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五十二章 鬼动

    万魔宗山门之外的天穹之上此刻密麻麻的满是修行者,方言看去一眼望不到边际,一股肃杀之意充斥方圆百里之内,让人觉得很是压抑。在修行者大军的中央有一座小山,山上有一座宏伟的殿宇,此殿公有九层。雕龙画凤精美之余更是庄严肃穆,让人望之便会生出敬畏。

    大殿的一层大厅内,贤宇正恭敬的站在一人身前。此人是个中年男子,一身青衣两鬓有几屡白发非但没让其显得老态,更增添了几分飘逸之感。那男子并非旁人,正贤宇的岳父老泰山魔皇。其半个时辰前刚到此处,一落座两人便说起来有关鬼山的事来。贤宇又将鬼山鬼皇之事与魔皇说了一遍,魔皇闻言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只听其沉声道:“你当日派一位修仙境界的道友前来传口信,老夫闻言心中便极为震惊,甚至有些怀疑此事的真假。但后来一想你派了个修仙境界的人当信使,那此事定然是极为重大,心中之骇然平息之后便日日忧心忡忡。唉,老夫说什么也不会想到,那老鬼居然有如此身份。尽管此事还未经证实,但看来多半是真。若其当真是那九幽之鬼,贤宇你打算如何对付?此战必然是一场恶战啊。”

    贤宇闻听此言目中寒光一闪,而后微微一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即便对方是真鬼小婿也要与其斗上一斗。小婿始终相信天道为公,我辈修行者是为天下苍生而战,那鬼山一门企图残害众生,必定遭天之所弃。自古恶不胜善,岳父大人无需担忧,且战上一战再做计较。”起初贤宇心中也有些坎坷,但其最终却是从那坎坷中走出,其就不信那鬼皇当真能横行凡尘。若当真如此则天道不公,天道若真的不公,说不得贤宇要再上天界与天斗上一斗。按贤宇的话说自家连天都敢斗,更何况是这区区的一个地府真鬼,说不得便要一战灭鬼。

    魔皇闻听贤宇之言先是一愣,而后面上便泛起了笑容,其拍了拍贤宇的肩膀淡淡的道:“好好好,后生可畏啊,后生可畏。与你相比老夫倒显得有些退却了。如你所言我辈修行者占在了理字上。即便最终真的不敌那有什么,最不济也就是个死,死有何惧?就连凡尘中的凡人都能说出人生自古谁无死之言,我辈修行者自然要比那凡人百姓强上那么一些,呵呵。”魔皇此刻是越看贤宇越是喜欢,其最初把魔姬交给贤宇之时是出于一种无奈。其虽是魔皇,但更是一个父亲,作为父亲其又怎能看着自家的爱女因贤宇而消沉,为了自家女儿其也只好将女儿硬是塞给了贤宇。但贤宇后来种种作为使得其从最初的无奈变成了接受贤宇这个女婿,又从接受变成欣赏,最终其是真心觉得自家女儿没有嫁错人,此刻的贤宇对其而言就像是儿子一般。不仅如此,其膝下无儿,甚至动了若是自家羽化之后让贤宇接替万魔宗的心思。

    贤宇闻听魔皇之言却是无奈一笑道:“并非小婿愿意与其作对,若是其安分,小婿倒是不建议让其在这东圣浩土之上留存,但其如今是在冒犯天威,小婿身为人皇岂能坐视不理?”

    魔皇闻听贤宇之言微微一笑道:“贤宇啊,此战若是胜了那鬼山一脉占据的一千万里山河我与你邪皇岳父商议就将其交给你了。从今而后我万魔宗与邪灵宗就各自守好自家的一千万里山河,绝不会肆意扩展领地。另,我等两宗在此战后便昭告天下,从今而后归于逍遥皇朝之下,谨遵皇帝圣旨,绝不反悔!”此等话语听在贤宇耳中却使得其身子不由的一颤。

    魔皇这承诺实在他大了些,要知道逍遥皇朝虽说是传自圣祖皇帝的人间正统,东圣浩土之主,但事到如今历经十万余年却已成为名义上的正统。不光是凡尘四分五裂,修行界也是各自为政,虽说明面上礼敬逍遥一族,但却从未想过真心臣服于逍遥皇朝。逍遥皇朝历代先祖自然是了不得的人物,各个跺一跺脚都足以撼动整个东圣浩土。但凭其一人之力,终归是无法与整个修行界作对。就如同当年四方之论之事,逍遥廉洁凭借自家一己之力抵抗叛军百万硬生生的将百万人灭杀,但最终却还是没能改变整个天下的命运,天下依旧分裂了。

    可如今魔皇却说出了如此之言,如此一来邪道尽数归于逍遥皇朝治下,玄然宫与昌佛宫与逍遥皇朝又如此之亲密,那整个天下真可说是以逍遥皇朝为尊,而他贤宇如今便是逍遥皇朝的君皇,那如此说来其很有可能当真成为天下至尊,无论是凡尘还是在修行界都是当之无愧的至尊。此种事情自从圣祖皇帝之后便再也没有过。即便是前朝,也不曾有过这般盛世。

