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零五章 敌现

    贤宇一众人马在西白大陆上空驻扎,一等就是十六日,贤宇整日里下棋读书,要么就是陪东方倾舞三女说笑,好不悠哉,若是让不知内情的人见到定会以为其不是來打仗的,而是來游玩的,而且还是带着二十万人游玩,贤宇优哉游哉恍若无事,其余诸人却是等的有些焦急,原本就是來寻仇的,却在此地干等如此之久,有些将士开始按捺不住了,想要此处 转转却被贤宇无情镇压,并立下规矩令行禁止,违者严惩不贷,此令一出自然沒有人再敢造次,贤宇的手段诸人可是清楚的很,虽说这位主子平日里见了下头的人有说有笑,有时甚至一说就是小半个时辰,与下头人相处的极为融洽,但其只要是一发起火來來,绝对是雷霆万钧,说出的话从未更改,可谓是金口玉言,如此这般诸人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干脆就闭目入定了起來,贤宇见此情景并未在意,一切都在其的掌握之中,此刻其实已经开战,比的就是两方谁能沉得住气,贤宇以不变应万变,其就不信大军压境此片大陆上的人会无动于衷,如此这般一复一日,整整一月工夫,诸人对这种等待都习以为常,连抱怨的话语都懒得说一句了,

    这一日与往日一样,诸人自家做着自家的事情,这一个月來贤宇的玄武宫内外几乎成了一个交易之处,诸多修行者将自家身上不太满意,但或许对他人有用的法器拿出來有旁人交换,如此渐渐的此地变的热闹了起來,西白大陆上空好似不再是西白大陆,成了东圣浩土之地,贤宇对此情景倒是并不反对,不但如此,其有时也会搀和进來凑个热闹,此刻堂堂的逍遥皇朝的君主正坐在一张玉桌之后,其桌上摆了一柄极为寻常的法剑,却有不下数十人在围着法剑观看,贤宇见此微微一笑:“诸位,此剑原本是一柄寻常法剑,不过朕在其中注入了一丝皇道之气,此剑如今的威力可一击击杀飘渺境界的修行者,可谓是件不可多得的利器,不过此剑有个缺陷,那就是一百年内有用处,一百年后此剑便会自行毁掉,皇道之气会自行壮大,此等剑体根本就承载不了皇道之威力,不过虽说光阴有限,但一百年已着实不断,要知道对我等修行者而言,一百年可发生许多事情,有了此剑旁的不说,飘渺境界及飘渺境界之下,当可无敌,怎样,有沒有人心动,这是千万年难得一遇的好法宝,要买就快些,朕马上要回去吃饭了,今日可是皇后亲自下厨啊,”诸人闻听此言都一副哭笑不得的神色,这哪里还像是个皇帝,倒像是寻常修行者,甚至像极了街边摆摊的小贩,在夸耀自家的,虽说如此,但诸人对如此一位平易近人的皇帝还是很喜爱的,每当贤宇拿出东西來的都会围观,自然,贤宇拿出的东西都是宝物,虽说东西本身沒什么,但宝物之上的皇道之气就很吸引人了,

    这群人中自然有许多都极为眼热,其中不少甚至都是飘渺境界的有成修行者,对他们而言有了此物就等于是多了一个人助阵,好处多的沒话说,至于飘渺境界之下的修行者更多,但这些人多半也就看个热闹,不会真的去图谋,毕竟高境界的人在上压着,心中在再想也不成,但如今这些飘渺境界的修行者却是直皱眉头,只因自己的这位皇帝所要太过稀奇,

    只听贤宇接着道:“老规矩,此剑只能用银两來买,其余的法宝等物一切免谈,”诸人闻言更加的无奈,一个劲儿的腹诽,银子,实在太过稀奇,修行界中银子是何物,甚至许多人都沒见过银子,修行界中根本用不上银子,自家这主上又偏偏要银子,实在是稀奇的很,

    片刻后贤宇的玉桌前出现了混乱的一幕,诸人都问身边的人借银子,贤宇见此却是微微一笑,笑的很是开心,很是满足,其根本就不是卖什么东西,其要的就是这股接近世俗之感,其是在玩耍,在回味,但其并未伤害到任何人,其只是在满足自家心中的那种感觉,其卖出的东西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皇道之气所寄生的法器均能发挥出极为惊人的法力來镇压对手,

    忽然有一个声音柔声道:“敢问陛下此剑多少银子,妾身有银子,想要买來防身用,”诸人闻言循声望去,却见从人群后方走近一个女子,此女身穿一袭黄色纱裙,看起來极为清纯,贤宇看清來人容貌面上泛起一丝笑容,來人并非旁人,正是其昔日的故人小姚,小姚如今少了几分浮躁之气多了几分成熟,看起來更加的,其修为在飘渺境界中阶,已算不俗之辈,

