道至少此刻还未对其如何在这大漠漆黑的夜晚之中能有个大活人与其相伴这已是谢天谢地之事了话语也不似方才那般冰冷

    却在此时其闻到一股香味飘入了其的鼻中让其不由的咽了咽口水其虽说是修行之人但如今的修行界有不少的修行之人都会每日吃些东西而且并非只吃瓜果却是红尘中的酒肉等物说起來这都是逍遥宫传出來的老祖逍遥贤宇是个爱吃的人其的弟子自然也是如此逍遥宫如今乃是天下修行界第一宗门弟子数之不尽有个什么动静自然会影响天下就在那香味传入愿平的鼻中之时那老道的声音也传入了其的耳中:“贫道可沒对你做什么你要离去的话尽管离去便是了只要你能走出一步那就是你的本事贫道腹中饥饿要进膳了”说罢其便不再言语身后随即传出吧唧嘴的声音分明是一个沒有规矩的粗人在吃饭愿平闻听老道之言却是恨的牙根直痒痒在其看來分明是老道用法术禁锢住了自家如今却又说出了这番话來好不知羞耻但其却沒有再叫喊其也知晓再叫喊也是于事补不过是浪费自家的力气一时间山门之中沒有了 女子的叫喊声反倒是多出了人吃饭吧唧嘴的声音这声音传入愿平的耳中却使得其腹中更加的饥饿肚子也咕噜咕噜的叫了起來十分清晰就在其肚子中传出咕噜声之时那身后的吧唧声却停止了愿平能感觉到一双眼在看自家沒多少工夫其面前出现了老道的身影只见老道手中正拿着一块烤得金黄的鸡腿吃着

    却听那老道含糊不清的说道:“你是不是饿了你只要答应……答应本道爷一件事情那什么都好说本道爷还能给你鸡腿吃若是不然那你就请离去吧本道爷可以省下一个鸡腿留着自家吃”说话间其在愿平面前晃了晃手中的鸡腿愿平闻听此言却是不由的一愣其怎么也沒想到老道居然会对他说出如此话语來这哪里像是出家人数的话倒像是个疯子其沒有立刻回应老道的话只是看着老道眼中闪出了思索之色而那老道却不理会愿平依旧自顾自的吃着自己手中的鸡腿一边吃还一边满意的道:“真香啊真香”

    愿平也不知怎地在这个老道面前居然沒有了一点修行之人的自制力其觉得自家此刻不单单是法力被封印根本就是变成了一个凡胎**对方的一只鸡腿就把其其弄的不知所措原本到了其这等境界道心都比寻常人要坚硬很多轻易不会被动摇但此刻老道的一举一动在其面前都那么的有诱惑力让其很是眼馋此刻那老道手中的鸡腿才是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比那些法宝丹药之类的都要來的金贵此刻其心中就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吃老道手里的鸡腿最终其面色变了几下而后却是一脸的坚毅之色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

    只听其对老道淡淡的道:“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去办且说來听听若不违背侠义之道或是有违我修行者根本也不是不能答应你的”说话间其双目却是盯着贤宇手中的鸡腿[

    老道闻听此言吃了一口鸡腿肉而后用袖子抹了抹嘴道:“此事与旁人沒干系是你自家的事情自然谈不上什么违背侠义之道了事情很简单我做你的人你加入神教吧只要你肯加入我就给你吃的若是你不答应也沒关系你走你的老道我也要去了”在其话说到一半之时愿平的脸已经变的冰寒可老道却丝毫不在意对方的神色自顾自的说着自家的话儿说完之后其再次吃起了手中的鸡腿一脸玩味之色的看着面前这个一脸怒意的女子

    愿平似乎不愿意再看面前的老道干脆把双目闭了起來但过了沒多少工夫却 又睁开了双目对老道接着道:“既然如此那本姑娘就和你一起入了神教吧你把我放开吧”其在方才闭上双目的瞬间脑中忽然电光一闪在其看來其既然想要对付这些邪魔外道也要摸清对方的底细再者都说不入虎穴不得虎子正好利用这次机会进入邪魔的总坛而后动手

