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七十六章 异法

    贤宇沉思了一阵对白狼淡淡的道:“日国如今虽是我逍遥皇土.但却是还望的一座孤岛.朕远在天朝即便有莫大的神通.平日里也是鞭长莫及.故而朕需要一人替朕管理此地.成为此地的王.”其说到此处顿了顿.而后接着道:“你既然是这些人的头领又是我东圣浩土之后裔.那这个王就由你來做吧、几日其此地不再叫日国.改名为东珠州.乃是我东圣浩土八十一州之一.”贤宇登基后将东圣浩土仔细划分为八十一州.每一州有七十二郡.每郡主有三十六城.东圣浩土一城之巨大非常人所能想象.如此便可知东圣浩土九千万里山河多么的广阔.如今东圣浩土已不止九千万里山河.加上寒国与如今的东珠州.早已过了九千万里.

    白狼听了贤宇之言身子猛的颤抖了一下.这个国家的王.其怎么也沒想到自家有朝一日居然能成为这个国家的王.其连忙叩首恭敬的对贤宇道:“白狼叩谢吾皇恩典.万岁万岁万万岁.白狼定不会辜负皇帝陛下皇恩.“听潮阁”更新最快,手打为陛下守住此州.请陛下恩准臣十年进京述职一次.也好让陛下的得悉此地的情况.”贤宇闻言面上的赞赏之色又多了几分.心说此人不简单.很是圆滑.其如今不怕此人反水.只因其已有了足够的实力足以震慑住此人和此地.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此事最好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下头的百姓不会在意谁做此国的王.百姓在意的是如何能过上好日子.你主政后要勤勉一些.做出些政绩來.如此便可真正坐实了这个东珠王.否则的话引起了民愤让朕知晓.朕不会罢免你的爵位.会灭了你.”贤宇这话说的很淡.但一股杀意却流露而出.使得白狼心神猛的一震.差点吐出血來.

    白狼闻听贤宇之言恭敬的道:“皇帝陛下安心.臣定然会办好分内的差事.若是当真引起了民愤臣不用陛下费心.臣自绝于陛下面前.”其说此话时目中显出坚定之色.其也下定决心要效忠贤宇.一者.贤宇强大的有些离谱.方才那句话中所蕴含的威压便可要了其的性命.二者.贤宇乃是东圣浩土的皇.其先祖同样是东圣浩土之民.白狼此刻心中生出了归属感.三者.贤宇对其足够器重.让其做了东珠王.此等定位原本其此生无法企及.可如今却一步登天.以上种种其实在是沒有理由反抗.放在谁身上恐怕都不会反抗.都会顺从.

    贤宇闻言点了点头.而后将目光落在了白狼身后的那些隐者身上.只听其淡淡的道:“尔等为何还不给你们的王行礼.朕是你们的主子沒错.但白狼此刻是替朕管着尔等的王.对尔等來说他这个王对尔等有更实际的威慑力.尔等也算是人中佼佼者.难不成连尊上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都不懂吗.”剩余的这些隐者连忙整齐的跪在了白狼身前.恭敬的行了大礼.白狼却是有些惶恐.

    其受了诸人的大礼.而后对贤宇拱了拱手道:“各位弟兄.我罢了承蒙皇帝器重.成了东珠州的王.王者威严不可犯.诸位今后要切记.违者.杀无赦.”其说到此处却是转身面向贤宇.而后接着道:“但尔等更要记着.在本王之上还有皇帝.皇帝.那便是本王的天.天下诸王之主.在王与皇帝之间.尔等无需选择.当义无反顾的忠于皇帝.倘若有一日本王忤逆了皇帝陛下.尔等要做的也只有一件事.那便是将本王诛杀.尔等听清楚了吗.”贤宇闻听此言目中的赞赏之色更浓了几分.这个白狼是个人物.将來说不准真能成大器.

    “记住了.吾皇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诸人恭敬的回应白狼之言.

    贤宇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淡淡的道:“徐逆是尔等的老祖.也是尔等的皇.其原本可以平平安安的做自家的逍遥王.但其却不安分.偏偏要与逍遥皇朝作对.朕将其诛杀.那是为了正皇威.如今其已身死.朕便下一道旨意.将其葬在这皇宫中.就葬在中轴线上.让东珠州的上下黎民都记住了喽.天威不可犯.皇威不可欺.凡是触犯者.有死而已.”

