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四十四章 蛮族

    贤宇此话一出一时间再次无人言语,过了好一阵后从人群中走出十多人,这十多人均是女子,一个个生的极为美丽,虽说比不上东方倾舞与邪凤三女,但也称得上国色天香,其中一个女子对贤宇躬身行了一礼,而后恭敬道:“皇帝陛下,我等是师尊的亲传嫡系弟子,师尊陨落我等心中自然痛惜,但世间之事变化无常,且往昔之事师尊有错在先,以下犯上囚禁师尊,此事与天理背道而驰,我等虽说是师尊弟子,但也是宫中弟子,且我等从小便长在此地,此地便是我等的家,皇帝陛下不计前嫌以德报怨,我等今日以道心对天立誓,效忠陛下绝无二心。”其余几人闻言也纷纷对贤宇表了忠心,贤宇自然能看出这些人所言非需,且贤宇并非天真之人,这世间真正的忠心太少了,想前朝亡国之时朝中不少文武官员归顺圣祖皇帝,圣祖一朝用的也大多都是前朝的官吏,忠心自然是有的,但忠心却是有极限的,自然,如雪武等人这般对贤宇死心塌地忠心耿耿之人,其心之忠天地可见,肯为贤宇放弃一切,但如此忠心之人世间又能有几人,贤宇相信这些人对自家是忠心的,至少在其是强者之时。

    玉雪宫之事至此算是办妥,贤宇在此地逗留了数人便离去了,雪妃并未跟随贤宇离去,玉雪宫经历了此番动荡虽说已被平息,但人心还需要安抚,雪妃自然要留在极南之地坐镇,为保万全贤宇将天尊双圣中的一人留下,在其看來有一修仙境界的高修在此无人敢造次,至于极北冰原上的其他一些宗门就无需贤宇操心了,雪妃便能将这些宗派收服,为贤宇所用。

    此刻的阳光并不刺眼,撒在身上让人有一种暖意,偶尔一阵风吹过把空中刚刚凝聚出的一朵白云吹散,时不时的有几只飞鸟在云中穿梭,好似在嬉戏一般,在这蓝天之下,白云之间有四道光芒一闪而过,下一刻却只能在天地的尽头隐隐的看到一些光点,若是凡人根本就看不到这一切,但若是修行之人便能看出那四道光芒中有四个人影正在快速飞行,这四人并非旁人,正是贤宇四人,玉雪宫之事已然无后顾之忧,如今要做的便是回逍遥宫准备协助魔邪两宗对付鬼山,若是能将鬼山铲除,那修行界从今而后便会太平许久,即便不能将鬼山连根拔起也可重创,使得鬼山在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上万年无法在祸乱修行界,无论如此此战对正邪两道皆是有力的,至于玄然宫与昌佛宫贤宇对打算与两宫联手,此事逍遥一家便可办妥,有些事情不可不办,但闹的太过也不好,再者,攻打鬼山若是正道倾巢而出,也显得有些小題大做了,逍遥宫弟子近二十万,如此庞大的一个宗门与另外两个宗门联手对付一个宗门,这股力量已然极强,且在贤宇看來,此事归根结底算是自家的家事,其这个当女婿的算是在给岳父办事,若是让玄然宫与昌佛宫参与其中,总有些说不过去,不过在贤宇想來逍遥宫若是与鬼山开战,那其余宗门多半也会立刻动起來,这其中自然也包括玄然宫与昌佛宫,但这两者在贤宇看來又有极大的不同,其开口借兵,与人自家出兵这完全是两回事,人家心甘情愿出手铲除鬼怪,若是还有人阻止,那可真是天理难容了,贤宇在不会做之中蠢事來。