    老道闻听愿平之言却是瞪大了眼睛道:“老道我都说了并非是我禁锢你的你自家不愿意动地方赖谁呢”说话间老道就朝着愿平的身后走去就好似在一切真与其干

    愿平闻听此言心中又是一怒其猛的转过身來张口就想要骂老道话到嘴边却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其居然能动了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随意方才其还不能前行一步居然能动了其双目圆睁看向老道的目光中多了些敬畏其敢肯定自家方才不能动与老道有所关联但方才老道根本就沒有出手动作一切仿佛又真的与这老道沒有什么关联就好似这天地间凭空生出了一种力量禁锢住了其的身子此刻那禁锢消失其也就能动了

    其看了老道良久此刻那老道正坐在一堆火面前火光将其的脸庞映的有些发红看起來是那么的普通愿平在其身上找不出丝毫修行之人的影子其很是邋遢甚至连凡尘中的书生都还不如甚至其觉得这老道连街上那些神棍都不如但恍惚间愿平却又觉得面前的老道高深莫测是这天下少有的几个一等一的神仙人物念想间其的脑袋有些乱了随后其摇了摇头快走了两步在火堆旁坐下一把抢过了那架子上的半只鸡就那么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老道见此勃然大怒道:“你是个强盗啊女强盗啊这只鸡是道爷的晚饭道爷沒答应你要给你吃半只鸡只答应你要给你吃一个鸡腿不不是一个鸡腿是半个鸡腿”愿平却并不理会老道愤怒的咆哮自顾自的吃着自家手中的鸡肉那模样看起來很是满足

    那老道咋呼了一会儿忽然起身而后朝着一个方位快走过去愿平见此情景也跟了过去顺手把火灭了就跟在老道的屁股后面其一边吃鸡一边问老道:“你这是要去哪该不会又要去那个鬼地方吧我还要再劝你一句啊那鬼地方根本就是地狱你去了那里对你沒好处的”口中虽说如此说着那此刻这丫头的注意力尽数被手中的鸡所吸引大口大口的吃着老道闻听此言却是猛的停住身形而后猛的转过身來看着愿平其面上的神色颇为狰狞

    愿平见此情景也停住了身形见到老道面上的神色其却是一愣而后心下生出了警惕之意以为老道是吃了神药此刻药性过去不再服药就要入魔老道却在此时冷冷的道:“你吃了道爷的鸡就得随道爷入神教这就当是你长欢道爷的鸡了怎么这不是很公平吗”愿平闻听此言又是一愣其看着老道那越发凶神恶煞的眼神却是不由的点了点头心里却在嘀咕心说一只鸡而已至于这幅模样吗其念想间老道已转过身去继续朝前走去

    当太阳再次出现之时两人再次走到了一个绿洲边缘不知是不是方才的绿洲但老道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愿平也跟着走了进去此刻这绿洲内空一人四处静悄悄的虚空中飘散着青草的香味还有牛羊马等粪便的问道这些味道混合在一起着实是好闻的很

    走了良久当太阳真正升起來的时候终于到了有人的地方老道一看见人就猛的冲了上去只见其拉着一个男子的胳膊道:“这位小哥你想不想做神仙贫道引你加入神教吧”愿平见此情景面上满是鄙视之意沒想到这个老道居然如此的急切急切的昏了头在荒漠绿洲之上的百姓还能找出一个不入神教的吗在这神教根基处拉拢人入神教分明是傻子的做法老道那脸上狂热的神情让人不得不相信其实在是个狂热且虔诚的神教信徒愿平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你在心中总是希望这老道不是真心想加入神教现下看來却是真的了其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左右其都要加入神教对方如何其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其这一路上连连劝说老道不要入神教在其看來一个陌生人能如此的苦口婆心已是不易对方既然执迷不悟那却是对方的事情与其干其此刻的心思就是要利用这老道加入神教

    且说那个本老道拉住年轻人上下打量了老道一番就好似看到了怪物一般只听其傲然的道:“你这人傻了吗我们这荒漠绿洲上的百姓如今还有谁不信神教呢你居然跑到此來传教你是來错地方了”这年轻人说话之时面上满是傲然之色就好似加入神教对其而言极为光荣一般老道见此情景却是面色一正对着年轻人连连左翼口中还高升喊着前辈那年轻人见此情景却是摆了摆手而后找个地方坐了下來两眼望着前不知在想些什么那老道却也沒有闲着其在这片绿洲之中见便拉人入神教虽说方才那年轻人告诉其此处百姓都是神教弟子但其还是心存侥幸想看看这其中有沒有漏网之鱼能被其捕捉的到愿平只是静静的跟在老道的身后默然的看着身前的那个老道就好似其此刻正在看着的是个死人对其而言眼前的老道虽说还活着但却是已经死去了此刻的老道在其看來就是行尸走肉

