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九百二十五章 阴险

    一场拼死大战还在继续,没错,是拼死大战。贤宇此刻用的正是不要命的打法,此事咳咳咳此等境地之下若是有一丝一毫的顾忌都会被对方占据上风,动辄就是要命的纰漏。只见贤宇一拳打出,滔天的拳意朝着对方涌去,这一刻好似此方天地间所有的力量都汇聚在了贤宇的这只拳头之上,拳头所过之处虚空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纹。对方虽说极力躲避,速度也快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步,但依然没能躲避过去。霎时间血花绽放,血族大王居然与其他几个血王有所不同之处,其居然生出了血肉,这一拳下去在其的熊空出多出了一个拳洞,前后透亮看起来很是可怖。让人更毛骨悚然的是血族大王见到自家流出了血液非但没有疼痛的模样,反而泛起了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其甚至还能有工夫在伤口处抹了一下,而后将带血的手指放口中吸允的一番,最终陶醉的道:“天哪,这真是世上最最美味的东西,我已经有好久没能尝试了,不过很可惜啊,你的力量还是不够。我知道你还没出全力,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来结束你的性命吧。”其此刻距离贤宇不足十丈处,话音方落其便朝贤宇冲去。距离实在太短,贤宇猝不及防之下被对方撞了个正着,血族大王顶着贤宇的身子不断的后退,速度之快使得两人的体外生出了一层火焰,乍一看去就好似一个巨大的火球要撞到地上。

    贤宇只觉自家好似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束缚,在此种力量下其的身子好似已完全不属于自家,无法掌控。眼看着自家的身子就要坠落地面,这一下若是碰到了地面,即便其有皇道之气护体多半也是半飞了,那是何等的冲力?任你法力高强,在绝对的实力之下也只剩下脆弱。贤宇心思急转,其右手忽然被一层寒冰笼罩,虽说四肢与身子皆不能动,但贤宇的神念却能动。其此念头一出浑身上下快速被一层冰冰封住,连同血王也一同封在了其中。霎时间两人体外因身法过快而产生的火焰熄灭,剩下的只有一块巨大的冰块。而就在冰块成形的同时,在血族大王的背后,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此人不是旁人正是贤宇的魔身。魔身连着在一念之间打出了数十拳,拳拳击中血族大王的要害,纵然血族大王肉身强悍,在此等猛烈的工法之下也几乎被打成了肉泥。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使得血族大王都没有回过神来。而就在其愣神的瞬间,贤宇的身影却出现了另一边。其手持战天一劈而下,血族大王的肉身炸碎,连同那冰块一同化作了乌有。这一切说起来繁琐,其实不过是在电光火石只见,看的玄仁子等人一阵眼花缭乱,诸人前头都没怎么能看清,但贤宇的最后一击诸人却是看的清清楚楚。眼见血族大王化作了乌有,诸人不由的松了口气,对方是个大敌,如今被灭杀子自然皆大欢喜。但贤宇的面上却并无丝毫的喜悦之色,反而是眉头紧皱了起来,其根本就不相信对方会那么容易被击杀。其放出神念警惕的看着四周,小心翼翼的探查每一处地方,但都没有血族大王的气息,对方好似是真的在贤宇那一击中化为了虚无,这让贤宇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就在贤宇疑惑之时血王的话语再次响起,只听其道:“年轻人,本王不得不说你强大到了一个离谱的程度,那三个蠢货死在你的手中倒也不少那么冤枉,但即便如此也改变不了你的结局。我告诉过你了,我是不死的,我的一切已经和西白大陆的东部连在了一起,只要这大陆还存在一天,我也会与世长存,永远不会死去。你即便再强悍,这样做也不过是在耗费你的体力而已,起不到丝毫的效用。不如你归顺我吧,本王会给你长生的身躯,给你无尽的荣耀,只要是你想得到的,本王都可以帮你得到,想想吧,一个人一生所追求的不就是这些吗?”不跳字。其是真觉得贤宇是不可多得的战力,也是真想想把贤宇变作血族的一员,得贤宇一人血族会变的更加强大。但可惜的是其根本不了解贤宇的为人,若是了解贤宇其就不会说出方才的那种话语。贤宇闻听雪族大王之言二话没说,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其再次与血族大王展开了生死搏,血族大王的确如其自家所言几乎与这个世界融为一体。但贤宇找到了一个点,那个点就在贤宇曾经毁掉,如今又恢复如初的高楼处。血族大王隐于虚空中,大还是被贤宇发觉了。这一战直打到整个西白大陆的三分沉入了苍茫大海才罢手,最终自然是贤宇将血族大王给灭杀了。僵持不下贤宇只好使用了化龙之术,这才战胜对手,一场苦战就此结束。