    一行人正疾驰之时贤宇的身子却是嘎然而止,其定眼看向前方眉头却深深皱了起來,前方空无一物但贤宇却感受到了一个气息,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要紧的是这股气息贤宇在这东圣浩土之上从未感受过,贤宇只能断定这是一股法力波动,但这股法力对贤宇而言却是很陌生,邪凤等人见贤宇停下身形也纷纷停了下來望着前方,那天尊双圣之一的老者面露思索之色,片刻后其走到贤宇身旁恭敬的道:“宫主,前方千里外正有一股力量朝此处靠近。”贤宇闻言并未言语,而是默默的点了点头,老道见贤宇点头再次开口道:“且这股气息属下从未遇到过,很是陌生。”贤宇闻言目中精光一闪,其心中起了很是大胆的念头,又不敢确定。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若是如此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來人根本就不是我东圣浩土之上的修行者。”那老道闻听贤宇之言面上显出愕然之色,并非东圣浩土之上的修行者,这老道不尽在心中想道,难不成在东圣浩土之外还有其他的去处,若果真如此太匪夷所思了些。

    贤宇此刻心中却是有了几分猜测,记得当年其游历寒国之时曾到过寒国的最边境,寒国的最边境是大海,而在大海的另一端,贤宇隐约见到有一处地方,当初其也只是看了一眼,并未深思,如今感受到了那股陌生的气息不由的让贤宇生出了一些想法,在贤宇思索时那股气息却是离其越來越近,贤宇见此情景便在原地等着那股气息到了,但那股气息在五十里外忽然停下不再前行,贤宇见此目中精光一闪刚要出手,但那股气息却再次飞快的朝自家靠近,终于贤宇感受到了那群人就在自家千丈外,但其却是怎么也看不到半个人影,更让贤宇诧异的是那股气息好像丝毫不在乎贤宇等人,而是在贤宇身前飞过,眼看就要朝着远处飞去最新章节混黑道的学生。

    贤宇却在此时开口了:“诸位远道而來的道友,既然相遇了那便是缘分,怎么走了呢?”其此话一出那股气息再次停了下來,但下一刻贤宇却动了,只见贤宇身上金光大放包裹住邪凤几人却是消失不见,瞬息间邪凤与魔姬的身影却已落在了大地之上,却不见贤宇与那天尊双圣之一的老道,沒多少工夫却听虚空冲传來几声刀剑碰撞之意,其中还夹杂着几声闷哼,邪凤与魔姬回过神來之时却见虚空中有两处地方一阵扭曲,贤宇与那天尊双圣之一的身影显现而出,接着另一处地方也出现了数人,这些人身穿一身黑衣,脸用黑布遮挡,人人手上握着一柄细长的刀,那刀比贤宇从今所见之刀要长上不少,稍稍有些弯曲,看起來很是怪异,这些人把自家包裹的很是严实,露在外头就只用一双眼睛,此刻,邪凤二女却从那数双眼睛中看到两个字,那便是恐惧,下一刻更为诡异之事发生了,却见那些黑衣人手中的长刀之上出现了一道道细细的裂纹,沒多少工夫数把长刀便碎成一块一块的,被风一吹化作了尘埃,那些黑衣人见此情景看向贤宇的目光却是更加畏惧,此时贤宇却是开口了:“尔等何人,來我东圣浩土所谓何事。”贤宇的话语虽说很淡,但落在那些黑衣人耳中却使得这些人身子不由的一震,除此之外数个黑衣人中的多数眼中现出迷茫之色,好似根本就沒听清楚贤宇方才所言为何,只有一人,此人双目中虽说也有惊骇,但却并无丝毫的迷茫,显然是听懂了贤宇之言,贤宇自然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中,目光最终却是落在了那人的身上,仿佛能看透那人的心神,那人被贤宇的目光一看,身子不由的颤抖了起來,更是在虚空中倒退了几步。

    贤宇见那人并无开口之意眉头不由的皱了起來,只听其再次开口道:“给尔等两吸若是 还不回应朕之问话,那朕便送尔等上路,不过朕要提醒尔等,此处乃是我东圣浩土,对尔等而言却是异国他乡,尔等死在此处命沒了尚且算是事,死后连魂魄都无法回归故土却是大事。”说话间一股极强的威压冲贤宇身上散发出來,使得前方不远处的那些人再次后退了几步,那些黑衣人的目光最终落在了方才那被贤宇目光注视的黑衣人身上,目中满是询问之意。

