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三十四章 遭拒

    贤宇看都不看那倒地惨叫的玄然弟子目光却再次落在那万魔宗弟子的身上,其目中寒光一闪沉声道:“朕今回归逍遥皇朝,自然不会再让正邪两道厮杀下去,你二人今日既然遇上朕那便传话回去,朕今日便在此处下一道口谕,自即日起正邪两道厮杀者两方同罪,若一方将另一方击杀,那杀人的一番也是死罪。”说话间其往身后看了一眼,而后泛起一丝淡淡的笑容,这笑容虽说和善但看在其身前的诸修眼中却使得诸人心神一震,只听贤宇接着道:“朕手下如今有多位修仙境界的随从,眼下尔等所见只不过是其中的两位而已,或许朕手下这点人沒有尔等宗派中的高手多,但若是执意要灭杀一些人还是很轻松就办到的,尔等记下了。”

    诸人闻听贤宇之言身子猛的一震,那两个离贤宇最近的魔宗弟子与玄然宫弟子闻听贤宇之言后面色瞬间便苍白的更加厉害,他们知晓贤宇身后之人修为高深,但怎么也沒想到对方居然是高修,高修也就罢了,还两人,此刻的诸人心中生不出半点反抗之意,心中只有惊惧。

    其中那玄然宫弟子连忙挣扎的爬起,对着贤宇重重的一叩首,而后恭敬的道:“小修谨遵圣谕,定会将圣上的旨意带回玄然宫,今日之事乃是小修之过,还请陛下念在小修是玄然弟子的份上绕过小修一命,小修往后再也不敢有丝毫的胡言乱语。”其话语一个劲儿的颤抖,其是真的怕了,其知晓即便是师门长辈在眼前之人面前也是和颜悦色,还有那么一丝恭敬之意,说罢其再次给贤宇叩了三个头,神色极为恭敬,再也无丝毫方才那般造次的模样。

    那万魔宗弟子也是连连恭敬的道:“小修也是鲁莽了些,圣上放心,圣上旨意小修定会带到邪道三宫,绝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其说话间面上满是恭敬之色,再无丝毫的煞气。

    贤宇闻言点了头道:“如此甚好,尔等就此散了吧,我等修行之人艰难的很,尔等好容易有了今日这般修为,要加倍珍惜才是,想要找死很容易,我等求的是天道,并非死道。”

    闻听贤宇之言那玄然宫弟子心神一松,连连道谢后退,沒多少工夫便领着那些弟子消失在了天际,那万魔宗与其余的邪道弟子见贤宇无意大开杀戒心中自然也是一松,起身便要离去,却正在此时贤宇再次开口将其叫住:“且慢,其余邪道弟子大可离去,你留下,真有话要问问你。”此言一出那万魔宗弟子身子又是一震其心中狂跳,生怕贤宇改了主意,但其却沒逃遁而走的勇气,贤宇身旁可有两个修仙境界的老怪物,只怕其刚一动作便被灭杀干净,那万魔宗弟子颤抖着身子转过身,满脸苦涩的看着贤宇,贤宇见此却微微一笑道:“你无需如此紧张,朕将你叫住不过是想问问你近千年來邪道的近况,还有就是魔皇与邪皇可好吗?”

    那万魔宗弟子闻听贤宇之言神色一松,而后恭敬的道:“启禀圣上,这千余年來邪道内部也有了翻天覆地之变,万魔宗与邪灵谷之间的干系越來越是紧密,听说有些上层弟子甚至互换功法修行,俨然有了同气连枝之势头,但那鬼山却是处处与两派作对,多次怂恿两派与正道发动大的厮杀,久而久之两派人对鬼山渐渐的疏远,直到三百年前甚至内斗了起來。”贤宇闻听此言面上并无太多意外之色,邪道三宗出子一脉,两派的功法可融合在情理之中,贤宇正念想间却听那万魔宗弟子接着道:“魔皇与邪皇两位祖宗都安好,常常聚在一起。”

    贤宇闻听此言点了点头,而后摆了摆手,那万魔宗弟子心中松了口大气连忙道谢遁走,望着那天边的云贤宇喃喃自语道:“看來这鬼山的來历极为神秘,恐怕其并非邪道三宗之门派这其中定然有什么隐情。”说话间贤宇的身形慢慢消散在这天地之间,其身后的天尊双圣见此也连忙跟随,魔姬二女自然紧跟在贤宇身旁,顷刻间一行人便消失在了此地,此处的残只断臂也随之一同消散,无丝毫血腥痕迹,即便是虚空中也无半点血腥的气息,很是幽静。

    万魔宗内,魔城一座宫殿内,魔皇正背负双手走來走去,其眉头紧 皱好似在思索些什么,只听其控制喃喃自语道:“那小子如今成了逍遥皇朝之君,定然要插手正邪之争,其若是插手此事定然有许多难办之处,唉!这若是斗起來其不是自家要斗自家人了吗?”

