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三十六章 顺从

    贤宇领着魔姬等人在数个城镇中闲逛,原本打算游玩时日,但却未能得偿所愿,到了第五日贤宇等人便被一人拦下,此人对贤宇很是恭敬声称自家是魔皇侍卫,特來请贤宇入魔宫,贤宇闻言自然随之前往,自家岳父大人召见其哪里敢说半个不字,非但如此其心中还很是坎坷,入得魔宫贤宇等人被人领着到了魔皇所在之处,那人禀报一声便自行离去,贤宇几人自行进入,只见魔皇正与邪皇对弈,两人似乎并未察觉诸人到此,自顾自的下着自家的棋。

    魔姬与邪凤二人见此情景面上显出羞恼之色,自家回娘家來却不想爹爹却把自家的相公晾在那里不予理会,自然想要理论一番,可还沒等二人开口却是被贤宇拦了下來,只听贤宇柔声道:“不可打扰两位岳父对弈,正所谓观棋不语。”听了贤宇之言两人秀眉却是一皱。

    就在此时魔皇却开口了:“原來怕是皇帝陛下驾到,老夫此刻多有不便就不给陛下行礼了。”听着话里的意思分明是对贤宇很不待见,贤宇闻言却只是微微一笑,对此其早有预料。

    贤宇躬身一礼,而后恭敬的对邪皇与魔皇道:“在二位岳父面前小婿哪里还称皇,原本小婿一回來就想着來拜见两位岳父,但无奈登基大典太过繁琐,小婿也不想忤逆了父皇之意,故而來的晚了些,还请岳父大人恕罪。”其说罢对着二人再次行了一礼,言语间很是诚恳。

    魔皇闻听此言却是冷哼一声道:“你这小子以为本皇是因你迟來而不悦吗?,你这小子一走就是千余年,害的本皇的千金为你独守空房千年,如今回來却和无事人一般,此事决不能就那么算了,本皇告诉你,本皇的爱女不是寻常人的女子,任由你如此怠慢,。”说话间魔皇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压,这威压立刻就充斥了整个大殿,使得此间的虚空都一阵扭曲。

    天尊双圣见此面色一肃就要挡在贤宇身前,贤宇见此却是沉声道:“放肆,你二人不得无礼,此乃本尊家务事,你二人退下吧,到门外等着便是了。”天尊双圣闻听贤宇之言身子不由的一颤,连忙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魔皇与邪皇二人见此情景虽说神色无丝毫变化,但内心却是震惊不已,原本两人不敢肯定天尊双圣在贤宇身边究竟是个什么身份,毕竟让修仙境界的高修做自家奴仆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但如今看來,他二人再也无丝毫的怀疑。

    虽说如此那威压还是降临到了贤宇身上,贤宇见此却无丝毫躲避之意而是任由威压临身,魔姬与邪凤二人见此面色大变,便要冲到贤宇身前阻挡这威压,但就在二人身形有所动作之时那莫大的威压却是在贤宇身前三寸处停下,只听魔皇再次冷哼一声道:“你小子倒是有些胆量,你的脑袋就先留在你的脖子上,日后要加倍补偿魔姬与凤儿丫头,否则你的脑袋本皇随时來取,。”贤宇闻言连连点头称是,此刻的他那里还有半分天子威仪,只有点头的份儿,贤宇之所以如此顺从一自然是因为面前二人是其的岳父,二也是因为其心中对三女有愧,无论是何缘由,无论其愿与不愿,其毕竟是让三女独守空房千年之久,这对女子來说很是残忍,怀着此愧疚之意贤宇自然不敢有丝毫忤逆邪皇之意,毕竟是其慢待了人家的宝贝女儿。

    邪皇却在此刻哈哈一笑朗声道:“我说老魔,此事你就不要过问了吧,人家小夫妻的时你问那么多作甚。”说话间其起身到了贤宇身旁,却是微微欠身略带几分恭敬的道:“本修见过逍遥皇朝皇帝陛下。”贤宇见此却是一脸的愕然之色,其沒想到邪皇居然对其行礼,其原本以为邪皇会与魔皇一般对自家吹胡子瞪眼,沒半句好话,但此刻其却傻了眼了。

    其连忙将邪皇扶起,而后退后几步恭敬的道:“ 岳父大人如此实在是折煞小婿了,岳父怎能给小婿行礼,小婿方才便以言明,在两位岳父面前小婿只是个小辈,根本不敢称皇啊!”

    邪皇闻言却是摆了摆手道:“你着急什么,本皇方才拜的是逍遥皇朝的皇帝,并非我的女婿,我等虽说是修行界的修行者,但也同样是在王化之下,你如今既然称帝登基,该行的礼自然是要的,否则天子威仪何在,皇家威严何在。”此言一出却是叫贤宇愣在了当场。

    魔皇此刻神色略有缓和,对着贤宇微微躬身算是行礼,而后却是开口道:“你小子既是皇帝自然该向你行礼,不过这一礼过后你便是我二人的女婿,如你所言并非什么皇帝天子。”