    那人见此却是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其沒想到自家被派为先头军來东圣浩土探查却是刚一踏入此地不久便遇上了贤宇一行人,只见其对贤宇一抱拳开口道:“阁下法力高强我等甘拜下风,我等乃是东圣浩土之上隐世不出的一个补足,现下族中所需匮乏,这才出來想看看有沒有什么能解救我族中人,我等无意与阁下为敌,还请阁下放我等离去,日后必有重谢。”若只是听此人的话语定然会让人以为其便是东圣浩土之人,其一口东圣语说的极为流利。

    贤宇闻听其之言嘴角却是慢慢泛起了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是冷笑,那说话之人见了贤宇如此笑容身子不由的一震,只听贤宇淡淡的说了一句:“尔等若是实话实说朕还能放尔等一条生路,但尔等却是满口胡言乱语,那就怪不得朕了。”贤宇的话音方落那人便带着自家之人疯狂的逃窜,其清楚的记得方才的一幕,方才电光火石间,那人便毁掉了自家的长刀,其丝毫不怀疑,若是那人愿意方才自家与手下之人此刻已然成了一具具死尸或许连尸体也沒有,其此刻心中暗叫倒霉,其已在东圣浩土潜伏了多年,往年一直很是顺利,却不知今日为何碰到了贤宇,且对自家一点也不顾及,出手就要杀人,其怕了,这次其真的是怕了。

    这些人不知晓的是逍遥贤宇想抓的人,那这个人多半是沒有逃遁的可能,就在几人拼命逃遁之时却有一人惊呼,口中喊着贤宇根本就听不懂的言语,那些人闻言面上却显出骇然之色,直勾勾的盯着身前那百事的身影,那说一口流利东圣之语的男子见此面上却显出绝望之色,贤宇身法如此之快是其前所未见的,其不知晓在自家的国度有沒有如此可怖之人,或许有,或许沒有,其此刻心中有些埋怨自家的主上,好端端的为何要來这东方之地刺探,到头來却是招惹了如此可怖的存在,其看对方那样子,若是想灭杀自家可谓是轻而易举之事,其正思索间却听一声惨叫传來,其身旁不远处的一个黑衣人浑身上下透出了金色的光芒,就好似其身上忽然多出了无数小孔一般,那金色光芒起初还只是几处地方,但很快便密麻麻满意到了其全身各处,最终那黑衣的身子轰然爆开,化作了一个个金色光点消散在了这天地之间,这一幕看的剩余的黑衣人皆是一愣,也不知是谁先发出了一声尖叫,这些黑衣毫无章法的朝四面八方逃窜了开去,可就在这些黑衣人动弹沒多少工夫,其中一个黑衣身前却是波纹荡漾。

    天尊双圣之一的老道一步迈出,挡在了那逃遁的黑衣人身前,天尊双圣老道面上带着一丝戏谑的笑意开口道:“你这小娃娃哪里去啊!道爷的主子不发话,你可是沒有活命的可能啊!”说话间老道的一只手抬起朝着那黑衣人抓去,下一刻在那黑衣惊恐的目光中一个巨大的透明的青色手掌便幻化出來,一股如天一般的威压落在了那黑衣的身上,那黑衣人见此情景知晓今日活命无望,人在生死关头即便知晓沒了希望,也要做最后的困兽之斗,那黑衣人便是如此,其目中显出疯狂之色,只见其双手抬起口中念念有词,双手捏起了法印,这法印看在那老道眼中却使得老道双目一凝,片刻后其不屑的道:“我玄门的九子真言尔等不过是学了个皮毛也敢在道爷面前耍弄。”老道说话间那黑衣人抬手朝空中一点,其原本以为自家的这一击能给自家争取一些生机,但其错了,那大手居然无丝毫的停顿,沒多少工夫便砸在了其身上,一阵血雾飘飞,那黑衣人脸最后的惨叫都沒來得及发出就这么死去了,那老道见此眉头却微微皱了起來,只听其道:“九字真诀乃是我玄门的法术,怎么这些人也会使。”

