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二十八章 深谈

    (www.13800100.com

    就在此次亲人团圆之时却传來了哭泣之声,贤宇先是一愣,而后便朝着一旁看去,一看之下却见逍遥怜心正在如孩子般哭泣,满脸的泪水,贤宇见此连忙帮其擦了眼泪,可贤宇的手却沒这丫头的138看書蛧,总也擦不干,只听贤宇柔声道:“我们家怜心这是怎地了,哪个欺负你了。138看書蛧www.13800100.com”千余年不见贤宇对自家这个妹子很是想念,如今得意见面自然恨不得将其捧在手心里,怜心闻听贤宇之言却是哭的更厉害,其喘息剧烈,眼看再不制止就要背过气去。

    就在贤宇眉头皱起之时却听逍遥怜心一边喘息一边道:“你……贤宇……哥哥你……欺负怜心,呜呜呜……忽然不见了踪影一走就是千余年,哥哥当真是好狠的心肠,连自家的至亲之人哥哥也全然不闻不问了吗?呜呜呜……”贤宇闻言却是心中一痛,原來这丫头见其回來心中欢喜之余又觉着委屈,这才哭了出來,逍遥怜心对贤宇这个唯一的兄长极为依恋,有些时候甚至超越了对自家娘亲的依恋,自家最依恋之人忽然消失不见,千年來了无音讯,怎能让其不觉得委屈,贤宇连忙将小丫头抱入怀中不停的安稳,眼中晶莹之物更多了几分。

    逍遥廉洁心中此刻极为欢喜,其上前一步朗声道:“太子还朝,实乃可喜可贺之大事,朕下旨意,从今日其普天同庆,大摆筵席三日三夜,。”贤宇失去踪迹的这千余年其心中就好似有一把利剑悬空,随时都可将其之心切成两半,如今贤宇还朝,逍遥皇朝万载帝业有人继承,其心中的利剑便消于无形,心中自然畅快,诸大臣自然能感受到皇帝的喜悦,心中也是喜悦的很,做臣子的自然要揣摩皇帝的心思,只有知晓了主子的心思,才知晓事情该怎么办。

    好容易将逍遥怜心这丫头哄的不再哭泣,贤宇的目光却是落在另外几人的身上,这几人贤宇再熟悉不过,自然是雪武与南宫诗雨诸人,几人呆呆的望着贤宇,直到贤宇望來几人才缓过神來恭敬的跪拜道:“臣等见过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诸人话语有些颤抖,自家主子销声匿迹千余年,他们心中自然很是悲痛,如今再次见了自家主子,心绪自然难平。

    贤宇仔细的打量了雪武等人一番,几人修为在这千余年來自然是有所精进,均已到了**中顶上下,算是进入了修行界强者之列,那青莲的修为,贤宇甚至都有些看不同,但贤宇知晓青莲修为最少在修仙境界之上,或许其依然突破了修仙境界,见了这些往日故人贤宇心中自然也有许多感慨,这些人对自家的忠心贤宇自然不会有丝毫怀疑,自家离去的这千余年逍遥皇朝其实就是靠着这些人在守护,为的就是等自家归來,甚至贤宇相信,即便是自家不归來,这些人也会拼死守护逍遥皇朝直到自己寿元断绝,对于这些人,贤宇已然当做亲人。

    沉思片刻后只听贤宇柔声道:“你等辛苦了,本宫一去便是千余年,实在是对不住你等啊!”其说的这是真心话,当日离去之时虽说也曾与一些人打过招呼,但其也沒想到自家一去自然是千余年,一千多年对修行者而言或许不算什么,但一千多年却足以沧海桑田数次。

    诸人闻听此言身子再次不由的一颤,雪武恭敬的对贤宇道:“殿下,吾等乃是逍遥皇朝子民,乃是皇帝陛下与殿下之臣子,守卫逍遥皇朝,忠于皇帝陛下与殿下是吾等的天职,殿下之言真是折煞吾等这些做臣子的了。”此话语沒说一句颤抖的就更加厉害,可见其心中激动,贤宇见此连忙上前将几人扶起,对其而言这些人已然不是能随意屈膝下跪之人了。

    贤宇转身恭敬的对逍遥廉洁道:“父皇,雪武等人乃是我逍遥皇朝之家臣,儿臣斗胆,从今而后免去他几人的君前行跪拜大礼。”贤宇如此做是当着天下人的面将雪武几人变成了皇亲国戚,逍遥皇朝律令,见天子行跪拜之礼,此为雷打不动的铁律,但诸侯王皇亲国戚除外,雪武几人闻言面上显出了惶恐之色,他几人自然知晓这其中之意,心中着实感激。

