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九十五章 愿平

    荒漠成了凡尘地狱但在寻常百姓看來并什么不同在寻常人看來荒漠上的百姓与往常一样甚至比往常更加欢喜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欢快的笑容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寻常百姓法看到那些令人发指的场面每日都有老弱或是孩童死去荒漠之上的百姓一天天的在减少那些老弱沒法走出去传遍莲教的教义荒漠之上又一不信莲教如此一來沒有招揽新人的荒漠百姓在长期法吃到神『药』的情景下自然是发狂死去这些人的死状十分的凄惨就好似被数厉鬼缠身了一般各个都是死不瞑目然而这些人刚死去就会有一对使者降临到他们的家中将尸体化为灰烬故此虽说每日都有人死去却沒能引起更多人的在意不光如此除了死人荒漠之上还频繁的发生杀人或是抢劫之事为的自然是夺取神『药』为了那飘飘欲仙之感为了能吃到神『药』人命似乎不那么重要如草芥一般如此一來荒漠大『乱』朝廷也渐渐的察觉出了一些端倪荒漠虽说人口并不多但每年也是要向朝廷缴纳一定的税还有就是牛羊马等牲畜而且绿洲之中产的一种独角马日行八千里如风如电乃是逍遥皇朝将军一级的将领最为喜爱的坐骑还有一些立过军功的兵士也会得到一匹独角马作为奖赏还有便是绿洲产的羊肉那也是天下间少有的美味并寻常羊肉的那种膻气肉质很是可口乃是逍遥皇家的贡品寻常百姓很少能吃的到这两样东西在最近三年却是一年比一年少了往年虽说这两样东西极为珍惜但也是有个数万的今年却只有独角马三千雪羊两千头这一切的一切都使得当今皇帝逍遥长欢十分的疑『惑』直到其接到贤宇的法旨才恍然大悟这一切都是有邪魔外道在作祟致使荒漠之地民不聊生

    荒漠的边缘一个看似极为寻常的老道身影渐渐清晰看其的模样风尘仆仆像是走了很远的路到了此地其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了看空中的太阳自言自语的道:“这天还真是热的要命啊”说话间其一只脚在了荒漠之上顿时其变感到一股热力透过脚下的黄沙传入了其的体内其连忙收回了脚再次开口自语道:“热啊真热啊”虽说一脸不情愿的模样但其却是脚下不停一步一步朝着沙漠深处走去其所过之处留下了一个个清晰的脚印但偶尔一阵大风刮來脚印立刻就会被淹沒就好似从未有人走过一般在这荒漠之中若充足的淡水根本就活不过五日沙漠里水是最要紧之物在这等地下水是价的水是命可那道人身上却丝毫能装水的器具其虽说口中喊着热但看其的模样好像并不是很热

    道人看似毫目的的向前走着其甚至沒有固定的方位你沙漠之中前行走上一阵就要停下辨别一下方位可这个道人却沿着一个方位一直朝前走着其似乎并不担忧自家会『迷』路一般其在行走间却是忽然停住了脚步在其的身前脚下不远的地方一只蝎子忽然从沙堆里钻了出來对着道人摆动着身后那长长的蝎微道人看的清楚那蝎尾上有一根紫『色』的刺分明是剧毒的蝎子其见此情景却并不惧怕而是蹲下身子看着蝎子道:“啧啧啧你这小东西拦住本道爷的去路却是何故”说话间老道将蝎子拿在了手中那蝎子原本想要用背后的毒刺攻击老道哪知却并丝毫的用处反而被老道很是随意的拿在了手中只听老道接着道:“你瞧瞧这沙漠之上多么的热老道我是一心想往地下钻你这小东西倒好却上來了”那蝎子此刻却是在老道的手中打转好似很慌张的模样其对老道生出了畏惧

    老道见此却是将其放在了地上而后起身离去那蝎子却钻入了沙土中不见了踪影却听那老道的话语传來:“你我在此相遇也算是缘分了日后究竟是何光景还要看你自家的造化”其话音落下方才钻入沙子中的蝎子却再次钻出了地面望着老道消失的地方迟迟未曾离去那蝎子如何不再去说只说那老道在荒漠之中行了三五日精神依旧丝毫改变

