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三十七章 刑堂

    (13800100.)

    贤宇闻言沉吟了片刻接着道:“两位岳父大人,有关正邪之间的纷争小婿已然知晓了一些,这其中正邪两道都有做的不妥之处,都有出手的理由,但小婿斗胆不得不说一句,这东圣浩土迟早要重归我逍遥皇朝王化之下,方才两位岳父的话也说的极为清楚,即便是修行界那也是我逍遥皇朝治下皇土,正邪宗派之间的斗争小婿如今身为凡间皇帝原本不想过问,但正邪两派争斗已然多少波及逍遥皇朝治下凡人百姓的安危,小婿身为人皇却是不得不问。【百度搜索<b>1 3看書網</b>13800100. 会员登入<b>1 3看書網</b>】”

    魔皇闻听此言却是眉头微皱沉声道:“玄然子那老东西欺人太甚,我邪道做出一些出格之事在所难免,邪道魔邪两宫弟子原本行事就狂放不羁,这才暗合了我邪道的一个邪字,我两宫弟子行事之时误伤了几个凡人其便让弟子将我邪道那些弟子尽数灭杀,根本沒有说话的余地,且我邪道弟子行事绝不会出我邪道所辖四千万里山河,那些正道弟子在我邪道治下居然肆无忌惮的斩杀我邪道弟子,此事本皇绝不会就此罢休,正道定然以为邪道被困极北冰原是多万年锐气大减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行事,本皇就要让这些伪君子知晓什么是真正的道。”其说话间身上一股战意油然而生,此战意笼罩了整座大殿,使得整座大殿的虚空开始了急速的扭曲,那虚空不光是扭曲而已,扭曲之下甚至有卡卡之声传出,好似瓷器要碎裂开一般。

    贤宇见此面上神色却无丝毫变化,其淡然的看着自家的岳父大人看不出丝毫其心中所想,就在魔皇动怒之时邪皇却是开口道:“此事说是说不清楚的,正邪两道自古便纠缠不休,想在短短的 千年内井水不犯河水河水可说是艰难之极,我邪道弟子看不惯正道弟子那副嘴脸,同样的正道弟子也看不惯邪道弟子的那副嘴脸,此种仇恨乃是刻在骨子里的恨意,根本不可能如此短的时光内化解,即便是最终也只能压下,让正邪两道弟子渐渐的习惯了这种相互擦肩而过不出剑的光阴,久而久之两道弟子遇上便形同陌路,最多也只能到如此地步。”其说罢目光落在了贤宇身上,无奈一笑道:“此事早在邪道出极北冰原之时老夫就已然想到,正邪之间若想相安无事同处于一方天地,那需要一个很漫长的岁月,或许是五千年,或许是一万年,亦或许是三万年,更或许是五万年,这个过程极为的漫长,在这漫长的过程中正邪弟子依然会相互厮杀,此事多半是无法避免,若想让正邪弟子平静相处,那就得先乱:“

    魔皇闻听此言身上那股战意却是慢慢消散,其的眉头也渐渐皱起,目中闪过一丝无奈之色,他与邪皇二人是真的不想与正道有冲突,正邪之间的恩怨原本对同门來说就极为遥远,遥远到数十万年的沧海桑田,遥远到他们都可以毫不顾忌,但事宜愿为,虽说心中不想但当自家弟子被正道弟子诛杀之时身为魔皇与邪皇的他们却是不能不管,这是他们肩上的担子。

    贤宇沉思了片刻目中精光一闪道:“小婿知晓两位的意思,但这世间有公道,即便是正邪太平需要数万年光景,这是无法避免的,但两方斗法谁对谁错总是有个结局,小婿以为,凡是错的那一方无需多言,当即处死,无错的那一方则不问其罪,若是两方无缘无故厮杀,那便不问罪,当即将两方人灭杀,如此一來,小婿保证不出千年便可让正邪之间太平下來。”此法已在其心中酝酿了许久,若不如此行事正邪之间的争端恐怕无停歇之日,只有以此震慑。

    邪魔二皇闻听贤宇之言都沉默了下來,平心而论此法还算公平,但自家弟子是个什么模样他二人知晓,邪道弟子狂放不羁,行事不受约束,有时难免会做出一些出格之时來,如此一來要说错那便是邪道弟子的错,如此想來邪道弟子被惩罚的次数定是比正道的多。

    邪皇开口问贤宇道:“此法好是好,但如何实现,我等又如何知晓谁对谁错。”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微微一笑:“两位前辈莫非忘记了读心之术了,此术虽说即便到了一定境界也未必能拥有,但我东圣浩土修行者众多,小婿以为不如正邪两道各自派出九个拥有读心之术的修行者,由这十八人组成一个刑堂,此刑堂就建在正邪两道属地的正中央,这十八人从今而后不隶属任何一派,独立成为一个所在,这些人要做之事便是要惩罚那些滋事之人,以这十八人为首,由这十八人再寻其余会读心之术的修行者,使得刑堂人数渐渐增多,这群人就与凡尘中的捕快一般,专管那些不守规矩的修行之人,如此天下可定。”