    就在老道灭杀黑衣人之时其他地方又有四人身上同时冒出金光,死法与第一个黑衣人沒什么两样,这一切说起來极为复杂,但实际上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工夫,那会说东圣之言的男子将这一幕幕看在眼中,身子颤抖的更加剧烈,双目却是血红一片,看着自家的下属一个个的在其面前死去,而自家却沒能力挽救,这种痛苦沒有经历的人是无法体会的,贤宇并未将这些黑衣人尽数灭杀,其留下了近半,五人,加上那会说东圣之言的一人,此刻黑衣人还剩六人,其余的五人此刻已不敢再逃遁,其担心若是再逃遁的话那自家死的会更快,贤宇扫了这六人一眼,目中再一次落在了那会说东圣之言的黑衣人身上道:“朕再给尔等一个活命的机会,说出你等到我东圣浩土的目的何在,在我东圣浩土之上如尔等这般的人还有多少。”

    贤宇并非沒有想过对这些人用读心之术,但奇异的是读心之术在这些人的身上却是无法施展,贤宇看的不过是一片云雾而已,那黑衣人闻听贤宇之言目中显出挣扎之色,最终其开口对贤宇那道:“我等乃是海对岸晓日国的术者,來此处是封了我晓日国国君之命刺探东圣浩土的一切,风土人情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等刺探的对象,自然,对此地的修行界我等一刺探了许多讯息,至于目的,说实话那不是我等这种身份的人可以知晓,不过,猜想影是我国君主要开疆扩土,让我等來打个前站,我知道的就那么多了,若是你还不满意那便动手吧。”说罢其闭上了双目,做出了一副引颈待戮的模样,贤宇见此目中却是寒光一闪,居然有人在打整个东圣浩土的主意,那这些人却是自寻死路了,虽说此刻东圣浩土之上有三国,但在贤宇看來东圣浩土便是逍遥皇朝的皇土,有人在打东圣浩土的主意,那便是与逍遥皇朝作对,其身为逍遥皇朝的君皇是决不能容忍此事发生,甚至有这个念头的人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那黑衣将一切都说出后便不再言语,其知晓自家如今便是人为刀俎己为肉的境地,生死全在对方一念之间,忽然其只觉脑袋一阵眩晕,接着便定在了空中,此刻其余五人也是如此,仿佛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定在了空中无法动弹,远处天边尽头数道长虹远去,正是贤宇四人。

    天尊双圣之一的老道沉吟了片刻而后小心翼翼的问贤宇道:“宫主,属下斗胆敢问宫主,方才为何只是将那些人的脑部一些地方摧毁,而未将那些人诛杀,那些人若是属下沒有料错的话皆是外來蛮族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何不将其灭杀永绝后患。”虽说此老活了极为悠久的岁月,但其自认在心智上却是比不过自家这位主子,此事其真的有些想不明白。

    贤宇闻言却是沉声道:“将那些人记忆抹去,说不准其还会继续将在此处所得的情报送回那晓日国,若是将对方灭杀岂不是让那晓日国起了疑心,若是其不再來人,如何将对方一网打尽,杀了那几个小鱼小虾不算一网打尽,将他们的主子灭杀才叫永绝后患,一劳永逸。”老道闻听贤宇之言目中精光一闪,看向贤宇的目光更加恭敬与狂热,不图一时之快为长远计方能成大事,贤宇此刻心中却是隐隐有了担忧,如今逍遥皇朝修行界与凡尘麻烦事不断,与鬼山大战在即,此时蛮族來扰即便贤宇有大智慧也不由的有些棘手,念想间贤宇心中杀意弥漫,其本非嗜杀之辈但情势所逼若非杀人才能制止一切那贤宇不建议把自家变成外人眼中的杀神,身为杀神心为善,这才是最高境界,一路无话,四人飞驰,五日后返回了皇宫。