    这一日其像往常一般朝前走着似乎其就是为了走而生的至于走向何方却丝毫不在意忽然一个声音传入了老道的耳中:“我说老头你來到这荒漠所谓何事呢看你是个寻常人告诉你吧这荒漠如今是修罗地狱若不想死的话就快快离去吧”这是个女子的声音老道却并未因这一声话语停下其依然往前走着忽然其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这女子生的倒是颇为美丽但却并非那种柔美而是一种洒脱的美其的穿着打扮却更像个男子一条鞭子留在身后背后背着一把长剑像是凡尘中的侠客一把飘逸洒脱随『性』只听其再次开口道:“老头本姑娘的话你听清楚了沒有我说了此处危险你快快离去”[

    那老道见面前出现一个女子却吓得跳了起來退出老远好似受了惊吓的模样瞪大了双眼仔细打量了女子一番而后怒道:“你是何人为何要挡本道的去路”说话间其双目瞪的越发的大了似乎此时只有瞪大双目才能给其壮胆子如此情景看的那黑衣女子却是一愣

    一愣过后那女子再次开口道:“你这老头是不是聋子本姑娘说了两遍为何不答话”

    老道却是沒有回应女子的话而是掏了掏自家的耳朵两个棉球被掏了出來而后又哼哼了两下鼻子里也出來了两个棉球其这才道:“你方才再说什么道爷我沒听清楚再说一遍吧”那女子见老道把自家的耳鼻都堵住这才知晓老道根本就沒听见自家方才所言

    其杏眼一瞪看起來是想要发作但见老道一副疑『惑』的神『色』便将心中的怒气压下再一次开口道:“这里如今已成了地狱太过凶险你这老头还是速速离去的好以免死在这里”女子说完话老道却大笑了起來一副你以为我是三岁孩童的神『色』看的女子眉头皱起

    只听老道道:“你以为道爷是傻瓜吗此地明明就是天堂啊怎么会是地狱若是地狱你一个女娃家家却是來此作甚莫非是想要和阎王成亲吗走走走莫要挡住本道爷的去路”说话间老道就要饶过女子超前走去那女子闻听老道之言却是真的发怒了其原本是一片好意却沒想到这老道居然如此的不识抬举怎能让其不怒其一手伸出就抓向老道

    却不想那老道见此大叫了一声:“你居然敢对被的道爷礼哼沒家教的丫头”眼看着那女子的玉手就要抓到老道的肩膀老道却是身形一闪让那女子抓了空女子见此情景却是吃了一惊在其看來老道就是个凡人怎么可能躲过其这一抓但老道却躲了过去女子以为是意外又连着抓了几次却都被老道躲了过去这时那女子却是真的有些惊骇了

    那老道见女子不再出手却是不满的道:“老道还要赶路沒工夫陪你这个小妮子玩耍”说话间其便饶过了女子继续朝着前方走去那女子转身看着老道的背影忽然其背后的长剑出鞘狠狠的朝着老道刺了过去但下一刻其却发现事情有些诡异自家放出的剑却根本就刺不到老道的身上却也不见老道身形有所加快但却一直和她刺出的剑保持那么一步的距离如此一來就好似那剑是跟着老道走一般女子见此情景面上的惊骇之『色』更浓了几分

    其手上法印一变剑轻而易举的被收了回來丝毫不费离去再看那老道却是连回头都沒有回头只是一如既往的往前走着不紧不慢的走着就好似这天地之间沒人能够阻止其的步伐一般看起來是那样的飘渺又是那样的坚定女子忽然有了一股错觉就好似老道根本不是这尘世间的人其虽说行走在荒漠之上但却不在荒漠之上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女子眼珠一转却跟了上去其一个闪身再次挡在了老道的身前老道白了他一眼而后再次绕开继续朝前走那女子却是与老道并肩而行口中玩味的道:“我当是哪个不要命的敢來此地原來是个神通广大的主儿方才在下有眼不识泰山还请道长见谅在下这里赔罪了”

    老道闻听此言却是懒散的道:“什么仙啊神啊的老道就是我自己谁也不是你为何跟着我我告诉你老道对女子不感兴趣要银子老道倒是有一些但老道绝不会给你的”其说话的模样怎么都让人觉得是要钱沒有要命有一条的架势让人看了好气又好笑很是有趣那女子闻听此言却是噗嗤一声笑出声來其实在沒想到居然还能遇上这么个老道士