    邪凤二女见此心中总算是松了口气,如倦鸟归巢一般钻入了自家爹爹的怀中,一时间此大殿内充斥着喜悦的笑声,大殿外的天尊双圣闻听殿内动静,相视苦笑了笑心也总算是放了下來,他二人还真担心自家的主子与屋内的两人发生不快,虽说他二人修为高深,但此处毕竟是万魔宗所在,是人家的属地,若是动起手來纵然他二人修为再高也恐有所不敌。

    沒多少工夫贤宇便将天尊双圣二人叫入了大殿内,魔皇与邪皇对着二人一抱拳道:“二位道友,方才让二位笑话了,多有怠慢还请两位见谅一二,來來來,二位道友请上座。”魔皇与邪皇虽说知晓天尊双圣是贤宇的仆从,但二人修为在那里摆着,这等人物自然容不得怠慢,贤宇闻言却是一愣,但其很快就回过神來,示意让天尊双圣二人入座,二人却沒有动作。

    只听其中一人恭敬的道:“宫主,我二人乃是宫主的仆从,怎敢与宫主平起平坐。”

    贤宇闻言却是笑了笑道:“本宫早就说过,你二人并非仆从,即便你二人非要以仆从自居也绝非寻常仆从,这世间有谁能真的把两个修仙境界的高修当做仆从,无需这般拘礼。”

    天尊双圣中的另一人闻言却是微微一笑道:“主子的心意我二人自然明白,但此刻主子与家人团聚,我兄弟二人实在不好打搅,不如这样,请两位给我兄弟二人备上一间客房,我兄弟二人现行告退,若是主子与两位道友叙话完了,两位道友可到我二人下榻之处闲聊。”

    贤宇闻听此言却并未立刻回话,而是看了魔皇与邪皇一眼,邪皇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委屈二位道友了,來人,领着两位道友去客房。”邪皇在魔宫已然算是半个主子,其话一出口便有两人进入大殿,恭恭敬敬的把天尊双圣请了下去,贤宇见此却只是摇头苦笑。

    魔皇打量了贤宇一番淡淡的道:“你小子能耐倒是不小,居然收了两个修仙境界的仆从,如此看來你失踪千年恐怕是有什么奇遇吧,快快说來,本皇倒要看看你这千余年在何处厮混。”其说话间目中满是好奇之色,邪皇闻言也是点了点头,贤宇见此自然不敢推脱连忙将自家这千余年在前朝之事说了一遍,这其中有关邪道三宗之事却被其瞒了下來,并非其偏心正道不肯将实情说出,对正道贤宇也未提及有关邪宫之事,邪宫与正道之事不同,再加上此刻邪道内乱,若是将此事说出多半会引出不小的麻烦來,贤宇虽说不惧麻烦,但也不想给自家找麻烦,如此这般说了三个时辰,听的魔皇与邪皇二人是目瞪口呆,看向贤宇的目光有些怪异,除了怪异,那目光中还有一丝玩味,下一刻邪皇却说出了让贤宇心中一震的话來。

    “你小子恐怕还有不少的事瞒着我与魔皇吧,有关我邪道三宫之由來你不知晓吗?”邪皇说话间看向贤宇的目光越发的玩味,魔皇也是如此,贤宇闻言面上却泛起一丝苦笑,此事还真是其失策了,正邪之争何止六七十万年,那可是由來已,贤宇既然知晓正道由來,沒理由不知晓邪道的往事,想到此处贤宇心中暗道自家迂腐,此事说起來有何好隐瞒的。

    “二位岳父大人明鉴,小婿却是知晓邪宫由來,非但如此,正邪的恩怨也是因小婿而起。”贤宇此言一出邪皇与魔皇二人目中精光却是一闪,贤宇却是不理会二人的震惊自顾自的将自家与邪祖之恩怨<b>13看書网</b>出,听的邪皇与魔皇二人心中一阵狂跳,看向贤宇的目光更加怪异,一时间大殿中却无人再说话,气氛不由的有些压抑,如此一來邪凤与魔姬却是提心吊胆了起來,二人对贤宇之事一清二楚,生怕自家爹爹会因邪祖之事与自家相公过不去。

    良久,却是魔皇长叹一声道:“往事如风与我等沒什么干系,邪皇邪宫离我等也太过久远,你也不需因此事耿耿于怀,纵然你与老祖因一番奇遇有了过节,但这与我二人毫无干系。”此言一出邪凤与魔姬心下却是松了口气,面上再次泛起了笑容,贤宇闻言却只是点了点头,其早就料到自己的两位岳父不会因此事怪罪自家,毕竟邪祖与邪宫与二人实在沒什么干系,如今的邪道虽说传自邪宫,但与邪宫早已沒了太大干系,说其是两个宗派也不为过,一宫分三派,六十万年來早已各行其是,甚至偶尔还有厮杀,这能是一家之所为,正因如此贤宇才这般痛快的将一切和盘托出,贤宇面对自家的两位岳父可是从未有过藏私之心,无论之前如何如今其将人家的女儿娶了自然要把人家当做一家人,这凡尘中凡人都懂得规矩贤宇岂能不知,且贤宇虽说修行多年,但其说到底骨子里还是凡人,毕竟逍遥一脉早已融入凡尘之中,虽说身怀移山倒海之能却有着一颗凡人之心,这或许就是贤宇与旁人的不同之处,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东方倾舞与魔姬邪凤等女才会对贤宇如此这般的痴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