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九百零二章 炼剑

    西边.漆黑的夜空中一道如银龙般的雷电劈下.使原本漆黑的夜空得到了片刻的光亮.在这片刻的光亮中呈献在世间的是一副无比壮丽的画面.波涛汹涌海浪起伏.空中雷声滚滚.好似有一头洪荒野兽在不停的嘶吼.贤宇见此情景哈哈一笑淡淡的道:“小玄子.在天上飞的九了很是无趣.不如下海遨游一番.”其话音落下小玄子那巨大的身躯却已在海面之上.其如今乃是高于修仙境界的存在.自然能做到身虽心动.呼吸间数万里之遥也并非难事.

    这又是一副奇景.只见一头巨大的龟身在茫茫大海之中.其体型之巨大到了一个骇然听闻的地步.如一座海中山岳一般.狂怒的海浪根本无法动摇其那巨大的身躯.其在怒海浪涛之中稳如泰山.身在玄武宫中的修行者们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波澜.如在平地啦啦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般.贤宇见此情景眉头微皱.只听其淡淡的道|:“无趣.无趣.來点新鲜的.”其说话间纵身一跃跳下了那百丈高的玄武背.东方倾舞见此先是吓了一跳.而后便掩嘴娇笑了起來.只见贤宇双脚踏在一朵海浪之上.随着那海浪的起落其的身子炎也起落不定.其如一尊踏海而來的海神一般.很是威武神骏.诸人见此情景都不由的泛起了笑容.自家的皇帝心性倒是纯良的很.

    “轰隆……”又一声雷鸣传來.只见在贤宇头顶处有一道银龙如利剑般刺下.直取贤宇天灵.贤宇见此情景却是大笑道:“啊哈哈哈.來的好.”其不退反进迎着那银龙冲去.这是一幕极为骇然的景象.若是让凡夫俗子见到定然会吓昏过去.只见一道粗如水缸的闪电冲下.撕裂了天穹.若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那闪电之下有一人.此人不退反进.迎着那闪电冲去.若是让旁人看來定然会觉得此人嫌命长了.即便是修行者若不知晓贤宇的战力恐怕也会以为贤宇有些鲁莽.就连邪皇等老一辈的存在也面色肃然.天雷对修行者來说可不是能轻易亲近的存在.天雷者.天之怒.警示众生也.特别是对修行之辈.天雷若显那多半并非什么好兆头.修行界修为到了修仙境界后便会有雷劫降下.只因修仙境界的高修已有了成仙证道的可能.而天界的仙神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甚至若无天地大劫难的话变少永恒的存在.如此怎么可能轻易让下界之修位列仙班.若是有些天资的人都來修行.其不天下大乱.故而修仙境界之后才会降下天劫.修仙界中有十之七八的窥仙境界存在都是死在天劫之下.一身修行最终却化作了尘埃.每每想起这些都会让许多修行者不寒而栗.但走上这条路除非身死.否则绝沒有退下來的道理.只能不断的变强不断的修行.如此才有在修行界立足的资本.就如贤宇这般.修行界诸修惧怕的雷电他却能迎身而上毫无畏惧.如此才有了立世的资本.

    再说贤宇.其迎着雷电而上.几个呼吸的工夫就与雷电碰上.诡异的是无丝毫声响发出.一切好似在瞬间就那么戛然而止.而接下來却出现了让诸修膛目结舌的一幕.只见那粗大是闪电居然被甩动了起來.如一根长鞭一般.甩动此雷电之人自然就是贤宇.其的身躯看似极为渺小.但却有力拔千斤之气.若是在远处看來.定然会以为雷电是自家在不停的甩动.只见贤宇一边甩动一边往那闪电内打出一个个法印.那闪动的模样却慢慢有了变化.沒多少工夫诸人惊异的发觉那闪电居然化作了一座鼎.这鼎有三足两耳.成圆形.由雷电组成的雷鼎模样慢慢凝实了起來.贤宇见此情景却是手上法印一变.一道红光猛的钻入了鼎中.红光入内后那雷鼎却缓缓的旋转了起來.贤宇见此情景道:“此刻天地之力巨大.正是炼兵的好时候.说罢其便盘坐在了虚空之中.双目紧闭往那鼎上时不时的打出一道法印.使得那鼎更加的凝实.其的身子并非停滞不前.而是自主的与鼎一同朝前去.这一幕玄武宫中的都看的清清楚楚.看的诸人是一阵心惊胆战.更是不明了贤宇究竟在干些什么.面上满是不解之色.

    并非他们小題大做.而是古往今來只有用器引雷.却从未听过用雷炼兵的.雷并非天界之力.而是天地自身有的一股力量.这股力量时大时小.小的时候无所用处.大的时候却能杀人与无形间.且寻常人用器引雷法器多少都会有些损失.若想自行修复需要很长的光景.且引雷不过是在一瞬之间.天雷以器为媒介攻击对手.不过是在器上停留片刻而已.但仅仅是片刻就会给法器带來不同程度的损伤.如此情景下有谁还敢想用天雷炼器.可说是前所未有.所有人都在小声议论.不知皇帝陛下究竟是想做些什么.甚至有人怀疑陛下是否压力过大.因而借此來发泄一番.就连魔皇与邪皇还有玄仁子等几个老家伙也是盯着贤宇.面上的不解之色更加的浓郁.但诸人见贤宇此刻如此的景气凝神也就沒出口询问.只能静观其变.