    皇宫后花园中建起了一座典雅的别院,此别院无一砖一瓦,皆是有竹子搭建而成,其间住着的便是逍遥皇朝当今的太上皇,逍遥廉洁,此刻逍遥廉洁正在厨房帮荷婉儿打下手,准备晚饭,他二人原本居住在逍遥宫中,但时不时的也会回宫住上一些日子,与贤宇团聚,逍遥廉洁此刻哪里还有半分皇帝气派,分明就是寻常农人家的丈夫与妻子在劳作,只听荷婉儿娇声道:“夫君啊!得快些才可啊!孩儿今日來用饭,说起來可是有快三个月沒见孩儿了。”

    逍遥廉洁闻言呵呵一笑道:“咱孩儿如今接了为夫的担子,肩上扛着天下自然是忙的很,为夫可是知晓,这皇帝可真不是人当的啊!唉!”说话间其目中有内疚之色,但也不过是一闪而过罢了,逍遥皇朝历代先皇哪个不是这般勤政爱民,若非如此早就彻底丢了江山。

    就在二人说话之时门外却传來了两个声音:“爹,娘,孩儿來了。”这两个声音一男一女,话音落下两人进得房來,不是贤宇与逍遥怜心还能有谁,荷婉儿与逍遥廉洁闻言连忙到了外头望着贤宇那英俊的脸庞两人心中很是满足,得子如贤宇此生夫复何求,一切足以。

    贤宇此刻虽说一如往昔,猛一看好似无丝毫变化,但若是仔细一看其眉宇间依然有疲惫,逍遥廉洁见此叹了口气道:“皇儿啊!该歇息之时就歇息,若是把身子累坏了这江山也就断了,江山断了倒是小事,把我儿身子累垮了为父的可是要责怪自家的,日后切记要劳逸结合。”

    贤宇闻言微微一笑正要开口却听一个声音娇嗔道:“父皇母后,您二老还是管管相公好,其每日里批阅奏章到深夜,打更的敲三遍锣其才肯歇息,这还是孩儿在一旁催促,有时孩儿不催促其内看一夜的奏折。”说话间东方倾舞的身影出现屋中,其眉头微皱很是担忧贤宇的身子,逍遥廉洁闻听此言脸却是沉了下來,贤宇见此却是连忙低下了头连大气都不敢喘。

    逍遥廉洁见此叹了口气接道:“贤宇啊!你如此劳累可不成啊!即便你是修行之人但打坐修炼还有个出关的时候,你若是累出个三长两短來,为父的怎向我逍遥皇朝历代先皇交代啊小妻桃花处处开!”其说话间眉宇间的担忧之色更浓了几分,看在贤宇眼中却是让其暗叹了口气。

    其连忙恭敬的说道:“爹爹教诲的是,孩儿日后鼓响一便就歇息,绝不敢拖延。”此刻的贤宇在逍遥廉洁面前很是顺从,无论其的身份有多么尊贵,父皇就是父皇,永远不能僭越。

    贤宇话音方落门外却又传來了一声娇笑,却听一个声音道:“还是父皇能制住夫郎,我姐妹三人即被是在其枕边吹再多的风也是无用,父皇一两句话便被其说的乖乖巧巧的。”说话间邪凤与魔姬二人的身影入得门來,魔姬此女看着贤宇那乖巧的模样不由的笑了起來。

