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六十七章 万国

    一切都如往昔那般平静生死轮回有序天界凡尘幽冥各司其职仿佛沒有任何变化但此刻的东圣浩土乃至整个伏羲天地都已是外松内紧的局面那日抓到何翔天界『奸』细的天穹之上的云层中此刻满是天兵天将只不过这些天兵天将各自收敛了气息人能察觉的到至于幽冥界在那道虚空裂缝出现的正下方数里的土层知晓此刻也同样聚集了数的阴兵鬼将各个严阵以待至于凡尘贤宇此刻就盘膝坐在那虚空裂缝的正前方其遮蔽了自家的气息即便是人到了近前不正眼看根本不会知晓此处有个人存在在贤宇的身旁靠后处同样盘膝坐着一个男子此人身穿一袭白『色』长袍生的极为俊美仔细一看与贤宇有那么五六分的相似此人并非旁人正是逍遥天云如今凡尘的人皇逍遥天云静静的坐着眉头微微皱起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忽然贤宇的话语在其的耳边响起:“天云在想些什么朕怎么觉得你有些心神不宁啊心里有事就说出來否则憋在心里会对你的修行有影响的”说话间贤宇原本紧闭的双眼慢慢睁了开來落在了自家孩儿的身上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其若是想知晓逍遥天云心中之事其实根本不必问早在贤宇成仙之前其就会读心术只是如今这门法术其却是不怎么常用了在其看來有些时候将一切都看透了未必是什么好事论是人还是仙之所以留恋三界正是因为每一天都是未知的未知才会让人期盼

    逍遥天云闻听贤宇之言微微一笑道:“父皇儿臣只是沒想到儿臣还能遇上今日这般的大场面原本儿臣以为十界不过是传说中的事却沒想到我等众生所存的这个大千世界不过是十界其中之一在这大千世界之中我们都显得那么渺小那么微不足道那么在十界中我们岂不是更加的不值一提儿臣更沒想到的是说不准在不久的某一日这个大千世界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万物生灵都将陷入战火父皇难道即便是成了天仙也不能真正的超脱吗”其说话间眉头却是皱的更紧了一些显然此事困扰他已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很久

    贤宇闻言沉默了片刻而后指着地上的一只蝼蚁道:“朕來问你对于这蝼蚁來说什么才是超脱”贤宇见逍遥天云一脸不解之『色』而后接着道:“人之外生灵若想求大道最先是要变成人身而对一些畜生來说它们一生最高的追求也不过是修成人身不再遭人迫害如此化作人身对其而言那便是一种超脱而对于人來说修成大道就是一种超脱那对于仙來说什么超脱皇儿你要记得仙绝非真正的超脱成就天仙不过是离超脱之路更近了一些成仙是一个新的起点却并非最终的终点成仙之后若就此满足那便是一种超脱若不满足也可继续追寻至于何为真正的超脱想必就连老祖宗他老人家也是不知道的除非真正走到了那一步将众生将伏羲天地将十界的一切看的清楚还能不为所动说不准那就是一种超脱然而十界真的就是一个终点吗这个答案沒有知晓只能靠你自家去追寻”逍遥天云听了贤宇之言面上的疑『惑』之『色』消失不见但其的面『色』却是更加的难看其原本以为只要修成天仙如自家的父皇一般那就是超脱了可如今看來不过是换了起点而已

    只听其有些奈的道:“如此说來那修成天仙也不过是从一个牢笼中进到另一个牢笼之内如此何时才能真正的超脱难道我辈修行者之能如蝼蚁一般挣扎永远也法解脱”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摇了摇头道:“非也所谓牢笼便是心中的**人的**有多大那牢笼就有多大”说罢其又指了指地下的蝼蚁而后接着道:“你看这蝼蚁其若是变成人之后心满意足心中舒畅那对其而言成人便是真正的超脱若是一个修行者修成天仙后觉得满足别所求那这也是一种真正的超脱皇儿这牢笼有多大取决于自家牢笼是自己铸造的而且是自家亲手将自家锁了起來一切都是自食其果懂了吗”贤宇此话一出逍遥天云陷入了沉思之中片刻后其眉头不再紧皱面上泛起了真心的笑容其悟道了贤宇在这南边树林内的一番言论道出了世间的根本只是此刻的他还不知自家的这番言论的果[

