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零八章 羽都

    贤宇闻听此言面上却是显出了迷茫之色流氓二字是何意其确是不知虽说如此但其是何许人也上下想想也能知晓对方所说之意只听其淡淡的道:“朕并非流氓在我东圣浩土男子三妻四妾乃是极为寻常之事合情合理你我两家地域不同自然也有不同的风俗莎莉姑娘无需见怪姑娘來此便是客快快落座來人那看茶顺便取些果品來”说话间贤宇便吩咐下去莎莉闻听贤宇之言张了张嘴最终也沒想出什么反驳贤宇的话语故此也就安静的落座了其的目光不停的在此大殿中打量深深的被此处的华丽所吸引其虽说是西方的羽族但这世上有些东西却是想通的比如美的东西无论在何时何地总容易被接受

    仔细打量了一番后其的目光总算是又一次落在了贤宇身上其盯着贤宇看了半晌即便贤宇的脸皮颇厚但也架不住一个女子如此盯着自家其刚要开口说话却听莎莉抢先一步开口问贤宇道:“尊敬的皇帝陛下我有些问題想要问您不知您可否为莎莉解答呢”贤宇闻言心中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其宁愿去与旁人生死大战也不愿意在被一个女子盯着看了莎莉 见贤宇点头面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几分只听其接着问道:“在我们羽国也有一位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他是我们羽族人心中的英雄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但其的无上权力是神赋予的也就是说我们的陛下虽说至高无上但在其之上还有一个万能的神您也是皇帝不知您之上的那个存在撒什么样的我真的是很好奇怎样一个伟大的存在能赋予你如此至高无上的权利”其说罢一说大眼便紧紧的盯着贤宇眼中满是期待似乎真的很是好奇

    贤宇闻言却是一愣而后其微微一笑抬头望向大殿外的苍穹只听其淡淡的道:“沒有人赋予朕至高无上的权利朕便是东圣浩土至高无上的存在朕便是站在绝巅的人物在我们东圣浩土之上的天界也有仙或是神的存在但这些存在却不能随意干预国事之国之内朕便是至尊也就是说整个东圣浩土的人和事朕可以一人定夺生杀予夺只在一念间”其的话语很是平淡沒有特意去释放什么帝皇之威但莎莉在贤宇说话之时面色却是一变其分泌感到在贤宇话语出口的那一刹那此大殿中的虚空中多了一股威压使得其喘不过气來

    贤宇话语落下那股威压才彻底的消散莎莉长出了一口气而后惊讶道:“您是说您在您的国度中便是如神一般的存在沒有人可以忤逆您的意思吗天哪这太不可思议了这怎么可能哦伟大的皇帝陛下您真是一个伟大的男人似乎比我们的陛下更加伟大”其说话之时看向贤宇的目光中满是痴迷之意贤宇见此嘴角却是忍不住抽动了一下其心说这位可是比凤儿还要豪放当着我三个娇妻的面居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勾引实在是要逆天了

    东方倾舞三女看到莎莉的眼神自然也很是不满三女眉头微皱邪凤轻哼一声道:“ 莎莉姑娘吾皇陛下自然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既然要做自然要做至高无上的存在既然无上那头上怎么还能多出一个多管闲事的來若贵国的皇帝真是如此那他不该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在其之上还有个神呵呵恕我冒昧如此看來贵国所谓的至高无上的存在只是个傀儡”邪凤如此说就是想给莎莉一个下马威其已将此女列入敌对一方其虽说与东方倾舞一般无二并不反对贤宇纳妾但即便是纳妾也得是东圣浩土之人怎能是异域之女在贤宇这些男子眼中莎莉或许也称得上是风华绝代但在邪凤的眼中莎莉生的实在是难看的很

    其原本以为莎莉闻听此言会大怒但其沒想到莎莉却只是微微一笑道:“这位姐姐说的不错我们那位皇帝虽说很受百姓的拥戴但其也不过是神指派领导西白大陆的而已要是姐姐执意将其说成是傀儡一般的存在也无不可毕竟这并非造谣而是铁一般的事实”邪凤闻言却是一愣其怎么也沒想到对方居然如此这般言语非但沒有发怒反而如此说话

    贤宇闻言却是开口淡淡的问道:“如此说來姑娘并不是你们那位皇帝的臣民姑娘你是神的下属”若其是皇帝的臣民即便心中不尊皇帝听邪凤如此说也该反驳两句才对

    莎莉闻听贤宇之言却是摇了摇头道:“不对我是皇帝陛下的臣民并听从其的调遣我也是神的下属这样说皇帝陛下或许会有些疑惑换个说法吧我原本是皇帝的子民是个凡人成年后被伟大的神选中继而成为了其的下属不得不说神是无所不能强大到了极致的存在但我们也并未忘记我们的皇帝陛下在我们心中无论何时都有皇帝陛下的位置”贤宇闻言却是微微一笑其自然不会把这话当真莎莉口中的皇帝多半是个凡人而其如今却已是神的下属对凡人而言其便是神一般的存在怎还会把皇帝放在心上其虽说沒有见过那个皇帝但其却能肯定若是皇帝与神之间发生冲突莎莉会好不犹豫的偏向神

