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三十章 勤政

    只见第三道宫门出走近一人,此人身着一袭银色长袍,其上绣着九条白色真龙,那九条白龙犹如活了一般,随着此人举手投足间好似在此人周身上下游走不定,其头戴一顶有白金编制而成的皇冠,皇冠两侧各有一条真龙,正中央有一颗蓝钻,成了一副双龙戏珠之像,其脚踏卷云靴,腰缠白玉带,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无法言语的贵气,诸人此刻的目光都投在了此人身上,眼中满是恭敬之色,此刻无论是文臣还是武将,看向此人的目光与看向逍遥廉洁之时一般无二,此人,便是逍遥皇朝的新皇,贤宇一脸肃然的走向世安宫,其虽说是修行之人,但此刻心绪还是有些不太平静,只因其正朝着那人间的至尊之位迈进,就在近日其将成为凡尘至尊,贤宇眼中无丝毫的轻慢,只因在那个位置上坐着的人即便是整个修行界都要礼敬三分,无人敢遭此,纵然贤宇对那个位子本沒有**,但今日其身为日子必须坐上那个位子,贤宇知晓,一旦坐上那个位子自家便不再是自家,而是整个天下,自家的身后是天下众生。

    其所过之处群臣纷纷低头,如此这般一步一步,其每走出一步便会有一声礼炮响起,使得其每一步都显得庄严无比,随着贤宇的前行逍遥廉洁从世安宫中走出,其身旁两个太监,其中之一手中捧着一把带鞘长剑,另一个太监捧着一个托盘,其上放着一方金漆盒子,逍遥廉洁一脸肃然之色的望着下方朝自家走來的贤宇,那严肃之下却掩饰不住其浓浓的欣慰之意,其从來都相信自家的太子将是一位比自家还要伟大的皇帝,甚至能与圣祖皇帝并驾齐驱,今日,贤宇正一步步的朝着皇帝的宝座走近,其将卸下肩上的重担,其又怎能不欢喜。

    贤宇拾阶而上,最终走到了逍遥廉洁面前单膝跪地,逍遥廉洁见此点了点头,而后朗声道:“今日,朕将皇帝之位传于你手,皇儿定要让我逍遥皇朝恢复鼎盛,收复山河一统四海,儿需谨记,这江山是你的,更是天下万民的,你的江山是万民撑起來的,你为天子,万民便是那天,你享受人世间最尊贵的荣耀,要办的自然是人世间最难之事,朕之言,你可记下。”

    贤宇闻听此言沉声道:“儿臣谨记父皇教诲,定当以天下万民为先,无愧于天地,无愧于万民,无愧于自心,行皇道,施仁政绩,安天下,定不会让父皇蒙羞,更不会对不起我逍遥皇朝历代皇祖。”贤宇之言并不很大,却清晰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印在了每个人的心里,逍遥廉洁闻听此言满意的点了点头,其看向贤宇的目光中满是期望,其虽说沒再说话但贤宇却听懂了其之言,逍遥廉洁一生为逍遥皇朝呕心沥血,可说其比之逍遥皇朝历代先皇都要艰辛,其之艰辛与圣祖皇帝堪有一比,人说开国之君难,但危难之际力挽狂澜守住残破皇朝却是更难,虽说逍遥廉洁无圣祖之丰功伟绩,但其的每一步都充满了艰险,将逍遥皇朝延续至今,其功勋比之圣祖却是相差不远,圣祖之后历代逍遥皇祖虽说各个贤明,但此点却是比不了的,逍遥廉洁把逍遥一脉的江山社稷看的比泰山还要重,贤宇自然不敢有丝毫懈怠。

    逍遥廉洁接过身边太监手中的那把长剑递给了贤宇,贤宇神色肃穆的双手抬起,只听逍遥廉洁道:“此剑乃是圣祖皇帝贴身佩剑,圣祖之后我逍遥皇朝历代皇祖将此剑奉为天子剑,我逍遥皇朝皇帝历代佩剑。”其说罢便将天子剑递到了贤宇手中,贤宇恭敬的将此剑接下。

    而后逍遥廉洁又接过另一个太监手中的托盘沉声道:“此为传国玉玺,乃是圣祖皇帝凝聚东圣浩土无数条玉脉之精华溶成一方玉,而后亲手雕刻成形。”其说罢命太监拿去了外头的金漆盒子,只见一方通体雪白的大印出现在贤宇面前,此玉通体晶莹,最上方雕刻一条盘龙,此龙之精细就连鳞片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在金漆盒子打开的一刹那贤宇只觉一股威压突现,使得其心神猛的一震,其接过传国玉玺拿在手中片刻,便有身边的两个太监接走。

    而后只听逍遥廉洁接着道:“从此刻起,你便是我逍遥皇朝皇帝,天下至尊万民之主。”贤宇闻言目中精光一闪,其站起身子面向群臣,下方诸人的目光也都落到贤宇的身上。

    只听贤宇朗声道:“自即日起,改元龙啸。”诸人闻听此言纷纷跪拜在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此刻天地间只剩下这一个声音,似乎只有这一个声音能表达群臣对新君的拥戴。

