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七十八章 地狱

    贤宇一吼之力将四周的房屋尽数化成了齑粉,其身后还出现了一尊大佛,看那身形分明是佛陀,面部却是他逍遥贤宇自家,这一幕着实奇异非常。屋中的那人将这一幕看在眼中,面上显出惊骇之色。但其并未因此放弃攻击贤宇,只见其手上法印一变,那被贤宇一吼之力震散的大佛再次凝聚而出,此次比上次要高出三四圈不止。贤宇见此却并未言语,只见其身形往后一退,身后大佛便挡在了其的身前。大佛宝相庄严,偌大的身子有若实质,一股巨大的威压从其身上发出。大佛手捏法印,梵音凭空响起。在其身侧左右各出现九个光团,渐渐的化作十八人。其中一人脚踏猛虎,另一人腰间有金龙盘飞,分明就是降龙与伏虎罗汉,大佛居然居然召唤出了十八罗汉,四周的威压一瞬间陡增数倍,仿佛这天地随时会崩塌一般。

    了缘见此连忙跪了下去,口中念诵经文。鬼王同样跪了下去,其不信佛,但其终于贤宇,在其看来那大佛便是贤宇,贤宇便是大佛。此刻的贤宇却消失不见融入了大佛中。大佛看了一眼下方那唯一没有化为齑粉的草庐开口沉声道:“佛可化身修罗,修罗亦可成佛。你误入歧途歪曲了佛之真性,如今本座给你一个机缘,亲自度化你成佛,你可愿意!!!”此声如黄钟大吕一般响彻方圆十万里,无论是百姓还是其他生灵纷纷跪伏在地不敢妄动。无尽的大道威压汇聚此地,只要贤宇一句话此地便会彻底从这世上消失,草庐中的那人也是如此。

    过了片刻一个身穿黑色袈裟,满脸黑色怪异符文的老僧现身,其浑身黑气绕体但那黑气中却有点点金光流转,看起来很是诡异。其仰头看着贤宇所化佛陀,而后恭敬的五体投地下拜道:“弟子甘愿皈依我佛,重走佛道。”其话音落下贤宇所化大佛微微一笑,而后一片七彩之光便将那老僧包围,片刻后七彩之光散尽,老僧再次显出身形。其身上的袈裟化作金色,脸上也无那些黑色怪异字符,体外更无黑雾绕体,而是散发金光,眉心处有功痣。

    只听贤宇所化大佛接着道:“尔原是我佛门弟子,只因太过执着才有今日之祸。今重皈依我佛,本座封你为悔心佛,排在众佛之末。三千令七十三位。而后常驻东珠州,将我教义传遍此地,传出此地,传入**中,普度众生超度亡灵,不得有丝毫懈怠之意,记下了吗?”

    “我佛慈悲,弟子记下了。”老僧悔心闻听贤宇之言连忙对贤宇行了三拜九叩之大礼。

    大佛慢慢散去,贤宇的身影显出。悔心看着贤宇,面上的恭敬之色丝毫没变,在其看来贤宇就是佛陀,只不过是佛陀的另一副面孔罢了。贤宇对悔心点了点头,而后笑了笑道:“佛法无边,恭喜大师成就佛之正果。大师今后在此道场要好生修行,将佛家的慈悲传出才好。”

    悔心闻听此言连忙恭敬的道:“悔心谨遵佛旨,定不负我佛所望,将佛法发扬光大。”

    贤宇闻听此言点了点头,而后转头看了了缘大师接着道:“佛之祖庭在东圣浩土昌佛宫,每十年前去朝拜一次。佛法虽如风可撒向大地,但终究还是有出风之口,对此不可懈怠。”

    悔心闻言先是对了缘行了一礼,而后对着贤宇恭敬的道:“弟子谨遵佛旨,不敢懈怠。”

    了缘此刻若是呆若木鸡,其没想到贤宇居然显出了佛之真身,并且在此处度化了一个将要入魔的老僧,老僧因此成为了无所不能如神明一般的佛,这一切使得其有些恍惚,觉得如梦似幻一般。贤宇看向了缘笑了笑道:“尔等自踏上佛路的那天起就已然成佛,正所谓众生平等。之所以尔等还未有佛果,那只是因修为不够,不可焦躁,不可执着,一切只问本心。”

    了缘闻听此言连忙对贤宇施礼道:“贫僧谨记。”如今贤宇已散去佛身,了缘自然不会还称呼贤宇为佛。不过其心中对贤宇的恭敬已然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其此刻感到莫大的荣耀。自佛归去后这世上的佛僧皆无缘见佛面,其如今却是得见真佛,身为佛僧怎能不引以为荣?

