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七十九章 掌火

    贤宇破天而出  惊的天帝身形连退数步  其一脸不可思议之『色』的看着贤宇  其这收天**平日里也算是极为有震慑力的法术  即便是大罗金仙被困其中也多半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不知有多少忤逆之辈被其用此法术灭杀的干干净净  如今却连一个贤宇都困不住  实在让其难以接受  其并未立刻动手  震惊过后其面『色』瞬间恢复寻常  静静的看着对面的贤宇  此刻贤宇面『色』苍白血  看上去就好似将死之人一般  其嘴角还挂着一丝鲜红的血迹  显然方才虽说其脱困而出  但也受了不少的重创  其身后那轮天阳绝非其此刻的修为能够全部施展  而方才生死攸关之际贤宇却是强行将其的威力发挥出了五成  如此一來虽说破天而出逃过一劫  但其自家也受到了不小的反噬  其身子摇晃了几下才稳住  擦干嘴角的血迹  其却泛起了一丝笑容  那笑容很是灿烂  就好似这场对决是其胜出了一般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 风浩然  看你这模样你这一招收天之术恐怕从來都沒落空过  如此看來朕又赢了你一局  唉  真沒想到  堂堂天帝居然如此的差劲  捉拿朕这么个刚成仙沒多久的人还费那么大的力气  即便你最终将朕击杀  你的威名也终将付诸东流  即便朕今日身死道消那也是朕赢了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到此处贤宇狂放的笑了起來  那笑声听在天地耳中却极为刺耳

    正如贤宇所说  其不过是刚刚成仙沒多少年的仙人  而天帝却是上古以來天地的统治者之一  对付贤宇这么个小小仙人居然两次失利  此事若是传出去他天帝的威名定然会一落万丈  威严也会『荡』然存  即便天界众仙嘴上不敢说什么  心中定然对天帝有些议论  到了那时  即便贤宇将逍遥正德灭杀  夺取了这三界至尊的位子  其在众神心中的地位也会大不如前  这绝对不是其想要的  想到此处其面上的杀气又浓了几分  只听其冷笑道:“朕不得不承认你是有些手段  若是假以时日你也定然会成就气候  说不准到那时还真能威胁到朕  但很遗憾  你沒有这个机会了  朕今日就要将你这个蝼蚁诛杀  还有你的老祖  朕的皇兄  今日都要死在这里  你以为朕是谁  朕是三界六道至尊天帝  其会只有这些手段  天帝大道听朕号令  千万天穹  收    ”此话一出这方天地剧烈的颤抖了起來  就好似此方天地要崩塌一般  贤宇顿时又有了方才那种感觉  其觉得头顶与四方的天穹在不断的超自家靠近  见此情景贤宇恍然大悟  天帝果然是大手笔  居然将整个仙神冢都收了起來  这显然是其早就布置好的  其面上泛起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接着道:“朕在百万年前就在此处设下了一个禁制  只要一个法印便可启动  今日此处就要变作真正的仙神冢  除了朕以外此地的所有人都要死  ”其说此话之时语调并不是很高昂  而是极为平静  那种平静让贤宇极为不舒服  那种平静就好似天帝将所有的一切都握在了手中  所有的一切都在其的预料之中  一切都在按照其的意志进行着  此刻其真正成为了那掌握一切的天帝  一切的一切在其眼中都微不足道

    天帝此话一出逍遥正德的分身却再次出现  其将方才发生的一切都看了眼中  贤宇的所作所为让其很是欣慰  天帝将逍遥正德分身出现并不意外  这具分身拥有逍遥正德的所有法力  天帝自然不可能封住他  其之所以方才沒有出手帮贤宇  就是要看看贤宇究竟强到什么地步  此刻出现其对贤宇淡淡的道:“好好好  不愧是朕的后人  ”说罢其又转头看向天帝道:“风浩然  沒想到你居然有如此手段  果然有大气魄  你若是个君子  朕即便将东北天界给你又如何  什么圣皇之位  以你对朕的了解  朕会在乎这些  可惜啊  你人品实在太过低劣  若非如此你以为当年母后为何召我回天  就是为了看着你  沒想到  你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逍遥正德的语气也十分的平静  此时此刻  其不会发怒  其心中沒有怒火  怒火已发  其心中此刻剩下的只有失望  天帝闻听逍遥正德之言面『色』却是更加阴沉  甚至已经扭曲

    只听其咆哮道:“风正德  你少在这里装君子  朕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  一切都已沒有了意义  事情到了如今的地步  你莫非以为朕会因为你的一句话而收手吗  成大事者  不拘小节  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其说话间一拳朝逍遥正德轰击而出  那威力可说霸绝天下  逍遥正德见此不退反进  同样一拳轰出迎了上去  两位天界至尊的对决终于开始了