    虽说血族大王被杀,但贤宇心中却越发的沉重。血族大王已死,但僵皇却依然没有出现,即便没见到那传说中的存在,但贤宇隐约觉得有一双眼睛似乎一直在注视着自家,一股冥冥的压力压在自家的身上。自这一日起,贤宇彻底将整个血族化作了历史的尘埃,血族就此从西白大陆之上除名。其在西白大陆又呆了五十年,为的就是寻找僵皇的下落。不过很可惜,僵皇始终都没有出现。渐渐的贤宇甚至开始相信僵皇不存在此处,最终其决定返回东圣浩土。然而,就在贤宇准备离去之时神却热情的招待贤宇再次光临其的住处,要为贤宇等人践行。贤宇对此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与诸人前去赴宴,再次来到了神作居住的那个神秘的空间。

    只听神对贤宇道:“皇帝陛下真是厉害,我羽族用了无尽岁月也没能将要谢铲除掉,陛下居然仅仅用了二百余年就将整个血族灭杀了个干净。这样的手段。在下是比不上的。为了陛下的伟大,为了感谢陛下为我西白大陆清楚了一群魔鬼,本神药敬陛下已被。”说话间其举了举手中的大琉璃杯,其中有着鲜红的酒,如血一般。贤宇见此微微一笑,而后将杯中酒喝了个干净。对方一片好意,且不论心中是否真的这么想,但至少人家嘴上没有失礼之处。

    贤宇闻听其之言微微一笑道:“说起来这二百余年真是叨扰阁下了,朕要给阁下赔罪才是啊。”说句间贤宇敬了神一杯酒,面上的笑容也很是灿烂,既然对方给他面子,贤宇自然也不会失礼,毕竟此地是人家的地盘却成了他的战场,此事怎么说都有些对不住人家。

    神闻听此言连称不敢,而后将杯中酒喝了个干净。酒过三巡,贤宇忽然觉得有些头晕,而后还未等其回过神来便晕了过去。邪魔等人也是如此,一时间只剩下神与莎莉等几个羽族的老家伙还坐着。见贤宇昏倒,神却是发出了一声极为猖狂的冷笑,只听其道:“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既然如此的猖狂,在我西白大陆毁掉了如此多的山河,想这么离去,没那么简单。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干脆就留在西白大陆吧。”其的话语中透着无尽的寒意。

    莎莉见此情景却是身子一震,满脸震惊之色的问神道:“神,您这是什么意思?”

    神闻听此言淡淡的道:“这些外来人冒犯了神威,还将我西白大陆毁的不成样子,不可饶恕,本神如此做自然是要将这些恶魔诛杀,这样做菜不会有人再挑衅神的威严,懂了吗?”不跳字。

    莎莉闻言皱了皱眉头沉声道:“这群人绝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神您也见识过他们这群人的厉害,万一真惹出了什么麻烦,对我们羽族实在是大大的不利啊。不如将他们安顿下来,到时就说他们喝醉了,而后放他们离去,这样才能保住我们羽族,还请神三思啊!”

    神闻听此言摇了摇头道:“无论何时何地神都是至高无上的,没有人能超越神的尊严!”其说着伸手指了指贤宇,而后冷声道:“这个人是魔鬼,他的存在是对神最大的威胁,即便他不是我们西白大陆的人,但既然是送上门来的,本神自然没有理由放走这些魔鬼,不要多少了。呵呵,况且,他们一时半刻还醒不了,本神给他们喝的酒是我羽族的迷魂酒,他们要睡上三日三夜才会醒来。有这三日三夜的工夫,足够本神将他们尽数杀个干净。”说罢其话锋一转,而后冷冷的道:“这件事是我羽族的机密,不准对外人透露,要是谁敢说出去那就是冒犯神的威严,犯了死罪,懂了吗?”不跳字。其说罢便起身朝着贤宇走去,面上尽数来如今的贤宇已然是身受重伤,毕竟五十年前那一战其伤的太过厉害,一时半会还好不了。这也正是其要灭了贤宇的根由所在,其决不允许这世上有人能超越自己,若是贤宇等人从未来过西白大陆也就罢了,但机会就在眼前,神又怎会放过。其原本就是个极为阴险的存在,狂妄自大是其身上最为显著的优点。

    第九百二十五章 阴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