    贤宇见一切都已办妥便腾空而起,待到升至百丈初其单手一挥,一颗颗金色光点将整个煞佛山笼罩其中,待到光芒散去贤宇一行人已消失不见,魔佛宗的弟子却是大变了模样,无论是身上的袈裟还是面部都焕然一新,身上那股魔气也消失不见,充满了浩然正气。

    悔心看着这一切面上显出庄重之色,只听其恭敬的道:“南无阿弥陀佛。”这一刻此处的所有僧侣都仰望苍穹,口中念诵佛号,一个个神色肃穆,宛若朝圣一般很是虔诚。

    在东珠州的南方有一处一望无际的火海,据说此火海鸟不可渡,仙不可渡,万物不可渡。自然,此乃东珠州所流传的先民之言。贤宇等人此刻正站在火海边缘,其眉头微微皱起,心说此地果然诡异,此火与地府那火极为相似,不过是弱了一些而已,若是贤宇身上没皇道之气还真就要望而却步。白狼此刻被贤宇的皇道之气护着,神色平常恭敬的对贤宇道:“此便是地狱之所在,修的乃是修罗鬼道,极为可怖。之前无人敢擅入此地,就连逝去的皇也不敢太过得罪此一脉。据说此一脉并非东珠州之民,而是来自海外的一个种族,很是残忍嗜血。”

    贤宇闻听此言看了鬼王一眼,鬼王见此恭敬的点了点头,而后便一头扎进了火海之中。贤宇一行人在岸边等着,足足过了三炷香的工夫鬼王才回转,其面色有些苍白,显然是受了创伤,只听其恭敬的对贤宇道:“启禀吾皇,下面的地域极为广大,绝非这一片火海那么大小,并非往下百丈后火海便会被一股奇异之力隔绝。不过百丈火海,越往下就越是热,非寻常修行者所能忍受。”贤宇闻言思索了一阵,而后浑身散发出金光,一个巨大的金球形成,包裹这贤宇诸人朝火海下方而去。映入眼帘的尽是火海,如鬼王所说越来越惹。若非这一行人皆非凡俗之身,恐怕刚一沾上火就已气化。由此可见,其温之高实在是骇人听闻。即便是贤宇此刻被皇道之气护体也如在温水中浸泡着一般,连皇道之气都无法完全阻挡火热,可见是热到了极致。贤宇此刻却是目露精光,其嘴角慢慢泛起一丝笑容,看的诸人一阵疑惑。

    百丈距离对贤宇而言自然是转瞬即到,最终火海不见,展现在贤宇面前的却是一片冰的世界,这一幕看的贤宇也是一愣。其怎么也没想到,在此地居然能看到两个极端。但贤宇何许人也,见此情景也不过就是一愣罢了。 其背负双手在此地看了看,仰头看了看上方的火海,又看了看前方的冰地,开口淡淡的道:“此地倒是奇特,是个不错的所在。”说罢其好似一个游客一般在此地细细的欣赏了起来,贤宇在此地的冰面上居然看到了一个个被冻住的存在,在其中有人也有其他存在,模样很是安详不像是遭受了什么痛苦,这也贤宇很是疑惑。

    了缘方丈等人同样被此地的奇景所吸引,仔细的观看了起来。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道:“尔等好大的胆子,仗着有那么些许本领竟然敢擅闯我冰火地狱,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此话语仔细一听好似在天边,再一听好似就在耳边,很是诡异。话音落下一股巨大的威压笼罩着诸人。诸人见此却是神色冷漠,此次不等贤宇出手,了缘用出了佛家真言,一个个字符显出,轰击在虚空,使得虚空欲裂,片刻后如瓷器破碎的声音响起,威压消退。下一刻在贤宇身前三丈处一股身穿黑袍脸戴面具的男子显出,其面上的面具此刻只剩下一半而已。

    也不见谁如何动作,那人双腿不听使唤的朝贤宇走去,其想要叫喊,却发觉自家根本不能发出丝毫声音。没多少工夫贤宇的一只手就按在了其的头顶,一段段记忆显出,贤宇对冰火地狱有了充分的了解。冰火地狱的确是来自外族,最初族人只有五百,三十六个家族。经过了数万年的繁衍到如今,此家族人数已过千万,家族却只剩下三个,极为诡异。最让贤宇诧异的是此地修为最高的人不过是窥仙境界初,居然还不如他的境界高,弄的贤宇一头雾水。不过贤宇对两极之地很感兴趣,一掌灭掉了此人后便继续朝前走去,朝着地狱山门而去。其倒要看看,这个最高修为只到了窥仙境界的人是如何掌管那么大的一个门派,原本数十个家族,如今为何只剩下三人。最要紧的是,这个门派究竟是凭借什么让徐逆不敢妄动。

    贤宇一边前行还一边高喊道:“束手者可活命,反抗者一律杀之。”此话一出余音如黄钟大吕一般响彻这两极之地,而且还不断的自主回放,渐渐的贤宇嘴角都忍不住有些抽搐了,其已开始怀疑此地已不在东珠州境内,而是到了一处奇异之地,或者说是到了海底深处。只因贤宇等人飞了将近半个时辰还不见地狱之所在。要是放在寻常,即便是万个东珠州此刻也打了将近百个来回了。不光是贤宇纳闷,最纳闷的却是白狼,越前行其的双目就睁的越大,在其看来这一切太过不可思议了些。在东珠州如此之久,居然没听人提起过此地有如此大的地域。一个时辰后,足足过了一个时辰,贤宇等人才隐约看到一片殿宇楼台坐落在一阵雾气之中,看起来很是华丽。贤宇见此不由的呼出了一口气,只听其淡淡的感叹了一句:“地狱啊,地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