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三十章 学 法

    岁月无情,无论怎么想留住终究都是徒劳的。[小说txt下载 www..com]<-》又过去了五百年,世间的一切又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即便贤宇的脸上也终于留下了一些岁月的印记,或许在旁人看来其不过是显得成熟了一些,但贤宇自家知晓自家事,其知道自己也开始受岁月的侵蚀了。即便其身怀皇道之气,比寻常修行者寿元悠长不只是一星半点,但也不过是比其他寻常修行者悠长而已,悠长并不等于长生。五百年来贤宇不问朝政,将一切交给了青莲,其不再逍遥宫,将逍遥宫的事交给了李俊忠打理。其在何处?其行走于名山大川间,寻求天地大道的根源所在。修为到了贤宇这等境界枯坐修行已经没有半点用处,其修为已然到了修仙境界后阶,再修行修为也难以有所提高。如今的贤宇已算是仙人,只是未飞升天界而已。想要真正的飞升天界,问得仙道却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十万年来已无人成仙,虽说这很残酷,但却是事实。十万年来渡劫的修行者原本以为有那么两三人,甚至是一人成仙。但贤宇数千年前得知,那渡劫的的数人并未成仙,而是陨落了,只是他们并未陨落在人间,而是陨落在天界与凡尘间的缝隙之中,故而下界的修行者寻不到丝毫的蛛丝马迹。虽说这个消息很让人胆寒,在外人看来修行似乎已经没有了意义,要说还有那么些用处,也只能是让修行者的寿元悠长那么一些罢了,终究还是会化作尘埃,与凡人没什么区别。但贤宇却并未放弃,其依然在问仙求道,依然执着,其知晓有一个女子在等着他,等他将她唤醒。为了这个信念,贤宇不曾有过丝毫的动摇。

    永福城,是逍遥皇朝东部一个较大的城池,人口五百万,可谓是人流密集。拥挤的街道之上,人群之中有一个青年,看起来近三十岁的模样,在其的身边跟着一个五六岁的女娃。这两人正是贤宇,其身边五六岁的女娃正是灵灵。说来很是奇异,数百年光阴灵灵却只长了一点,看上去也就五六岁的模样。这让贤宇很是不解,曾花百年光阴去探寻其中的奥秘。可惜,终究是不得结果。贤宇自然不会在一件无关的事情上耗费太大多的光阴,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灵灵这等幼小的身板。其有时候甚至想,灵灵该不会就是长生之身吧。若真是如此那天下修行界就是个笑话,灵灵并非修行者都能长生,而他们这些修行者修行无尽岁月却依然不得长生之道,这本身就是个大大的讽刺。两人相依为命数百年,灵灵已然把贤宇当做亲人,很是依赖贤宇,而贤宇之所以会带其出来也是因为与灵灵在一起能让其心情舒畅。三千五百年来,贤宇看似没什么不妥,但与其亲近的人都知晓贤宇变的有些沉默了,其心中始终有一处在隐隐作痛,即便是岁月也无法使伤口愈合,那是东方倾舞留下,除非东方倾舞转醒否则根本不可能好的了。但与灵灵在一起能使得贤宇心中的痛不再那么强烈,这是贤宇将小丫头带在身边的理由。灵灵对贤宇而言就好似一个避风港,虽说这港湾并非太大,而贤宇这艘船却显得太大了些,但只是能遮住一些风雨,哪怕只能遮住三分,贤宇也很乐意。五百年来两人几乎踏遍了东圣浩土每一寸土地,领略到了东圣浩土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五百年光阴,战乱终止三千五百五十年,如今凡尘界太平祥和,再也看不到硝烟与战火,百姓安居乐业。

    这一日两人打算启程去其他地方,在此城已待了有些日子了,两人从不会在一处地方驻足太久。就在两人快要出城之时贤宇的身子忽然消失不见,下一刻却身在天穹之上。灵灵就坐在其的肩头,一副茫然神色。只听其脆生生的道:“逍遥哥哥,我们为什么在天上飞?”

