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三十五章 推测

    贤宇闻听此言面上无丝毫意外之色,就好似这一切都在其预料之中一般,魔姬闻听此言却是秀眉一皱上前就要开口训斥,贤宇却将其拦住淡淡的道:“既然如此那朕就在五十里外等上几人,这样吧,时日后朕再來拜见。”说罢其拉着两个女子便要离去,丝毫不拖泥带水。

    魔姬见此却是娇嗔道:“陛下,怎能让你在外等候呢?臣妾以为爹爹并未闭关,不过是想为难陛下,陛下如今的身份不比从前,乃是九五之尊,即便陛下不在意臣妾却是在意的很。”

    此女说罢便要返回,贤宇却将其拉住柔声道:“什么九五之尊,为夫在岳父面前怎敢妄自尊大,切不可再说什么九五之尊之类的话语,岳父大人既然有意教诲为夫,为夫自当受下,你我夫妻三人难得出宫,倒不如先行游玩一番,时日后再來拜访岳父大人便是:“说罢其不等魔姬再开口说些什么便大袖一甩将此女与其余诸人包裹在金光之中不见了踪影。

    魔宫内,魔皇与邪皇每日手中提着一个酒坛,抬头看着身前半空中的画面,画面中正是贤宇几人此刻的景象,见贤宇干净利落的离去魔皇再次哼哼一声道:“这小子还真当自家是个角了,把本皇的女儿娶了不算,如今只要他一句话本皇的公主就要跟其一同离去,真是岂有此理:“说话间其仰头喝下大口的美酒心中却是愤愤,此刻在其看來便是贤宇拐走了自家爱女,此刻的魔皇哪里还有半分叱咤风云的模样,此刻的他只是个自以为失去了爱女的老者。

    邪皇仰头喝下一口美酒斜眼看了魔皇一眼道:“你个老东西,人家我娃娃方才來见你你不见,如今人家娃娃如你所愿离去,你又在这里埋怨,我看你啊!真是吃饱了撑得,哼:“

    魔皇闻听此言面上却显出一丝苦笑來:“我倒要看看今日的贤宇还是不是贤宇:“

    此刻贤宇几人却出现在了离万魔宗山门五十里我之处,这是一座山峰,虽说比不上万魔宗山门所在那般高耸入云绝顶之峰,但若是凡人看來也只能仰视而已,贤宇盘膝坐在山峰之上,看着眼前飘动的云海其笑了笑道:“已经许久沒有这般清净过了,真是身心舒畅啊!“说话间其站起身子,双手慢慢抬起,亮出了招式,居然在此处打起了太极來,那身形极为飘逸洒脱,此刻若是有凡人见到贤宇定然会以为贤宇是那真正的仙人,哟想要叩拜之冲动。

    魔姬与邪凤呆呆的望着贤宇,眼中满是浓浓的爱意,眼前这个男子每时每刻都让人觉得心中甜蜜,即便是守在其身边千年万年都觉得光阴不够,眼前这个男子是二女心中的唯一,即便是已然成了其的道侣爱妻却每日依然担惊受怕,这是一种甜蜜的怕,怕贤宇忽然消失。

    天尊双圣此刻也是满脸恭敬的看着贤宇的一举一动,他二人虽说是修仙境界的高修,但此刻见贤宇打出那么一套拳法來眼中也不由的一亮,那拳法如行云流水生机盎然,生生不息,如大江大河永不断绝延绵不尽,那看似轻柔的一举一动中却让二人感受到了极为可怕的爆发力,好似那看似轻柔的一拳便能有力拔千斤之威能,渐渐的,两人看的有些入了神,有些迷茫,就在此时贤宇身前的云海忽然急速的涌动,大片大片的云彩居然朝着贤宇的身上涌去,沒多少工夫各种各样的生灵居然在贤宇手上幻化,无论是树木还是动物,皆是由云彩幻化而成,最终这些由云彩幻化而出的生灵却尽数消散,在贤宇的手中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太极图,这太极图起先是在贤宇手中 但慢慢的却脱离了贤宇的手掌,朝着前方的云海飞去,太极图一入云海,整个云海居然再次沸腾了起來,那太极图快速的变大,沒多少工夫此方天地的半边天空都被那太极图占据,太极图上的两颗原点此刻却化作了日月,天空中出现了奇异的一幕,青天白日之下居然日月同天,此等异象让天尊双圣二人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此等神通二人自认无法施展出來,要知道日月乃是天地精华所化,并非寻常之力能操纵。

    邪凤两女见此同样是倒吸了一口气,但下一刻面上便显出了喜色,只听邪凤道:“陛下的修为又有所精进了,单单此神通所蕴含的天地之力就非寻常人能够抵挡,这一击之下即便是飘渺境界的修行者恐怕也无还手之力,只能硬生生被此力摧毁自身生机与皮肉:“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摇了摇头道:“此哪里是什么神通,不过是一套拳法而已,并非什么精妙之法,呵呵:“其此话一出天尊双圣身子不由的一震,看向贤宇的目光却是更加敬畏了。