    转了一大圈这绿洲上的人的确都是入了神教派老道终于停下了脚步仰天大笑而后朗声道:“这里果然都是虔诚的信徒啊果然是神教的发源啊实在是太令人欢喜了”说话间其也不看身后伸手一把拉过愿平而后对其道:“你看看啊还不赶快随我入了神教”说话间其就拉着愿平跪了下來愿平见此情景也不犹豫随着老道一下跪在了地上老道口中念道:“莲神啊我是您忠实的信徒莲神啊为了表示我的虔诚我今日又带來了一人”说话间老道看了愿平一眼愿平见此也在口中默念了起來神态也很是虔诚沒多少工夫虚空再次裂开了两道缝隙从其中掉出了十一颗金色的药丸金光闪闪的很是显眼周围有一些百姓见此情景目中精光闪动一个个的聚拢了过來有些人眼中满是羡慕有些人则是贪婪老道见此情景就知晓这些人是想抢夺自家的金丹便将十多颗金丹死死的抓在手中一副要金丹沒有要命有一条的模样愿平自然也得到了一颗金丹也被其拿在了手中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从那裂缝中传出:“你这道士虽说是新入教的但却是十分的虔诚今就破例给你十颗金丹再接再厉多多度化一些百姓入教你的金丹会更加多的”说完那虚空中的裂缝却是就此消失不见诸人见此情景却不敢再有什么动作因为从神教出现到现在还沒有一个信徒的虔诚之心能惊动那些神仙人物不由的对贤宇生出一些敬畏之意愿平看向贤宇的目光也有些不同沒有了鄙视沒有了恨意有的却是一种极为复杂的神色

    老道愣了半晌而后却是连连对着虚空消失的地方作揖磕头口中恭敬的道:“在下一定尽力弘扬我教法门使得更多的人入教享受仙福”说话间其起身朝着一个地方走去愿平见此连忙跟上两人走了沒多少工夫道士便盘膝做了下來随即吃下一颗金丹接着其便又开始了傻笑愿平见此情景却是眉头一皱而后便坐在道士旁边闭幕打坐了起來如此这般过了数个时辰道士终于安静了下來愿平也在此时睁开了双目看向道士道士此刻却是一脸得意的神色那模样当真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仙一般一副趾高气扬的神气

    老道看着愿平淡淡的问道:“怎么样做神仙的滋味好不好你这下知道自家的路子走对了吧入你这般傻傻的修行道术修行个数百年也不见得能真正成仙可是你看现在神药吃下去就会立刻成仙多美的事情你该怎么谢我呢”其说话间神色却是更加的得意了就好似其真的把愿平给度化了一般愿平闻听此言却是极为默然的摇了摇头并未说话

    老道见此却是有些不悦的道:“怎么你还沒有吃神药吗你为什么不吃神药傻瓜”其说话间目中果真是看傻子的眼神还有那么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更有失望的意思就好似愿平这是在暴殄天物一般就好似愿平不吃这神药就是犯了滔天大罪不可饶恕的大罪

    愿平见此嘴角却是不由得抽动了两下嘴上却道:“就是因为这药实在是太珍贵得好好留着到该吃的时候我自然是会吃的”其说到此处目光一转而后接着道:“倒是道长你我看那些神仙对你倒是刮目相看我等做这寻常信徒实在有些劳累不如你试试看能不能更上一层楼离那些神仙更进一步如此你我能得的不就更多了吗你说是不是啊道长”其说话间面上居然泛起了一丝笑意老道闻听此言却是一愣接着却是仔细的思考了起來

    半晌后老道点了点头道:“这话却是不错的等到下回得药的时候我就问问那些大神仙看他们那里还要不要人要的话我去当个打杂的也是好的那也比这些寻常信徒好上许多”说话间这道士更是满面红光就好似自家想出了一条绝妙的计策來顿时却越发的得意了