    贤宇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其知晓自家根本就『插』不上手  其方才虽说破除了天帝的收天之术  但其心中清楚天帝并未用全力  最多也就是用了将近五成的力量  而其脑后的烈阳虽说威力穷  但其此刻还并未完全掌握  能发挥出的威力也就是三四成的模样  如刚才那般霸绝一击对其而言并不容易  其现在甚至把握不住方才那种生死一线之时爆发之感  自然不会上前助战  虽说与天帝大战的不过是一具分身  但这分身的战力与逍遥正德本体不相上下  贤宇自然不会担忧  念想间其将目光放在了另一边  另一边  逍遥正德本体与公孙凤静正联手对战五行金木水三人  此刻 公孙凤静已重新化作人形  不再是凤凰之身  贤宇回头之时正看到逍遥正德一掌拍向了金  金周围的虚空一阵崩裂  其拼命的运起全身的法力抵挡逍遥正德这一击  但可惜的是收效甚微  逍遥正德这一掌将其的半边身子打的粉碎  连骨头渣在都沒能剩下  金疯狂的逃窜  逍遥正德却是身子一阵模糊  又一个分身出现去追金  其的本体已然呆在公孙凤静身边  贤宇见此情景眼珠子都快瞪出來  只因逍遥正德方才放出的第二个分身战力与本体一般  贤宇虽说也会分身  但正因如此其才知晓其中的厉害  修为越高放出的分身就越少  因为天地大道的限制  天地间的强者都是有数的  不会太多  至强之人若是人人都能方才十七八个分身  那这天地还不崩溃吗  天地大道虽说玄妙  可也承受不住至强者的他太多威压  如今天地间一下出现三个逍遥正德  可见这其中的厉害干系  贤宇怎能不惊讶  天帝自然也将这一幕看在眼中  神『色』虽说平静  但内心却是狂跳  其这一刻终于意识到了自家与逍遥正德之间的差距  但越是如此  其杀逍遥正德的心也就越发的强烈  毕竟此刻整个仙神冢成了他自家的一个大禁制  与真正的天地隔绝了开來  其此刻是天地真正的主宰  有些东西是其能够控制的  比如逍遥正德放出的分身战力能持续多久  这都在其的控制之内  这并不奇怪  只因此刻的仙神冢与真正的天地隔绝  天地大道对此处的影响不大[

    就在贤宇愣神之时其忽然生出了警觉  身子一阵模糊之后便消失不见  下一刻其出现在了数百丈之外的地方  在其方才所站立的地方虚空一阵波动  一团头颅大小的火焰出现  这火焰极为炽热  贤宇在数百丈外都能感觉的到  仔细看去  那火焰之上依稀现出了五行火的影子  只听那火焰中传出一个声音:“小子  你以为你沒事了吗  老夫现下就送你上路  ”这声音贤宇并不陌生  正是五行火的声音  贤宇也并不意外  既然这一切都是天帝的一个局  那其方才灭杀五行火想必也不是真的  其需要何翔天地的这五人为其分担一些压力  自然不会真杀  眼看着那个头颅大小的火球朝着自家冲來  贤宇却并不惊慌  此刻其面对的是五行火的真正模样  真正的一团何翔天地的火之根源  这正是其想要的  虽说这要冒很大的风险  但际遇与风险总是同时存在的  该拼命时就要拼命  贤宇再次放出了水火之源  水火之源此刻比的巨大  在其的身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菱形  一半儿是火  一半儿是水  看起來看极为美丽  其单手一引  水火之源便朝着那团火球冲了过去  其速之快比火球还要快三分

    怪异的一幕发生了  火球并未与水火之源相撞  而是融入了水火之源火源的一头  贤宇见此目光一闪  知晓这也是对方的计谋  想要夺取贤宇水火之源中的火源  之见水火之源剧烈的颤抖了起來  一团火球在其内猛烈的跳动  一会儿化作脸一会儿化作火球  两股相同  但又相互排斥的力量在相斗  贤宇却沒做出任何举动  其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水火之源  如此这般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  水火之源的颤抖达到了疯狂的地步  其内却传來了一个极为欢快的声音:“哈哈哈哈……小子  到底还是嫩了一些  与老夫比计谋  你可是远远不如的  你等着老夫就快要将火源融入自身了  到时候老夫要将你烧成灰烬  不  连灰都剩不下  ”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微微一笑道:“是吗  ”说话间其一扬手  一个头颅大小的火球便飞向了水火之源  下一刻便融入了其中  接着其内就传出了火撕心裂肺的嘶吼声  那声音极为不甘  但又可奈何  片刻后水火之源安静了下來  贤宇身形一闪便到了其身旁  水火之源急速收缩  沒多少工夫就化作头颅大小的菱形  此刻火的一方更加充足  已然大成  贤宇算是彻底掌握了天地间的火之力  也就是说以后凡是与火有干系的  论是人还是物在其面前都不堪一击  此刻的贤宇  成了真正的掌火者  五行之一中的火  从今而后便臣服于他

    小说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