    那女子眼珠又是一转口中淡淡的道:“哪个跟着你了这大漠是你家的吗大漠那么大我走我的你走你的我可沒跟着你我还说是你要跟着本姑娘呢”其说话间往前走了两步把老道落在了后头走了好一阵儿却发觉那老道离自家是越來越远又退了回去谁知那老道见此却是快走了两步那女子见此想要追上去其用出了道术但论其怎么做那老道总是快了自家两步就好似其方才多出的那两步一般这让女子的心中更加震撼了

    其跟在老道的身后问道:“你究竟來此作甚该不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呵呵”

    老道闻听此言并未停下脚步而是懒懒的道:“这是天堂啊 我自然要來的这就是我的所图”其话语虽说平淡随意但任谁都能听出其话语中对此地的向往与憧憬可说是期待比女子闻听此言眉头却是再次皱了起來其沒有想到对方居然真的是冲着此地來的

    女子沉思了片刻却是接着道:“老头啊老头你这是去送死你知不知道此地的百姓如今已被一种『药』『迷』『惑』了心神若是一天或是数个时辰不吃此『药』的话那就会发狂而死你要去的地方根本就不是什么天堂分明就是人间的地狱你居然还这么执『迷』不悟真是可笑”其这话说的振振有词以为老道听了之后会有所动作却不知老道脚下的步子却丝毫沒有停止就好似沒有听到女子的话一般女子见此却是不断的重复方才之言极为的有耐心

    或许是女子的话让老道有些不耐烦了老道忽然停下身子快的连女子都未回过神來两人相隔不过就两步的距离女子一头撞在了老道的身上老道却在此时开口说话了:“既然如此那你來此的目的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将此地的百姓解救出來揪出幕后致使”

    那女子瞪着老道沒好气的道:“当然了你以为这世上的人都和你一样是傻子吗本姑娘今日來此都是为了解救你们这些知的人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跟在本姑娘身边的好如此还不至于变的和此地的百姓一样不能自已被邪『药』所控到头來死都不知是怎么死的”说话间女子一脸的肃然之『色』很是认真老道闻听此言却是转过身去自顾自的走自家的路丝毫不去理会女子方才之言语

    女子见此心中着实愤怒却在此时老道再次停下了脚步女子见此先是一愣张口就要说话但话到嘴边却停了下來其顺着老道的目光看去只见前方的沙漠之中出现了一抹绿『色』就好似镶嵌在沙漠之中的绿珠一般看去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惹眼老道沒有做过多的停留接着朝前走去渐渐的那原本很小的一抹绿『色』变的越來越大随着老道的走进其面前再也沒有了黄沙有的是绿『色』的草地还有牛羊哦就好似走出了沙漠一般那女子此刻就跟在老道的身后两人一同踏上了这片绿洲一股青草的气息传入了老道与女子的鼻中偶尔可以看到一些牛羊走了小半个时辰两人终于看到了房屋和人这些人原本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但看到老道二人双目中却爆发出了精光变的极为有神那模样就好似饿狼看到了小样一般老道见此情景一脸的淡然之『色』而那黑衣女子却是一脸的戒备之意此刻其周身亮起了淡淡的青光护住了自身同时其身上正在酝酿着一股极大的爆发力只要有丝毫的异动其便会发出这一击老道自然是感觉到了女子的异样不由的白了其一眼

    那女子看到老道的眼神神『色』却是出奇的凝重只听其对老道传音道:“老头你要小心一些啊你沒看到吗这些人的眼神多么可怕就好似看到了金山银山一般弄不好就会冲上來的”女子虽说至今沒见老道施展道术但其心里明白对方的道术定在自家之上

    老道却并未回应女子其自顾自的朝前走闲庭信步一般就好似在自家花园中漫步十分的悠闲其还时不时的对绿洲上的人点头示意终于有一个看起來十五六岁的青年朝着其走了过來老道见此却是微微一笑而后迎了上去那男子对老道点了点头懒散颓废之『色』一扫而空朗声道:“这位道长定是大漠织袜的人吧呵呵道长來的好啊小的猜测道长定然是想加入我们神教吧享受那神仙一般的滋味如果道长愿意我可以做道长的引路之日”说话间其一双眼中爆『射』出了更多的精光就好似老道已是其肚里的食物一般

    老道闻听此言却是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贫道正有此意久闻大漠中有神教贫道也想做神仙特地來此只是不知怎样才能入神教还请小哥给贫道指一条路來”老道此言一出其旁边的黑衣女子却是大惊失『色』其原以为老道來此还有其他目的多半是与自家一般是要铲除邪魔的却沒想到对方是真的死心踏诶要入这个什么劳什子的神教让其十分愤怒那十五六岁的男子闻听老道之言却是十分的欢喜笑的都合不拢嘴了就差手舞足蹈了[