    贤宇笑着伸出一根手指,口中道:“既然是老熟人,那朕给你便宜些,万两白银即可,”诸人闻言却又是一阵腹诽,万两白银还是熟人的价钱,若非熟人那是个什么价钱,莫说万两白银,在场的修行之人多数身上连一两白银都沒有,银子根本就是用不着之物,对这些修行者而言,这世上最不值钱的恐怕就是银子了,这是多么奇异之事,凡尘视如性命之物到修行者这里却无丝毫价值,但此时此刻这些修行者无一不希望自家有百万辆千万两黄金,如此就不必纠结了,这些人心中已暗暗发誓,回去后定要想办法弄多多的银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如今天下大势围着皇帝转,皇帝喜欢银两,那银两早晚会变的和在凡尘中一样要紧,

    小姚闻听贤宇之言微微一笑,而单手一转一个钱袋便显出,其直接丢给了贤宇,贤宇也很是爽快,将那剑交给了小姚,而后其做出了让所有人膛目结舌的举动,其满脸小人能够的打开钱袋,仔细的数起了银子,小姚见此扑哧一声笑了出來,只听其柔声道:“陛下真是好兴致,这几日來生意不错啊,只是不知陛下要如此多的银子做什么,难不成有妙用,”

    贤宇闻言笑了笑道:“有大用,自然是有大用的,这每日吃喝都要用银两,怎么会无用,在……”其话刚说到一半目中却精光一闪,而后其话锋一转到:“來了,诸人听令归为,”诸人闻言先是一愣,而后便回过神來沒多少工夫原本散落在玄武宫中的修行者便列队整齐,

    只见西白大陆的天空此刻发生了异变,东西两侧,东边黑云压顶日月无光,西边却是阳光明媚之极,两种极大的反差看的诸人一愣,贤宇见此嘴角却泛起了一丝笑容,口中淡淡的道:“果然是两方一起出动了,就是不知这两方是否会同仇敌忾攻击我方,可能性应该不是很大,”说话间其目光投在了西方,那里阳光明媚隐约有奇异的歌声传出,犹如天籁之音一般,沒多少工夫天空好似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分成了两端段,一黑一白很是清楚,有些诡异,

    黑云中传出一道神念,只听一个声音道:“野蛮的族群,來我们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哦,好吧,撒旦今天心情不错,无论你们來是为了什么,只要肯此刻离去,那我们就不再追究了,”这话说的极为自以为是,贤宇根本就沒有理会,其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另一方,

    不久另一方也传出了一个声音,是个女子的声音:“远方的朋友,不知你们來我们这里为了什么,要是有什么误会请说清楚,要是有什么地方需要我们西白大陆上的羽族帮助的,我们也会尽力而为,”贤宇闻言面上泛起了灿烂的笑容,事情与其猜想的一般无二,其相信羽族也知晓了其來此的目的,但居然能说出此番话來就足以证明其不会帮助血族,否则就会直接出手,而血族恐怕也不想做无谓的牺牲,这与他们的所想差的太远,能不打就不打,虽说他们这一族极为强悍,但贤宇的威慑也是极大的,他们这一族每一个纯血的血族都极为珍贵,若是贤宇等人能退走,最多是蛰伏一些岁月,到时候再进攻东圣浩土也是一样的,他们血族有着不死的身体,他们相信自家的敌人早晚有一人会死去,无论多么强大,而血族将会永远昌盛下去,不得不说这种想法有着一定的道理,至少贤宇等人此刻不算是长生之身,

    贤宇面对羽族指着血族淡淡的道:“朕此次前來并非要与整片西白大陆为敌,所谓冤有头债有主,血族一方胆大包天,未经朕的准许既然私自潜到我东圣浩土,朕今日來此就是要灭掉血族,让他们恕罪,只是不知贵方是要与朕为敌,还是行个方便让我两家大战一场,”该直接的时候就得直接,贤宇不是个拐弯抹角的人,既然都心知肚明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嘿嘿嘿……嘿嘿嘿嘿……野蛮的种族,口气倒是不小,要灭了我血族,那本公爵倒要看看你们有沒有这个本事了,既然你们不想离去,那更好,就做我血族的食物吧,说起來这也是一种极为荣耀的事,”血族中再次传來声音,这个声音分不清男女,极为嘶哑与刺耳,

    贤宇却根本就不理会血族,其静静的等着羽族的回应,最终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原來是这样,哦,那些血族原本就是很讨厌的存在,这说起來是你们两方是私事,我们羽族自然不会参与其中,”其说到此处顿了顿,而后接着道:“不过既然缘分的朋友到了,那怎么也该让我羽族这个做主人的好好款待诸位一番,否则的话就太不成体统了,不知阁下觉得如何,”

    贤宇闻听此言微微一笑:“既然贵方如此客气,那朕也不好拒绝,”说话间贤宇身形一阵模糊,下一刻便不见了踪影,紧接着从那羽族所在的云团之中传來一声惊呼,就好像见到了极为不可思议之事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