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九十二章 开悟

    -》

    贤宇回归天下修行界震动风声甚至传到了凡尘之中凡尘百姓闻听太上人皇再度出世的讯息自然是对贤宇的信仰更加的虔诚更加的敬畏凡尘中俗世暂且不提只说修行界贤宇最先见的便是当年逍遥宫初创之时周围的十多个门派的传入甚至有些人还活着此刻贤宇正与一个和尚做在一间房舍之中喝茶对面的那个和尚看起來却是异常的苍老瘦的好似皮包骨头一般但贤宇却能清晰的感应到其全身的精气神还很饱满虽说若不再度突破很难延长寿命但再活个三五百年却是不成问題这僧人说來贤宇并不陌生便是那相寺的觉明和尚当年与贤宇也算有过几面之缘如今十七派中还健在的老人也就其一个了剩余的尽数消散在了天地之间修行者虽说寿元极为悠长但也很少如贤宇这般可怖的人存在贤宇此刻已非人身而是仙体与这些凡人修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觉明与贤宇叙旧起來感慨万分道:“贫僧实在是想不到逍遥宫主居然真的成就了天仙之身唉贫僧这数千年來得了几次机缘想是佛祖要相助贫僧怎奈贫僧资质鲁钝终究是沒能成为真否此乃天命啊如今这天地间是换了几代人能再次见到逍遥宫主贫僧觉得很是欢喜很是欢喜”即便是修行人在经历了数沧海桑田之后也会感到岁月的悠久不成就仙体终究会灭亡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淡淡的道:“大师修行到了大师这般境地难道还不知生死增减这的道理吗”贤宇说话间正巧有一片黄叶被风送了进來被贤宇捏在了手中其看了看手中黄叶而后接着道:“大师请看这黄叶其原是树上叶而今被风吹落势必会落到地上然落地并不是死其化作尘土终究会再成为数的一部分我等众生也是如此凡人入轮回并非死而是生这世间万物有灵智者寻长生却不知长生原本就在需寻”

    觉明闻听贤宇之言只觉眼前豁然开朗就好似一层『迷』雾被就此吹散山水依旧尘世依旧众生依旧他却变了再看山水再观众生却是更加清楚沒有了悲痛有的只是平静在这一刻起全身亮起了量佛光背后生出了七层光环就如那画里的佛一般庄严且神圣在看透了生死之后其居然出成佛了也可说是其被贤宇的三言两语成就了佛家的金身这一刻其全身的皮肤尽数开始恢复了生机原本褶皱松弛的皮肤渐渐的鼓胀了起來不再松弛其的面容也越发的年轻最终居然化作了一个二十余岁模样的小和尚生的很是俊俏

    觉明感受到了自家周身的变化面上却是丝毫震惊之『色』就好似这一切都不过是寻常之事而已当一切停止变化觉明整理了一番身上的袈裟而后起身对着贤宇行了只有面对佛祖时才会行的三拜九叩之大礼贤宇见此也并沒有阻拦坦然的受了这一礼行礼过后觉明微微一笑对贤宇道:“阿弥陀佛多谢逍遥宫主点化贫僧贫僧这就要到极乐界去了”其说话间一道金光透过屋顶洒下洒在了觉明的身上一阵阵庄严的梵音响起就好似有数佛在诵经一般而后觉明的身子缓缓飘起这并非是其身上的力量而是一种外力牵引着其慢慢朝着空中飞去贤宇见到此景象面上却是丝毫异『色』其慢慢的喝着茶看着眼前的觉明越飞越高才开口道:“此并非朕的功劳大师原本就只差一丝成就佛身这不过是个机遇而已”说罢贤宇便不再开口觉明也升到了更高的地方居然毫阻碍的穿透了房顶[

    此刻在逍遥宫山门之外聚集了数十万的修行者刚好看到了觉明成佛的一幕在一愣神之后不少人都猜出了这其中的玄机觉明与贤宇相见后成佛那只有一个可能在与贤宇的交谈中受到了贤宇的点化一时间贤宇在诸人心中的地位再次限提升几乎成了至高上的存在一个人几句话就能让一个人成仙成佛这等存在世上有谁不敬畏有谁敢不敬畏一个长须几乎极地的老者感叹道:“了不得了太上人皇三言两语居然就能点化觉明大师成就金身了不得了啊”其说出了众人的心声数十万修行者再次沸腾了有的甚至干脆躬身对着逍遥宫的山门叩首以此來表达其对贤宇的恭敬而且如此做的人越來越多最后在才昂之人几乎都如此做了论宗门论道统论一切的一切这一刻逍遥宫门前五分别就连逍遥宫内的弟子此刻也纷纷下拜论男女都停下了手中的一切动作

    贤宇依然坐在房屋中喝着茶门外却有弟子恭敬來报:“老祖秒儒谷孔鸿儒老祖求见老祖”贤宇闻听此言刚放到嘴边的茶杯却停住了不过下一刻其便将茶水一饮而尽孔鸿儒还在世其倒是沒想到只因就连玄仁子玄妙子玄然宫之前的老人们都已羽化许多岁月昌佛宫如今也换了主人当年正道三大宗门如今的老人尽数不见却不想其还活着不过贤宇随后也就想明白了连相寺的和尚都能存活至今说不准孔鸿儒也有什么奇遇