    其闻听老道之言激动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入神教一点都不难只要你诚心信奉不断的让更多的人皈依神教你就可以得到源源不断的神『药』你就可以天天做神仙享受逍遥自在的滋味”说话间这男子面上满是期盼之『色』其面上的虔诚之『色』以复加可见其对神教是多么的信任老道闻听此言也是一脸的狂热之『色』竟然与那青年一般二也十分的期待黑衣女子闻听此言见此情景真想用剑将面前的老道击杀省的好好的人成了个疯子

    只听那老道接着问那十五六岁的男子道:“那如何才能得到神『药』呢小哥快快告诉贫道”其说话间满是急切之意就好似渴了太久人要喝水一般神『色』中甚至带着疯狂之意

    青年闻听此言道:“很是简单只要你心中默念莲神虔诚比虚空中就会裂开一道缝隙从其中落出几颗『药』丸那便是神『药』”你吃下神『药』之后在两个时辰内就会变成仙人了道长还不试试看吗”说话间青年却是先一步跪了下去虔诚的对着虚空叩拜念念有词老道见此也学青年的模样跪拜了下去口中默念莲神连连叩首样子也十分的虔诚

    如此这般两人磕头了半柱香虚空中忽然开了一道缝隙从中落下了几颗『药』丸老道一颗『药』丸而那青年却是足足有十多颗『药』丸青年在得到『药』丸后便一口将『药』丸吞了下去十分的迅速下一刻其便坐在了原地傻笑了起那模样看起十分的欢喜老道却是看了看手中的一颗『药』丸再看了一下那闭合了的虚空裂缝而后期目中精光一闪将那『药』丸吞了下去而那黑衣女子却是趁此机会出剑杀向了那虚空裂缝凌厉的剑光化作实质『射』了出击『射』在了虚空裂缝上钻入了裂缝之中但下一刻那道剑光却反『射』了回朝着黑衣女子自家击去这一变故让黑衣女子始料未及其连忙一个闪身躲了过去而此时那老道却是已经与那青年一般坐在了地上一脸的傻笑极为欢喜看的出是发自内心的欢喜女子见此情景眉头紧皱下一刻其身上爆发出了一团青光将老道包裹在其中而后青光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等这两人消失之后其余的人却是一哄而上围住了青年抢夺青年手中剩下的十多颗神『药』这片绿洲之上一场混『乱』的厮杀在上演多少工夫居然有四五个人死去而那些得到了神『药』的人纷纷坐在了地上纷纷傻笑了起这时虚空中再次出现了一道裂纹三个身穿白袍的人走了出各自打出一个火球将那些死去的人化成了灰烬而后再次消失不见这里好似什么也发生过好似方才的一幕并非真实的一般只有一些人坐在地上傻笑而此刻那黑衣女子和老道再次出现在了沙漠之中老道已然傻笑着黑衣女子一把将其丢了地上其面『色』不停的变化着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最终却是冷哼一声也坐在了地上看着旁边傻笑的老道老道一会儿傻笑一会儿却是手舞足蹈看起着实像个疯子黑衣女子见此情景奈的摇了摇头便不再去理会老道自顾自的打坐了起一转眼就过去了两个时辰老道终于清醒了过那黑衣女子也不再打坐见老道恢复神智其目中精光一闪

    只听其冷冷的道:“你这老头就是个疯子居然真加入了那个什么劳什子的神教哼简直就是我修行界的败类耻辱”其说话间一口银牙咬的咯咯作响恨不得把老道咬死老道却对黑衣女子的话不闻不问而是坐在原地目中精光连闪若是此刻有人仔细看的话定然会看到其目中闪烁出了各种『药』材的模样还有天地之间各种鸟虫鱼兽的模样最终五毒与一些剧毒的草『药』重复的不断的在其目中闪烁而后汇聚在一起化作了一颗金『色』的丹『药』这丹『药』正是其方才吃下的那一颗转瞬间老道居然将丹『药』的破配方甚至是顺序算了出