    天界逍遥殿逍遥正德此刻正与天帝相对而坐此等情景实为罕见只听逍遥正德淡淡的道:“浩然如今伏羲天地到了要紧关头今日为兄的请你到此就是为了商议商议何翔天地之事你也知道界战有多么的可怕从父皇开天辟地到如今界战一共就有两次这两次一次打了个平局一次是我伏羲天地稍稍胜出但论胜负这都不是要紧的要紧的一战过后万千生灵涂炭众生从此后就要沒有了活路上次是历经十万年恢复了元气但那都是因为有一部分凡尘百姓躲过了那次劫难再有就是母后神通广大从下界收集了不少的命源这才又让伏羲天地焕发了生机但此次却是不同你我兄弟虽说法力广大可镇压诸天万界但逝去了终究是逝去了法再恢复如母后那般收取天地精华使人复生的手段这天地间即便有那般法力的存在也不见得有那个际遇如今说是生死存亡也不为过你觉得该如何处置”这等大事逍遥正德一人自然是做不了住的其虽说知晓风浩然的脾气但对方法力在这三界六道内外也是仅次于他的人物如此一个大人物于情于理都不该忽视

    天帝闻听逍遥正德之言也是眉头紧皱其虽说嫉恨逍遥正德但到底也是个能分的清楚轻重的人物如今大难将至若是不想出一个万全之策來即便是他天帝的地位也会受到威胁如今自然是一大局为重其想了想而后开口道:“为今之计也只能备战了何翔天地欺人太甚我等虽说不好战但也只能与对方拼了对方是灵气枯竭并非对错能说的清楚对方是要保住命保住根基那我等自然就要守住命守住根基方才听你说入口只有一个若是如此我等只需守住那入口便可万一失不过为保万全还需派人在伏羲天地各处寻查看看还有沒有其他地方有入口若是漏掉了一个那伏羲天地六道三界都得大『乱』到时候你这位圣皇帝我这个天帝还有这漫天的神佛都有可能丧命”此刻的天帝显出出了其的治理之才念想间其接着道:“此事还要请西方第四界的极乐界中的那个老家伙虽说是外來的但其的法力也不容忽视如今也算在我伏羲天地扎根凡尘的信徒有数万万之多他也该出些力气才是”就在天帝说话之时整个天穹却响起了梵音仿佛天界有数僧侣在诵经一般逍遥正德与天帝见此情景却是一起站起了身子朝着远处虚空看去只见远处的虚空有一团光亮这光亮渐渐的靠近沒多少工夫就遮蔽了小半个天穹离的近了才发觉那光团居然是一个数十丈的大莲台其上坐着一个皮肤枯槁瘦骨如柴的老者其虽说看起來瘦弱但天帝与逍遥正德都能感觉的到从这具身体里散发出了一股如海一般的神力此人并非旁人正是在六道内外的缝隙中开辟出一个极乐世界的佛门始祖法号三世如來的如來大和尚

    “阿弥陀佛佛虽说起于印但数万年前便东移如今这伏羲天界便是佛门的根如今有外界入侵贫僧又怎会袖手旁观呢天帝圣皇二位放心贫僧虽说不爱杀生但若是不得不杀贫僧也愿意度化世人善哉善哉阿弥陀佛……”这声音听起來使得人魂魄都更加的安宁论是逍遥正德还是天帝都不敢轻视这个看起來毫不起眼的老和尚不为别的只因这个老和尚太过厉害厉害到连女娲都称其为大智慧大神通量法的神人

    据说当年此人从另一天地而來那天地名称为印其來到伏羲天地后觉得此地甚至比印更加的适合其传教于是就步行走遍了整个东圣浩土甚至是东圣浩土以外的国度如此这般其只用了四十余年就将他的法他的理传遍了这个天地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骇人的奇迹此人对自家的肉身极为随意据说曾经其食不果腹却还能割肉喂鹰而当时其却还并未成道是凡人之躯这需要多大的毅力一个凡人而已有生老病死有疼痛其却毫不在意即便是天帝也不敢说两人调换一下位子其便有如此的魄力这样的人谁能不尊不敬

    逍遥正德闻听此言哈哈一笑道:“大师慈悲正德谢过大师唉真是沒想到这天地终究是法平静的朕倒是不怕何翔來袭來多少朕将其灭杀也就是了但我伏羲天地与何翔天地两方的百姓却是不该受如此苦难朕与天帝此刻正在发愁大战自然是要大战但大战之后那些死去的生灵该如何是好当年女娲娘娘以大神通复活众生我等如今有这样的法力却这样的机缘久闻大师所修法门过去现在未來不知大师能否有法子解救世人若大师能解救世人大师的恩德我兄弟二人铭记在心还请大师赐教”说话间逍遥正德面上的神『色』十分诚恳即便是风浩然面上神『色』也变的十分肃然对大和尚拱了拱手

