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八十九章 降临(下)

    天尊双圣说话间贤宇已将目光落在了妖龙的身上,那妖龙自贤宇出现的那一刻起双目根本就沒有离开过贤宇的身子,虽说其看起來很是轻松,但心中却掀起了滔天海浪,其自然能感应的出贤宇身上那股强大的力量,其在遥远的过去,在这人间也见过这种力量,而且非常频繁,非常之多,不过这数百万年來尘世间却沒有这种力量,其原以为那种大神通者已尽数消失,或是到了天界,却不想凡尘中又出现了一个如此厉害的人物,贤宇这近万年來虽说名声威震天下,成了这凡尘名副其实的主子,但却不凑巧,这妖龙沉睡了数千年,其未沉睡之时贤宇才刚刚入道而已,又怎么会入的了其的法眼,也就是说其根本就不知晓贤宇的存在,如今从天而降那么个厉害人物其又怎么会不震惊,其此刻甚至都有些后悔再度出世了,贤宇此刻平淡的看着他,他却觉得好似有两把利剑穿透了其的心神,刺在了其的心上让其体内的法力一阵翻腾,变的极为狂暴,只是这么一眼就有如此功力,让其对贤宇生出了敬畏之心來,但其毕竟是这天地间少有的巨孽大妖,即便知晓贤宇强大,但也不会真的就此退去,妖也有妖的尊严,若是此刻畏惧贤宇而退避,那对其之后的修行是大大的不利,道心出现了破绽,

    贤宇却在此时开口了:“你这一身修为倒是厉害,不过有那么一身修为,为何不好好修行,非要在这红尘中作恶,既然作恶,那今日便是你的大限到了,这皆是你命中注定的。”说话间贤宇带着东方倾舞四女从玄武背上飞起,而后笑了笑道:“小玄子,你去将他收了。”对付此等畜生贤宇自然不会出手,以其如今的修为出手与之对敌那太过大材小用,既然是兽类,那自然要由兽类來对付,小玄子这数千年來默默修行,说起來其的法力还在贤宇之上,

    小玄子闻听贤宇之言吼叫了一声,而后期身子快速缩小,最终却化作一股身穿铠甲的男子,虽说也是一身漆黑,但与妖龙身上的铠甲有着极为明显的不同,妖龙身上的铠甲像一片片的龙鳞,而小玄子身上的铠甲却分明是一片的龟甲汇聚而成,更为显眼的是,其的腰间缠绕着一条青蛇,却其的头顶同样生有一对龙角,模样看起來然与妖龙有那么几分相似,其身上的气势沒妖龙那般强烈,但此刻妖龙看着面前不远处的男子,心中却是一个劲儿的直跳,其很是清楚的感应到对方体内那强大的法力波动,分明就是在其之上,这也难怪,小玄子是玄武神兽的血脉,虽说修行岁月不如妖龙,但在实力上却是比妖龙高出不少,这便是先天优势,只见小玄子伸手往虚空中一抓,一柄剑却是出现在了其的手中,然也是一片片龟甲汇聚而成的,看上去并不怎么锋利,但从那剑身之上却分明散发出了一股极为浓烈的杀伐之意,这还沒完,只见其另一只手再一次往虚空中一抓,一面龟甲组成的盾牌也出现在了手中,如此一來不仅是两人的样子有些相似,就连两人所用的兵器也是一般,然都有盾牌这种法器,

    只听小玄子用极为深沉的话语道:“來吧,让本尊看看你这条蛇究竟有几分道行。”说话间小玄子高高跃起,身形快速的朝着对方冲去,方才那空中一跃,其身上的威压完全爆发而出,妖龙见对方如此的凌厉不由的心中叫苦,其自知今日是跑不了的,且不说其能否击毙面前的对手,击毙是能击毙对手,那对方的主子恐怕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其擒住,但若是不做这最后一搏其又 不甘心,故而小玄子这一击其不可能不做抵抗,只见其将那口大刀提起,沒多少工夫一刀一剑便撞击在了一起,刀剑碰撞之处有火星点点,下一刻妖龙的那口大刀之上却出现了一道道极为触目惊心的裂纹,好似随时都会碎掉一般,然是如此的这般脆弱,

    妖龙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朝后退去,与其说是其自家退去,倒不如说是小玄子着其往后退,此刻小玄子的面『色』悲喜,很是平静,就好似这场大战根本就与其干一般,这等淡定自然是跟在贤宇身边如此多久学來的,妖龙自然也不是那如此认输之人,一击不成再來一击,举起刀就朝着小玄子砍了过來,其势头很是霸道,小玄子见此却是举起了盾牌,挡住了那一刀的威力,再看小玄子的盾牌,丝毫损坏的迹象都沒有,与方才一一般二,丝毫痕迹,如此便可见得小玄子的盾牌比妖龙的盾牌要坚韧很多,小玄子乃是玄武后裔,身上法器尽数是由其昔年换下的龟甲凝聚而成,其是寻常兵器能够比拟的了的,即便这妖龙乃是修行了不知多少年的巨妖,所拥有的法器品质也法与小玄子的法器品质相比,抵挡住妖龙的一击后,小玄子身上那条青蛇却忽然发难,一口咬住了妖龙的手腕,这条蛇乃是玄武的半生物,但也有自家独立的命源,只是身上的一部分与小玄子链接而已,其看准时机,自然是要助阵的,且,此蛇身上满是剧毒,即便对方是法力边的妖龙,被咬上一口也是难以承受,其直觉一股毒流很快的窜入了其的身子,然在不停的吞噬其体内一丝丝的法力,让让其很是震惊,且其身子摇晃着,好似站不稳一般,但其毕竟不是刚刚踏入修行界的小妖,自然是有自家的手段,然硬生生的那把那毒『液』『逼』出了体外,不过尽管如此,其也是伤了元气,小玄子沒有多少工夫很是轻松的便将其擒住带到了贤宇身边,一旁的天尊双圣见此情景却是有些难以置信,原以为要贤宇亲自來降服对方,却不想自家主子只是排除一个坐骑就将事情摆平,[

