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七十五章 水火

    -》

    贤宇现身战中场面有那么片刻的宁静贤宇先是对逍遥正德一方躬了躬身而后对身旁的夜明道:“阎君朕可助你一臂之力”其说罢便不再废话一个闪身不见了踪影当其再出现之时却已在五行火身前数丈处其并未开始发起攻击而是淡淡的道:“尔等的继任之人如今已成了朕之奴仆尔等的道术看來也不怎么样如此修为居然还敢到我伏羲天地撒野真是不知死活”其说话间身上亮起了五个光球从这五个光球在中散发出了浓郁的五行之力此乃是火源子等人为贤宇贡献的五行之力使得贤宇举手投足间能够更好的融入天地之中对面的五行火见此情景双目猛的圆睁渐渐的其面上浮现出了愤怒的神色那是一个人愤怒到极点的模样其余四人自然也感应到了自家传入的气息纷纷将目光投在了贤宇身上贤宇对此却是丝毫也不在意只听其淡淡的接着道:“朕听闻五行宗每代注定只有五个传入而每下一代传入须得让上一代传入输入大量的五行精华这才能造就一个真正的五行者而隔代的却是丝毫效用如今尔等传入成了朕的随从尔等等于是绝了传承还在这里如此拼命作甚”贤宇说话间神态很是从容面对五行火就好似面对平辈之人一般要知道对方可是与逍遥正德一个级数的人物可谓是旷古绝今的霸主而贤宇却撒丝毫紧张之意贤宇如此却并非是装出來的其如今已看透了生死轮回面对任何人也不会有丝毫的惧怕即便是面对逍遥正德其拥有的也是浓浓的敬意是后人对祖宗的法子内心的尊敬与臣服并非惧怕可以这样说如今的贤宇虽说修为还不是最强但这天下已其惧怕之人

    火盯着贤宇看了许久却是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只听道:“哈哈哈……我当是什么强者原來不过是仙尊级别的存在你这样的人恐怕也只能逞口舌之利了吧不错你说的一点不错但那是对除了我等之外的五行继承而言但我等身为五行之祖却是能再造出五个继承人你动摇不了本祖的战心既然你來此送死那本祖自然是成全你了受死吧”其说话间身上忽然再度爆发出极为浓烈的火源力一头火龙在其的身后成形而后不停的绕着其的身子旋转这一切说起來繁琐但也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只见那条火龙如离弦之箭朝着贤宇冲來不说离弦之箭都有些慢了简直可说是一瞬间的工夫朝着贤宇冲來而后将贤宇整个人缠绕在了巨大的龙神内龙头正对着贤宇的脑袋发出一声声高亢的龙吟就好似一个即将取得胜利的霸主在审视着自家的敌人一般而后其张口了大口朝着贤宇吞了下去贤宇的身子被火龙吞入了龙口内整个人不见了踪影这一切一样是电光火石阎君夜名都沒來得及援手对面五行火见此情景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其说起來还是极为平静的在其看來结局就应当如此论如何贤宇的战力与其相差太大他自然能轻而易举灭杀对方

    可事情并非像其想象的那般火龙在吞下贤宇之后再次发出了龙吟但这龙吟怎么听怎么让人觉得有些怪异不再那么高昂反而有些悲惨的模样再接着怪异的一幕出现了那火龙的体型渐渐模糊了起來很快就化作了一团火龙的形体尽数消失不见而在那火的中央贤宇盘膝而坐其的头顶处悬浮着一个物体此物一边蓝色一边火红正是贤宇昔年在日国寻到的水火之源如今那水火之源火源正在疯狂的吸取贤宇周围的火源力惊奇的一幕再次出现水火之源原本两边对等一般大小可如今火的一端却是快速变大显得不那么对称了贤宇见此情景却沒觉得意外与其对战的可是何翔天地的火老祖五行孩子火而这水火之源说起來也是伏羲天地中的五行水火之祖两者自然有相融之意眼看水火之源不断的壮大对面的五行火却是瞪大了眼珠子其沒想到自家的这一击非但沒有灭掉对方反而成就了对方一场造化如此一幕出现在其眼前纵然其定力非藏此刻也忍不住咬牙切齿

    其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贤宇如此下去只见其伸出那火红的手掌而后在其手掌的上另一只火红的大手显现了出來这大手完全是由火组成的熊熊烈火使得此地热度不断攀升好似成了一个巨大的火海这火手快速朝着贤宇拍下其上的威压使得虚空忍不住一个劲儿的颤抖还有一个天穹碎片炸裂如同琉璃一般掉落之时还未彻底落下就化为了虚贤宇见此却并不惊慌其周身的火焰更浓烈了几分任由那只巨大火手拍了下來将其淹沒在其中贤宇顿时觉得好似置身滚烫的烘炉中一般就好似自家全身的皮肉骨骼都要融化了一般其这才知晓自家错了对方这一击比之上一击好厉害数十倍并非能够抵抗的[

