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一十九章 道劫

    与贤宇交手的并非旁人,正是血族四大血王中的两个,两人此刻心中很是惊讶,没有想到其居然如此的强悍。要知道,血族是个逆天的种族,即便是半人半血的种族其肉身强悍都到了一个极其骇人听闻的地步,可断金裂石,亦能刀枪不入。而纯血族的战力那更是显而易见的,昔年血族潜入东圣浩土,最终与贤宇等人有过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纯血族能与修仙境界的高修硬拼肉身,这无疑是惊世骇俗的,曾一度让东圣浩土的修行者消沉。而,做到这一切的却并非血族中什么真正的强者,而不过是一些公爵与一些纯血族罢了。可如今贤宇对上的是何人?那可是血族中的王,血族中真正的强者。在血族中,这四人那便是至高无上的存在。然而,即便是这样的存在贤宇都能硬碰硬,这就更说明了贤宇的战力有多么的强。

    此刻的贤宇看起来颇为平静,实际上其却是极为难受。其此刻体内犹若一片战场,数种法力剧烈的碰撞,都不服除了自家之外的法力,想要占据贤宇法力的主导,甚至将其他各种法力排除出去,数种法力在贤宇的经脉中不停的肆虐,即便贤宇修为再也不免有些疼痛。其与那血王对上的一只拳头此刻貌似无损,其实却有一股大力冲入自家的体内,这股力道很是特别,进入贤宇体内后与其中原有的一些**格格不入,好似其根本不属于此方天地一般。这股力量也在不停的肆虐,想要控制贤宇。若非贤宇运转其内的皇道之气,多半被对方得逞,然而,皇道之气居然也无法完全压制这股诡异的力量,但贤宇想一想也就释然了,血族遭天地六道所弃,原本就不是这三界中的生灵,其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与力道自然也就不属于三界力道内,而皇道之气虽说极为强悍,但其毕竟也只是能真正压制三界六道内的一切,六道三界之外虽说也有一定效用,但效用并非那么明显。想到此处贤宇心中却是猛的一跳,其体内的那股力量其并非不能化解,只需半个时辰内便可将其从体内驱除,但如今的情景谁会给其半时辰?若是被对方看出了端倪,多半就会动手将其灭杀,到时候其再无生之可能。

    东方倾舞成了活死人,贤宇自然是生不如死,但其此刻却必须要保住自家的性命,因为其要将血族尽数灭掉,替东方倾舞报仇雪恨。即便如此做无丝毫意义,但其如今能做的也只是这些了。给东方倾舞报仇自然不假,另一点,贤宇此刻悲痛太深,只能靠灭杀对方才能缓解这一切,否则的话对其也没什么好处,说不准还会影响其的道心,故而必须散去。贤宇保住了东方倾舞的魂魄就是给其留下生的一线希望,只要有一线希望其就要去找,贤宇心已殇,身却不能就这么死去,若是其就那么死去,东方倾舞将会永远成为活死人,连轮回都入不了。所以贤宇必须活着,哪怕将来成为一具行尸走肉,成为一个与东方倾舞一样的活死人,他得活着。只要他活着,东方倾舞或许就要醒来的一天,即便这种可能是微乎其微的,但贤宇不能放弃,绝不会放弃。这种信念是贤宇此刻唯一的希望,念想间其的双目杀意更浓了几分。对面见贤宇如此面色更加阴沉了几分,二人一步一步的朝贤宇逼来,想要联手将对方灭杀。即便贤很强大,但他们两人方才并未动用全力,再加下两人一同出击,在二人看来贤宇没有活着的到了,贤宇见此情景不退反进,其手中战天剑寒光一闪,而后身形在前行之时诡异的消失不见,几乎就在其身形消失的同时,对面两人中的一人便断掉了一只手臂。然而,还未等那人做出反应,其的另一只手臂也齐根而断。然而,这一切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另一人还未回过神来其胸前一多出一道长长的口子,极为可怖,即便没有鲜血落下,也看的诸人头皮发麻。然而,当两人都回过神来时,贤宇的身影却消失了在此地。于此同时一声巨星,天穹中的日头快速的朝着那高楼压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下一刻整座高楼便化作了齑粉,原地生出一片烟尘,隐隐可见两个男子在那废墟中,二人沉默不语,但身子却在不停的发抖。这座高楼在此地也不知多少万年了,是所有血族心中的圣地,却被人这般毁坏了,他们怎能不怒。两个王嘶吼着,冲出了烟尘,冲出后二人却是一愣,只见前方哪里还有贤宇的影子,空空如也,十万大军就此消失不见,就好似方才发生的一切全是幻觉,并非为真。

    此刻的贤宇却已身在玄武宫中,二十万大军回合缓缓退出了血族所在的地域,回到了羽族所在。一间硕大的房屋中,贤宇瘫坐在地上,怀中抱着一个身着白衣如谪仙一般的女子。其此刻面上再也没了悲伤,没了泪水,有的只是木然。其的悲伤,其的泪水仿佛跟着怀中的女子到了另一处地方。邪凤与魔姬妾跪坐在贤宇身旁,面上满是悲痛之色,不停的哽咽。东方倾舞对她二人是疼爱的很,有什么好处总是先想着她们,亲姐妹也不见得能如此。如今,姐姐就死在自家的面前,这二女怎能不痛,甚至她们都在想为何死去的不少自家,而是东方倾舞。三人就这般静静的呆着,没人说一句话,这天好似塌了,地好似裂了,一切都成了云烟。大殿外邪皇与魔皇来回踱着步子,面上满是焦急之色,二人都知晓这事情有多严重。

