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一十二章 围杀

    无论是血族还是羽族.或是逍遥皇朝的二十万大军此刻都是一阵愕然.这三方人都知晓公爵级别的血族有多么强大.级别是羽族中最为神勇的战士也无法损伤到血族.级别是修行界中修仙境界的存在也无法真正的伤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到一位公爵.莫要说公爵.就连寻常的纯血族都能以肉身与修仙境界的高修周旋.这是多么可怕的战力.但就在前一刻.一位血族的公爵被人硬生生被人攥在了手中.如提小鸡一般提到了自家面前.这一刻.场中之人真正意识到了贤宇的强大.根本就未出出就擒住了对方的一名战将.这样的战力简直让羽族诸人有种面对神的感觉.不.即便是神也沒有他们面前的这个人神武.这一刻他们能做的只有臣服.彻底的臣服.

    金色大手溃散.只因那公爵此刻被贤宇抓在了手中.贤宇对他施展了一种法术.将其化作如蝼蚁一般的存在.此刻的贤宇在其面前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仿佛只要其一个动作便可将手中之人灭杀.但对方毕竟是公爵等级的存在.无数万年來只有其这般俯视他人.从未有人敢如此的不敬.那种高傲已然融进了其的骨子中.根深蒂固.只听其厉声嘶吼道:“你大胆你居然敢如此对本公爵你将会受到这世上最为惨烈的惩罚.你连做本公爵食物的机会都沒有.你……”其的话语嘎然而止.只因其化成了一团血雾.永久的消散在了这天地之间.这一幕看的血族诸人身子莫名一颤.诸人心里的斗志好似在一瞬间就瓦解了.即便是剩下是几个公爵此刻也是面色难看.他们的心在不停的颤抖.虽说极力克制却无法掩盖眼中的恐惧.那可是一名公爵.血族中战力所在.就那么被人轻而易举的灭杀.居然无丝毫反抗的余地.贤宇出手太过凌厉.镇住了这些血族中人.他们一个个心中生出了惧意.如果可以他们定然会选择逃遁.但他们不能逃.因为血族也有血族的尊严.更何况上头下的命令.只能战不能退.他们深深的知晓血族几个王者的手段.只要那些王愿意.可以瞬间抹杀所有的人.

    贤宇淡然的看着对面的血族.其之所以能如此快的灭杀对方是因为其方才用出了十成战力.否则的话绝无法那么轻易的灭杀一个血族的公爵.还记得当日其大战尸童的父亲.虽说只用出了五成战力.可说是并不多.但足足战了七天七夜.由此也可见血族究竟有多么难杀.可今日其居然只用了一招.甚至不能称之为招数便将对方灭杀.这自然是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其中自然有对方大意的因素在其中.对方沒想到贤宇出手居然如此这般的狠辣与迅疾.其如此做自然是为了要震慑对方.战者心中之气不可泄.气泄战既败三分.如此做在贤宇看來对逍遥皇朝兵士有着莫大的好处.至少自家这一方斗志是无比高昂的.一个个如狼似虎一般.

    只听贤宇淡淡的对诸人道:“按朕所言.二十人为一足.诛杀血族之人.此战事关生死.只能胜不能败.”说话吗间其身上亮起金色的光芒.一道道金丝扩散.沒入了二十万大军每一个人的体内.这些人顿时体表泛起了淡淡的金光.目中战意高昂.仿佛可战天动地一般.这听贤宇的话语再次传出:“此乃朕皇道之气.可存尔等体内一月之久.只要尔等齐心合力杀敌.此皇道之气便会爆发出最大的威能.”其说话间转过头去扫二十万大军一眼.而今接着又道:“好男儿保家卫国.巾帼英雄亦能战场厮杀.去吧.杀退敌人.荣归故里.”贤宇所言极为短暂.但听在诸人对方耳中却好似有一股奇特的魔力.这一刻诸人居然完全抛开了私念.抛开了儿女情仇.他们心中所想的只有天下芸芸众生.只有身为修行者的尊严.

    “杀啊”也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而后喊杀声便传遍四方.血族与修行者大战在了一起.前些日子的等待贤宇并非无所事事.其教会了自家手下的人如何群起而攻之.那便是在场中选中一个血族.无论男女其他.二十人将其围在中央.用全力击杀.且皇道之气同时发出.即便是二十股极小的威力也能灭杀一个血族.而且在一个月内此皇道之气会自行吸收天地间的本源之气.自行壮大.也就是说越到后來逍遥皇朝大军就会变的越发的强悍.场中有一股血腥之气在蔓延.一声声低沉的嘶吼.一道道冲天而起的血花.都足以说明此战的惨烈.不得不说贤宇的战法很是有效.数个时辰下來死去的血族已有数百人.而修行者不过陨落了七八十人.至于剩余的那些公爵却是被贤宇这一方真正的高修对上.斗的正激烈.说起來贤宇这一方此次有不少高修.如今贤宇在逍遥皇朝的威望.在东圣浩土的威望可说是如日中天.那些平日里高傲之极的修行者自然也不敢太过拂逆贤宇之意.这一路昂光是高修就先后加入了数十人之多.此刻剩下的那几个公爵都被无人围着.一个个正在进行厮杀.极为血腥与惨烈.贤宇对此可说是早就有了觉悟.无论是江山还是太平.都是需要付出血的代价.

