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五十三章 仁皇

    贤宇此话一出下方近五十万修行者大军齐齐高声恭敬道:“遵旨!!!”话音落下诸修纷纷祭出了法器,每人身上都亮起了耀眼的防护光芒。贤宇并未等待鬼徒自主来此,而是率领大军朝着离万魔宗三百万里外的那处鬼山一脉所在的密林而去,一行人浩浩荡荡快速前行,却不失整齐,乍一看去好似一条数万丈长龙在空中游走,更是有一股无形杀气弥漫此方天地。

    没多少工夫大军便来到了那树林外,树林上空的天穹原本就被乌云笼罩,此刻更是犹若黑夜一般无丝毫光亮透出。只见在那天穹上云层中隐约能见到一个个修行者,从每一个修行者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散出了杀意,还有那一股战意。在更高的天穹之上赫然是贤宇那九层宫阙,其在云层中若隐若现,就好似那天界的仙宫神殿一般。贤宇便那那一层之中静静的看着下方。此次贤宇可说是是做足了派头,但这绝非是单纯的派头,而是贤宇的计策。说是计策是贤宇想先在气势之上压倒鬼山一脉,是计策,但也是无奈。既然出战那便要一往无前,绝不可能在原地等着对方送上门来。贤宇此次是来攻打鬼山,并非鬼山之来攻打他。此次战役说起来是贤宇现行发起,其之所以会如此自然是因为其察觉到了鬼山的异动,正因如此,其于情于理都应攻,而并非是守。其此刻战甲后的披风随风而动,其上所绣的一条银龙更是栩栩如生,仿佛要冲出贤宇的披风,在这天地间向着世人展示真龙之威严。只听贤宇沉声道:“鬼山一脉不服皇化,有意挑起正邪两道之战,毁天下来之不易太平,朕今日以天地人皇之名率军讨伐。若鬼山门中弟子有悔过者此刻便自行出来,朕对以往之事绝不追究,若是不然那便受死。”贤宇这话说的极为淡然,但听在下方修行者耳中却使得不少人心神一震。

    贤宇话语虽说极为淡然,但其内却蕴含了一股极为霸道的威压,此威压修为较低的修行者无法感应的到,唯有那些修为到了飘渺境界的修行者才能感应的到,却修为越高感应的就越是清楚。即便是邪皇与魔皇二人此刻身在大殿内,在贤宇的话语出口的瞬间而已是心神一颤。两人互望了一眼心中却升起了同一种感受,那便是幸亏贤宇是他二人的女婿,若与贤宇为敌或许早些时候能占得上风,但若是被贤宇缓过劲来,那与其作对之人定不会有好下场。

    就在贤宇话音方一落下的刹那却见两个黑影从树林中冒出,这些人身穿黑袍整个身子十之七八都被那宽大的黑袍遮掩,根本看不清相貌。那两人面对近五十外的修行看上去很是沉稳。只听其中一人开口对贤宇沉声道:“阁下身为人皇想必有许多要紧之事,还是退走的好。”其话语中似乎对自家门口的这近五十万修行者很是不屑,其中两一人也在此刻开口道:“鬼皇说,若是阁下执意要与鬼山一脉为敌也不是不行,但需阁下自行攻入我鬼山山门内,而后再说其他。”说罢两人便要离去,但就在此时有十多个修行者冲向了两人,显然是不想放两人就此离去。这两人方才之话语太过狂傲,这自然是激起了众修心中的怒火。这队伍中的每一个修行者都一种自豪之意,如此岂能容这两个鬼徒随意的羞辱,眼下诸人已动了杀机。

    只见那十多人一同朝着那两个鬼山弟子飞去,之所以如此多的人一同出手是因为鬼山的鬼徒想来难杀的很。故而这些修行者一出手便是诸人齐出,在诸人看来那两个鬼徒决然无法逃遁。但当诸人的法器与攻击临近那两个鬼徒身上之时诡异的一幕却发生了,只见那一切的攻击竟然直接穿透了两个鬼徒的身子,起不到丝毫的效用。在诸人惊愕的目光中两两个鬼徒齐齐发出了一声阴森的笑容:“嘿嘿嘿嘿……尔等真是愚蠢,我等鬼徒岂能再死一次,尔等……”鬼徒话语中满是轻蔑之意,但其的话还未说完异变却再一次发生,诸人皆是一愣。