    其虽说与妙儒谷有些恩怨但随着时光的移这些恩怨早已被其遗忘或说是被其化作人生中的一段记忆而已寻常的记忆沒有恩怨只是寻常的记忆罢了只听其淡淡道:“请进來吧”其话音落下房间的们便被逍遥宫一个弟子开而后一个老者便出现在了贤宇的面前贤宇见了这老者之后也是微微一愣只因此人与其脑中的孔鸿儒实在是相差极大若是不知情的人断然不会把其当做是一位寻常的老者而且是行将就木的老者其拄着一根拐杖头发有些披散面上还有许多老人斑双目有些浑浊其穿的就像凡尘中街上那些教书先生的衣着是一件极为宽大的儒服贤宇见此站起身來对其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论怎么论孔鸿儒都是贤宇的长辈而且是很长的一位长辈贤宇刚入道之时孔鸿儒就修行了将近三四千年那么久的岁月了如今贤宇见了他行礼自然是理所当然之事行礼过后贤宇还上前将其搀扶到了椅子之上孔鸿儒见此只是微微一笑并未拒绝贤宇此刻在其的眼中也就是个孩子到对面做好贤宇才开口道:“孔谷主还在世上晚辈还真是有些意外不过也十分的欢喜如孔谷主这般寿元悠长之人是我天下众生的福气啊家世师与师伯都相继羽化很难再见了如今再见前辈晚辈实在是感慨万分啊”说话间贤宇给孔鸿儒倒了一杯香茶孔鸿儒并未立刻回应贤宇之言而是端起香品了一口而后点了点头一饮而尽

    喝完了茶其才开口道:“唉老夫这也是苟延残喘了数千年前修行入魔一身道行尽数毁掉成了凡人但怪异的是寿元却是变的极为悠长到近百年才觉得大限到了人都说我这是得了长生之法却也不错除了沒道术确确是长生之法呵呵想想可笑老夫入道之时就斩断了七情六欲专心修儒道如今得了长生却觉得是这般的乏味越活的久就越觉得了生趣实在是沒想到长生便是寂寞唉我现下想的就是快快死去如此也就轻松了”贤宇闻听孔鸿儒之言心中感慨却是不由的更多了几分五六千年前的枭雄人物如今却说出了如此一番话來论是谁听了都会觉得有些震撼甚至会动摇修行之人的根本修行修行修到最后沒得到快乐逍遥得到的却是孤独寂寞甚至是后悔那修行做什么

    贤宇沉『吟』了片刻而后接着道:“前辈修行之时若是能存人道前辈也就不会觉得寂寞趣了如今这世上的人却都错修行并非是为长生而是为了将自家在乎的东西永远留住把快乐把情意永远的留住只要人不死情意自然就更容易留住修天道是为了人道的长存修天道不是为了灭人道斩断了七情六欲心中沒有了一丝一毫的牵挂生还有何趣那凡尘中的深爱男女一方死了有些也就随逝者去了数十年的孤独寂寞都法忍受更何况我等这样穷尽的寂寞若是长此下去多半会变成癫狂的疯子唉”

    贤宇此话一出孔鸿儒身子猛的一震原本浑浊的双目爆『射』出了精光接着却是狂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你这孩子好的很原來修行的所有修行者都是傻瓜如老夫这般的傻瓜还真多啊不错不错你说的不错修天道为的就是存人道若是人道不存修的不过是穷尽的寂寞丝毫的用处啊哈哈哈哈哈……难怪你能成仙能成道原來你看重的人道并非天道好好好”听的出其此刻是真心的欢喜欢喜边接着让贤宇沒想到的事情却发生了只见孔鸿儒扑通一声跪在了贤宇的面前连连叩头其口中道:“若是太上人皇还能给老夫一世的寿元让老夫把失去的人之乐补回來老夫感激不尽”贤宇闻听此言却陷入了沉思之中片刻后只见其大袖一甩一道七彩之光便将孔鸿儒包裹在其中七彩之光中的孔鸿儒却是身子有了变化只见其那原本老态龙钟行将就木的身子慢慢的挺直了皮肤也慢慢鼓胀了起來全身散发出浓浓的生机就像一个初生的凡人一般就像一个凡人的生机其的胡子脱落头发变黑从一个老者变作了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这青年极其英俊一张国字脸上有着浓浓的书卷之气虽说是凡人但却有一股浩然正气从其身上散发出來浩然正气是如今修行的根本所在将浩然正气修到高的层次也就化作了法力这天下间所有的秀才所有的读书人身上都有浩然正气只是分量不够而已但贤宇能明显的感到孔鸿儒身上的浩然正气比寻常读书人身上浓郁了许多天生就是个修行儒的料子七彩之光散去变年轻了的孔鸿儒现出身形其看了看自家的身子又看了看贤宇面上显出了欣喜之『色』其对贤宇深深一躬而后感激的道:“多谢太上人皇了”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摆了摆手道:“前辈快快不要如此这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当年因种种机缘晚辈与妙儒谷结下了仇恨如今晚辈做这些事情就当是还前辈一个人情吧”贤宇说到此处打量了孔鸿儒一番而后接着道:“如今前辈又有了一世的寿元不知前辈想要怎样安排自家的生活是做一个凡人研修学问还是继续修行重走一遍修行之路”

    孔鸿儒闻听贤宇的问话笑了笑道:“先过凡人的日子娶妻生子至于是否修行此要看机缘若是到时心中有了这个念头自然不会拒绝但在下若是还能踏上修行之路不为求大道只为与心爱的人多些相处的日子呵呵呵”贤宇闻听此言心中也是十分的欢喜却听孔鸿儒接着道:“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做一件身为妙儒谷掌门最该做的事我要把修天道为存人道的学说告知谷中弟子使得谷中弟子走正道修行不要再如之前那般误入歧途最终成不了什么大道即便是成就了大道也是成就孤独寂寞的道痛苦的道而已”如此就在这个看似寻常的房屋之中贤宇话说不到千句却使得两个修行界的高人开悟了此等妙事这天上地下,六道内外却有几人能够做的道

    小说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