    魔皇二人闻听贤宇之言双目一亮,但很快邪皇的眉头就再次皱了起來道:“如此虽好,但还是有些不妥,如你所说这刑堂权力极大,手握生杀,万一这其中出了什么变故使得刑堂的实力日益增大,成为一方霸主独立出去,对正邪两道都非什么好事,要仔细斟酌才行。”

    此言一出邪凤却是微笑开口道:“依小女看这刑堂中应有一位堂主,且此人要有公正之心不偏不倚,不向着正邪两道的任何一派,只凭对错论事,若有此人,刑堂可成啊!”说话间其有意无意的看了贤宇一眼,那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我家夫郎便是刑堂堂主最佳人选。

    邪皇二人闻言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贤宇身上,只听魔皇道:“凤丫头说的不错,这刑堂是该有个管事之人,这手下的人可从正邪两道中选,但管事之人却是不能,并非说此人不得出自门派,而是此人应有大公之心,如此方可使得刑堂成为真的刑堂,为东圣浩土造福。”说话间其玩味的看了贤宇一眼,而后接着道:“如此之人整个东圣浩土的修行界中沒有,如此却要让你把这担子挑起來了,圣祖皇帝当年那可是正邪两道人人敬服的君皇,逍遥皇朝说起來也是这东圣浩土之主,既然如此,这刑堂之主让逍遥皇朝的君皇來做却最合适不过了。”

    贤宇闻言微微一笑,其正有此意,整个东圣浩土有资格做这个堂主的也只有他一日,逍遥皇朝乃天下的皇朝,其君皇自然是天下人的君皇,即便此事在有些人眼里只是表面,但却也无人敢说一个不字,其闻听魔皇之言却是微微一笑道:“小婿正有此意,逍遥皇朝乃天下皇朝,小婿为逍遥之君虽说资历不够,但在面上也是这天地间的君皇,这堂主之位小婿不会推辞,不过此事我等定下还不够,须得把正邪两道的说话之人叫到一起,一同商议一番。”在贤宇看來玄然子等人是不会反对此事,所谓把两方人聚集在一起商讨,不过是昭告天下。

    邪魔二皇闻言点了点头,此事就算是定下,就在此时却有个声音在外头响起:“魔皇陛下,正道那帮伪君子欺人太甚了些,属下在回來的路上斩杀了几个正道的妙儒谷之人,真是解气啊!”其说话间大殿的门不打开,只见一个身穿青衣看上去四旬的男子出现在诸人眼前。

    此人面上带着畅快的大笑,当看到此间有人之时先是一愣,而后却是笑容不减对着魔皇抱拳道:“陛下,不如我魔邪两宫与正道开战,将那些正道的伪君子尽数灭杀,一來扩充我邪道山河,二來也好让那些伪君子知晓我邪道不是那么好惹的。”其说话间眼中满是嗜血。

    魔皇闻听此言却是嘴角忍不住抽动了几下,神色渐渐阴沉下來,自家的女婿刚与自家说过刑堂之事,自家手下的人却说刚刚灭杀一些正道修行者,且先不论谁对谁错,这个话却是在此时不能说的,贤宇闻言面色也沉了下來,其冷冷的盯着那说话之人,一股寒意从其身上冒出,只听其淡淡的道:“你方才说你灭杀了几个正道妙儒谷的弟子,此事因何而起。”

    那人闻听贤宇之言先是一愣,而后冷声道:“你是何人,如此这般忽然询问本座口气倒是不小啊!”其从贤宇的身上丝毫感不到魔气与邪气的存在,这让其心中很是纳闷,其并非未怀疑过贤宇是正道中人,且贤宇的装扮分明就是正道道家的打扮,但贤宇能入得此宫殿且与魔皇同坐足以说明对方的身份不凡,在其看來正道之人是不可能收到魔皇如此礼遇的,但正如魔皇所说,邪道弟子无论魔修还是邪修骨子里都透着那么一股狂放不羁,被贤宇如此一问,对方心中生出了一丝不快,自然看贤宇也就不怎么顺眼,说出的话也就生硬了许多。

    其此话一出口还未的等贤宇开口却听魔皇冷声道:“放肆,此为皇帝陛下,还不快快拜见。”贤宇毕竟是皇帝,他与邪皇二人是贤宇的岳父可不讲那么多礼数,旁人却不成。

    那人听了魔皇之言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恢复过來淡淡的道:“皇帝陛下,哦,原來是我万魔宗与邪灵谷的女婿上门來了,我说呢?此处怎么会有正道修行者在,嘿嘿嘿嘿……”其说话间隐隐有那么一些不屑之意,在其看來贤宇此人太过软弱,虽说其身为邪道魔修,对正道沒什么好感,但在其看來贤宇却是那种背主求荣之辈,身为正道弟子却做了邪道的女婿,其很是看不惯贤宇,魔皇闻听此言面色却是阴沉了下來,其刚要开口呵斥却是贤宇先开了口。

    贤宇站起身子对邪魔二皇抱了抱拳,而后恭敬的道:“两位岳父,此事说來也巧,既然如此那不如就让小婿在此处开了刑堂,办这第一桩案子两位岳父以下如何。”贤宇此言却身是大胆的很,这是要在邪道腹地魔宫之中,当着魔皇的面办万魔宗弟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