    阵阵的雷鸣之音传來.仿佛比先前更加大了几分.好似天地很不满贤宇如今的做法.如此才出声警告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贤宇对这一切却是犹若未闻.只是闭目打出一道道法诀.雷更大.雨更急.可怖的一幕出现了诸人眼前.只见四面八方一道道雷电齐齐出.一同劈向贤宇.诸人见此情景心下大惊.虽说此雷不能与天劫之雷相提并论.但也有了一定的火候.况且贤宇如今不过是窥仙境界.即便其再强大.在此天雷之下也不敢说能够毫发无损.东方倾舞三女见此情景心中极为焦急.只听东方倾舞道:“相公是怎地了.好好的为何要引动天雷.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东方倾舞的引雷之术乃是玄然宫中最为娴熟的.其深知天雷的可怕.故而从不轻易施展.除非是遇上了什么难以对付的强敌.否则其宁愿遁走也不会施展引雷之术.此法太过凶险.故而玄然宫中七成弟子虽知此法之名.更知此法之威力.但却不愿去“听潮阁”更新最-快,手打修行此法.即便是剩余的三成也多少涉及了一些皮毛.引下的天雷威力也并非多么强绝的.而是次等的.由此可见修行界中的修行者对天雷是如何的忌惮.可如今.贤宇都在做些什么.在旁人看來确有些自找麻烦的倾向.贤宇对这一切却好似未知.其双目微闭.法印源源不断的打出.

    原本应是日头高挂的白日.如今海上却依然还是雷霆滚滚.好似沒了白人与黑夜.贤宇依然飘坐在虚空中.已经一天一夜.诸人担忧之事倒是并未发生.贤宇将那些劈下的雷电尽数纳入了雷鼎中.使得其不断的凝实.到了此刻已宛若有了实体一般.其上电痕缭绕发出噼啪之声听起來极为可怖.除了噼啪之声外还有那隐约的剑鸣之音.虽说若有若无但诸人却清晰的听到.那剑鸣好似极为欢快.沒有丝毫的痛苦之意.诸人这才意识到事情的非凡.诸人心中的担忧也因贤宇的镇定自若减去了不少.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渡过.一连七日不分昼夜.

    到第八日.那雷鼎忽然后了变化.其剧烈的颤抖了起來.若仔细看便会发觉其在不停的缩小.诸人见此情景心中大震.原本以不再专注的修行者也纷纷朝贤宇看去.诸人心中知晓.事情恐怕要到最后的关头了.贤宇这一串的举动在不久后将会有个答案.诸人心中已好奇无比.然而.诸人若是知晓贤宇曾经干过此事恐怕也就不会如此的好奇.不会如此的惊讶.

    鼎中的剑名之音越发的清晰.就那剑鸣似乎能影响每个人的心跳.一些修为不高的低阶弟子甚至要凝神打坐才能镇定下來.即便是封闭了听觉也是无用.那剑名之音并非外传内.而是由内而生.雷鼎越发的黯淡了.变的透明了起來.一柄赤红如血其上充满了一道道电网的法剑隐约引入诸人的眼前.诸人被这一幕弄的一愣.但还沒等诸人回过神來赤剑却有了新的变化.只见赤剑的赤红之色居然慢慢的散去.就好似蛇蜕皮一般.赤化作金色.其上依然布满了一道道雷电.形成雷网.给此剑增添了几分神勇.贤宇见此面上泛起了一丝欣慰的笑容.自从上次闯天界之时其便知晓.赤剑根本不惧怕雷威.雷威反而能为其增加更大的威力.数日前贤宇感受到了天地之力的宏大.不比上次的弱.如此好机会其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

    “轰……铮……”在一声轰然巨响夹杂着惊天动地的剑鸣声后.雷鼎消散在天地间.一柄黄金法剑立在这天地间.其一出现一时间风雨大增.海浪更加的汹涌.是方才的数倍.这是一幕可怖的景象.还好方圆沒有什么人烟.否则的话多半要害死许多的凡人.贤宇在西去之前就已知晓.茫茫大海之上一望无际.根本就沒有尽头.更谈不上什么人烟.若非如此其绝不敢在海上炼剑.贤宇单手一招.那金色的法剑发出一声欢快的剑鸣.朝着贤宇而去.

    贤宇将剑拿在手中.越看越是喜爱.其能感应到.法剑的威能提升了一大截.窥仙境界之下能否有人抵挡的住其一剑之威的恐怕都很难说.这让贤宇很是振奋.只听其喃喃自语道:“如今你并非通体赤红.不能再唤你赤剑了.给你改个名号.”贤宇说罢面上显出思索之色.其抬头望了望天.而后目光再次落到手上的法剑身上.面上泛起玩味的笑容.只听其接着道:“你自雷中而生.可算是夺天地造化.如与天大战了一番.既然如此.朕赐名战天.一往无前敢战天.天下谁人抵剑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