    东方倾舞三女从身后的世安殿中走出,齐齐跪在了贤宇身前恭敬道:“臣妾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她三人虽说是贤宇的结发妻子,是修行之人,但同样而已是贤宇之臣子,既然嫁给了贤宇那便是逍遥一族的儿媳,虽说贤宇不在意,但规矩就是规矩。

    贤宇见此微微一笑柔声道:“三位爱妻快快轻起吧。”说着其便将三女搀扶起來,其原本不想让三女也行这跪拜之礼,但东方倾舞三女却是执意要行礼,按三女的话说规矩不可废。

    “谢吾皇恩典。”三女应了一声便起身站在了贤宇身旁,端的是艳光四射吸引了下方群臣的目光,对下方的诸人而言玉阶之上的这三个女子,那便是天上的仙子不可亵渎。

    三女行礼过后雪武等人纷纷行礼,这其中自然也有暖月四人,四人跟随贤宇來逍遥皇朝自然也就是逍遥皇朝之人,昨日种种已成梦,如今贤宇是这天下的皇帝,四人自然对其更加恭敬,贤宇对诸人的礼节自然沒有拒绝,即便其觉得有些别扭,但此时此刻也只能硬受了。

    诸人行礼完后贤宇扫了下方诸人一眼,而后朗声道:“如今天下烽火四起,朕虽有心做个太平君主使百姓休养生息,无奈天不遂人愿,天下如今三国鼎立,然周殷两国狼子野心天下皆之,朕初登大宝,这头一件要做的便是痛击周殷两国,收复我逍遥失地使得万民得意真正的太平,朕之宏愿天下五兵祸,兵者武也,止戈为武,想要彻底的太平就要经过血的洗礼,朕要让我逍遥皇朝万里河山受血的洗礼,如此方能真正的天下太平,列位文臣武将记住朕今日之言,尔等并非为朕一人而战,尔等为的是天下百姓,为的尔等的亲朋好友,更是为了尔等自家。”贤宇之言字字发自肺腑,说的下方诸人一个个面露振奋之色,有的甚至流泪。

    不知是谁先开的口:“扫灭周殷,誓死忠于皇帝陛下,忠于逍遥皇朝,,。”此言一出数万人从之,一时间此天地间再次响起了如同奔雷一般的话语,震耳欲聋令人心神更加振奋。

    贤宇登基后逍遥廉洁便隐居与逍遥宫中,荷婉儿与其一同隐居,其早就想过几天清净日子,如今终于得偿所愿,此刻,贤宇正在御书房中批阅各地呈上來的奏折,在其身旁雪武恭敬而立,贤宇并无贴身太监,雪武便成了其的贴身之人,平日里贴身宦官所做的事,该为雪武來做,这恐怕也是逍遥皇朝历朝历代最特殊的一个的皇帝了,贤宇时而眉头紧皱,时而泛起微笑,手中的毛笔有时拿在手中一拿便是好一会儿工夫,其此刻少了几分出尘之气,多了几分天子威严,东方倾舞端着茶盘走了进來,雪武刚想开口却被东方倾舞制止了,东方倾舞走到贤宇身旁,秀眉便皱了起來,三人前其來此之时贤宇便是如此这般批阅奏折,如今看來其与三日前无丝毫区别,就好似其在此坐了三日一般,其眉头越皱越紧,最终却是柔声道:“陛下,您这样可怎么能行啊!三日三夜不歇息,即便是修行之人也不能如此操劳啊!”

    贤宇闻听此言抬起头苦笑了笑道:“朕今日总算知晓当皇帝的难处了,这皇帝还真不是人能做的啊!”自贤宇登基后其与东方倾舞三女只见的称呼便转变,原本贤宇不愿如此,但东方倾舞三女却是不答应,贤宇虽说是皇帝,但其怎么也拗不过三女也就答应了下來。

    只听东方倾舞接着道:“你啊!与父皇是一模一样,听姨娘说,父皇在位之时也是整夜整夜的不歇息,亏得逍遥一族并非凡胎**,若非如此恐怕无人能吃的消这般操劳。”其说罢便将手中的茶杯递给了贤宇,贤宇接过茶杯一饮而尽,而后便再次低下头批阅奏折。

    东方倾舞见此却是眉头再次皱起,其放下手中托盘走到贤宇身旁拉起贤宇柔声道:“从此刻起一天之内你不许再批阅奏折,若是不听话臣妾可是要家法伺候了。”这家法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古往今來历朝历代的皇帝还从未听说过有那个皇帝的后宫有家法的。

    贤宇闻言苦笑了笑道:“这再有数个时辰朕便可将所有奏折批阅,等待再歇息吧。”

    却在此时只听另一个声音道:“陛下,勤政也沒您这么勤政的,您歇息,剩下的奏折交给我们姐们三人,陛下放心便是。”说话间却间邪凤走近了御书房,大大方方的坐在了桌案之后批阅起奏折來,贤宇见此微微一笑便不再言语,其对三女的能耐知晓的很,自然很是放心的让邪凤批阅奏折,其是真的有些累了,即便其是修行之人,但三日三夜不停的批阅奏折,即便是修行者也吃不消,对此贤宇也是无奈,如今各地烽火四起乃是多事之秋,奏折自然也就如雪一般从前线飘來,其身为皇帝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