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五十八章 鬼将

    鬼山废墟外,数十万修行者盯着苍穹,天穹之上此刻有数人。贤宇与东方倾舞三女,鬼皇与其妹夜月。六人在天穹之上互相沉默,成为了诸人眼中的焦点。夜月此刻面色有些苍白,身子在不住的颤抖,贤宇的话唤醒了其尘封心底近两千年的回忆。那五百年对夜月来说是快乐的,也是痛苦的。在那五百年中其在很长一段岁月里几乎忘记了自家来贤宇身旁的目的,其就如一个真正的丫头每日里侍候贤宇饮食起居,尽管其在心中默默提醒自家,但其还是会迷失。她甚至想遗忘过去,忘掉自家的身份,忘掉自家到贤宇身边的目的,真正的成为贤宇的丫头。但这一切最终没能实现,其是鬼山一脉的鬼女,是除了鬼皇之外最高的存在。最终其选择了将自家的一切献给鬼山一脉,献给自家的兄长,于是其在某一天离开了贤宇。

    一切在其看来都是那么的自然,任谁听了都以为是被人流冲散了的女子。但其却不知贤宇的心智非常人所能及,在其消失的那一刻贤宇在心中默默的叹息,其早就知晓这一日会来临,其心中早就做好了准备,但当这一切真的来临之时,除了离别的悲伤,还有无奈。

    沉默了良久,贤宇再次叹了口气开口道:“今日既然你替你兄长求情,那朕便看在昔日的情分上给你兄长留条生路。你兄妹二人重堕九幽,接受原本的命运,如此或许将来有一人能重入轮回,摆脱九幽。”贤宇原本意思是将鬼皇灭杀,如今既然夜月求情其便退一步,其也只能退一步。所谓君无戏言,如此多人看着,其身为人皇岂能自食其言,退这一步已是极限。夜月听了贤宇之言身子猛的一颤,而后面上泛起一丝凄美的微笑,眼角有一滴晶莹的累赘摇摇欲坠,而后其将目光落在了鬼皇身上,鬼皇见此却是满脸的惊恐之色,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九幽,那对其来说是一个无比可怕的存在,如果让其选,其宁愿选择死在贤宇手中,永远烟消云散。但其如今却在挣扎,其或许可以如此,但其的妹妹呢?其最疼爱的妹妹该如何?其连声嘶吼,面容几近扭曲,仿佛承受着莫大的痛苦,夜月见此那眼泪终于留了下来。

    其不再去看自家的兄长,而是将目光再次落在了贤宇身上,只见其恭敬的对贤宇施了一礼,如千年前一般。而后其缓缓开口道:“三十万年前,东圣浩土之上有一座小城叫做月城。月城的城主乃是前朝的一名七品对方官吏,名为月清明。月清明为官清廉,月城也因其很是繁荣。当时的人皇得知此事便下旨褒奖月清明。然,朝中多奸臣,有个叫坚大为的官员痛恨如月清明这般清廉的官员。其与一伙山贼干系密切,最终想出了一条毒计了。”夜月说话间已是泪流满面,很是悲伤,然而其的话语却并未因此而停止,只听其接着道:“其告知那些山贼说月家有宝物,那些山贼便心动了,在一个夜里洗劫了月家。几乎将月家满门灭杀。月清明之妻在危机之际将自家的两个孩儿藏在了两个大肚瓶中,这才给月家留下了一脉香火。这两个孩子当时虽说年幼,但却已懂事,便把家族的恨铭记于心。机缘巧合之下两人进入了一个名为见仙门的修行门派修行,两个孩子在修行之道上极为有天赋。如此时光匆匆二百余年,二百年光阴能莫名掉许多事情,却无法磨灭掉兄妹二人心中的那股恨意。凭着这股刻骨的恨意二人加倍努力,赢得是师门长辈的重视。却没想到如此又为二人招来了祸事,门中有几个弟子嫉妒兄妹二人的天资,陷害兄妹二人。见仙门的一群老道也都是老糊涂,居然如此这般变相信了几人,最终将兄妹二人逐出了门派。此事让兄妹二人心中的恨再次加深,恨奸臣,更恨这个世道,恨一切的一切。时光匆匆,一晃千年岁月流逝,兄妹二人中的男子终于修为有成。在其修为到达修仙境界的那一刻,这世间一处地方注定要有一场腥风血雨。当朝所有的奸臣被杀,引起了凡尘的大动荡。而修行界中,一个延续了近三万年的门派见仙派一夜之间覆灭,血流成河鬼哭狼嚎。”听到此处贤宇的心中猛的一颤,但其却并未开口询问。