    贤宇闻听此言微微一笑道:“有人在和我们两个躲猫猫,哥哥自然要将他捉到啊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最新章节。”其说着话锋一变,而后沉声道:“这位道友为何尾随我兄妹二人,跟了那么久还是现身一见吧。”贤宇说话间弹出一指,一道金光飞出击在其前方不远处的虚空中,接着那里波纹荡漾,一个看起来相貌极为美艳的女子现身出来,其极为怨毒的看着贤宇,那目光简直是想把贤宇撕碎了。贤宇看着这怨毒的目光眉头却不由的皱了起来,其能感受到对面那个女子的恨意。那恨意几乎就就快要化形而出,由此可见见其心中的恨意是多么的强烈,贤宇却不记得何时招惹过这样一个女子。其这一生经历过太多的人和事,哪能个个都记在心中,见贤宇一脸不解之色,对面那个女子更加愤怒了,所谓怒极反笑,其呵呵呵的笑了出来,虽说在笑听起来却像是在哭。贤宇见此情景面上神色依旧平静,对方还未开口说话,其自然不会多说。左右以其如今的修为能伤他的人实在不多,放眼天下也找不出几个来。倒不是说贤宇修为多高,修仙境界的高修如今在修行界并不少见。数千来天下安定,修行界自然也就安定了不少,修行者能够安心修行,心境自然有助于修行,高修就多了起来。但贤宇修为虽说只是修仙境界,可其身怀皇道之气,未迈入修仙境界之时就能与修仙境界的高修对阵,此刻自然不会惧怕任何人。即便对方的恨意如此强烈,贤宇不在意,在贤宇看来其这一生从未做过不法之事,即便真与对方有仇怨,那也定然是错在对方不在他,这一点贤宇还是很自信的,其自认是个君子。

    那个女子在狂笑了一阵后终于开口说话了,只听其冷冷道:“七十余万年了,今日我终于再次遇见你,龙啸啊龙啸,今日便是你的死期。”那女子说着就朝贤宇扑来,其手中一柄碧绿长剑泛着紫光,一看就知晓不是凡品,其上还有剧毒。那种毒素之强贤宇都能清晰的感应的到,即便是高修沾上一些也会毒而亡,由此可见对方的这柄剑多么的可怖。贤宇虽说身怀皇道之气,即便是硬接下来也没什么不妥,这世间还没有什么毒能伤的了他逍遥贤宇。但贤宇向来不爱坐做这种傻事,其身形一闪便躲了开去,但其的眉头却是皱的更紧了。只因其听到了龙啸二字,在这世上知晓龙啸二字的并不多,而且凡是知晓龙啸二字的都知晓贤宇在逍遥皇朝的姓名,根本无人称呼其龙啸。而对方居然称呼其为龙啸,这却是让贤宇觉得十分怪异。这龙啸之名是其回前朝之时随意起的名号,当今世上多不知晓。可对方却喊了出来,这让贤宇生出了一股怪异之感,想着想着其心中猛的一跳,心说是有人与其一般时光倒转,有人从七十万年前来到了如今的逍遥皇朝,这个人还是贤宇在前朝的仇敌!想到此处贤宇的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两下,看向对面女子的目光有些怪异吗,时光倒转大殷的那近两千年岁月,贤宇至今都没忘,那段岁月对其而言是美好的。甚至其午夜梦回,常常梦中回到前朝。在那里其真正将人道散播天下,在那里其传佛才传儒,使得而今三教派圆满,是大功德。自然,在那里贤宇有有不少的仇敌,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至少其原本以为这一切不重要了。但此刻有一个女子叫出了其在前朝所用的名号,这勾起了贤宇无尽的回忆,但其想不起来对方究竟是谁。在贤宇念想间那女子已对贤宇出数千招,但都被贤宇快的闪躲开来,未能伤及其分毫。再没得到自家想要的答案之前贤宇是不会和这个女子动手的,这女子要取其的性命是果,但贤宇如今忘了因。贤宇多年修行,如今对因果极为看重,故而此刻也不曾对其出手。而对方虽说攻势猛烈频频对其出攻击,但对其而言不过是小伎俩,连其的防护之光都没能攻破。那女子也是攻也是心惊,其没想到自家修行了无尽岁月,既然还不是其对手。<h1></h1>

