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二十一章 分杀

    西白大陆从这一年起处在了战乱之中,东边血族所统治的地域几乎每日都在战斗,还好此地没有真正的凡人,除了血族就是被血族培养出来的半血族。这对贤宇而言是再好不过的了,其虽说如今心中杀意滔天,但也不会对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凡人动手,其终究还是有自家的底线。尸山血海,这个往日只在经典中看到的词,如今在西白大陆上真正的上演了,如此这般贤宇在血与骨中征伐,岁月匆匆十年光景已过。十年来,西白大陆上的半血族死了一群又一群,其数根本无法计算。半血族战力很弱,一个金身境界的修行者便可轻松将其灭杀。但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些半血族似乎怎么也杀不完,杀完了一批会再次出现一群。

    如今许多修行者都意识到这将是一段极为漫长的岁月,甚至没有尽头。但他们的杀心却无任何动摇,修行者对光阴原本就不怎么在意。动辄闭关上百年对修行者而言并非什么大事。血族偷袭皇后,这如今已不是贤宇一人之恨,而是二十万大军之恨。许多修行者甚至已将这场战事当做了磨刀石,磨砺己身,在战中修行,使得自家强大,如此一来逍遥皇朝一方倒是斗志越发的昂扬。五年前又有二十万修仙者从逍遥皇朝赶来,投入了征伐之中。常年的厮杀逍遥大军自然也减少了不少,不得不调兵来此。诸人见此更加确信,皇帝这是要打一场大战,势必要将血族杀个干净,一个也不会留下。此事说起来实在不容贤宇动什么恻隐之心,血族即便是留下一人也足以危害到东圣浩土之上的生灵,即便是在半血中也偶尔会出现一两个返祖显现,这些人的血脉纯净堪比真正的血族,故而这一族要灭就得灭个彻底,不能留下祸端。

    这场大战羽族自然是也参与了进来,他们自然想能快些解决掉血族,如此一来贤宇便会离去,到了那时整个西白大陆都是羽族之地。下头的人对付低阶血族与半血族,贤宇等一众核心人马则对付四大血王。双方各有忌惮,这十年来虽说有小打小闹,但却不曾真正的拼命。虽说并未真正大战,但贤宇已然摸清了对方四王的虚实,若是真战起来其恐怕有陨落的可能,但即便如此也能让四王同他一起赴死,虽说结局很是悲惨,但这也足以证明贤宇有何等的战力。四王算是血族的核心战力,巅峰战力,自然,这一切都是再血族没有后手的情景之下。贤宇迟迟不肯出手的原因还有一个,那便是其始终怀疑血族四王并非血族的终极战力。自从得知僵皇之事后贤宇便一直怀疑血族是其所繁衍之后,只因血族与僵尸实在是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至于血族为何看起来比僵尸一族活络,贤宇推测大概是人种不同所导致的差异。

    若僵皇当真就在西白土,那贤宇此次可谓是遇上了一个大敌。僵皇是谁?那可是远古时期的人物,当年被镇压,后来到此地。贤宇究竟是不是对方的对手,自然不用多说,即便贤宇再怎么逆天对方可是远古时期的强者,其自然无法抵挡。但这却不能让贤宇退去,其在来西白大陆之前便已知晓了这一切。所谓万物相生相克,只要其存在世间便有消灭之法。就好似羽族,说起来羽族的战力比起血族那真是差的不止一星半点,但羽族凭借自家的天赋神通硬是对对方周旋了无数岁月,最终还成为对方最为忌惮的所在,可见这世上之事不能单单以强弱论之。僵皇是很强,但贤宇未必就会败,况且无数岁月已过,谁知道僵皇究竟怎样了。

    玄武宫最高一层的阁楼中,贤宇正盘坐与一口水晶棺前。此地已被贤宇列位禁地,除了有数的几人外寻常人不能随意到此处来。东方倾舞已在此地长眠了十年,贤宇几乎每日都要来看上一眼才能去做其他的事,否则便会有些恍惚,东方倾舞虽说才沉睡,但依然陪伴着他。只听贤宇柔声道:“倾舞,你说咱俩换换好不好,我躺进去,你出来。为夫忽然觉得,躺在里面肯定会很舒服。呵呵,你瞧瞧,你现下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躲清净,这才是真自在啊。”说到此处其话锋一转,而后接着道:“为夫已摸清了对方四王的底细,若是硬碰硬定然是斗不过他们,但为夫却有把握将他们四人灭杀,虽说要付出些代价,但也值了。为夫此刻之所以未动,就是怕对方还有什么厉害的人物。你也知道为夫不怕死,为夫如今存世反而很累。但为夫却不能死,为夫不能那么自私的将凤儿与姬儿丢下不管,为夫舍不得你,但同样舍不得她们。为夫存世一**便有恢复的可能,故而即便为夫厌倦了尘世,但也不能就此死去。”如此这般,每日一个时辰,贤宇总会来此与东方倾舞说说话。虽说佳人总是躺着不动,但贤宇却相信东方倾舞能听的到其之所言,其只是无法应答,只是无法替其分解忧愁。