    却在此时一个声音传入这大殿内:“老魔,你也别发愁了,那小子说破了天也是你我的女婿,其不敢太过放肆,原本我等都以为其不会回來,其既然再次出现,大不了停战便是。”说话间一阵红光直接穿透了大殿的大门进入其中,红光快速凝实从其中走出了一个身穿红袍的老者,此人满头雪发,看起來极为和善,但眉宇间却透着那么一股子邪气,给人一种妖异之感,此人并非旁人,正是邪灵谷的邪皇,其这千余年來尽管容颜无什么变化,但身上却透着一股子苍老之意,魔皇闻听此言面上泛起一丝笑容,其并未多言,而是叫人上茶,这千余年來万魔宗与邪灵谷的干系因为贤宇有了很大的变化,两家互相來往,甚至都无需盘查。

    邪皇随意的找了一张椅子坐下,而后接着开口道:“那小子的登基大典你都不去观礼,还非要等着其上门來拜见,这一等就是半年光景,你瞧瞧,人家皇帝陛下可是沒有要來的意思。”其说话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而后便不再言语,只是看着茶杯发起呆來,就好似那茶杯就是一方天地,其中有许多有趣之事,魔皇听了邪皇之言,嘴角却是忍不住抽动了两下。

    只听其怒声道:“那小子即便是成了皇帝老子也是本皇的女婿,在本皇面前也是个小辈,再者,其不言语一声便千余年无丝毫讯息,实在是沒把我等放在眼中,怎地,如今回來还要本皇亲自去看他不成,妄想。”其话语中满是不忿之意,其话语传遍了整个魔宫久久不散。

    邪皇闻听此言却是话锋一转淡淡的道:“你说这小子回归,见天下是如今这股局面其会如何,会有怎样的手段來平息这一切,本皇倒想要看看,那小子一走千年到底又有了怎样的奇遇机缘。”其说话间目中隐隐有期待之色一闪而过,魔皇闻听此言却是不以为然的哼哼了几声,其实两人早就从邪凤与魔姬的口中得知贤宇的遭遇,此刻魔皇气愤只是怪贤宇走了太长时日,自家的女儿刚与贤宇成亲沒多少工夫做相公的便不见了踪影,让自家的女儿独守空房千余年,如此怎能不让魔皇气愤,其已然打定了主意,若是贤宇來此其定要好好训斥一番。

    此刻,万魔宗山门之外,千年前万魔宗已然迁移到了一座灵山之上,此地灵气颇为充裕,魔皇更是用大神通将自家的魔宫移到了此处,成了万魔宗的内宫,此刻贤宇所在的山门便是在外宫山门外,此刻贤宇正要踏步而入却被守门的两名万魔宗的魔修拦了下來,两人打量了贤宇一番冷冷道:“此处乃我万魔宗山门,闲杂人等不得擅闯,违者,杀无赦。”两人在贤宇身上看不出丝毫的修为波动,自然沒把贤宇放在眼中,天尊双圣诸人也同样隐藏了修为。

    贤宇闻言刚要开口说话却听一个声音道:“放肆,本公主回自家來尔等居然敢挡路,。”其说罢扫了两个守门的魔修一眼,而后冷声道:“你方才说哪个是闲杂人等,竟然敢冒犯当今圣上,还不快快参拜,本公主不过就是千年未归,宗内弟子就变的如此沒了规矩。”

    那两人闻听此言面色大变,就要跪下给贤宇行礼,却被贤宇拦住道:“罢了,去一人禀报一声,就说逍遥贤宇求见岳父大人,多余的话就不要说了,去吧。”两人一听逍遥贤宇四字面色立刻变的更加恭敬,在这些人看來自家的驸马爷那就是自家将來的主子,尊贵的很。

    两人中其中一人连忙进入山门之内几个闪动不见了踪影,另一人恭敬的道:“小修不知皇帝陛下驾临方才多有冒犯还请陛下恕罪,陛下,您先请入内吧,无需在此等候。”

    贤宇闻言摇了摇头道:“不必了,岳父大人准了朕在入内,这规矩还是要的。”那万魔宗弟子闻言连连点头称是,此刻其在贤宇面前显得很是局促,满是恭敬之色,连大气都不敢喘。

    魔宫内,魔皇闻听贤宇來此先是一愣,而后便沉声道:“就说本皇正在闭关,不见任何人。”那传话之人闻听此言先是一愣,其原以为自家主子听闻驸马到此会立即出迎却沒想到居然将自家的女婿拒之门外,魔皇见那报信之人发愣两眼一瞪冷声道:“还不快去,。”

    那报信之人闻言连忙应声便朝门外走去,却在走到门口之时听了下來,犹豫了片刻后对邪皇道:“邪皇陛下,來人身边还有个身穿红衣的女子,其身上散发出精纯的邪力。”此人说罢便退了出去,邪皇闻听此言面上却显出了喜色,起身便要去见自家的爱女,却被拦住了。

    只听魔皇沉声道:“老邪,你千万不要丢了自家的架子,我等应该晾其几日再见,走走走,我内院藏了不少的好东西,你不是一直想看看吗?今儿本皇就让你这老东西开开眼。”说罢其便拉着一脸无奈的邪皇消失在了此宫殿之内,一时间此处变的极为安静,无丝毫声响。

    那人小心翼翼的看了贤宇一眼,而后恭敬的道:“皇帝陛下,我家主子正在闭关,数日内不见客的。”说罢其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去看贤宇那柔和中带着犀利的双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