    只听邪皇叹了口气道:“唉,那孩子是个重情义之人,此次怕是心已随倾舞去了。倾舞那孩子如今成了活死人,其去了,去的并非一人,屋里的四个怕是难以摆脱悲伤振作起来了。”

    魔皇闻听此言猛的抬头,其嘴角抽动了两下,却是低吼一声道:“老夫要灭了血族,此大仇,若是不报,老夫甘愿受十八层炼狱之苦!!”其说话间身子不停的颤抖,显然是怒到了极点。依着其的脾气此刻早就带人冲到血族腹地,但贤宇下了旨意,谁敢妄动严惩不贷。且其也知晓血族一个个的都极为恐怖,若是每个周详的计划去了恐怕也是送死,这才忍住暴走的冲动。其知晓,自家的女儿这辈子恐怕要郁郁寡欢了,而自家的好女婿,恐怕也会永远带着痛活下去。其原本以为能看到一个天上地下的至尊在这一世崛起,却不想弄到了如此地步。

    莎莉将所见所闻都如实告知与神,神知晓后并无丝毫动作,只是告诫族人不可擅入逍遥大军所在方位,按其的话说,逍遥大军在一日,那里便不再属于羽族。其如此做也是要给贤宇一个人情,毕竟贤宇的实力其是看的清清楚楚,自然是不敢太过得罪。此后的三年里,玄武宫彻底的成为了一座飘飞在空中的宫殿,二十万大军安静的居于其内,平日里足部出乎。血族也很是安静,三年里没有再做出什么挑衅之事,这一切好似都成为了过去,战争好似已然结束。就连神此时都认为贤宇没有了战力,其是又欢喜又遗憾。换地的是贤宇似乎无法给他造成什威胁,忧愁是因为贤宇没能彻底解决自家的仇敌,但终归还是重创了对方,灭杀了十大公爵,这不得不说是一大喜事,要知道,血族的十大公爵向来是羽族最为头痛的几人。此次被贤宇灭杀算是为羽族除去了几个大敌,日后对付起来会轻松一些。不仅连神是这样想的,即便是逍遥大军内部也有许多人如此想,都在议论皇帝多半是伤了心神,无法振作。但此流言蜚语一出就被魔皇与邪皇给镇压了下来,此后再也无人敢胡说八道些什么。

    贤宇三人在那大殿中一呆就是三年,三年中无人从那大殿中出来,就好似里面根本无人一般。邪皇与魔皇二人倒是去劝过几次,玄仁子也苦口婆心的劝说了好多次,但终究是没用。后来干脆不再多言,任由贤宇自家做主。此关必须要过,而且要其自家去过,若是过了其必然前途无量,若是过不去,多半其的修行之路也到此为止了。诸人知晓,东方倾舞之死对贤宇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即便是再多的人劝说也是无用,人心若死,想要重生实在是难如登天。此对贤宇而言是一场大劫,若是过不去其今生今世也就成了一具行尸走肉了。其实邪皇几个老家伙都知晓,贤宇此次多半是过不去这道坎了,若是真过不去那也是天命使然了。

    大殿内,三人似乎还处在三年前,即便是动也没动一下。贤宇依然抱着东方倾舞那有些冰凉的身子,双目呆呆的看着怀中的没人,一脸的木然之色,其好似石化了一般。邪凤与魔姬两女也是如此,二人静静的看着贤宇,看着自家的相公,看着相公怀里的姐姐。二人已没了眼泪,她们的眼泪在这几年中早已流干了,将三生三世的眼泪都流干了,不会再有了。二人原本以为会永远的这般枯坐下去,这座大殿是她们最后的归宿。若真能如此那也是好的,没有了杀戮,没有了争斗,只有他们四人,静静的呆着,这何尝不是一种满足。但就在下一刻贤宇却动了,其将东方倾舞的玉体交给了邪凤,而后手上青光一闪,光芒消散后一块巨大的水晶出现在大殿之中。贤宇一扬手一团金光将水晶包裹,没多少工夫金光也随之散去,展现在三人面前的是一具水晶棺椁。此棺晶莹剔透,其上刻着飞凤与真龙的图案,栩栩如生,隐约有龙吟凤鸣之声发出,好似要冲出棺壁,来到这尘世一般。贤宇抱着东方倾舞走近棺椁,而后将其放了进去,接着其三年来第一次开口说道:“倾舞,你先睡吧,为夫的定会让你醒来的。”其话语有些嘶哑,听起来很是无力,但任谁都能清楚其中的坚决。而后其在东方倾舞的娇唇之上亲了一下,最终盖上了棺盖。邪凤二女见此大哭不止,直到此刻二人才不得不接受自家的姐姐已然成了活死人这个事实,因为活人是不会躺在棺椁中,二人心中悲伤更重。

    贤宇的面上却不再有丝毫悲伤之意,其此刻已然有了明悟,只听其道:“倾舞不会死,其之所以沉眠并非其的命格,而是因我而起。”邪凤二女闻言身子都是一震,而后转身茫然的看着贤宇,贤宇叹了口气道:“倾舞之眠,乃是吾之道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