    “然而这一切却是远远没有结束,那个男子以其修为强行闯入九幽地府,将坚大为的魂魄生生灭杀,使其无法再入轮回持戒者。不仅如此,其甚至将坚大为的家人的魂魄也一一灭杀。无论是活着的坚家后人还是死的坚家后人的鬼魂,尽数被那男子灭杀,永远的消散在了天地之间。大仇得报,兄妹二人很是欢喜,但最终上天却是将二人灭杀,说二人扰乱三界。从此二人便被打入九幽地狱中的第十八层,忍受永生永世的折磨,终不得入轮回。如此这般过了数十万年,两人终于寻到了一个契机逃出了九幽地府。”夜月说到此处身子亦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却听其哽咽的道:“公子,你觉得那兄妹二人该死吗,该受罚吗?”贤宇闻听此言一时间却沉默在了那里不知该说些什么,其知晓夜月说的便是她兄妹二人弄到今日地步的因果。鬼皇此刻也停止了咆哮与而是静静的看着贤宇,目中却再无丝毫挣扎与绝望,有的却是解脱。其已如此过了数十万年,今日其终于可以解脱了,终于可以不再痛了。其心中唯一的牵挂便是其的小妹,其不怕形神俱灭,不怕融入虚无,但其却不忍心让自家的小妹如此。自家的小妹为了家族的仇恨已背负了太多沉重的包袱,实在不该再受苦。

    良久后贤宇叹了一声,柔声道:“此事,上天不公,你等,无错。”贤宇此话一出天穹之上却是响起了惊雷之音,就好似上天震怒。贤宇见此却是冷哼一声,不理会天穹异象接着道:“你等虽无错,但却有些过了。那坚大为的确该死,将其魂魄毁灭也不为过,但其家人后嗣却是无辜之人。朕知晓你二人是心中有太多的仇恨,你兄妹二人说起来也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贤宇说话间天穹上的惊雷越发的轰鸣,甚至有一团黑云聚集在了贤宇头顶,其中有紫色的闪电缭绕,贤宇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威压临身,但其的面色却是丝毫不变,很是平静。

    其缓缓的抬起了头,盯着苍穹注视了良久冷声道:“你若是有胆量将朕灭杀那就尽管动手,若是没这个胆量就滚!!!!”贤宇这最后的一声咆哮压过了惊雷,震慑此地所有修行者。不光如此,正在其头顶凝聚的云团也被其这一吼之力震的溃散了开去,但瞬间便再次凝聚。

    那云团中的闪电越发的多了,一条条紫色雷电如触手一般伸缩不定,渐渐的朝着贤宇靠近。贤宇只觉那股威压越发的强烈,即便是其身子也有些颤抖了起来,喘息都无法顺畅。却在此时天穹的东北方向却出现了七彩祥云,那祥云快速的朝贤宇飞近,瞬间便与贤宇头顶那黑云碰撞在一起。无声无息,两团云朵撞击在了一起,互相吞噬,犹如两只猛兽。这一幕奇异的景象看的诸人面色大变,纷纷跪拜了下来不敢抬头,在诸人看来这便是天之怒。

    当那七彩祥云出现的刹那贤宇面上泛起了一丝笑容,而后便将目光再次落在了夜月兄妹二人身上,只听其接着道:“你二人其情可悯,其行可原。朕还是那句话,若你兄长愿意放下执念追随朕之左右,朕便尽力保全其的安稳。除非朕陨落,否则的话其不会死去。”贤宇这话说的极为淡然,但夜月却听出了其话中的决心,其目光落在了其兄鬼皇的身上。

    鬼皇闻言却是面现苦涩,其思量了片刻沉声道:“若你真能如此,本尊愿意追随!”为了其妹其只能选择跟随在贤宇左右,在那七彩之云出现的一刹那其便知晓贤宇绝不仅仅是凡尘中的人皇而已。那黑云中的威压其最为熟悉,分明便是天罚的气息,但如今却被那七彩祥云阻挡了下来。这一幕看的其是心惊肉跳,看向贤宇的目光立刻变的有所不同起来。

    贤宇闻言点了点头沉声道:“既然如此,那便接旨吧。”鬼皇闻言先是一愣,而后便单膝跪在了虚空,贤宇见此接着道:“朕封你为鬼将,统领朕皇宫中的十万禁军,钦此。”

    鬼皇闻听贤宇之言目中精光一闪,看向贤宇的目光更为复杂,贤宇将皇宫中的禁军交给其统领,使得其心神震动。要知道禁军那可是皇帝亲军,专门否则皇帝安危。虽说贤宇安危无需任何人守护,但一些事情还是要让禁军去做,贤宇如此做让鬼皇觉得面前之人更加的不凡,方才还杀的你死我活,如今却有如此胸襟,使得其在心中对贤宇生出了几分敬佩之意。只听其恭敬的道:“臣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一幕看的下方诸人又是一阵愕然,诸人都没想到,鬼皇居然被人皇会收复了,成为了人皇麾下大将,并且还掌管禁军十万。这一切转变的太快,让方才还厮杀的诸人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即便是那些还能动的鬼徒此刻也是一脸的愕然之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