    一家人算是聚齐了,贤宇今日早晨刚刚回宫就來看逍遥廉洁夫妇,俗话说的好百善孝为先,此点贤宇是牢记心中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忘却,人若不孝那便不能称之为人,贤宇是先修人道再修仙道,自然是个大孝子,此点即便是踏遍整个修行界贤宇也是第一人,全人道之说贤宇心中早有雏形,不过却在前朝得以大成,其回归之后讲道九十余次,讲的便是全人道,逍遥宫弟子自然是对贤宇的说法深信不疑,但修行界中却有不少人來找贤宇论道,却一一被贤宇论的哑口无言,最终只得承认贤宇的道可行,半年光景东圣浩土已有不少宗门接受了贤宇之道,并在门中加以传承,玄然宫对贤宇之道更是看重,整个玄然宫都在全人道,对玄然子等人而言贤宇不仅是贤宇,更是自家的老祖,虽说不能名言,但人人心知肚明,贤宇所传之道便是大道真理,玄然宫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之处,昌佛宫亦是如此,出家人即便是出家也同样有父母亲人,父母健在若是只说一句我是出家人便能抛开一切,那也不配为人,自然昌佛宫的出家人多半是无父无母之辈,想全人道也是全不了,但只要心中有人心,同样能圆满,但有些和尚却是父母健在,这些和尚会回到家中侍奉父母终老,而后再回转昌佛宫,一时间正道宗门中除了妙儒谷外,其余宗门都在试着修习贤宇的道,这其中自然有所收获。

    荷婉儿知晓今日贤宇要來做了许多饭菜,可在饭桌之上贤宇那眉头却是隐隐皱着,虽说其也是有说有笑,但依然被逍遥廉洁看出了端倪,逍遥廉洁放下碗筷问贤宇道:“皇儿,父皇看你今日心事重重的,是否朝政之上遇上了什么不解之处,若是如此说來父皇听听。”

    贤宇闻言却是微微一笑道:“父皇,朝政无碍,并非是朝上之事。”其说到此处沉吟了片刻而后接着道:“儿臣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了几个蛮族之辈,这几人的穿着打扮甚至是言语绝非我东圣浩土之人,儿臣问出了这些人的來历,这些人來自一个叫晓日的王国,潜伏到我东圣浩土來是为了刺探我东圣浩土的一切,他们的皇帝有意出兵我东圣浩土,儿臣虽不惧,但还是有些担忧,父皇也知晓如今东圣浩土之上无论是修行界还是凡尘中事情颇多,儿臣此去又答应了两位岳父出兵攻打鬼山,这事情都碰到了一起孩儿是有些心乱了。”其说到此处见逍遥廉洁皱眉不语却是连忙话锋一战笑了笑道:“不过父皇无需担忧,儿臣是一国之君,这些事虽说有些繁琐,但却难不倒孩儿,那些小国趁着我东圣浩土不稳之际想要从中获利,不來也就罢了,若是來了儿臣定叫这些蛮族有來无回,叫他们知晓什么叫天威不可犯。”

    逍遥廉洁闻听贤宇之言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两下,只听其沉声道:“皇儿啊!那晓日国父皇知晓,晓日国在五万年前是不存的,说起來那晓日国的先祖也是我东圣浩土之人,五万年前,昭和皇帝想知晓除了东圣浩土外还有沒有其他所在,便派了一群喜爱游历之人替皇家朝廷打探消息,数年后有一人回归,那人对昭和皇帝说那些派出去的人在一处岛上建立了一个新国,名为晓日,意为清晨之日,新生之国,昭和皇帝闻听此言却是微微一笑,说既然如此那便成全了他们,但有一条,这些人从今而后不得踏入东圣浩土半步,违令者,格杀勿论。”说到此处逍遥廉洁往贤宇碗里夹了一些菜,而后接着道:“昭和先皇并非无能之人,我逍遥皇朝历代皇祖皆是人中之皇,此为天命绝无例外,昭和先皇帝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那座岛与我东圣浩土无连接之处,是座孤岛,四面环海不及我东圣浩土之万一,且中间还有个寒国属国,种种原因这才沒有理会,呵呵呵,好啊!时隔无尽岁月,小小的弹丸之地也敢与天朝争辉了。”逍遥连接说道此处话锋一转冷声道:“皇儿,日后腾出手來,把那座小岛灭了吧。”逍遥连接此话虽说很是淡然,但听在贤宇耳中却如雷鸣之音,贤宇知晓,自家的父皇怒了,是真怒了。