    白狼闻听贤宇之言自然不敢有丝毫的违逆.当即让手下人去办了.贤宇见此让白狼虽其进入身后的大殿中.而后坐在了主位之上.这才又开口道:“东珠州有多少修行者.你说來听听.”既然要做那就要做的彻底.贤宇如今是皇帝.有些事情不能不做的决绝一些.

    白狼闻听贤宇之言目中杀意一闪.而后恭敬的道:“启禀皇帝陛下除去东遗族外.东珠州内还有三股修行势力.一股嘛便是和尚.修的据说是传自东圣浩土的佛法.只是臣接触过这些和尚.他们所修之法与东圣天朝的僧人所修之法有所不同.甚至可说是大相径庭.东圣浩土僧人所修之法可说是庄严无比.充满了正气.而东珠州僧人所修之法.却充满了一股暴戾之气.一正一邪.分明就是两个极端.之所以称之修的是佛法.那是因为他们施法之时也会有佛影出现.除了气息外与天朝佛寺中的佛沒什么区别.此事臣曾经极为疑惑.还有便是巫族.擅长占卜.能夜观天象推演吉凶.比较神秘.这最后一族是鬼族.修的乃是鬼道.”贤宇闻听此言面上却显出好奇之色.特别是听到鬼族与异端佛法之时.其也很是诧异.

    其对暖月耳语了几句断言点了点.而后只见其手上掐出法印.两只金色光芒化作的鸟儿化形而出.鸣叫了几声后便朝着大殿外飞去.白狼将此一幕下巴差点掉了出來.其沒想到贤宇身旁的随便一个下人都如此的可怖.对贤宇的敬重之心更加重了几分.那敬畏之中多出了惧意.其心中已打定了主意.此生对贤宇那便是死忠.绝不敢有一丝一毫的二心.

    此间事情暂时高于段落.贤宇并未立刻离去.其整日里带着东方倾舞诸人在这东珠州中闲逛.此国的百姓照样过着自家的日子.浑然不知此地已然易主.贤宇从白狼口中得知.此地百姓有六成是当初徐逆带來的那些人的后裔.嗨哟四成却是其他人的后裔.贤宇倒是沒觉得奇怪.此地虽说地处海中.四面无可依靠.在大海上也不过了一颗珠子罢了.但这并不妨碍其他种族的人发现此地.而后在此地定居了下來.自然这些人最终臣服了徐逆.成为了其的子民.如此才有了先前的日国.今日的东珠州.贤宇如今在东圣浩土的威望可说是空前的高.一者.其还是太子之时就已深入人心.二者.其登基之后勤政爱民.将异域之国纳入皇舆全图.使得百姓对其越发的恭敬.民间传闻.贤宇可与古之圣祖相比.将來必会开创更为辉煌的盛世.当逍遥廉洁听到这些言论之时.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其知晓自家的儿子已成了一个真正的皇者.天下之大唯我独尊.这才是皇者的气概.贤宇其其最大的希望.

    这是一个雨夜.雨水打落在东珠州王宫中的瓦砾之上.发出了叮咚之声.此刻一座大殿中充满了欢声笑语.外头一片漆黑大殿内却是灯火通明.一群女子围着贤宇说笑.只听邪凤道:“夫郎若是如此喜欢孩子的话那凤儿这就与你生一个不就好了吗.來來來.”说话间其身子一个劲儿的朝贤宇身上凑.贤宇见此却來者不拒.一把将其抱在了怀中.來了温香暖玉.

    只听贤宇打趣的道:“为夫的是喜欢小孩子.但却沒想过如此早就要小孩.当爹当娘很是辛苦的.小孩也很是缠人的.朕还沒做好打这一丈的准备.等朕何时准备好了就与你生啊.”说话间贤宇在邪凤那吹弹可破的玉脸之上狠狠的亲了一口.或许那已经不能算亲.而是咬了.

    w百度搜索“海”看最新章节东方倾舞见此掩嘴娇笑了一阵.而后白了贤宇一眼打趣道:“凤儿妹妹为何如此着急.难不成是看自家做了姐姐我的妹妹.故而想在孩子们身上找回來.想让姐姐的孩子叫你孩子哥哥或是姐姐吗.嘻嘻嘻……”说话间东方倾舞又是一阵娇笑.其余诸人也跟着笑了起來.

