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九十章 祖心

    孔鸿儒见到这一幕差点没笑出声来,其心中可谓是欢喜无比。贤宇与妙儒谷可说是有不共戴天之仇,昔年贤宇与邪凤入妙儒谷盗走了他妙儒谷的至宝儒经,当时其就想将贤宇灭杀,可却未能如愿。眼看着贤宇一天天的成长,最终一跃成为人皇,其无奈之下便消了灭掉贤宇的念头,但心中对贤宇的恨却因这般屈辱的忍耐越发的强烈,在其心中贤宇早已死了不下百万次。如今其大敌眼看就要陨落其又怎会不欢喜,贤宇一死其心中的一块石头也就算落地了。

    眼看贤宇被金光吞噬玄然子再也忍不住了,其纵身一跃便是数十里外,眼看着几个闪动后就要靠近贤宇却被一股无名之力弹了回来,其又怎会任由贤宇在其面前陨落,当即施展出一个霸气绝伦可撼天动地的法印,只见那法印撞在前方由天地之力凝聚而成的光幕之上发出一声轰然巨响,最终却消散于无形。其并未因此而放弃,接连的几个法印打出轰击在前方那无形的光幕之上,可无论其所打出的仙法多么精妙,多么威力无穷,最终却是无法撼动前方那片看不见的光幕。玄然子急的满头大汗,口中发出低沉的嘶吼,此刻的他满是无立体感,觉得自家不过是这天地间的蝼蚁。只听一阵梵音响起,一口大钟凭空从天地间化形而出,几乎占据了整片天地,那大钟之上佛气浓郁,给人一种极为庄严之感,仿佛能看到黑暗中的黎明般。只见那大钟朝着前方撞去,此次那无形的波纹终于显现了出来,那是一层金光,淡淡的金光,好似一根手指就能破开,然而就是这一层金光眼看着就要断送贤宇的生路。诸人一同出手,就连孔鸿儒也不得不做做样子,可最终却是无丝毫进展,那看似薄弱的金色光幕实则固若金汤,任诸人法力再强也无法将其轰开。就在此刻远处天边却传来一声嘶吼,只见一个如小山般的身影快速临近,几个闪动后便到了诸人身前,此物并非山,而是一头玄武。此刻其那双如铜铃般的大眼中满是焦急之色,下一刻三道身影飞出径直朝着那看似脆弱的光幕而去,正是东方倾舞三女,三女此刻面如死灰,一脸的决然之色,瞬间便撞在了光幕之上。但皆被一股巨力弹会,三女喷出三口鲜血,还未等后退之势缓解,三女的身形在空中嘎然而止,再次向前冲去。这一切说来复杂,其实就在电光火石间,玄然子见此大喝道:“三位娘娘,不可啊,此光幕非我等之力能破啊,娘娘!!”奈何三女根本不听劝告,再次撞击在了光幕之上,时光好似倒流了一般,三女再次被弹飞了出去,此次却是再也没了力气。

    “吼!!!”小玄子一声嘶吼,如山岳般的身子瞬间长大数十倍,遮蔽了整片天穹。一股惊天威压凭空出现,小玄子是身躯轰的一声撞在了光幕之上。这一刻方圆万里内是山河崩塌,江河倒流,而那光幕之上终于道出了一道手臂粗细的裂纹,诸人见此一阵惊喜。还未等惊喜玩那裂纹就快速愈合,小玄子见此大怒,连连嘶吼中不断的撞击着光幕,一副天塌地陷的景象。无数道光芒从北边射来,逍遥廉洁青莲等人尽数赶到,二话不说一同攻击光幕。东凤飞飞轻微凄厉对方喊道:“相公!!!你不可丢下我姐妹独自去啊!!相公,若是如此为妻的还活着作甚啊!相公啊,你不能啊……呜呜呜……你不能如此狠心啊相公……相……”最终其却是哭的昏了过去,其余二人也是大声哭泣,但见东方倾舞晕倒邪凤将其抱在了怀中。