    魔皇与邪皇还有另外三名高修正将一个看起來二三十的血族围在中央.无人一个个面色冰冷杀意无穷.同时发动自家最为猛烈的攻击.知晓雪族难对付.此刻并非留守之时.要想灭掉对方那就要出全力才行.只见邪皇张口吐出一把血红色的剪刀.剪刀一边刻有龙纹.另一边刻有仙凤.看起來极为通灵.一时间龙吟凤鸣之声不绝于耳.血红的剪刀飞快的冲向中央的那个血族.瞬间便在其坚硬如生铁一般的躯体上留下数道血痕.这一幕看起來极为惊人.虽说留下的血痕并不是很大.但要知道对方可是名副其实的.血族公爵.其战力可怖到了一定逆天的程度.如此还能凭借一件法宝在对方身上留下痕迹.足以说明这法宝如何的逆天.然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只见一头仙凤与一条青龙显化.飞快的围着血族公爵流窜.使得血族公爵身上瞬间遍体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鳞伤.看起來好似被凌了一般.浑身上下上下都是口子.若其是活人的话此刻多半是鲜血流了一声.但对方身上只有口子并无血迹.因为其在很久之前就不是人了.

    其余诸人自然也是法器宝物齐出.都是自家保命之物此刻无人吝啬.都知晓这是生死之战.沒到半柱香工夫一位公爵便被五人灭杀.从这世上除名.贤宇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目中平静.其神色淡然的很.那淡然之中却有着一股逆天的战意蕴含.若是外放足以惊天动地.此刻的贤宇看似平静.但其实就好比一颗雷.只需要一个火星子就能将其点燃.而后爆炸.

    此刻场中的情景对血族可说是极为不利.无数的血族倒下.原本他们此次出來的人就不多.以为贤宇这一行人极为好对付.却沒想到如今是这般局面.贤宇所带來的大军其战力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此刻剩余的一个公爵面上显出了焦急之色.其看着厮杀的战场最终目光落在了贤宇的身上.其面上的焦急之色瞬间被杀意所取代.当即击杀了几个修行者.飞快的朝着贤宇这边冲來.显然其也知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在其看了灭掉贤宇这一切也就可以结束了.不得不说其的想法不错.但其高估了自家的战力.贤宇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杀的了的.这是一个女公爵.容貌极美.只是此刻其面目已经扭曲.出了杀意还是杀意.其很快便冲到了玄武宫跟前.一跃而上.朝着贤宇杀來.贤宇自始至终却都未看其一眼.仿佛对眼前的一切浑然不知一般.

    贤宇淡然的看着对面的血族.其之所以能如此快的灭杀对方是因为其方才用出了十成战力.否则的话绝无法那么轻易的灭杀一个血族的公爵.还记得当日其大战尸童的父亲.虽说只用出了五成战力.可说是并不多.但足足战了七天七夜.由此也可见血族究竟有多么难杀.可今日其居然只用了一招.甚至不能称之为招数便将对方灭杀.这自然是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其中自然有对方大意的因素在其中.对方沒想到贤宇出手居然如此这般的狠辣与迅疾.其如此做自然是为了要震慑对方.战者心中之气不可泄.气泄战既败三分.如此做在贤宇看來对逍遥皇朝兵士有着莫大的好处.至少自家这一方斗志是无比高昂的.一个个如狼似虎一般.

    只听贤宇淡淡的对诸人道:“按朕所言.二十人为一足.诛杀血族之人.此战事关生死.只能胜不能败.”说话吗间其身上亮起金色的光芒.一道道金丝扩散.沒入了二十万大军每一个人的体内.这些人顿时体表泛起了淡淡的金光.目中战意高昂.仿佛可战天动地一般.这听贤宇的话语再次传出:“此乃朕皇道之气.可存尔等体内一月之久.只要尔等齐心合力杀敌.此皇道之气便会爆发出最大的威能.”其说话间转过头去扫二十万大军一眼.而今接着又道:“好男儿保家卫国.巾帼英雄亦能战场厮杀.去吧.杀退敌人.荣归故里.”贤宇所言极为短暂.但听在诸人对方耳中却好似有一股奇特的魔力.这一刻诸人居然完全抛开了私念.抛开了儿女情仇.他们心中所想的只有天下芸芸众生.只有身为修行者的尊严.

    “杀啊”也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而后喊杀声便传遍四方.血族与修行者大战在了一起.前些日子的等待贤宇并非无所事事.其教会了自家手下的人如何群起而攻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