    贤宇却是很悠闲躲避着其的攻击,时不时的还有灵灵说是两句笑话,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在与人对战,而是在玩耍。只听灵灵忽然对那女子问道:“姐姐,逍遥哥哥叫我问你,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要攻我逍遥哥哥,之间究竟有怎样的恩怨,不弄清这一切因果,我逍遥哥哥是不会出手的。”小灵灵说着还对女子做了鬼脸,显得很是天真。那女子闻听此言却是恼羞成怒,对方居然连一句话都懒得与她多说,问话都由,一个小女娃转述,这对其而言是一种天大的羞辱。其修行无尽岁月,虽说转世投胎无数次,但成年后记忆便会苏醒,记起前世的一切。如此日积月累其对贤宇的恨意到了一种十分可怖的地步,足以淹没天地,淹没一切。

    其此刻是怒火中烧,其心中也想让贤宇知道其究竟是何人,所以一边攻贤宇一边寒声道:“七十万年前,大殷皇朝,你曾经将一个女子的修为尽数废掉,让其安分的做个凡人,想必你也不记得那女子的姓名了吧?网不少字呵呵呵……这不重要,我转世多次姓名不知有多少个了,不过是个称呼而已,你只需要知道曾经有个女子对你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恨了你七十万年,今日特来取你的性命承宠最新章节!!!”女子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原本还算纤细的嗓音走的不成样子了。其在说这些话之时面容更是不断的扭曲,全身的愤怒都释放了出来,仇恨也释放了出来,在其周身形成了一个透明的光罩。贤宇闻听此言却陷入了沉思,其开始回想那段岁月,很是仔细的回忆着。在这其间其身形一会儿消失一会儿又出现,最终,其停在了离那女子数十丈外的地方,两人四目相对,贤宇终于想起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了,说实话这实在让其很是意外,其想起的并不多,只是几个片段而已。其曾经是做过那么一件事,将一个女修废掉,成了凡人。就这些,很少的片段。但贤宇可以断定其之所以如此做是因为女修做了不该做的事,有错在先,否则贤宇不会对其出手。想通了因果,贤宇面上泛起了一丝笑容,释然的笑容。

    只听其淡淡的道:“原来是你,当年你犯了大错,朕将你贬为凡人,无可厚非,你之所以有今日之恨不过是咎由自取,居然敢在此对朕报复。你也是修行之人,当之因果。你去吧,念你修行不易朕今日便放你一条生路,若是再敢来此,朕便将你灭杀个干净,连凡人都做不了。”贤宇的话语很是平淡,但那平淡之中却有着无形的威严,让人忍不住想要听从其的话。

    那女子闻听贤宇之言神情一阵恍惚,但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口中厉喝道:“你好大的口气,告诉你,方才的那些攻击连本座的一成修为都不到,伤不到你也在情理之中,真正的斗法此刻才开始!”其说话间整个人就此消失不见,贤宇用神念搜捕居然也现不了丝毫端倪。

    贤宇见此情景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只见其单手朝一处地方一点,那地方便显出一圈圈的波纹,而后一个女子便踉跄的显出出来,显得有些狼狈。其怨毒的看了贤宇一眼冷笑道:“本座修行无尽岁月,生生世世的道法如今都在本座的脑子里,总有一样道法能制住你的。“其说罢张口吐出一团火球,火球快变大朝着贤宇压落而去,贤宇见此却摇了摇头,只见其还是一指点出,一道黑色的细丝与那火球撞在了一起,最终没入了火球之中,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那火球快的变小,最终火球消失不见,只剩下那一道看似寻常的细丝,而后细丝飞快的朝着那女子而去。女子见此情景却并不慌张,而是单手一翻一个小盾牌出现,而后盾牌快变大,挡在了女子身前。但其没有想到的是细丝穿透了其自认很是坚硬的盾牌,朝着其的眉心冲去,这一惊非同小可,女子一连打出数件法宝,都用来抵挡贤宇出的那一根看似细线的存在,但让其骇然的是居然没有一件能挡住对方放出的法器,最终其不退反进,朝着贤宇放出的法器飞去,最终被那细线缠住,而后浑身忽然着了起来,黑色的火焰顷刻间将其的身子烧成了灰烬。贤宇见此情景面上却显出惊讶之色,只因其知晓那女子并未死去。

