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七十五章 东遗

    圣祖龙袍.暖月与天尊老道合击.贤宇也加入了战团.徐逆自然无法招架.虽说其拼命反击但怎能抵挡的住如此大w百度搜索“海”看最新章节的一股战力.这天下间又有几人能挡得住这股战力.贤宇几人联手加之一件圣祖龙袍助阵.此等阵容可说是这天地间至强的存在.说天下无敌也丝毫不为过.只半柱香的工夫徐福逆便败下阵來.天尊老道像提小鸡一般将其提到了贤宇面前.贤宇见此情景总算是松了口气.此间结局与其预想的差不了多少.只是方才那一战却使得其认识到了自家的弱小.纵然其贵为九五之尊.纵然如今修行界与凡尘.无论人修对其都越发的敬畏.纵然其是逍遥圣祖嫡系后裔.但这一切却无法真正的让其变的强大.若想变的强大.所要依仗的并非外物.真正的强大只有是自身强大.自身强大才能无敌.才能在修行界自保.

    经此一战贤宇深切的意识到自家这些年修行有些懈怠了.虽说其原本就沒有勤奋过一直是顺其自然.但之前比之如今却也担得起勤勉二字.自从贤宇登基后几乎就沒修炼过.整日了在御书房看各地送來的奏折.沒错.其如此做是为国为民.堪称一代明君圣主.其政务繁忙.沒打坐的工夫听起來似乎是有情可原.但贤宇却知晓这一切都不是其懈怠的借口.光阴无处不在.只要愿意却争便会有.贤宇的性子虽说很是随意.但经历了方才一战其却清楚的知晓是否用心修行与自家干系虽说不是很大.但若说于国于民于祖宗基业那可是大了去了.其如今乃是一国之君.是天下之主.若是因修为不济被旁人灭杀.龙庭谁來做.江山谁來握.既然坐上了这个位子.那他就必须要让自家变的强大.只有如此其在这世间才能稳若泰山.

    贤宇看了一眼被天尊老道提着的徐逆.对方面上此刻满是愤恨与不甘.自其修为到了修仙境界以來还从未有人如此他.被人像提小鸡一般提來出來.其在数个时辰之前从未想过.贤宇对其怨毒愤恨的眼神却丝毫不去理会.只听其淡淡的道:“朕给你两条路.一条是死在朕的手上.另一条.朕将你的修为废掉.只留下隐术.让你真正的做个日国的隐者.你若是选了第二条路.那日国从今而后便要纳入东圣浩土逍遥皇朝皇舆全图内.成为逍遥一州.”

    贤宇此话一出徐逆气的浑身上下直打哆嗦.气的两眼直翻.其想要挣脱.可如今其修为大跌.还不足全盛之时的一半.天尊老道可轻而易举将其压制.甚至要取其性命的话那也是一朝一夕之事.动一动手指便可功成.其无法挣脱.到哪其的嘴却还能张开.只听其嘶吼到:“休想.朕数万年前就是你逍遥一族的臣子.如今朕也是一国天子.你居然让朕坐回臣子.简直是做梦.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娃娃.要么今日你便将朕灭杀.要么就滚出日国朕乃日国天子.纵然以身殉国也不做他人的家犬”其此刻面目扭曲.看起來极为吓人.贤宇闻听此言却是一愣.却沒想到这日国之主居然与逍遥皇朝有如此大的渊源.自然有些诧异.

    见徐逆如此这般坚决贤宇嘴角却泛起一丝冷笑道:“今日之事说到底是你自取灭亡.既然你是此国之主.那数万年前之事自然无需再提.但你不安分啊.如今东圣浩土正战火纷飞.你趁此几“小说领域”更新最快,手打乎想要浑水摸鱼.居然派隐者私自进入我东圣浩土.真当朕是个软柿子“海”更新最快,手打不成.”贤宇说到此处目中寒光一闪.而后接着道:“既然你求死.那朕便成全了你.至于这日国的主子谁來做.呵呵.那也容易的很.朕在隐者中挑个听话的.让其入主日国.若是那些隐者对你死忠.那朕便将隐者尽数灭杀个干净.此地从今而后再也沒有修行宗门.凡人自家做主.”

    徐逆闻听贤宇之言面色变的苍白无比.其嘴巴张了张.最终却沒说出一句话來.其不可能向贤宇求饶.其是皇帝.日国虽小.但到底是一国之地.身居高位多年身上早已有了王者气概.那股子王者自傲的气概.使得其最终沒说出一句求饶的话來.贤宇见此对暖月何天尊老道摆了摆手.而后自身便朝下方落去.徐逆就此从这世上消失不见.或作了天地间的尘埃.

    东方倾舞几女为何沒有动静.只因几女别贤宇弄的入睡方才发生的一切并不知晓.等几女醒來之时.贤宇已然除掉了徐逆.几女虽说有些埋怨贤宇但也沒有真的生气.毕竟.贤宇如此做是为了三女着想.事实证明贤宇的做法沒错.徐逆的攻击力实在太强.难保不出差错.

