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四十四章 悲怒

    贤宇的笑声是那么的悲凉,两行眼泪随着其的脸颊滑落,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不轻,只是未到伤心处。[`小说`]贤宇此刻的心已被一只情的大手撕裂,痛不欲生。数千年来其压抑着心中的苦亲家修,为的就是能让东方倾舞转醒来。可是如今其终于将佳人救醒,佳人与其却形同陌路,这种苦痛绝非寻常人能够承受,即便是现在的贤宇已修成了仙身,也依旧法承受。

    贤宇的狂笑惊动了外头的人,邪凤与魔姬猛的冲入了房间。当二人看到东方倾舞之时却都呆住了,就好似整个人被定住了一般法动分毫。看着那白衣如雪如仙的身影,两女的眼泪也法自制的流了下来。数千年了,两女每每都会从入定中惊醒,脑海中显现的皆是当年东方倾舞死在两人面前的景象,每每都是眼泪模糊了双眼,两女多么希望能再与东方倾舞嬉笑追逐,吟诗作对,一起为贤宇下厨,为贤宇歌舞。多谢一同侍奉自家的相公,直到永远。今日梦想终于成真,怎能让二女心中不激动。邪凤最先扑到了东方倾舞的身上哭喊道:“姐姐!姐姐?当真是姐姐醒来了吗?真是太好了!太好了!!”此女紧紧的抱着东方倾舞,眼泪不住的流下,打湿了东方倾舞肩头的衣襟。魔姬也扑了上来抱住了东方倾舞,两女大哭不止。可东方倾舞却是眉头越皱越紧,其目中满是迷茫之色,但很快就转成了浓浓的杀意,冰冷至极。两女却丝毫没有感应到东方倾舞身上的杀意,依然抱住东方倾舞,欢喜的眼泪不住的流。

    东方倾舞却是身形一闪躲开了两女,双目死死的盯着两女,而后冷冷的道:“你二人是何人?身上满是邪魔之气,究竟是哪里来的妖人,居然在本仙子的眼前这般放肆,找死不成!”邪凤两女闻听此言脑中一片轰鸣,二女此刻终于感受到了东方倾舞身上散发出的杀意。

    魔姬看了看东方倾舞,又看了看贤宇,似乎明白了什么。只听其颤抖的唤了一声:“夫君?”其面上满是询问之色,还有浓浓的痛苦之色,其已然猜到了东方倾舞为何如此这般模样。邪凤此刻也是一脸的痛苦之色,最终却是将目光落在了贤宇的身上。两女都看出来了,贤宇此刻的模样很是吓人,两女跟在贤宇身边如此之久,即便是当年东方倾舞身死贤宇也没此刻这般吓人。只见其面色苍白,浑身的衣衫风自动,长发更是诡异的飘动了起来。不仅如此,其身上散发出了浓浓的邪魔之气,黑红二色不停的转换,端的是可怖之极,其的双目中血红一片,血泪止不住的留下。此刻的贤宇哪里还有半分修行仙人的模样,分明就是个魔人。其余诸人此刻都进入了房中,见到眼前的情景很是迷茫,但很快便是一脸的骇然之色,邪凤在瞬间给诸人传音,诸人自然知晓了此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看到贤宇几欲癫狂的模样自然是心中骇然,即便是已失忆了东方倾舞,此刻也是不由的后退了两步。其也不知怎地,古井波的心却不由的痛了一下,这一痛使得其面色不由的苍白了几分,看向贤宇的目光充满了疑惑。其能感应到面前男子心中的那股悲痛,即便是其如今已不记得往事,但其还是被这悲痛感染,差一点没掉下眼泪。其不由的去回想,但脑中的一切似乎不是那么完整,有缺失。

    贤宇却在此时开口了:“我逍遥贤宇贵为一国之君,天下亿兆黎民之主。如今更是修成了神仙之体,可上天入地。上可入天庭,下可入九幽。可这有什么用处?呵呵呵……”其说到此处扫视了诸人一眼,而后接着道:“你等倒是说说看,即便如此又有什么用处?九五之尊又如何?法力高强又如何?如何?!!我逍遥贤宇最终却连自家的爱妻都护不住。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你们说说,我是不是枉为男子?没错,这天下间怎会有我这样能的男子,能的皇帝,能的相公?能啊!能啊!!!”最终贤宇的话音如黄钟大吕一般在这天地间流转,经久不息,传在外人耳中便好像是这极北冰原之上响起了一声惊雷。邪凤与魔姬妾还有屋子中的其他人,包括东方倾舞在内只觉一阵头晕目眩,双耳嗡嗡作响,似乎要被炸裂一般。而此刻的贤宇更是做出了一件让诸人亡魂皆冒之事,吓得诸人险些昏厥。[