    愿平闻听此言眼中却闪出了狡黠的光來只听其也得意的道:“你可不要忘了这法子可是我交给你的你要是能进到跟前便将我也带上也算是谢了我如此可好吗”老道闻听此言却是白了愿平一眼上下打量了愿平一番愿平却是一双大眼盯着其看丝毫不躲避那老道见此却是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愿平愿平见此面上现出喜色但其接下來眉头却再次皱了起來只听其接着道:“可要想再次得到金丹的话需要再拉人进入神教这里的人都是神教的教徒你要怎么办要是拉不到新人你也别想再得到神丹了你怎么才能进前”

    道士闻听此言却是嘿嘿一笑道:“这绿洲之外总有那么一些的天下之大人之众多还找不出那么一两个人來吗这些事情需操心了该來的总会來的贫道是个天生有大运气的人你就等着看吧”说话间这老道就再次起身朝着平原之外走去当太阳落山之时两人再次回到了沙漠之中道士随意寻了个地方坐了下來也不生火再次吃下一颗金丹接着大漠之中黑夜中就传來了一阵阵的傻笑之音这傻笑若是放在往常不值得什么但在此情此景之下却是极为瘆人愿平见此情景却是不由的打了个寒战但其还是在道士身边坐了下來这一夜沙漠之中全是诡异的傻笑之意都是一个人发出的道士把所有的金丹都吃了个干净自然是笑了一夜直到第二日朝阳升起笑声还未停止愿平却已经习以为常了忽然老道的笑声嘎然而止发呆了片刻后却是指着远处而后便猛的站了起來朝着方才其手指所指的方位走去愿平见此一脸疑惑的也站起身來随着老道走上前去走沒几步老道却是站住了而后便看了看身后的愿平哈哈大笑了起來只见两个男子正朝二人走來[

    只见这二人皆是男子看样子是习武之人生的极为壮实一个腰间挎着一把长剑另一个却是身后背了一柄长刀老道见此连忙赢了上去其面上满是笑容还有贪婪之色到了两人近前老道直截了当的道:“两位可是來想加入神教的啊要是想加入的话贫道可帮二人指引一番啊”二人闻听老道之言却是不由的一愣相互看了看面上皆迷茫之意愿平见此情景却是眉头一皱按着其原本的意思若是这两人是奔着神教來的被老道骗了也就骗了但如今看來这两人一脸的迷茫之色好似根本就不知晓神教一事其便生出了恻隐之心來其此刻倒是很希望老道的话对这二人毫用处否则的话连她自家都要再多一分罪孽了

    老道见两人一副迷茫之色却接着苦口婆心的道:“二人难道不知神教吗当今天下间最为有神通的门派啊入神教者可刀枪不入百病不侵二位真的沒有听过吗那不应该吧”老道说话间却做出了一副你们若是沒听过那就不是人的神情來看的愿平都想发笑

    两人闻听老道之言就真的做出了一副思索之色片刻后一个人却是目中精光一闪欢喜的道:“哎呀我听人说过这神教教徒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只是据说这教派颇为神秘凡是教徒都是与教派有缘的人缘的人是不能入教的真是想到啊你我兄弟二人居然与这神仙门派有那么一些缘分”其说话间另一人的目光也是一闪面上满是欢喜之色接着那最初开口说话的人却对老道拱了拱手道:“道长啊敢问那神教究竟是在何处啊告知我兄弟二人吧我兄弟二人愿意加入啊”说话间另一人也是满脸期待之色的看着面前的老道愿平见此情景却是变的有些神色呆滞心中嘀咕这老道怎么那么好的运气此处乃是邪道的发源如今几乎人敢到此处却想到居然硬生生让这老道碰到了这么两个不知死活的憨货唉心中一边叹气自然也是有些庆幸若是寻不到她的计谋也就难以实施了最终其也只能是当做老天爷给了她一个除魔卫道的机会牺牲了这两人或许大事就可以做成了如此想着愿平心中的不忍减轻了许多左右这两人是自家送上门的连道士都费多少口舌自家更是连开口都有开口这一切似乎与其有丝毫的干系越想愿平心中就也是顺畅

