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九十五章 肉搏

    <-》

    这一幕注定会让在场的所有修行者震惊甚至是恐惧注定会永远留在他们的记忆中无论时光如何流逝五十年、一百年、甚至是千年万年也不会从他们的记忆中消失只见方圆数十里的天幕好似裂开了一个大洞漆黑一片从中吹出冷风那冷风如刀好似能撕裂一切贤宇与尸童静静的立在黑洞之中对那如利刃般的风视而不见此刻在那黑洞中只有两个光源一个便是贤宇脑后的烈阳其照亮了数里的黑洞另一个便是尸童眼中的红芒如两盏血红的灯一般同样照亮了方圆数里的范围如此这般在此黑洞中便形成了一副奇异的景象一金一红两种光存在这黑洞中两种光交汇处居然完美的相容在了一起看起來极为诡异贤宇静静的看着尸童并未有出手的意思而对方也在看他两人一时间都沉寂了下來

    此刻玄然子等人面上满是震惊之色只听了尘方丈问玄然子道:“道兄可知那天穹之外是何处你看那一片漆黑想必这便是那三界六道之外了吧”天穹之上与天穹之外一字之差却是有着天壤之别天穹之上说的便是几天之上九天之上是何处九天之上说的是第十重天十重天虽说凌驾于九天之上但说到底了也还是天界的一部分并非其他去处而天外说的便是天界之外若把三界比“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成一国密封的所在所谓的天外便是三界之外

    玄然子闻听了尘之言点了点头而后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只听其说道:“这是畜生与我东圣浩土之上的僵尸之属极为相似书中记载僵尸者受天地遗弃六道三界无其之位也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就是僵尸乃三界六道之外物不可入轮回若此刻我等看到的那块黑色虚空便是天外那自然也就是三界六道之外若是如此……”想到此处其双目圆睁而后惊呼道:“若是如此那漆黑的虚无就该是这些畜生的地域皇帝陛下此刻的情景大为不妙啊”玄然子能想象的到贤宇自然也能想象的到但其面上无丝毫畏惧其相信邪不胜正若天要灭自然是其命该休若其命不该修贤宇不信自家今日会死在此处心中由此信念其自然毫无畏惧

    就在此刻尸童却开口了其看了看四周微微一笑道:“我感受到了一股家的气息这里才是我的家吧多谢你啊呵呵现在就让我们來玩吧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玩更重要的呢”其说罢却从手中射出了五道红光朝贤宇射去如五把利剑一般锋利贤宇见此神色也冷了下來只见其单手一挥一道金色的光幕挡在了其身前形成了一堵金色的墙壁挡在贤宇身前

    “叮叮叮……”五声脆响五道红色的光芒撞上了贤宇身前的那面金色的墙壁红光金光闪烁不停两股巨大的波动在黑洞中扩散了开來使得黑洞又扩大的几分对持了片刻后贤宇所幻化出的金色光幕之上居然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纹好似随时都会瓦解一般

    贤宇见此情景冷哼一声只见其手上法印打出金色的光幕之上出现了一个个细小的文字这些文字一显那金色光幕瞬间光华大放显得极为刺眼光芒散去诸人却见金色光幕更加的凝固了见此情景玄然子等人的心算是放下了一半只因那五点红芒还在那金色光幕之上金色光幕之上的金光想要吞噬那五点红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芒却不想那五点红芒极为顽强居然抵住了金光的吞噬且贤宇也看清了那五点红芒内不是他物正是无根血红极为锋利的指甲

    且那尸童一击不成又來一击只见其身上一个巨大的头颅浮现这头颅极为清晰正是其自己的头颅那两颗锋利的獠牙看起來更加可怖完全暴露在了外面尸童微微一笑道:“你是个英雄我喜欢喝英雄的鲜血我相信对手越是强大那么他的鲜血味道肯定不会错”说话间其冷冷一笑那巨大的头颅便一闪消失不见下一刻再次显现却是在贤宇布下的金色光幕之外其只是微微做了停留而后便猛的朝前方的金色光幕撞去居然想要就此攻入

    只见那对锋利的獠牙猛的咬咋了金色光幕上而后用力一吸金色光幕之上大量的金光居然被其硬生生的吸入了口中贤宇所布下的看似坚硬无比的光幕居然在瞬间变的稀薄无比贤宇见此情景却是心下猛的一跳其怎么也沒想到对方居然能生吞皇道之气其此刻意识到自家方才轻敌了这是一个真正强大的血族即便是其用出全力也未必能对付的了