    贤宇见此连忙站起身子单膝跪地恭敬的道:“儿臣领旨,父皇宽心,儿臣定不负所望。”

    逍遥廉洁闻言点了点头,而后将贤宇扶起接着道:“你方才说要帮亲家攻打鬼山。”贤宇闻言点头答应,而后将鬼山之事仔细的与逍遥廉洁讲了一遍,逍遥廉洁闻言点了点头道:“如此说來鬼山恐怕是不好对付,但必须将其灭掉,即便不能灭掉也要重创,此宗留着是个祸害,皇儿你此去一定要尽心尽力,人家可是把女儿都给了咱们逍遥家,不容易啊!”

    贤宇闻言嘿嘿一笑道:“父皇说的是啊!儿臣此去定然不会偷懒的,父皇放心。”魔姬与邪凤二女自然将贤宇父子二人的话听在耳中,二人掩嘴娇笑面上满是红霞,如此说笑中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了顿饭,贤宇几人直到深夜才告辞离去,其可是有许多奏折要看的。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摇晃又是数月,这一日贤宇正批阅奏折却听门外太监禀报道:“启禀皇帝陛下,玄然宫來了位仙长,说是求见皇帝陛下,有要事。”贤宇闻听此言却是一愣。

    來人是玄然宫之人贤宇自然不敢怠慢,其连忙开口道:“快快请进來,请进來吧。”

    來人进了屋,贤宇却又是一愣,來人并非旁人,而是昔年与贤宇干系不错的小姚,小姚见了贤宇微微一笑,而后恭敬的道:“小修见过皇帝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说话间其就要对贤宇行大礼,哪知道却被贤宇一把拦了下來,贤宇哪能受小姚行大礼参拜。

    只听贤宇笑着道:“师姐啊!你这是要了小弟的命啊!咱们之间还要这些个虚礼作甚,來來來,师姐请坐。”说话间其便把逍遥拉到了座椅上坐下,还亲自为其倒了杯茶水。

    小姚见此却是掩嘴娇笑道:“你啊!还真是沒有丝毫的架子,堂堂的皇帝陛下怎么亲自动手啊!”此女说话间望着贤宇的容颜,心中不由的生出了许多感慨,一晃两千余年,想当年自家修为比贤宇高出许多,但如今贤宇是窥仙境界的修行者,她却刚过**中阶,贤宇如今是逍遥皇朝的一国之君,九五之尊,即便是修行者见了其,除非是长辈,否则都要跪拜。

    贤宇将茶水递给小姚,而后柔声问道:“什么要紧之事师姐居然亲自前來,有事招呼有事做师弟的亲自回玄然宫听候差遣也就是了。”贤宇说的是肺腑之言,玄然宫在其心中的地位很高,其早年入道玄然,修行岁月虽说不是很长,但却在玄然宫打下了坚实之基础,其师尊玄仁子如今仍然是玄然宫的长老,故而贤宇对玄然宫有着极为特殊的情感,甚至是依恋。

    小姚闻听贤宇之言却是微微一笑道:“你现下日理万机怎能让你亲去啊!再者说了,此次还真不是寻你,是寻皇后有要事。”贤宇闻言却是一愣,面上显出了浓浓的不解之色。

    小姚见此接着道:“三日前门中诸位长老商议,玄然子师伯如今修为已到了修仙境界后阶眼看天劫就要來临,故而无暇再顾忌门中之琐事,诸位长老商议在后辈弟子中选一人,最终却是选中了东方师姐,我此次前來就是请师姐回去继承玄然宫主之位,说起來也是喜事一件。”其说到此处话语一顿,而后却是眉头微皱的接着道:“虽说诸位长老力荐东方师姐,但门中后辈弟子中这千年來出了几个了不得的人物,这几人说不服气,要与东方师姐比试,赢了的人做玄然宫宫主,这领头之人说起來陛下也认得,那便是卓非凡。”贤宇闻听此言却是目中精光一闪,这卓非凡其怎么会忘记,此人当年对东方倾舞可是痴情很,还曾迁怒贤宇,此人虽说算不得是个庸才,但若说其天资绝佳,贤宇还真是不信,沒成想居然有如此成就。