    其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倒是有些手段,看来你七十万轮回转世倒是没有白费还是有些成就的。”贤宇说罢再次单手一弹指,又是一道金光飞出,打在了虚空某处地方,似乎光阴倒转,那女子再一次踉跄着现身出来,一样的狼狈。此次其看向贤宇的目光充满了震惊之意。其原以为自家七十多万年的修行对付贤宇不成问题,却不想对方强大到如斯地步。心中虽说震惊,但其并未放弃的打算,其苦苦忍受七十万年,如今终于可与贤宇对招,又怎会轻易放弃?只见其单手捏印,一道紫光飞出,在冲向贤宇的过程中化作了一条水缸粗细的毒蛇。贤宇见此情景眉头不由的皱起,对方所用的居然是毒门的法术,毒门按理说应不存于世上,此女如今使出毒门的招数,多半是其在悠久的岁月中曾经做过毒门的弟子,因此懂得独门的法术。贤宇想到此处忽然觉得此女有那么一些意思,倒是可以与其对战一番。其念想间身前出现了一条金龙,一声龙吟而后便朝着紫色毒蛇冲去,没多少工夫龙蛇大战在两人之间上演,结局自然是毫无悬念,贤宇幻化出的金龙灭掉了紫色毒蛇,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那女子似乎意识到贤宇是极为难缠的角色,故而做好了打久战的准备,其使出不同的招数,有正道的,也有邪道三宫的。可说是层出不穷,贤宇见此情景从最初的接招,到了后来居然用出了对方的招数与对方斗法,其学会了对方所使出的所有招数。贤宇体内原本就包含诸多门派的法力,天虽大门派虽多,但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没多少工夫那女子就生出了一股无奈来,其觉得对面的那个男子简直就是个修罗,即便自家修行了七十万年,但终究不是其的对手。但这种念头刚一生出就被其扼杀掉了,七十多万年的恨让其不得不与贤宇拼斗下去。这女子如今已不能算是个人了。其心中的恨意与怨气之重即便是贤宇这等心志坚定的人都有些骇然流氓艳遇记全文阅读。那股恨意已成了此女的魂魄,即便其拥有肉身,但魂魄已并非是其的本体,与其没有丝毫的相似之处,也就是说其没有魂魄,或者说其的魂魄并非人形而是一股滔天的恨意。如此这般,在这股恨意的支撑下此女与贤宇大战了起来,说是大战是因为此女的招数虽不算多厉害,但却层出不穷,看的贤宇都是一阵的眼花缭乱,应接不暇。不过细想想也的确如此,对方修行了七十万年,所经历的门派自然多不胜数,而一个门派之中多少都有些长出,此女身怀如此多的神通多半也会受门中长辈看中,如此便形成了一个循环,其的神通越多就越受师门看中,师门越是看重其的神通就越多,久而久之也就有了今天的成就,若是其不执着与对贤宇的恨意,说不准将来其还真会有所成,即便是天下无敌也不是没可能。只可惜,其心中的仇恨太深,深入骨髓之中,今日既然跳了出来,贤宇自然不会再放过对方。虽说贤宇若想制住此女可谓是轻而易举,即便不杀她也不会给贤宇造成危害,但在贤宇看来此女也有过人之处。至少其的毅力坚定,若是毅力不足,根本无**回无尽岁月只为复仇,虽说此女如今修为并不怎样,但所谓勤能补拙,若是放任此女将来成了气候,说不准对贤宇还真是一个隐患。再者,贤宇方才已然给过此女一次机会,此女不愿离去,即便将其灭杀也不怪贤宇。此事说起来对贤宇而言并非坏事,此女的一些法术在此女身上挥不出多大的威力,但贤宇若是施展,以皇道之气作为辅助,其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此次此女来寻仇,却是给贤宇了一个学万法的机会。这世间不会再有人如贤宇这般幸运,此女本身就是一部大典,其中包罗万象,诸家法门,想到此处贤宇心中便是一阵欢喜,若是将此女身上的法术学全,那对其而言将会是不小的收获。心中拿定主意贤宇故意显出弱势,此女见此情景自然心中大喜,道法更是层出不穷,都不带重样的,结果被贤宇学了个不亦乐乎。此女自然不知这些,其依然不断的攻击贤宇,此刻其满脸的凶煞之气,好似能将贤宇撕碎一般,自然也就是看着如此,贤宇若想将其灭杀,只需出一击便可,但放着那么个人典不用,贤宇岂不是傻瓜。人典是贤宇给这女子起的新名号,活人典籍,最为贴切。两人一连战了两天两夜,将此方天地打的崩塌,河水干枯,生机几乎不存,依然未能分出胜负来。这自然是贤宇主导的结果。直到第三日此女才看出了端倪,其心中对贤宇生出恐惧,想要逃走,蛰伏下来,而后等日后修为精进再寻贤宇报仇雪恨,但贤宇哪里会给其这个机会,对方身上的法术其多半是学全了,因为前一个时辰对方用的法术几乎都在重复,不再有新的法术,由此可见其是江郎才尽了。想通了此点贤宇一击便将其诛杀,但贤宇留下了其的躯体,将其葬在了一处山水秀丽之地,也算是了了却了一桩因果。做完此事后其自然是带着小灵灵二人继续游历天下,纵情山水间。

