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二十章 祖母

    贤宇此刻心中有一股强烈的不屈之念,其并不知自家要去何处,其只知晓要给下界那些枉死的万竹村村民讨回一个公道。其甚至还知晓,此刻定然有无数双眼在看着自家的一举一动,那些人便是这天界最至高无上的存在。此刻其面色极为冰冷,身上的杀伐之气也越來越重,贤宇自家不知其身上的天尊双圣二人却是知晓,此刻贤宇身上那股杀伐之气已然起了变化,之前其虽说也有杀伐之气,但那股杀伐之气在寻常修行者面前或许有用,在仙人面前却是无丝毫用处,此刻贤宇身上的杀伐之气即便是天尊双圣二人也有些抵抗不住,他二人乃是修仙境界,修仙境界为凡尘修行界中最高境界,已然算是凡尘中的仙人,只需渡过三九天劫便可飞升成仙。他二人都无法抵抗贤宇这股杀伐之气,便可断定贤宇此刻的杀伐之气即便是真正的仙人见了也要为之心神一震。二人此刻已然打定主意,若是此次天界之行侥幸存活,那便追随贤永不背弃。先前二人屈服贤宇是在贤宇的威势之下,此刻却是心悦诚服的臣服。

    三人一路前行,贤宇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來,这一路行來太过顺利,居然无人拦截,贤宇已抱定苦战的心思,其私闯天界听起來就不是什么小的罪名,可如今却无人蓝接触,这一切太过诡异。不仅是贤宇,天尊双圣二人也皱起了眉头。念想间贤宇的身子停了下來。其冷漠的看了看四周而后沉声道:“下界修行者龙啸此次前來为了万竹村枉死之村民讨回公道,天帝身为天界之首理应爱民如子,如今做错了事,难道要藏头露尾吗?”贤宇此话出口之时并无多大动静,但其后声音却越來越多,最终如同奔雷一般散开,即便是天界广大小半个天界也传遍了贤宇的话语。天界下三重天的仙人听闻此言面上都显出惊愕之色,天界存世无数万年还从未听闻有下界的修行者硬闯进來。之所以在天地屏障处只留一名金甲仙人,就是因那屏障极为坚韧,寻常的仙人都无法破开,即便是修为高深的仙人想要破开也极为困难,再者,修为高深的显然都有开启屏障之口诀,自然不会有硬闯之事发生。但今日,这些仙人自以为很是坚固的屏障居然被下界的修行者如此这般破开,这些仙人都非愚笨之人,贤宇破开屏障进入天界,那也说明守护仙界的金甲仙人多半是被对方诛杀,那金甲仙人若是不死自然不会让人硬闯进來。如此能诛杀仙人的修行者,着实让这些曾经的修行者,如今的显然感到不可思议。这些仙人纷纷散开自家的仙识探查整个仙界,自然将贤宇的模样看了个清楚。

    这些仙人虽说看到了贤宇,却沒有一人出手阻止贤宇的脚步。因为他们知晓,在这东北帝天界中,所有的事都瞒不过一人,那便是天帝。天帝未让人前去阻拦,那自然是天帝自有打算,虽说不知天帝为何放纵这下界的修行者肆意妄为亵渎天界威严,但天帝之命无人敢违抗。此刻的贤宇口中话语依然不断的传出,只听其沉声道:“今日龙啸若达目的便将这天界搅个天翻地覆!”说罢贤宇便朝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座精美殿阁楼飞去,沒多少工夫便到了近前。其冷冷的看了这阁楼一眼,身上金光一闪,一道粗若水光的皇道龙气透体而出,直朝着那阁楼冲去。在皇道之气快要撞在阁楼上之时,阁楼之上忽然亮起了七彩之光,居然硬生生将那皇道之气抵挡住,并将其化解。贤宇见此一幕,面上神色更加冰冷了几分,面上煞气更浓。只听其低吼一声,又一道皇道之气从其体内冲出,此次冲出的皇道之气有数十丈粗细,化作一条百丈金龙在连连龙啸中冲向那七彩光幕,七彩光芒连丝毫声响都未发出便尽数瓦解。那皇道之气并未停留直直的撞上了那精美的阁楼,只听一声轰然巨响,那阁楼的一般化作了尘埃。其内一道精光飞出,升空数十丈后化作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此老者面露骇然之色的看了看自家被毁去一半的府邸,而后又看了看贤宇,居然就此沉寂了下來并未攻击贤宇。