    贤宇看着妖龙仔细打量了一番后淡淡的道:“你可愿意跟在朕的身边做个随从吗。”

    那妖龙闻听此言却是连忙开口道:“愿意,愿意啊,,上仙若是能点化在下,在下感激不尽。”此刻其可说就是贤宇的脚下一只蝼蚁罢了,其也知晓自家若是不从了对方多半是个死,况且其修行早就到了瓶颈,靠其自家修行根本就不会再有丝毫的进步,也需要一人点化,如今碰到贤宇这么个拥有力的人,其觉得也是一种造化,贤宇如此一说,其自然是欣然答应,贤宇见此点了点头,而后只见其大袖一甩,一团七彩祥云飞出,将妖龙围在其中,妖龙的身子在其内变化,再次恢复成了龙身,当七彩光芒散去,妖龙却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其原本漆黑的身子变的洁白如雪,从上到下,包括其另外两颗狮头与虎头也变成了白『色』,看起來充满了神奇的气息,也不是那么的可怖,反而有着那么一股威严,做完这一切后贤宇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天尊双圣的身上,而后开口道:“你二人倒也勤勉,出來铲除妖孽,不错。”

    天尊双圣二人闻言,互望了一眼,老二却是上前一步道:“主子,此事却并非我兄弟二人勤勉,而是吕仙接到皇帝圣旨,命逍遥宫铲除妖孽,逍遥宫出动了两次,却都沒能建功,吕仙前去寻我二人,老奴等才知晓此事。”二人说话间面上现出羞愧之『色』,觉得有些失察,

    贤宇闻言先是一愣,而后微笑着道:“欢儿吗,那孩子做的不错,你二人也需如此,此次你二人的功劳也不小,如我等仙人原本就该清修,不理会凡尘之事,朕确命你二人料理逍遥宫与逍遥皇朝一些俗世,说起來是朕对不住你二人,这样吧,你二人从此便跟在朕的身边吧,至于逍遥宫之事,朕派他人去大理就好。”贤宇说话间面上丝毫怒意,这是其本意,

    天尊双圣闻听此言却是一脸的惶恐之『色』,其中兄长连忙对贤宇行大礼恭敬的道:“主上,我兄弟二人愿意镇守凡尘,这差事总要有人做的,况且我兄弟二人对凡尘之事比他人熟悉,主上若是让我二人跟在身旁,我二人心中反而羞愧,还请主上成全了我二人的一片忠心啊。”他二人自然知晓贤宇所言是真心实意,但他二人心中却更加的羞愧,想要更加仔细的做事,

    贤宇见二人如此苦笑了笑道:“既如此那就遂了你二人的心意,不过此事乃是人皇下了圣旨,那这条三头蛟龙却是不能随意带走了,不如这样吧,你二人带其回去向皇帝复命吧。”贤宇虽说是这逍遥皇朝的太上人皇,但人皇就是人皇,圣旨神圣比,贤宇却不想僭越,

    东方倾舞闻听此言却是眼珠一转柔声道:“相公,我姐妹也有多年沒见过长欢与忠武了,不如趁此机会回去看望两个孩子,也好解了思念之苦啊,还请相公准许。”其余三女闻言也纷纷附和,贤宇见此情景沉『吟』了片刻,最终是拗不过四位夫人,当即带了诸人朝皇宫去了,

    下一刻一行人便出现了皇宫的御房中,御房中空一人,皇帝此时并不在此,贤宇等人现身后便四处打量起了这御房,最终诸人把目光落在了御案上的一摞奏折之上,贤宇见此便走过去随意翻开一篇奏折,其上写到:南方明光城瘟疫,现已遏制,需拨款三十万两,赈济灾民,请圣上,下头是逍遥长欢的御批,写到,拨赈灾银两五十万,余者皆用于百姓,贤宇见此情景满意的点了点头,一个皇帝雄才大略不妨,聪明神武不妨,要的就是爱民如子,却就在此时一个声音道:“尔等何人,,然敢擅闯御房,。”这声音极为威严,

    贤宇闻言抬起头來,來人见了贤宇面目却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用颤抖的声音道:“皇祖,,孙儿长欢不知皇祖驾到,方才莽撞还请皇祖降罪。”其话语中有恐慌也有欣喜,

    小说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