    见老道不理会自家那女子终于拔出了长剑长剑直指老道的眉心其口中冷冷的道:“我愿平不管你这疯老道究竟是何人不过你既然入了那个什么神教就是我愿平的死敌看剑吧”说话间其一剑刺了下去那老道见此头都有回任凭那剑刺到了其的身上下一刻这叫愿平的女子再一次震惊了其那凌厉的法剑其平日里颇为依仗的法剑居然能伤到老道一分一毫老道那看似寻常的身子居然真的就刀枪不入如这世间最坚硬的存在一般这一下其怎能不震惊其甚至怀疑外界的传说是真的了传说这神『药』不仅可让人做逍遥神仙还能让人刀枪不入要知道其这把法剑虽说不是什么旷世神器但也是一等一的法器如今却不能伤对方分毫这一切实在有些诡异让人不得不联想到是因为对方吃了那颗『药』丸且越想越是怀疑若对方真的是因为有强大的法力那对方又何必去入什么神教念想间其放下了手中的法剑身子在不停的颤抖其原本是此灭杀邪教之人的此刻其的心动摇了

    就在愿平念想之事那老道的声音却传入了其的耳中:“怎地你开始怀疑自家的判断了吗”闻听老道之言愿平身子猛的一震双目看向了老道老道微微一笑而后接着道:“你这丫头胆子倒是很大区区金身境界居然敢说什么除魔卫道还真是有心了不过贫道劝你一句快快离去这里不是你该的地方若是还不走多半要死在此处去吧去吧”

    愿平闻听老道之言目中却又是精光一闪口中恭敬的道:“道长此究竟所谓何事”

    老道闻听此言微微一笑道:“你方才不是瞧见了吗贫道如今是神教的教徒了啊还问这个做什么难道你以为贫道是那种满口胡言之人吗”老道说话间双眼再次瞪了起

    愿平闻听此言正『色』道:“难道那神『药』真的有那么大的功效可以提升我等修行者的法力吗我却是不相信这其中定然是有不可告人的隐情啊”说话间其目光再次落在了老道的身上恭敬的道:“道长法力高深还请为天下百姓着想一二这荒漠之上的神教是个邪教不能留啊还请道长出手啊除魔卫道乃是我修行之人的本分道长难道有仁慈之心吗”

    老道闻听愿平之言接着道:“贫道不是什么修行之人贫道是个出家之人出家之人求的是长生求的是做神仙贫道如今是神教的弟子将定然是神仙又怎么会去断送自家的仙路呢倒是你这娃娃不要自以为是天下之大你不懂不知的事有许多你怎么就知晓这是邪道呢以你一人之力想要做这事情却是难的很况且贫道也不准你断送贫道的仙路”说话间老道双目微微陛下不再理会愿平愿平见此看向老道的目光却充满了鄙视之意

    只听其冷冷的道:“好你个老牛鼻子想到你也不过是个小人而已你不去本姑娘也不稀与你为伍本姑娘自家去灭了你那个什么神教哼”说话间其大步朝着前方走去只是其还走两步身子却好似被一股莫名之力禁锢住居然法动分毫这让其心下大惊但下一刻其似乎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而后便歇斯底里的大叫了起:“你这个是非不分的老牛鼻子别在本姑娘家面前显示你的法力神通修行神通不做该做的事那不过是小人是魔而已你快快放了本姑娘否则本姑娘对你不客气”说话间其在不停的挣扎诡异的是其周身丝毫捆绑之物甚至连法力化形出的也有空空如也但其就是好似脚下生根丝毫也不能动此刻其全身上下能用的恐怕就只有这一张嘴了可惜的是其咋呼了半柱香的工夫身后却毫回应但其却有就此闭嘴的打算其此刻心中越发的气愤在其心里已将那老道千刀万剐了数百次在其看那厮不愿意做善事拯救万民与水火却还不准许旁人去做这么不分青红道白与是非的人就是个败类其又怎会向败类低头认输如此这般其不停的咒骂不停的怒喝论身后有动静其的咒骂怒喝却是越发的厉害左右其是个修行之人力气多的是永不枯竭其甚至不知老道是否还在其只管做自家此刻唯一能做的事浩瀚广大的沙漠太阳终于落下一轮明月挂在了空中沙漠中变的十分的寒冷这种地方昼夜温差却是极大的白日热的如置身火炉一般夜晚却又好似在冰窖之内四周除了能听到一些小虫的叫声之外剩下的就是一个女子的娇喝之声了h3作者有话说h3八千字大章奉上。-》

    小说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