    如來大和尚闻听此言却是微微一笑而后摇了摇头道:“此次也劫数两位需担心伏羲大帝还是大善之辈伏羲天地自然也不会毁灭两位说的那个法子贫僧沒有”此话一出逍遥正德面上却显出了失望之『色』天帝的面『色』却是变的极为冰冷大和尚见此情景微微一笑而后接着道:“贫僧虽说沒这个能耐但三界六道内却有一人有这个能耐只是这个人究竟是谁贫僧却是算不出來不过请二位放心该出现的终究会出现一切不过是机缘未到而已至于我等三人只需全力备战外敌來时将其制住其余的事情并非我三人『操』心”

    此话一出天帝与逍遥正德面上都显出了惊喜之『色』两人都沒有再追问至于大和尚殿下话两人自然是相信的纵然他二人是这天地间的主宰但在这天地之间却依然有许多事情是他们二人法掌控的只需知晓有那么一个可拯救众生便可至于此人是谁他二人并不关心三人仔细商议了一番后便各自回去准备整个伏羲天界的戒备更加的森严所有的修行者都感觉到了天地间的那一股莫名的肃杀之意修为低下的甚至连修行都修行不了还未战一种恐惧已弥漫在伏羲天地内好在这些不适并未影响到凡人凡人的日子依旧平淡这些凡人虽说此刻很若小但论是天帝还是逍遥正德心中都清楚三界内外一切的根基就在这些人身上只要这些凡人安然恙甚至这些凡人在大战过后能有半数保留下來那伏羲天低的根基就还牢固只需数万年光阴一切就能恢复过來这世上的一切就是那么玄妙任你修行者有再大的神通在此次大战中的地位甚至还不如这些凡人听起來有些好笑有些奈凡人都想修行但修行之后地位却不如往日强大的不如弱小的这一切太过玄妙

    贤宇在那裂缝外了七七四十九日到第五十日的清晨逍遥天云却是回了逍遥皇宫不为旁的只因东圣浩土四面八方的国家论大国小国纷纷來朝见东圣浩土皇帝逍遥天云询问究竟发生了何事这些国家虽不及东圣浩土逍遥皇朝的国土那般庞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些国家中也有不少的高人这些国家的修行者最高也有达到修仙境界的修仙境界的高手在这些国家已不能称为人而是神一般的存在但这些神心中清楚他们不是真正的神他们更清楚与天的通路在那遥远的东方在那个叫东圣浩土的土地上所以他们來了

    逍遥天云接见了这些国家的国王而这些国家的修行者在寻问出事情的缘由之后到了东圣浩土另一个地方那便是南边从第五十一日起就陆续有异国修行者到达贤宇所在的那片树林之外求见贤宇贤宇自然沒有托大见了他们此刻在贤宇的周围盘坐了上千人这些人奇装异服身上散发着各种各样的气息这些气息十分驳杂有的有东圣浩土上的气息相似有的却是贤宇完全陌生的气息这些人中有寒国的何智嫣有日国來的人这两国有些特殊寒国的何智嫣自然是贤宇的下人那日国如今的掌权者是鬼王的徒弟这二人此刻就坐在贤宇的左右其余诸人却只能坐在贤宇的身下他们这些人却沒有丝毫的不满他们能清楚的感应到贤宇是个极其强大的存在是那种他们只能膜拜的存在此刻让他们盘坐已然是很大的礼遇了只听一个头戴白『色』方巾的老者用苍老的声音道:“伟大的东方的神啊告诉小的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吧啊这数十天來天地很不宁静我们巴拉国的火山几乎同时喷发不少的河流已然干枯百姓都快难以生存了“此人说话间却是一脸的悲伤之『色』此刻其已不再是他们国中那高高在上的神在贤宇的面前他只是个『迷』失了的修行者而已

    其话音方落却有另一人开了口此人是个女子其穿着类似东圣浩土旗袍的衣裳长发披肩模样十分的秀美只听其道:“上神请指点『迷』津我们知道这片土地的神奇也知道上仙的伟大请救救可怜的我们吧“说话间其朝着贤宇跪了下去模样很是虔诚

    贤宇见此却是一摆手也不见任何光芒那下拜的女子居然就沾了起來其只觉一股大力将其托了起來一股暖流缠绕着其的身躯只听贤宇此刻开口道:“这一切是一场大难來临的前兆需要众人合力才有可能渡过这片天地将遭受另一片天地的生灵的袭击我等能做的也就只是保住自家的家园不过尔等放心这场大战多半不会波及到凡尘的人们即便波及了也只是一小部分……”如此这般贤宇将事情的因果不紧不慢的说了出來诸人听后皆是一脸的骇然之『色』他们那些小国哪里知晓这般秘闻三天后聚集在贤宇做些的各国修行者已有数万人贤宇粗略估计了一番如今此地盘踞的人已多达万国一万国的修行者齐聚

    小说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