    魔姬闻听此言却是嘻嘻一笑道:“夫君真是厉害,简单的一套拳居然有如此之力嘻嘻,夫君天下无敌哦。”说话间此女眼中满是痴迷,就仿佛贤宇是其的天,是其的命根子一般。

    贤宇闻言却是苦笑道:“天下第一,唉!这世上人人都想做这天下第一,岂不知天下第一才是这世上最为寂寞孤独之人,为夫不愿做什么天下第一,为夫的要做就做天下第四好了。”贤宇说此话之时一脸的正经之色,丝毫听不出其是在开玩笑,魔姬闻言却是疑惑的很。

    只听其问道:“为何是天下第四啊!为何不是第二第三,却偏偏是第四啊!呵呵。”

    贤宇闻言微微一笑道:“你姐妹三人把一二三全占了,为夫的可不是就成第四了吗?”此言一出邪凤与魔姬二女忍不住娇笑了起來,就连 天尊双圣也笑了起來,他二人修行了数万年,跟随贤宇之后才觉得这修行之路又有了一些乐趣,自家也真正像是一个人了。

    贤宇与二女嬉闹了一番却将目光落在了天尊双圣人身上道:“二位对朕方才所打出的那一套拳有兴趣吗?若是有兴趣朕可将那拳法尽数传于二位,相信以二位的悟性很快便能练成。”对贤宇而言那就只是一套拳法基本是凡尘百姓也打出,贤宇看出天尊双圣二人对那拳法感兴趣自然是毫不吝啬的传授,此话传入天尊双圣耳中却让二人心中一喜,连连道谢。

    如此这般在这山峰顶上三人打起了太极拳,引动方圆万里内的灵气疯狂的朝此山汇聚而來,沒多少工夫居然在此方天地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那漩涡内灵气之浓无法想象,许多修行者都干啥到了此方天地的异样,如此强烈的灵气让这些修行者误以为有异宝出世纷纷汇聚而去,但就在诸人离贤宇所在的山峰不足百里之时那惊人的灵气却就此消散不见了踪影,任凭那些修行者如何感应如何寻找都无丝毫用处,寻找了一番后便就此放弃纷纷离去。

    天尊双圣而后此刻满脸的喜色,一遍一遍的打出了贤宇所传授的太极拳,二人不愧是修仙境界的高修,沒多少工夫便将贤宇传说的拳法领会了一小半,贤宇见此情景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魔宫中的两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一个个面上显出惊骇之色,他们惊骇的并非贤宇打出的太极拳,他们惊骇的是贤宇身边居然有两个修为与他二人相差不多的人做随从。

    邪皇愣愣的望着身前的景象,良久哈哈哈大笑道:“咱这女婿真是厉害非常啊!当今天下又有谁敢动他一分一毫,你瞧瞧其身边的两个随从,其中的任何一个都有和你我一战的实力啊!啧啧啧,试问这天下间有几人能有如此本事,居然收了两个修仙境界的高修做随从。”

    魔皇此刻心中也是一阵骇然,其虽说知晓贤宇归來,却不知晓贤宇身边多了两个如此可怖的人物,其心中震惊之余还有一丝得意,如此厉害的女婿,即便是他这样的人物也不由的觉得有那么一些自豪感,心中虽说欢喜但其嘴上却哼哼道:“只不过是侥幸而已啊!有何好高兴的,那小子即便是再有能耐,他还是本皇的女婿,在本皇面前还是个小辈罢了。”

    邪皇闻听此言却是撇了撇嘴道:“你啊也别太倚老卖老了些,咱这个女婿可并非寻常人物,有些话我早就想与你说说,你可记得当年圣祖皇帝究竟去了何处,是羽化了还是转世了。”邪皇此话一出却使得魔皇一愣,面上满是疑惑之色,不知自家的这位老友是何意。

    愣了片刻后其才开口道:“老邪你这话是何意,圣祖皇帝当时宫里传出的讯息是羽化了啊!此事虽说后來引出不少的传说,但你我都是明白人,自然不会去相信那传说的。”

    邪皇闻听此言却是神色一肃摇了摇头道:“未必是传说啊!你也不想想圣祖皇帝如此惊采绝艳的人物怎会如此轻易的羽化,这十万年间虽说飞升天界的修行者越來越少,但并非沒有,我等小辈都能飞升,圣祖皇帝会羽化,此事说出來也未必太可笑了些,你信吗?”

    魔皇闻听此言却是身子猛的一震道:“听你老兄这话的意思是圣祖皇帝并未羽化,而是升天成仙了。”说话间其面上满是震惊之色,此事其并非沒有怀疑过,只是沒有深想而已。

    邪皇闻听魔皇之言点了点头道,其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道:“何止是成仙,当年传说圣祖皇帝连天帝都敢理论,最终却是天帝不敢再插手凡尘之事,这样的人物,怎会只是成仙而已,恐怕这三界六道中的一切此刻并非是天帝说了算,而是另一人说了算了,呵呵,我这话的意思想必你清楚的很,所以我说,逍遥皇朝不可不尊,咱这女婿将來前程似锦啊!“魔皇听了邪皇这番推测心中极为骇然,骇然过后却是欣喜无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