    只见一只金色的大手在两个鬼徒的头顶蓦然幻化,其速之快两个鬼徒根本就无法有所动作。本那金色大手笼罩后两个鬼徒剧烈的挣扎,却无丝毫效用。两个鬼徒全身的鬼力被一股奇异之力笼罩,根本就无法运转。在两个鬼徒惊愕的目光中那大手快速的落向了其中一个鬼徒,那鬼徒连惊呼都没来得及发出便被那金色大手一把攥住,下一刻便化作了一股黑色的烟尘消散在了虚无之内,顷刻间号称不死的鬼徒居然便被灭杀。只听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既然来何必接着离去,你回去告知鬼皇,就是朕取了这鬼徒的性命以作惩戒,若是想得善终那便出来见朕。朕也不为难他,只要他今后安分度日,朕不再理会鬼山之事。”说话自然自然便是贤宇,其神色极为冷漠,站在那里就好似天地之间的至尊一般,任何人在其面前都要臣服。那鬼徒额头已然渗出了汗水,看向贤宇的目中满是恐惧。听闻贤宇之言其连忙遁走,顷刻间便消失在诸人面前。诸人此刻却是军心大振,对贤宇也是越加的敬畏与敬重。

    要知晓鬼徒原本便并非活人,说起来算是死人。要杀一个已死之人,此听起来颇为可笑,古往今来鬼徒人数四千,就没听过鬼山一脉陨落个鬼徒。即便是当年的贤宇也不过是将那些鬼徒放入无生界内,并未就地灭杀。鬼徒难杀,难以上青天,但贤宇却是举手投足间将一个鬼徒灭杀,看起来是那么的轻松随意。如此利落的手段即便是魔皇与邪皇也为之一愣,以他二人的修为若是要灭杀一个鬼徒并非不可能,但若想做到一式灭杀对方却是做不到的,见贤宇如此神武两人面上的笑容不由的又多了几分。也不知是谁先开的口:“吾皇威武!吾皇威武!!”此言一出下方诸修也纷纷大喊道:“吾皇威武!!!吾皇威武……”一时之间呼声震天,犹若惊雷一般轰鸣。贤宇听闻此言却是神色平静,其静静的看着前方并未开口。

    良久其才开口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凡是都要留条后路。朕在给鬼山半个时辰,若半个时辰内鬼皇来此接驾,那此事便有的商议,若是不来,那今日鬼山便要毁于一旦!!”贤宇这话语之音起初还很小,但慢慢的扩散开来却响彻了方圆数百万里,最终化作了惊雷。

    贤宇此话一出下方修行者面色上的崇敬之色却是又多了几分,在诸人看来,贤宇此举颇为仁义,此方是皇帝所为,杀伐果断中有仁慈之念,两者兼得者方为九五之尊。此刻下方修行者默默的在心中为贤宇想了帝号,此战后,仁皇之名吧在整个东圣浩土之上传了开来。贤宇转身走入第一层的大厅之内,魔皇与邪皇面上都泛起了玩味的笑容。只听魔皇淡淡的道:“这一步棋走的好,走的妙啊。如此一来方可显皇帝陛下的仁爱之心,想必仁皇之名此后便会传扬出去。”贤宇闻听此言却是苦笑摇了摇头,其心中还真无此意,其只是想给那鬼皇一些思索的光阴,若是那鬼皇最终走出,那此战说不准就能避免,若是如贤宇也没必要赶尽杀绝,况且其也不认为自家有这个能力赶尽杀绝,毕竟鬼山的底蕴太过深厚,此此刻无法撼动。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让他思索思索,若是能改变主意我方也能少一些道友陨落。若是其冥顽不灵,那说不得就要硬闯了。软硬兼施,恩威并用,且看那老鬼是如何计较的。”说罢其话锋一转微微一笑道:“来啊,上茶。”说话间其取下了头盔,而后便坐了下来。

    没多少工夫只见暖月端着一个茶盘进入这一层大厅内,其面带笑容对贤宇行了一礼,而后便摆弄起了茶具打算给贤宇三人斟茶。贤宇见此却是微微一笑道:“月儿,这些事情无需你亲自来,让下头的弟子来做也就是了,这天下间哪里有一个修仙境界的高修做茶女的道理?”说话间贤宇却是苦笑了笑,让一个高修做自家的茶女,这传出去诸人还不得疯狂。

    暖月闻听此言却是笑了笑柔声道:“弟子修为虽高但在师尊面前还是第子,弟子做师尊的茶女也无不可啊,此战中我与师姐便是师尊的茶女,侍候师尊与诸位道友。”其说话间先端了两杯茶到了邪皇与魔皇的面前,而后不分先后的一同送出,如此做法很是巧妙。其知晓贤宇对自家的两位岳父很是敬重,在两人面前持晚辈之礼,故而上茶先送魔皇与邪皇二人。

    贤宇闻听暖月之言心中却是苦笑不已,自家这个宝贝弟子到了逍遥皇朝后越发的像个孩子,且好似对自家十分依恋。不光是她,即便是轻柔也是如此。她二人只要一有机会便伴随贤宇左右侍候,很是贴心。邪皇见此却是好好一笑道:“这普天之下除了皇帝恐怕无人有这个福分喽,嘿嘿,高修做茶女,此事若传出去天下之修对你这个皇帝怕是更加的敬畏了。魔皇却是面上泛起一丝苦笑,其存活了如此这般久的岁月,女儿家的心思自认只修一些,在其看来暖月对贤宇恭敬有加,但这恭敬内却隐藏着其他的情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