    只见贤宇抬起了一只手掌就要朝天灵拍去,天灵乃人之命门所在,即便是仙人若是用尽全力击打命门也会身死道消。就在此危机关头却听一声呼唤响起:“相公!”就是这两个字让贤宇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而喊出这两个字的不少魔姬妾,也不是邪凤,而是东方倾舞。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下一刻却是出现在了东方倾舞身前,其用沙哑的声音,颤抖的问道:“你……你方才……方才叫我什么?”此刻的贤宇很是激动,即便是其踏入修行界之时也没如此这般激动过。东方倾舞此刻的一声相公,对其而言那便是仙音。

    东方倾舞看着贤宇炽热的母国,不由的低下头去,其沉默了半天才淡淡的道:“你不是说你是我相公吗?”其说话间抬起了螓首,目中依然很冷,其盯着贤宇看了片刻才接着道:“你需如此悲伤,我失去了记忆,不记得你了。但既然你是我相公,我便认了你。不过我如今已失去了记忆,你是我相公我不得不认,但此刻的我对你丝毫的情感。我认你做相公,只是不想你因我失去了记忆而就此断绝了性命,并非对你有感情。还有,我不会留在你的身边,我要会玄然宫去。至于你,若是想跟我回玄然宫我也不会阻拦。再有,从今而后你不许碰我,至少在我恢复记忆之前。”贤宇闻言却又愣住了,其嘴角抽搐了两下,满脸的落寞之色,诸人见此情景也是一脸的奈之色,任谁撞上了如此事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贤宇对东方倾舞用情至深在场诸人人不知人不晓,故而在场之人都能感应到贤宇心中的悲痛。

    雪冰玉见此却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恭敬的道:“皇帝陛下,东圣浩土还要靠陛下去治理,这天下的万民还要,靠陛下过活。臣女恳请陛下收起悲痛,为东圣浩土天下万民着想啊。”其如此做也是没法子的法子,如今贤宇心中之痛如火海一般法熄灭,只能用天下万民来让贤宇振作。雪冰玉知晓贤宇是个心怀天下万民的皇帝,绝不会弃天下万民而不顾的。

    邪凤与魔姬见此对望了一眼,也跪在了贤宇的面前哽咽的道:“皇上,臣妾知晓皇上心中悲痛。我等也与皇上您一样悲痛。但雪姐姐说的有道理,皇上乃是人皇,天下万民之主,东圣浩土之主。如今天下,不仅是凡尘百姓臣服皇上,靠着皇上,就连修行界数千个门派也都靠着皇上,尊皇听旨。若是皇上不能振作,我天下万民将会万劫不复啊,皇上。”

    诸人闻言一个个都跪了下去,东方倾舞闻言却是面色一变。其此刻终于知晓自家的这个相公有多么尊贵,从诸人的话中其已知晓如今天下只有一个逍遥皇朝,即便是修行界也要遵从这个皇帝的圣旨。而就在方才,这个天下之主,天下间至高上的男子,居然为了其要自尽。若是方才自家不阻拦,那自家将成为这天下的罪人,想到此处东方倾舞不由的摇晃了几下身子。贤宇见此连忙一把将其抱在怀中,东方倾舞见此原本想要挣扎,但最终却是乖乖的在贤宇怀里不动了。其知晓,其此刻不能拒绝这个男人,其在这个男人面前甚至没有反抗的资格。贤宇看了看跪一地的人,淡淡的道:“朕知晓利害,方才朕是昏了头,放心,朕不会死。”说话间其看了看怀里的佳人,嘴角终于泛起了一丝温和的笑容柔声道:“不就是失去记忆了吗?你已然死过一次,睡了三千多年,朕还不是一样将你救了吗?这天下间谁也别想拦着朕将你治好,若是有人敢拦着朕,那便是自寻死路!朕可不管什么神仙,什么妖魔。谁要是敢拦着朕与爱妻重聚,那就只有死路一条!”这一刻贤宇的身上那股皇者闻言完全爆发出来,这世间的一切在这一刻都臣服了下去。兽类匍匐在地面,行人停住了脚步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即便是修行界的修行者此刻也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望向皇城方位躬身参拜了下去。

    东方倾舞在这一刻才真正感应到了贤宇的强大,其再没有了方才的冷漠,此刻的她就好似一只温顺的小兽,静静的靠在贤宇的怀里,静静的听着面前这个男子的心跳声,其面上再次闪过了迷茫之色。其现下有些想快快恢复之前的记忆,如此这般就可以知晓面前这个强大到不可思议地步的男子究竟与其有着怎样的一段感情,同时其心中也很震惊,自家居然沉睡了三千年。或者说其死去了三千年,是面前这个男子用莫大的法力将其救活。这三千年的岁月,尘世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家记忆里的师尊与故人,如今都怎么样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其想要知道的。其抬起了螓首,用淡淡的话语对贤宇道:“你能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我们是怎么相识的,我是怎么死去的,你又是怎么将我救活的,这所有的一切我想知道,你能告诉我吗?”虽说其的话语依然很是淡然,但却比方才要柔和了许多。

    贤宇问题此言却是一愣,而后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道:“不若是肯亲朕一下,朕就将一切都告诉你。自然,你若是不亲朕也会告诉你这一切,但不是今日哦,嘿嘿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