    这一日两人到了一处平原,一马平川没有丝毫的遮挡物。但就在快要穿过平原之时贤宇眼前却是一花。当其回过神来看清眼前景象之时却是一愣,两人此刻所处之地是一座山的半山腰,贤宇仔细查探,断定这并非幻境,而是天地间一处真实的存在,只是不知在何处。

    在二人身侧不远处有一个山洞,洞内一片漆黑,没有丝毫的光亮,虽说如此却有风吹出,足以见得此洞通向某个地方。见此情景贤宇面上显出了思索之色。贤宇修到无尽岁月,但其并不古板,相反其心中很是童趣。记得当年初踏上修行之道,玄然宫派出弟子北去探查邪道三宫的动向。贤宇也进过一次闪动,那山洞内是一条真龙的尸体,贤宇还得到了龙丹,可谓是收获不小。从那时起贤宇就对山洞很是在意,久而久之成了其的一个癖好。今日又见山洞,其忍不住生出了想要进去看看的冲动。其念想间就要走近,却听一旁的灵灵轻声道:“逍遥哥哥,这里面好黑啊,灵灵害怕,我们走吧,去别的地方玩去。”虽说跟了贤宇五百年但到底是个孩子。

    贤宇闻听此言微微一笑,而后刮了刮小家伙的鼻子柔声道:“你要记得逍遥哥哥是这世上最为厉害的人,没有什么人能伤的了逍遥哥哥。这洞里有好玩的东西,我们两个进去看看。说不准还会有宝贝呢。到时候得到了宝贝都送给我们家灵灵,好不好啊?”灵灵闻听贤宇之言眼珠一转而后便点了点头,小家伙一听说有宝贝自然是兴奋不已,如此这般二人便进了山洞。这山洞说起来也与当年贤宇进的那龙穴没什么不同,至少最初都很是狭小,而后慢慢向深处越来越宽敞。贤宇身前是长出内一片光明,此乃贤宇的意念所化出的光,此法是修仙境界可以施展的道术,真正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所谓随心所欲,就是想什么就能有什么。自然,这也是相对而言。若是想光,火,水之类的便能成形,若想凭空幻化出一柄飞剑来,那可不成。据说只有修为到了修仙境界之上,才有可能真的做到想什么就有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