    魔皇见管弦乐的神色看在眼中,面上的笑容更浓了几分,只听其接着道:“既然你是这天下至尊,我们两个做岳父的便让你做实了至尊的名头。唉,天下太平,其实我等又何尝不希望天下太平。你有经天纬地之大才,如今修为也有了一定火候,虽说自身修为并不太强,但身怀皇道之气,往往可爆发出惊人的实力。再者,你身边有是个修仙境界的修行者,足以威慑整个天下,无人敢怠慢。若是再加上万魔宗与邪灵宗,那你这个天下至尊可是风光啊。”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微微一笑道:“此时说这些还为时过早,鬼山一脉在前一切都是空的。”魔皇之言虽说让贤宇心中一动,但却还不足以让贤宇失去应有的理智。若是此战不胜,其多半是要陨落。若是陨落了,那魔皇方才所说的那些全都会成为泡影,根本没有机会去实现。

    就在二人说话之时却有一名修士进入大厅,其在贤宇身前恭敬单膝跪地,而后开口道:“启禀吾皇,邪灵宗魔皇到。”这前来报信之人并非是逍遥宫修行者,而是玄然宫弟子。但此处无论是哪一宫的弟子在贤宇面前都要行大礼,贤宇并非如此规定,是修行者自发如此。如今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论实力贤宇的逍遥皇族一脉才是这天下间实力最强的。

    贤宇闻言应了一声,而后便连忙朝着门外走去,其还没到门外却听一个爽朗的声音道:“啧啧啧,这殿宇真是气派的很啊,我说贤婿啊,皇帝就是皇帝啊,实在是威严的很啊。”贤宇还未走到门前便将一个身穿红袍的男子走进大厅,这男子比之魔皇要更老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模样,虽说有些老态,但其双目却是炯炯有神,时而又精光闪出,很是摄人心神。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微微一笑道:“岳父大人谬赞了,小婿是觉得此次征战时日不会短,且倾舞与凤儿三个也跟着一同来此,从不能让她三人露宿,故而才建造了这么一座行宫。再者,此次出征对外头的人说是逍遥君皇御驾亲征,既然是御驾亲征这该有的威仪还是要有的。”在他人看来贤宇是在摆排场,不错,其就是在摆排场,人未到威先至,震慑为先。

    邪皇闻听贤宇之言却是哈哈一笑道:“这排场摆的好,未开战前先吓吓那帮鬼,让那帮鬼再死一次,啊哈哈哈哈,好好好。”说话间其转头朝外看了一眼,而后接着道:“小子,老夫此次带来五万邪修,全都交由你来统领,至于老夫,干脆也给你皇帝陛下做个副将得了。”

    闻听此言贤宇却是嘴角抽动两下连忙开口道:“使不得啊,使不得啊,岳父,您这不是逼着小婿折寿吗。您与魔皇岳父就在此大殿中坐镇,此战小婿亲自上阵,保证不给您两位丢人便是了。”贤宇可不敢当真要了魔皇这么个副将,若是不然定会天下大乱。笑话,邪皇做贤宇的副将,此事若是传出去,贤宇的名声固然大振,但其却是会觉得心中极为别扭。

    邪皇闻听贤宇之言刚要开口说话却听魔皇开口道:“老邪这话说的不错,我二人你也可调遣。记住了,你乃是九五之尊,天下之皇,无人不可调。此战之时无长幼尊卑,只有将帅与兵士。我二人虽说年迈,但这把老骨头杀些个小鬼却还是能做到的,需要你尽管下旨便是。”

    贤宇闻听此言并未言语,而是肃然的点了点头。就在此时却见另一个修行者进入大厅,其单膝跪地对贤宇道:“启禀吾皇,鬼山中的鬼徒似有异动,且我大军探子见两名鬼徒离此处不足百里。”贤宇闻听此言点了点头,而后便让那传信的修行者退了出去,目中杀机一闪。

    没多少工夫却又有三人进入大厅,这三人正是东方倾舞三女。三女神色凝重的看着贤宇,贤宇却是对着魔皇与邪皇一抱拳,而后大袖一甩转身朝着内堂走去,只听其淡淡的开口道:“更衣。”此言一出东方倾舞三女连忙跟了进去,转眼间整个大厅便只剩下魔皇与邪皇二人。

    半柱香后贤宇的身影再次出现,此次其已再次穿上了那套铠甲,一股萧杀之意从其身上散出,弥漫在整个大殿的第一层内。此刻的贤宇神色极为冰冷,其已被一股杀意所覆盖。其快步走出了殿宇,站在小玄子背上看着下方那近五十万修行者,扫了一眼诸人,而后其沉声开口道:“鬼动,开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