    再说老道那老道闻听两人之言实在是喜出望外那脸上的神色就差跳起大喊了其镇定了一下心神对那腰间挎着剑的男子道:“这个自然是有问”而后期看了看愿平接着道:“我我二人都是神教的弟子正巧我做你的引路之人这位姑娘就做你同伴的引路之人吧”两人闻言面上自然也满是欢喜之色而后便随着老道与愿平朝着绿洲走了过去

    又是一个黄昏好似光阴回到了昨日四人一同踏上了绿洲刚进入绿洲走两步老道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虔诚的磕了几个头而后对着虚空道:“莲神啊弟子又带了两个道友同修”此话一说完虚空中当即就出现一道裂缝数十颗药丸从其中掉了出老道见此情景却并有立刻去拿药丸而是接着恭敬的道:“弟子有虔诚之心想离诸位大仙近那么一些不知可有这个福气吗”其说罢一脸紧张之色的看着那还未闭合的虚空等待着那虚空停止了闭合但却久久有声音传出这一刻愿平的心中也起了一丝波澜此举干系到其是否能入虎穴成大事的关键如此这般两人等待着等待着那虚空中的声音

    终于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你这人也是能干才那么短的工夫就带了三人好吧你可以进前做个使者”老道闻听此言面上笑开了花只见那虚空裂开的口子更大了一些从其内延伸出一个白色的阶梯老道见此起身就要朝着那阶梯上走去走到那裂缝中

    却在此时愿平咳嗽了两声老道转过身看了其一眼嘿嘿一笑对那虚空裂缝拱了拱手道:“大仙啊今日弟子就带了一人至于另一人却是这位道友的功劳这位道友也十分的虔诚还请大仙也能一并准许进前大仙慈悲还请大仙成全弟子定会好好做事不辜负大仙的”其这一说话愿平的心却再次提了起其望着那虚空裂缝心中紧张万分

    那虚空裂缝中沉寂了片刻却又想起了一个声音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好吧就让你二人一同进进后定要好好做事切莫辜负了我二人的用心若是做的不好却是不能长久的呆在圣地的”老道闻听此言当先一步踏上了阶梯比兔子跑的还要快上三分愿平见此心中一横自然也跟了上去事已至此什么好犹豫的了所谓擒贼先擒王进到对方的老巢趁着对方的魔头不备一举击杀即便是击杀不成自家也的尽心尽力死得其所了

    很快两人就走进了虚空之中到了另一处地方这却并非是沙漠之上了脚下是结实的土地周围是一座座的房屋有许多身穿白衣的人在忙碌着透过虚空裂缝两人居然是瞬间出了沙漠老道见此情景哈哈哈的大笑道:“这里肯定就是神仙的居所了吧洞天福地的啊洞天福地啊”两人看清了面前的景象只见一对男女正站在二人的身前两人皆是一身白衣男的生的极为俊俏女的却是带着一股面具露出了半边脸庞看不清全貌

    老道见了这二人自然是不敢怠慢连忙下跪磕头一副很虔诚的模样愿平见此想了想也跪了下只听那老道高喊道:“神仙啊哈哈哈我终于见到神仙了我也是神仙了”

    这一男一女见此情景却是相互看了一眼其中那男子淡淡的道:“好了你二人起吧从今而后你二人便是我莲教的弟子要做的与先前什么两样就是让更多的入神教度化的人越多你二人的功德也就越大得到的奖赏也就越多知道了吗”老道闻听此言自然是连连点头脸上一直挂着傻笑愿平闻言却之时点了点头而已男子见此情景却接着道:“你二人若想出去传教可撕开虚空降临在任何地方回之时也可撕开虚空便可回”说话间其掏出一把剪刀递给了老道这剪刀是银白色的看起颇为寻常只听那男子接着道:“这剪刀就是撕开虚空的法器用的时候对着虚空一剪子下去虚空就会裂开一道缝隙好了从今而后我就是你们的师父这位是你们的师叔让师叔领着你们去吧给一门安排住处”说话间这男子的身子却是化作一道丝线就此消失不见这一幕看的老道又是欢喜不已而此时那女子却朝着一个方位走去愿平却是连忙跟了上去那老道见两人走远也连忙跟了上去h3作者有话说h3又是8000字大章更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