    逍遥廉洁如剑一般不停的撞击光幕,其此刻长发披散状若疯狂,但皇者之气却是展露无遗,只听其嘶吼道:“朕倒要看看,这三界中有谁能取了朕皇儿的性命,天若要去朕便灭天,地若要取朕便毁地。朕倒要看看,谁有这个胆量!!”这一刻的逍遥廉洁已然疯狂,其爆发出了相当于十个修仙境界高修的修为,拼命的撞击在光幕之上,每撞击一下这天地都要剧烈的颤抖。其的容貌也发生了改变,化作了一个看起来极为帅气与贤宇有七八分相似的男子。逍遥一族本不会老,然,为人皇,若不老便不合天道,故而其便任由肉身一天天的衰老下去。此刻自家爱子生死一线,其自然顾不了那么许多,显示出了其原本可不变的真正容易。

    玄然子等人此刻看向逍遥廉洁的目光骇然到了极点,诸人这才醒悟这天地间的最强者无数万年来唯有逍遥一族的人皇,这无数万年来并非逍遥一族落寞,而是人皇没有发威,一切顺其自然,以人力掌管人间。此刻玄然子的心中对逍遥廉洁更加敬畏,孔鸿儒却浑身颤抖面容死灰。其清楚的知晓,若是逍遥廉洁愿意,此刻一个手指头便能将其抹杀个干净。其怕了,其怕逍遥廉洁,怕贤宇,怕逍遥皇族,其心中不感再生出丝毫的不敬,全部的恨意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没多少工夫此地变汇聚了数万人,有逍遥宫,玄然宫,昌佛宫,玉雪宫的弟子。诸人纷纷使出浑身解数攻击对光幕,然而令人胆寒的是,那光幕居然无丝毫损坏迹象。

    外界诸人拼命的撞击光幕之时贤宇却处在类似梦境的之中,其身在一处混沌之地,无天无地,无丝毫生气,只有混沌。其好似在这片天地行走了无数岁月,其无法控制自家的身形,只能不停的走下去。其一边走一边自语道:“我死了吗?此地也不像是地府啊。想必我是死 了,唉,终究还是没能成事啊。倾舞、凤儿、姬儿,为夫是终究还是负了你三人啊,为夫不想如此,但为了天下苍生为夫只有如此。若有轮回,为夫定然好生补偿你三人。还有父皇……”如此贤宇将自家心中所想尽数说了出来,这般不知道又走了多久,前方一片混沌路有一条,却也是极为梦幻。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苍老的声音道:“你是我的第几代血脉啊?”

    贤宇闻言一愣,四周看了看除了混沌还是混沌。其沉思了片刻对着前方抱拳道:“晚辈逍遥贤宇,先祖逍遥正德。晚辈惶恐,不知前辈此话何意?”贤宇虽未见人,却感受到了如天威一般的威压。故而其将身段放的很低,心中满是恭敬之意,认真的回应了对方的问话。

    “逍遥?吾风氏一族怎改了姓?正德。嗯,不错。吾与女娲妹子生有二子,浩然正德。只是这逍遥……”贤宇听着虚空中那个声音喃喃自语,面上却是惊骇无比。与女娲生孩儿,那此人是谁?还能是谁。贤宇无法控制自家的双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良久那个声音才再次问贤宇道:“不错,你就是吾之血脉。说说,逍遥一族是如何来的啊?”贤宇闻言自然是不敢都一丝一毫的怠慢,将逍遥一族的由来与逍遥正德如今的身份说了一遍,其已猜出了对方的身份,若猜测为真,那这将是一个惊天动地的讯息。风伏羲,居然还活在世上。风伏羲何许人也?那可是天地的缔造者,世间一切生灵的始祖,无上存在。

    听完西那样之言那声音沉吟了片刻,而后笑了笑道:“孩子,起来吧。你既然到了此处那便是与吾有缘。想必你已猜出了吾的身份,吾乃天地始祖,风伏羲。”贤宇虽说早就猜到,但听对方亲口承认其心中还是一震,只听那声音接着道:“吾虽说以身化天地,但终究还是在这世间,这太阳世上说是以吾的一颗眼珠所化,其实不然。这天阳,乃是吾的心脏所化,乃天地之命脉所在。只是无数万年来吾一直沉睡,只为世间带来些许光明罢了。”贤宇听着自家老祖宗的诉说,心一个劲的不停跳动,这些秘辛当今世上恐怕只有其一人知晓。