    贤宇打开了阁楼的们,魔姬与邪凤便出现在他的眼前。贤宇叹了口气,而后道:“既然来了为何不进去与你姐姐说说话,你我四人一体,没什么可避讳的人啊。”每当贤宇入内之时两女都不愿跟着,贤宇知晓两女是想给他和东方倾舞独处的机会,可谓是用心良苦的很。

    邪凤闻听此言白了贤宇一眼,而后开口柔声道:“我姐妹二人无事之时便来此处陪伴姐姐,可是比夫郎勤快许多呢,呵呵呵。”这话倒是不假,二女无事之时绝不会在自家房里,而是在此处。这些贤宇又岂会不知,其多次来此听到屋内有哭泣之声,而后便不会进入。那哭声自然是这姐妹二人的,她二人在东方倾舞面前如孩子一般,这十年来没有一日不思念。

    贤宇即便知晓也不会说破,女儿家总该有些秘密才对。其闻听邪凤之言微微一笑道:“为夫的打算击杀四王,但要逐一击败,分化之。若是不然四人联手,为夫当真无胜算,即便是击败了四人,为夫恐怕也会从这世上除名,”说话间贤宇面上显出冷色,只听其话锋一转接着道:“无论血族背后有没有那个人,为夫都要出手。若是有,那个人定会前来救援,若是没有左右我等都要击杀四王,也不过是做该做的事而已。”贤宇说罢将两女拦在怀中,走下了阁楼。而后其邪皇与魔皇等人都请到了三层的议事厅,商议灭杀四王之事,要做就不会犹豫,这便是贤宇,做事雷厉风行绝不会拖泥带水,其早已不畏生死,一个不怕死的人什么事做不出来。当诸人听说贤宇要一人独对四王之时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这些人都与四王交过手,深知对方的强大。即便是玄仁子与魔皇、邪皇这等盖世人物也受了不小的挫折,由此可见对方之强悍,又怎会让贤宇独自一人去冒险,贤宇闻听诸人之言却是摇了摇头,一副神情自若的模样,就好似要除掉四王对其而言并非什么难事,接着贤宇便将自家的计较说了出。

    这一日,距离血族老巢千里之外的一处地方。一个身穿白衣的道士正与一个披着红斗篷,生有一对獠牙的对战。二人打的十分惨烈,此处的山岳河流都被击打的不成样子,近乎毁掉。就在此刻远处又一道身影飞来,其速之快到了一种骇人听闻的地步。其很快便到近前与那人合击身穿白衣的道士,三人直打到山河失色日月倒转,犹若末日一般。却在此时那最先与白衣道士对战的斗篷人却调转了拳头,攻打向那后来的人。那人见此显出迷茫之色,不过很快其便回过神来,口中道:“原来是假的。”而后其便朝着血族老巢方位退去,白衣道士又怎么会放过他,身形一闪便追了上去,对方看无退来自然是拼命一战,于是两人再次大战到了一起。这白衣道士自然就是贤宇,最终其使出了一具化身将对方的一个王灭杀了个干净。而后其袖袍一甩,将那王的血肉尽数收了起来,更是将此地的残留痕迹尽数消除,这才离去。

    又一日,贤宇再次与**战,与其对战之人正是那原本已经死去的血族四王之一,两人已斗了数个时辰,贤宇秘法尽出最终也没能奈何对方。却在此时远方飞来的两人,正是血族四王中的两人。这二人此刻面色极为阴沉,平白无故的一个王消失了那么久,此刻居然在与**战,这一切都显得极为诡异,可那人身上的气息分明是自家的兄弟,二人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加入了战团。对他二人来说这也是个绝好的机会,贤宇自从十年前一战后就很少出现,如今三人合力正好能将其灭杀。半个时辰后,四人远离了血族之地,打到了天穹之上,却在此时那最先与贤宇对战之人忽然倒戈,与贤宇一起对付后敢来的血族两位王者。二人见此自然是惊怒交加,最终其中一人看出了端倪,口中大叫道:“你不是克撕拉巴斯,你究竟是谁?!”

    贤宇却在此时开口了:“它自然不是你们的人。”贤宇话音落下那正与其中一人激战的人却浑身青光暴涨,从人化作了一只庞然大物,正是小玄子。两人见此情景心中猛的一跳,他们感觉这畜生似乎比面前之人还要可怖三分,两人互望了一眼,最终选择了逃离。贤宇原本就很是强悍,如今又有一头强大的野兽参战,他们虽说不至于惧怕,但若是输了后果很是严重。再者,他们的那个同辈的消失实在是太诡异了,这让两人有些心绪不宁。他四人虽说谈不上什么感情,但毕竟共同执掌血族无数岁月,怎么说也算是同伴,心中多少有些担忧。在此等心境之下与两个杀伐气如此浓厚的**战,还未战就已处在了下方,两人都是聪明人,自然不会与对方缠斗。两人想退走,但贤宇却不会答应,既然将对方引出,自然要咩是个干净才是。事到如今,贤宇的分杀计策算是有了不小的收获,大大的削弱了血族的战力。三人一兽大战,这一刻小玄子的玄武之威尽显无疑,端的是一吼山河碎,身动裂苍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