    但贤宇在片刻的吃惊之后便安定了下來其头顶的水火之源急速变大沒多少工夫就化作数十丈大小;而后贤宇整个人被盘坐在了水源内一入水源其顿时觉得周身一阵清凉舒爽方才那种燥热之感顿时消失不见其并其他举动静静看着眼前的熊熊烈火其清楚的看到一丝丝精纯火源力被吸入水火之源内水火之源在不停的壮大着渐渐的水火之源几乎变作了一个巨大的火球而水源则好似一颗镶嵌在火球上的蓝色宝石一般极为美丽与绚烂

    五行火并未再对贤宇发起攻击其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火海等待着贤宇化为灰烬的一刻其有足够的信心方才那一招用去了其七成的法力七成法力的一击其自信能够杀贤宇这等蝼蚁上万次但渐渐的其却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其面前的火海好似在慢慢缩小其眉头微皱想要查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就在其要动手之时那火海忽然一闪不见了踪影下一刻却出现了天帝身旁贤宇话语响起:“陛下吾有火源正好來对付水陛下只需对付土便可若是那火來攻陛下就对付土火二人吧陛下神通广大在下如今也只能行取巧之事了”说话间其不等天帝回应便朝着水冲了过去天帝见此面表情倒是真的只对付起了土而那火却再次被夜明缠上了一时间倒也抽不出身來追赶贤宇水见一个巨大的火球朝自家而來眉头不由的皱了起來天地间水火难容水虽说道法通天但遇上了火却有些难办

    虽说如此但贤宇此刻攻來其自然法抽身离去只得出手想与贤宇大战一场却沒想到在那火球将要冲到其身旁之时却是猛的吊桶如丧家之犬一般逃窜开去水见此情景却是一愣只听其冷冷道:“想跑沒那么容易”其说话间一把由谁凝聚而成的弓便出现在其的手中而后弓上出现了三支箭接着只听三声破空之声响起三支箭猛的朝贤宇射去下一刻便射入了贤宇的火球之中贤宇停在了那里三支水箭也就此消失不见水以为贤宇受了这一击必死就想上去看看自家的战果其到了近前刚想开口说话只见一道火柱朝着其面门冲來见此情景其不由的惊呼一声躲避了开去但终究还是被烧掉了一些衣衫在其原本就不完全的衣衫上留下了一个手指粗细个火洞其知晓是对方假装受伤诱其前來而后偷袭心中顿时生出浓浓的怒意只听其咬牙切齿的道:“小贼本祖要将你剁成碎渣”说话剑一柄三尺长剑在其手中出现此剑通体蓝色看起來极为美丽其上散发着浓郁的水气

    贤宇见此却是嘿嘿笑了两声道:“嘿嘿嘿仙子法力高深在下自然不敢硬碰硬不如仙子试试能否追到在下若是能追到仙子爱如何便如何在下绝不反抗嘿嘿嘿”其话语中满是戏谑之意就好似根本沒把对方看在眼中而后只见虚空一阵波动火球不见了踪影水岂能就此罢休其出利剑将虚空划开一个口子而后人便走了进去下一刻其与贤宇几乎同时出现在一处地方其举剑就刺向了贤宇贤宇见此却也不躲避而是硬抗了一击这一击贤宇远远的倒退了出去根本就抵不住水见此情景却是冷冷一笑其沒发觉其此刻的神情与火极为相似其更沒发觉的是其手中那由水凝聚而成了利剑其上的水气消散了些许如此这般两人一个逃一个追在这仙神冢玩起了猫捉耗子的把戏渐渐的水终于发觉到了不妥支持其手中的剑越发的轻了其仔细一看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要知道此剑威力非同小可其用七成法力凝聚出來的水源剑其上沒一丝都是其的本命真元若是失去需要花费数日的光景才能补回來可如今哪里会有人给其这个机会其瞬间明了这是贤宇在耍手段贤宇的确是耍了手段其将那水源剑上的源力吸走了将近五分此刻其的水火之源的水之源也在不断的长大若说方才是手指甲一般大小那 此刻就是拳头一般大小此战对其而言是绝好的机会原本其得到的水火之源就不是完整的只是其中的一小块水火者有形之阴阳水火就是阴阳的形之体现补足了水火对其有着莫大的好处其不知晓此战的结局究竟会如何但此刻有便宜不占那是蠢材之行径贤宇是个君子但也有这么一句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其是使了诈术但还有那么一句兵不厌咋此战原本就非道德之战而是生死之战贤宇就是要借此机会补足水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