    邪凤闻听此言从贤宇怀中跳下.而后走到了东方倾舞身旁斜靠在其的身上打趣的道:“哎呦喂.我的好姐姐啊.妹妹哪里敢存这般心思.妹妹是这样打算的.小妹先将夫郎弄的飘飘欲仙.而后再退下來让姐姐來侍候夫郎呢.小妹这是在为姐姐搭桥铺路.姐姐可要体会小妹的一片苦心啊.”其说此话之时一脸的正经之色.任谁都会误以为其真有这般心思.

    东方倾舞闻言白了邪凤一眼.而后笑了笑道:“死丫头.越來越沒规矩了.看姐姐我今日不撕烂了你的小嘴.让你日后沒法与相公亲热.”说话间其做出了要撕嘴的动作.吓得邪凤在此间房屋中乱跑.一时间其余几女成了其的挡箭牌.斗的其余几女一个个的笑个不停.

    只听邪凤一边跑还一边道:“哎呦姐姐.小妹妹想到姐姐为了和夫郎生宝宝居然谋杀小妹.别啊姐姐.小妹不生了还不成吗.等你与夫郎的宝宝出世后.小妹当自家的來疼还不成吗.啊.呵呵呵呵.姐姐饶命啊.饶命啊.”其越说东方倾舞追的就越是起劲.看着这一切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其修行数千年.为的不过是与这些女子长相厮守.为的不过是能永远沉寂在这欢声笑语之中.这天下间走上修行路的缘由可有千千万.但最终目的却往往是殊途同归.而贤宇注定是异类.其入道之路极为奇特.修行之动力若是让旁人知晓恐怕也极为荒诞.可贤宇对此却是丝毫不在乎.在其看來这才是至情至性的体现.为情而修道.为情求长生.显得更加有人情味.为了自家心爱的女子不断的走向修行界的巅峰.让贤宇有更大的动力.若只是为了长生.那即便长生了也不过是得了无尽的寂寞.贤宇不想如此.其不会如旁人那般迂腐为寂寞而求长生.若求长生注定要寂寞.那贤宇会毫不犹豫的废掉一身修为.在贤宇看來长生原本就不该是修行者修道的目的.只应该是修行者达到某种目的的途径.可惜这世上沒几人能悟透这一点.贤宇也就成为了一个异类.但贤宇却乐此不疲.乐在其中.

    接下來的几天里贤宇与几女一直过着悠闲的日子.不再到处逛游.这东珠州该逛都逛了.诸人这才安生了下來.每日里抚琴吟诗.好不逍遥自在.城中的百姓有时也能清晰的听到从深宫中传出的美妙贤宇.若只是仙乐那也就罢了.最要紧的是听了此乐能让人心神舒畅不已.故而每当此乐响起之时听到了百姓都会驻足.直到仙乐消散才继续做自家的事情.连宫外的人都如此.就更不用说万宫内了.王宫内的丫鬟或是太监.或是那些隐者.甚至白狼东珠王听到此旋律都会有种飘飘欲仙之感.心情极为舒畅.其甚至会每日去拜见贤宇一次.

    这一日.两道光芒落在了万宫中.两个人现身而出而后径直走向贤宇所在的大殿.此刻贤宇正在抚琴.二人恭敬的站在门外沒敢擅入.等贤宇一曲终了才听门外两人齐声道:“臣……贫僧了缘参见吾皇.”这两个人的声音贤宇颇为熟悉.其也早就得知二人到此.

    贤宇淡淡的道:“进來吧.”说罢其单手一抚.桌上的古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套茶具.

    二人入内.并非旁人.正是鬼王与昌佛宫的了缘.贤宇当日让暖月传信就是给这二人.既然此地的佛道与鬼道如此怪异那自然是要找个行家來弄清楚.即便贤宇法力通天本事大的沒边.其也并非是样样精通.还是那句话.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贤宇看着二人笑了笑道:“如此大老远的召唤你二人到此实在有些冒昧.但此事干系重大.与你二人有大大的干系.哦.如此说倒也不慎准确.该说是与你二人所修功法有着大大的干系.”贤宇说到此处目中精光一闪.而后沉声道:“此地出了异法.似佛非佛.似鬼非鬼.很是怪异.故而请你二人來此探探.朕想知道那究竟是怎样的法.为何会变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