    逍遥廉洁闻言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道:“雪武几人对我逍遥皇朝之忠心自然毋庸置疑,这千余年也是朕疏忽了,你沒有讯息朕自然无法想的那么周全,按他几人的功绩,封王都不为过,朕今日当着群臣的面昭告天下,雪武,白飞儿,卡加璇,还有那雪妃等一干人,男子朕收为义子,女子朕封为公主,另,尔等掌有调兵手令,若有需要可调兵而动,不必请旨。”逍遥廉洁这话说的可是极有分量,若是封为义子公主还不算什么,那手握兵权可是实实在在的恩惠,兵者国之大计,国之根基,国之利刃也,手握兵权,就等于是把这个国家的一部分握在手中,雪武诸人闻听此言心中掀起了惊天骇浪,一时间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在他们看來,忠于皇帝,终于太子,那是理所当然之事,诸人从未想过能从其中获取什么好处,可如今贤宇与逍遥廉洁却给了诸人如此大的恩惠,这自然是诸人意想不到之时,一时间不知所措。

    贤宇见此微微一笑道:“如此甚好,我与你等从今而后便是兄弟姐妹,这逍遥皇朝的天下就成了自家人的天下,我等一同为百姓守着天下,如此逍遥皇朝帝业便可颜面无尽,你等也别愣着了,还不快快谢过皇帝陛下之恩典。”诸人闻听贤宇之言自然是连连谢恩叩头。

    一番公诉亲情之后逍遥廉洁便遣散了众大臣,贤宇归來其自然是想和自家的皇子说说话,父子二人一进皇宫就将诸人挡在了外头,进了逍遥廉洁的御书房,自此三天三夜不曾露面,为此荷婉儿还埋怨了逍遥廉洁几句,说其只想着把孩儿拉着与自家说话,也不想想其他人,逍遥怜心也不停的埋怨自家父皇,朝着要见自家的贤宇哥哥,对此逍遥廉洁却毫不在意,其虽说是人皇,但其更是身为人父,与自家孩儿千年不见,自然是有许多话要问,贤宇在这三天中把千余年來发生的一切事情告知了自家的父皇,这其中,甚至包括天界那些隐秘之事。

    逍遥廉洁闻听贤宇之言眉头却不由的皱了起來,其从龙榻上站起身子在屋中來回的踱着步,良久后其喃喃自语道:“如此说來,天帝与老祖之间间隙不浅,而天帝不能对老祖怎样,故而把主意打到了我等这些后辈子孙的身上。”其说话间眉头越皱越紧,而后其转身看向贤宇仔细打量了一番接着道:“你等从那种险境之下生还也是万幸,全赖祖宗保佑,不过皇儿,你日后行事要谨慎些,对方毕竟是天帝,乃是三界六道的至双尊之一,其手段恐怕多不胜数啊!”逍遥廉洁虽说无惧天帝,但其不能不顾全自家的皇子,贤宇是逍遥皇朝唯一的继承者。

    贤宇闻言眼中精光却是一闪,只听其淡淡的道:“父皇,我逍遥一族后人做事但求无愧于天地,无愧于众生,无愧于万民,儿臣虽说不才,但自认行事光明磊落,无愧于心,若是天帝无端降下责罚,说不得儿臣也要和其斗上一斗,即便不敌还能如何,有死而已,儿臣知晓父皇担忧儿臣安危,毕竟儿臣乃逍遥皇朝唯一的皇子,我逍遥皇朝的延续寄托在了儿臣的肩上,但父皇,您难道愿意看到您的儿子是个懦夫,是个胆小如鼠之辈吗?若是儿臣无错自然要据理力争,即便对方是天帝又能如何,堂堂男儿,何惧之。”贤宇说此话时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威压,在这股威压之下,即便是逍遥廉洁身子也忍不住微微一颤,心神震动。

    逍遥廉洁深深的看了贤宇一眼却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哈哈哈……不愧是我逍遥廉洁的儿子,好好好,说的好,,只要我儿问心无愧,对得起天地对的起万民众生,即便最终不敌也不过就是一死,身为男儿何惧一死,身为男儿何惧一战。”其拍了拍贤宇的肩膀面上满是欣慰之色的道:“儿啊!你的胆识已在为父之上,为父心中很是欣慰,你该如何就如何,若是我儿当真死在天帝之手,逍遥皇朝断绝那也无妨,我逍遥一族中人,从來沒有孬种。”逍遥廉洁虽说如今已然老迈,但其终究还是逍遥廉洁,是那个把残破不堪的逍遥皇朝延续下來的皇帝,若论大智大勇,贤宇在一些时候还不及自家老子,俗话说的好虎父无犬子,若无逍遥廉洁这样的父皇,怎么会有贤宇这样的儿子,听了自家父皇之言,贤宇的心更加坚定。

    就在父子二人说话之时门外却传來了太监的话语:“启禀皇帝陛下,怜心宫主求见。”

    逍遥廉洁闻言苦笑了笑道:“瞧瞧,朕把你困在这里三日三夜,外头的可是急的受不住了。”其说罢话锋一转对外头的太监道:“让公主进來吧……”其话还沒说完门却已被人推开了,逍遥怜心嘟着小嘴很是不悦的看着自家父皇,看样子是在生逍遥廉洁的气,虽说千余年光阴流转,但逍遥怜心依然撒那个逍遥怜心,岁月沒能在其面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还是那个玲珑剔透的小姑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