    贤宇见此面上的疑惑之色更浓了几分,其已做到如此地步居然还无人攻击他,这一切似乎很不合常理。但贤宇不会在此事上思索太多,其如此作为原本就逆天而行,自然不怕什么天规责罚。如此这般贤宇一连回去了就做阁楼,从中飞出了十多个仙人,这些仙人均是一连无奈之色的看着贤宇,却无人对贤宇出手。贤宇见此面色变的越发阴沉,就做其打算出手毁去第十座阁楼殿宇之时虚空中却传來一声冷哼:“冷,居然如此狂傲,本帝原本想给你一次机会,毕竟下界修行界中如你这般修为强悍者少有,他日若位列仙班定然是朕的得力干将。可你这厮居然不知进退,毁去了如此多的仙界殿宇。如此任你这般肆意妄为,我天界威严何在?朕的威压何在?!”此声犹如惊雷一般传入贤宇耳中,使得其心神一颤,不由的想要行大礼参拜,但其体内的皇道之气略一运转便抵抗住了这股无形威压,不但如此,其身上的金光还将天尊双圣二人笼罩,使想要下拜的二人站直了身形。那声音并未停下,而是接着道:“今日朕便亲手将你诛杀,让你知晓天界的威严不可亵渎!”话音落下贤宇便觉一股寒意流变全身,下一刻其周身的虚空一阵波动,一股旋风居然凭空幻化,在将贤宇围在了中央。

    见此情景贤宇想要抵抗,却惊愕的发觉自家全身的法力居然无法调动分毫。但其面上并无惊慌之色,拼命的调动体内的皇道之气抵抗这股旋风,但那旋风似乎是铁一般的牢笼,任凭贤宇如何抵抗都阻拦不了分毫。沒多少工夫一道道金色雷电在旋风内生成,一股毁天灭地的威压充斥在旋风内。天尊双圣二人无法抵抗这股威压,一只手臂爆开化作了血雾,沒多少工夫另一只胳膊也爆开化作了血雾。贤宇见此一幕心中却极为坦然,依然无丝毫的惧怕之意。此次其私闯天界原本就沒有把握,虽说其修为惊人,但其要对付的毕竟是仙界的仙人。若是能全身而退,他自家都不信。如今天帝亲自出手,其自认无抵抗之力,唯有一死而已。

    贤宇用沙哑的声音对天尊双圣道:“两位道友,我三人今日恐怕要陨落在这天界了。龙 某连累了两位道友,还望两位道友见谅一二。”虽说是这天尊双圣自愿前來,但此事毕竟因贤宇而起。贤宇这人恩怨分明,不想欠他人什么。故而大限将至,其向天尊双手圣二人致歉。

    天尊双圣其中的一人闻听贤宇之言狂笑一声道:“宫主这说的哪里话?我师兄弟二人还要多谢宫主,若非宫主,我兄弟二人绝无可能打开心结,成了这天下间少有的真正的修行者!况且來天界是我兄弟二人自愿,并非宫主强迫。今日虽死,但我二人死得其所。今生能追随宫主左右,我二人更是觉得极为荣耀!我等修行之人心中应有仁慈之心,若无仁心即便是成了仙人也不配享受百姓供奉!”他二人此刻心结已开,可坦然的面对将要到來的死亡。

    贤宇闻听此言接口道:“道友说的不错,神仙神仙,有凡尘中的百姓神仙才是神仙,才有神仙的荣耀,若无百姓的虔诚供奉,神仙是谁家的神仙,不过是自家封赏自家的而已,可笑的很,哈哈哈哈……”贤宇此话一出四周的那些仙人心神不由的一震,许多仙人面上显出明悟之色,看向贤宇的目光有了一丝异样。他们有许多人断定,若是贤宇今日不死他日必定成就无上仙业。也有许多人面上显出惋惜之色,自然是替贤宇惋惜,甚至替天界惋惜。

    天尊双圣二人闻听贤宇之言也狂笑了起來,那笑声中充满了讥讽之意,是对天界的讥讽,对这些自以为是的仙人的讥讽。就在贤宇三人将要被那旋风吞沒之时,那旋风却轰然散去,只听一个娇柔的声音道:“小叔叔好狠的心啊,居然要诛杀自家的亲侄玄孙儿,这要传出去,小叔叔的天帝怕是做不成了吧?”话音落下,贤宇身前出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这身影只看背影便知晓极为的动人,一头青丝垂下,如瀑布一般,从其身上传來一股醉人的幽香,闻之让人飘飘欲仙。贤宇不知为何,在看到这背影的一刹那有了一种极为亲切之感,心中更是生出恭敬。那女子转身看了贤宇一眼微微一笑道:“小孙孙,还不快快见过你祖母?”贤宇闻言却是愣在了当场,其并不知晓,此人便是逍遥一脉的祖宗,逍遥正德的发妻公孙凤静,祖为老祖之意,母自然是奶奶的意思。见贤宇愣神,公孙疯静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來。

    贤宇见此连忙恭敬的下拜,而后开口道:“小孙孙见过祖母。”说罢便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以其的聪慧自然猜出了眼前之人的身份,心中骇然之下也有了一丝喜悦。

    (<b>1 3看書網</b>海阁13800100.)s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