    贤宇思索间却听莎莉接着道:“说实话我实在是很意外我真的沒想到皇帝陛下您居然是与我们伟大无所不能的神一个等级的存在看來此次陛下前去我族做客该做东家的并非皇帝而是我们的神陛下那莎莉就不打扰了莎莉这就回去将陛下的身份告知神”说罢其起身对贤宇又行了一礼而后转身离去贤宇看着其离去好半晌沒再说一句话其发呆三个美人却是吃起了醋以为贤宇是被莎莉所迷惑纷纷对贤宇翻白眼贤宇对此却不自知

    最终邪凤气不过掐了贤宇一下只听贤宇嗷一声大叫满脸疑惑的看着邪凤邪凤见此轻哼一声沒好气的道:“我看夫郎你还真是那个妖精是活的什么什么流氓这个名号很合适夫郎你”东方倾舞二女闻言也是连连点头称是贤宇见此面上的迷茫之色却是更重了几分

    只听其疑惑的道:“三位爱妃究竟在说些什么朕怎么就成了流氓了朕沒有朕沒有啊”贤宇真觉得很是冤枉其根本就沒对那个莎莉有什么心思去不知怎么就成了流氓

    仔细打量了一番后其的目光总算是又一次落在了贤宇身上其盯着贤宇看了半晌即便贤宇的脸皮颇厚但也架不住一个女子如此盯着自家其刚要开口说话却听莎莉抢先一步开口问贤宇道:“尊敬的皇帝陛下我有些问題想要问您不知您可否为莎莉解答呢”贤宇闻言心中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其宁愿去与旁人生死大战也不愿意在被一个女子盯着看了莎莉 见贤宇点头面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几分只听其接着问道:“在我们羽国也有一位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他是我们羽族人心中的英雄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但其的无上权力是神赋予的也就是说我们的陛下虽说至高无上但在其之上还有一个万能的神您也是皇帝不知您之上的那个存在撒什么样的我真的是很好奇怎样一个伟大的存在能赋予你如此至高无上的权利”其说罢一说大眼便紧紧的盯着贤宇眼中满是期待似乎真的很是好奇

    贤宇闻言却是一愣而后其微微一笑抬头望向大殿外的苍穹只听其淡淡的道:“沒有人赋予朕至高无上的权利朕便是东圣浩土至高无上的存在朕便是站在绝巅的人物在我们东圣浩土之上的天界也有仙或是神的存在但这些存在却不能随意干预国事之国之内朕便是至尊也就是说整个东圣浩土的人和事朕可以一人定夺生杀予夺只在一念间”其的话语很是平淡沒有特意去释放什么帝皇之威但莎莉在贤宇说话之时面色却是一变其分泌感到在贤宇话语出口的那一刹那此大殿中的虚空中多了一股威压使得其喘不过气來

    仔细打量了一番后其的目光总算是又一次落在了贤宇身上其盯着贤宇看了半晌即便贤宇的脸皮颇厚但也架不住一个女子如此盯着自家其刚要开口说话却听莎莉抢先一步开口问贤宇道:“尊敬的皇帝陛下我有些问題想要问您不知您可否为莎莉解答呢”贤宇闻言心中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其宁愿去与旁人生死大战也不愿意在被一个女子盯着看了莎莉 见贤宇点头面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几分只听其接着问道:“在我们羽国也有一位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他是我们羽族人心中的英雄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但其的无上权力是神赋予的也就是说我们的陛下虽说至高无上但在其之上还有一个万能的神您也是皇帝不知您之上的那个存在撒什么样的我真的是很好奇怎样一个伟大的存在能赋予你如此至高无上的权利”其说罢一说大眼便紧紧的盯着贤宇眼中满是期待似乎真的很是好奇

    贤宇闻言却是一愣而后其微微一笑抬头望向大殿外的苍穹只听其淡淡的道:“沒有人赋予朕至高无上的权利朕便是东圣浩土至高无上的存在朕便是站在绝巅的人物在我们东圣浩土之上的天界也有仙或是神的存在但这些存在却不能随意干预国事之国之内朕便是至尊也就是说整个东圣浩土的人和事朕可以一人定夺生杀予夺只在一念间”其的话语很是平淡沒有特意去释放什么帝皇之威但莎莉在贤宇说话之时面色却是一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