    贤宇认真的听着,不敢有丝毫的不敬。直到风伏羲说完,其才恭敬的开口道:“老祖宗,小子今日有幸得遇老祖宗乃是三生有幸。既然小子已死,那便侍奉在老祖宗身边吧,还请老祖宗收下小的吧。”其此刻已接受了自家已死这个事实,既然死去那一切都成了烟,无需强求。既然在此地遇上了自家老祖,贤宇自然要留下孝敬,这才是其所修的道,何时都不会变。

    风伏羲闻言却哈哈大笑道:“死?你还没有死。即便你死了,今日遇上吾你也死不了,万物生死在吾一念间。你这娃娃好的很,吾倒是想留下其陪伴左右,但是你牵挂太多,况且吾只是醒来片刻,要不了多久就会沉睡,你在此处也没什么用处,还是去做自家的事情吧。”说罢其沉吟了片刻,而后接着道:“既然你我遇上那便是缘分,吾就送你个大机缘。”话音落下无数金光朝贤宇汇聚而去,在其身后汇聚成一物,居然是个太阳,与天穹上一般无二的太阳。风伏羲再次道:“此物乃吾为你创出的一论真阳,与你血脉相通,虽不能与天穹上那挂了无数万年岁月的真阳相比,但也有其十分之一的威能,足以使你横扫世间无敌手,甚至在天界也是个强者。勤加修行,早晚有一日你这轮真阳能比的上天穹上的那一个,去吧。“还未等贤宇开口说话,其便觉一阵大力袭来,将其的身子卷了起来,而后其便失去了知觉。

    诸人还在不停的轰击那金色光幕,之时人人面上都显出了绝望之色。逍遥廉洁已是红了双眼,面色苍白如鬼一般。却在此刻,那太阳旁的金光消散,贤宇的身影出现在诸人的眼前,其身子完好无损,身后一轮骄阳转动,这一刻在天穹之上却出现了两轮骄阳,很是奇特。

    逍遥廉洁见此惊呼道:“皇儿!”其此刻已是热泪盈眶,见贤宇无事其总算安下心来。

    东方倾舞早已转醒,其原本已是面如死灰,此刻却是激动万分,想喊一声相公却喊不出口,其他两女也是如此。三女纷纷留下了激动的泪水,那原本已碎了的心终于再次复合。玄然子等人自然也是欢喜无比,面上满是喜色。孔鸿儒差点没晕过去,此刻其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消沉。一个逍遥廉洁就够其头痛的了,此刻贤宇无恙,妙儒谷开来是永无出头之日了。

    玄然子等人激动过后才看清贤宇脑后有一轮骄阳,在看到那轮骄阳后其忍不住生出了跪拜的念头,其原本没有这念头。那是一股外力强制人的信念,压制人的心神,使得人想要臣服。许多人先后发现了贤宇的异样之处,思索后双目冒出精光心知贤宇非但无碍反而得了大机缘。贤宇睁开双目,一阵迷茫后看清了逍遥廉洁等人,其身形一闪越过了光幕,到了逍遥廉洁身前恭敬的道:“父皇莫要担忧,儿子无恙,让父皇挂念,儿子实在该死。”其自然看得了逍遥廉洁那苍白的面容,那还未完全消退的担忧之色,心中有了深深的愧疚之意。

    逍遥廉洁闻言哈哈大笑道:“无妨无妨,朕的儿子哪能这么容易陨落,我逍遥一族各个都是强者,若是想这天地都能闹翻,哈哈哈……好好好……”其看了看贤宇脑后的骄阳惊喜道:“皇儿啊,这是个大机缘啊,从今而后你恐怕要是这天地间无敌的存在了,好的很啊。”

    东方倾舞三女此刻也围了上来,在贤宇怀里痛哭一气,贤宇自然也挨了不少粉拳,好容易才将三女安抚好了。贤宇对着诸人拱了拱手道:“诸位安心,朕好的很,无丝毫损伤。”

    玄然子上前一步恭敬的道:“你这孩子让老道好不担心,还好有惊无险啊。”此刻喜悦之下其也顾不得什么尊卑理解,贤宇对其而言实在太要紧了,玄然子太在意贤宇这个师侄。对玄然子而言,贤宇就是玄然宫的希望,更是天下的希望,贤宇安,天下便可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