    贤宇一行人并未耽搁.数个时辰后到了日国皇宫上空.这日国的房屋建造费风格与东圣浩土有着出奇的相似之处.这一切都证实了徐逆曾经是东圣浩土之人.贤宇对此处沒有丝毫的归属感.在其看來此处比不上寒国.寒国至少有一方与东圣浩土接壤.可日国却选股海外与东圣浩土丝毫沒有关联.很难让人有归属感.贤宇等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日国的皇宫内.诸人并未隐藏气息.甚至连身形都沒有隐藏.很快有大批的隐者朝着贤宇等人攻來.结果无丝毫悬念.凡是企图对诸人不利的隐者被无情的灭杀.化作了一团团血雾.有了一股异样的美丽.最终诸人意识到了贤宇的可怖之处.此刻的贤宇在他们面前就是魔鬼.屠戮一切生命的魔鬼.贤宇并未理会这些人.而是径直走向了最前方的.那是一座巨大的宫殿.修在数百台阶之上.很是壮观.最终贤宇站在了台阶之上.殿门之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下方那些隐者.

    片刻后贤宇淡淡的开口道:“尔等听着.徐逆.也就是尔等的主子已然被朕灭杀.如今尔等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归顺于朕.臣服于朕.而.那便是死路.进入轮回转世投胎.”贤宇的话语很是淡然.却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听闻此言这些隐者疯狂了.他们再也顾不上其他.疯狂的朝贤宇冲去.贤宇诸人并未再出手.只见天尊老道抛出一个球形之物.此物顺着阶梯向下滚动.最终.那些隐者一个个身子猛的一震.面上皆显出了不可思议之色.那是一颗人头.而且这些隐者最为熟悉.正是这些人的主子.这些人心中如神明一般的存在.

    此刻贤宇却再次开口了.只听其道:“尔等的主子已死.若是归顺了朕朕不会为难诸位.若是不肯归顺.那便上路吧.”贤宇说罢便盘膝而坐了下來.在其坐下那一瞬间其座下多了一个蒲团.面前多了一方案几.案几之上是一壶酒和一些点心.这一笑看來神乎其技.但不过是贤宇的动作太快一瞬间为之而已.贤宇现下身上所有物件都存在一处自家以法力铸造的无形空间中.需要之时只要心念一动便可成事.下方那些隐者自然将这一幕看在眼中.有将近半数的人心中生出了恐惧之意.他们知晓.面前之人不能为敌.连自家的主子都比无情的灭杀.更何况是他们这样的存在.但徐逆也有一批死忠之士.一阵愣神后心中一横便朝着贤宇冲了上來.其速之快如同鬼魅一般.贤宇对这一切好似并未听见.而是自顾自的吃起了点心喝起了小酒.不亦乐乎.至于下方那些隐者.在冲上來的过程中一个个身子乍看.化成了一团团血雾.这一切看的下方剩余的那半数隐者心中发寒.对对台阶之上的贤宇生出了深深的敬畏.如今徐逆已死.在这些人看來即便是与贤宇拼命自家原來的主子也无法复生.对方又如此的强大.强者应受到尊敬.俗话说的好.良禽择木.良臣择主而事.此乃天地之理.

    一眨眼的工夫.冲向贤宇的近五万隐者尽数灭绝.连尸体都未能留下.下方剩下的那些隐者一个个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后迈上台阶.最终在贤宇面前三丈处停下.其中一人身着白色隐者衣.一看便有不同之处.其上前一步恭敬的跪在了贤宇面前开口道:“属下白狼参见主人.属下甘愿臣服在主人的脚下.为主人尽忠.主人一句话便可定我等的生死.”贤宇闻听此言终于抬起了头.其深深的看了白狼一眼.目中精光闪动.其看出这白狼说的是真心话.

    只听其淡淡的道:“很好.朕乃东圣浩土逍遥皇朝皇帝逍遥贤宇.今日要将日国纳入朕的皇舆全图.你是这些隐者的首领.对此可有什么异议啊.”贤宇说话间目光紧紧的盯着白狼.白狼闻听贤宇之言身子不由的一震.其万万沒想到对方居然有如此身份.实在意外.

    心中虽然意外.但其嘴上却恭敬的道:“原來是皇帝陛下驾临.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其上來便给贤宇又一次大礼参拜.且看起來似模似样犹如贤宇的真正臣子一般.只听其接着道:“我等原本也并非日国之主.只是皇的属下而已.如今皇已死.并非我等对皇不忠.而是陛下太过强大.追随强者才是真理.故而我等愿意效忠皇帝陛下.至于将日国纳入陛下统治的国土.我等并无意见也不可能有意见.陛下如今已是日国之主.我等只有遵旨而行.”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话锋一转.而后疑惑的问道:“你乃日国之民.为何对我东圣浩土的言语与礼节如此精通.莫非曾经在我东圣浩土游历过不少日子.”贤宇真是好奇此事.

    白狼闻听贤宇之言摇了摇头.而后恭敬的说道:“启禀皇帝陛下.并非如此.相传.我等的祖先便是來自陛下所属的东圣浩土.我等这些隐者在日国自成一族.名为东遗族.意为东方的遗留的族人.”贤宇闻听此言面上显出释然之色.此事其也猜到了一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