    心中虽说有些震撼但贤宇却并不畏惧踏上修行之路若是畏惧那定然会未战先败只见其一只手指赤光一闪一把血红的法剑便出现在其的手中正是赤剑赤剑发出一声欢快的剑鸣好似极为兴奋一般贤宇将赤剑发了出去正对之处正是那血族的额头那巨大的头颅看似极为笨重但其实极为迅猛油滑的像是抹了油一般不得不说其的速度的确是非常快不过其再快又怎么快的过贤宇的赤剑赤剑几个闪动便追上头颅才刺在了其眉心之上那巨大的头颅剧烈的抖动了起來疯狂的嘶吼着声音极为的刺耳犀利但赤剑岂能是凡俗之物即便是贤宇也不知此物的真正來历至今还是个迷只见赤剑赤光大放将那头颅整个包裹在了其中片刻后光芒散去只有赤剑发出一声剑鸣飞向了贤宇那头颅却不见了踪影尸童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在头颅被灭的那一刻其身子居然猛的一震其从心底深处感受到了一股恐惧其不知自家为何会有这等恐惧但那恐惧却真真切切的存在其原本还想与贤宇玩玩但此刻其心中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江贤宇就地抹杀不留后患

    其猛的朝贤宇冲去身为血族其实并无什么多余的招数他们最强大的法宝便是自认无坚不摧的血族虽说亲眼看到贤宇将自家父亲的胸口击穿了一个大洞但其却毫无畏惧在其看來其父原本就是个弱者与其相比简直可说是云泥之别在其看來贤宇也是弱者其已打定主意要用自家那无坚不摧的柔声将贤宇化为齑粉而后在将此地的所有人变作其的玩物玩够之后在一击将其灭杀个干净但其沒想到的是贤宇的强大使得其内心极为震撼

    贤宇见对方朝着自家撞來非但沒有躲避反而迎了上去其倒要看看对方究竟有多么可怖两人的身法都快到了极致几乎是一瞬间的工夫便撞在了一起出人意料并无剧烈的碰撞之声四周变的很是安静只见贤宇与尸童紧紧的贴在一起这一刻光阴好似静止了一般过了好一会儿工夫才哟一声轰然巨响传出两人之间亮起了刺眼的光芒身子朝相反的方位到非你而去贤宇面色苍白嘴角还挂着一丝鲜红的血尸童面色也同样苍白与贤宇不同的是其面上满是难以置信之色其甚至有些无法接受其沒想到贤宇居然能与其的肉身硬抗进行肉身搏杀其自认肉身在血族中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强者这一幕实在太过冲击其的心神使得其看向贤宇的目光杀意更重贤宇面色也是极为阴沉倒飞出去数里才停下來

    只听尸童淡淡的道:“沒想到你居然如此的强大实在是有趣的很这样你还可以多陪我玩一会儿不过即便你强大如斯却也是无用的你终究是逃不过撒旦使者的掌心”其口中虽说如此说但心中却对贤宇多了几许的忌惮对方法术高绝如今肉身的优势似乎其也沒了要知道血族靠的就是强悍的肉身若此处的优点无法凸显其也就会变的很被动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淡淡一笑而后舔去嘴角的一丝鲜红血液道:“你的确很强比你父亲强了不少一星半点要知道已经许多年沒人能将我打伤了千余年來你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贤宇说到此处目中杀机一闪接着冷声道:“越是如此朕就越要将你除掉否则的话定然是我逍遥皇朝之心腹大患你肉身虽说坚韧但朕方才同样未出全力莫要得意才好”贤宇如此说并非其托大方才那一击说起來其也不过是用了六成的法力并未尽出贤宇深知今日自家是遇上了大敌对敌有一个最要紧的事那便是不要将自家的所有家底都露出來让对方看不透如此自家才有取胜的机会否则的话对方定然会更加的难缠故而贤宇方才明知自家会因与对方比肉身而受伤也并未使出全力其要看看对方的战力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贤宇的目的要说却已达到对方的战力应是其父加其母而后再加自家本身的战力说起來这是极为可怖之事要知道他们一家三口合击之力相当于三名修仙境界的同时一击

    这种威势对贤宇而言使得其心头一沉一人对三人之事贤宇不是沒干过但此次对上的可是三个修仙境界的高手不过是在笑境界上有所不同而言但贤宇心中并无畏惧其不信对方能翻出什么大浪來贤宇心中有不败的信念这股信念便是其毫无畏惧的根源贤宇不怕死从踏上这条路后其就知晓自家可能每日都要面对死亡修行者不惧怕死亡但当死亡真正临身之时真正不怕的又有几人大多数都是怕的而贤宇却不同其心中所想都是真的

    贤宇目光中寒光一闪再次朝前冲去其今日是想要与尸童肉搏不出分晓不会罢休诸人见此情景眉头却不由的皱了起來无人劝阻诸人大多都知晓贤宇的脾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