    小姚一看贤宇神色便知贤宇心中所想便接着道:“这卓师兄也是个有大造化的人,千年前其不知在何处捡了一粒丹药,吃下后起初沒觉得什么,但渐渐的其发觉其修炼的速度越來越快,旁人而言极难突破的瓶颈对其而言虽不能说是轻而易举,但也绝不费事,如此这般,其如今的修为已到了窥仙境界中阶,比陛下你还要高出一些,实在是上天的宠儿啊!”

    贤宇闻言面色却变的有些古怪,真是沒想到昔日的卓师兄今日的修为居然到了如此地步,其有如此修为,若说把宫主之位传给东方倾舞其不服贤宇也并不意外,毕竟东方倾舞如今的修为不过是飘渺后阶而已,与卓非凡相比实在是差了太多,这也怪不得卓非凡不服,两人说话之时大殿的门却被推开了,东方倾舞面带微笑的走了进來,小姚见此拉着自家师姐说了好一会儿体己的话,半晌后才将自家的來意说明白,东方倾舞闻听此言却是淡淡道:“既然如此你且回去禀告诸位长辈与玄然师伯,就说弟子无心掌门之位,既然卓师兄想当这个宫主掌门,那就随了其的心愿便是,以其如今的修为,做这个宫主也是名副其实,此事无需为难,东方倾舞自然知晓玄然子等人让其做这个掌门的用意,但如今的情景与当年大有不同,贤宇如今是逍遥皇朝的皇帝,手下有逍遥宫,玉雪宫,以及极南之地的各个小宗门,这些宗门加起來了人数有四五十万之多,这还只是贤宇修行界中的实力,更不要说其凡尘中的数百万大军,这数百万大军虽说比不了修行者,但其中也不乏武功高强之辈,那些武功高强之辈对付几个修为不算很高的修行者也不再话下,这种种的一切加起來,贤宇的实力比玄然宫强上许多,故而,如今的东方倾舞对当年之事也沒怎么放在心上,其不想做什么宫主,其只想好好的做贤宇的女人,小姚闻听东方倾舞之言,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其沒想到东方倾舞居然如此的随意便把玄然宫主之位让了出去,要知道天下间多少人想要坐上那个位子,玄然宫主之位,说起來比贤宇的皇帝龙位还要有吸引力,如此难得的位子,东方倾舞居然毫不在意,贤宇目光落在了贤宇身上,贤宇却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东方倾舞似乎对此事也不在意。

    小姚见此却是叹了口气道:“小妹知晓师姐不在乎那宫主的名头,以皇帝陛下如今的实力说隐隐的超过玄然宫也不为过,但小妹來之前玄然师伯吩咐过,务必要把师姐你叫回去,若是师姐不回,那师伯便派玄妙子师叔來,若还不回,那掌门师伯便亲自來,这是师伯的原话,小妹不再多言,师姐仔细斟酌一二吧。”其说罢沉吟了片刻却是借着道:“小妹自觉卓非凡修为虽高,但其心术不正,玄然宫若是落在其的手中,早晚也沒落,师姐你最好是回去接掌玄然宫。”东方倾舞闻听此言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來,卓非凡此人的什么德性其自然知晓,小姚的这句话却是说的东方倾舞心中一跳,最终其目光落在了贤宇身上,贤宇却还是那副淡淡的笑脸,其这副模样看的小姚直翻白眼,心说皇帝陛下究竟是个什么意思真是可气。

    贤宇自然把小姚的神色看在眼中,只听其开口道:“皇后想怎样就怎样,随意。”

    <b>13看書网</b>高速首发仙之极道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b>http:www.13800100.com/ 无弹窗</b>./12197/3897420/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