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一十六章 斗天(下)

    看着贤宇三人的身影远去暖月二女眼中有泪花闪动,两女互望了一眼后便跪在了虚空高声道:“弟子恭送师尊!!!”说罢两女对着贤宇的背影磕了三个头,在两女看來自家师尊此去多半是回不來,并非两女对贤宇的战力有所怀疑,而是贤宇此次要斗的是天,并非人。

    墨阳从始至终都未开口说一句话,即便贤宇说让其掌管阴阳宫之时其也不过是郑重的点了点头,有些话在其看來根本无需多言。其与贤宇相识一千余年,贤宇的性子其最为清楚。其知晓此事贤宇心意已决,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此刻其望着贤宇的背影,面色严肃的躬身下去开口道:“墨阳恭送宫主,阴阳宫上下等着宫主归來!!!”其此话说到最后可谓是震动天地,如同九天奔雷一般在此方天地间炸响,其余阴阳宫闻言也纷纷低下头却恭送贤宇。

    这些话语贤宇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但其却并未回头,只因其知晓自家此刻走的路沒有回头路。天尊双圣二人也沒有回头,此刻他二人面上满是坚毅之色,眼中只有面前的那股身影。那个身影与他二人相比还是个孩童,显得有些稚嫩,但此刻二人却从那个身影中看到了一种力量。那是绝不屈服的力量,那是泰山崩于前岿然不动的意志。此刻从那个身影上散发出的战力即便是他二人看來也是极为惊人。这一刻,他二人面前那个原本单薄的身影越发的雄壮了起來。他二人眼中贤宇已不是个孩童,而是比之他们还要有战意思的强者。

    三人身形飞快沒多少工夫已处在数万丈的高空之上,就在此刻贤宇的身影赫然停下。二老见此也同样停下,并未多问,他二人知晓贤宇自然会开口。果然,只听贤宇淡淡的道:“前方便是一道无形的屏障,此屏障修行之人无法通过,想來是天界与凡界的第一道阻隔。”贤宇当年重伤魂魄离体就曾有过一次奇遇,只不过那一次其是处在屏障之内,不能到凡尘。贤宇知晓此屏障无比广大,牢不可破。只是如今的贤宇并非当年的那个小小的修行者,今日其便要试试能否破开着无形的屏障。天尊双圣闻听贤宇之言并未再询问,他二人修为比之贤宇高处不少,是数百丈外就已然察觉前方有一道屏障,此屏障在二人神念探查下居然沒有边际。

    贤宇退后几步接着道:“本宫先看看能否破开此屏障。”天尊双圣闻听此言互望了一眼,而后便朝后退出了数十丈。贤宇见此目光再次盯向了那屏障,其目中透出寒芒,手中青芒一闪,一柄三尺长剑便出现在其手中。此剑之上散发出强烈的剑气,剑气之强即便是天尊双圣都不由的身子一震。在天尊双圣二人的注视下贤宇手中青色法剑脱手而出,其在贤宇身前盘旋一圈后发出了一声剑鸣,而后青光暴涨,只是几个呼吸间青光便散去。出现在天尊双圣面前的却是一柄数百丈的巨**剑。巨剑之上散发出的威压是方才的数百倍,剑气之浓甚至化作了实质,一圈圈青色的波纹清晰可见,虚空不时传來卡卡之声,似乎只是此剑现身就使得这虚空有些承受不住。天尊双圣见此情景瞳孔忍不住收缩,面上皆是骇然之色。在二人想來即便贤宇当日不化作龙身,单单凭借一剑之威便能将他二人制住,想到此处二人感叹不已。

    就在二人思索之时贤宇却是伸手在那前方看似虚空之处一点,那巨剑再次发出一声剑鸣,朝着前方冲去。巨剑前冲之时间身周围的虚空居然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裂缝,一阵阵寒风从其中吹出,此裂缝贤宇再熟悉不过,东荒一战此裂缝平平出现,其内是虚无之地。天尊双圣人见此情景却是再次倒吸了一口凉气,即便是他二人的修为想要破开这虚空也是极为困难,可是眼下自家身前不远处的这个青年仅仅凭借着一剑之威便使得虚空碎裂,这是怎样的神通?二人心中骇然之际也有了不少殴打喜悦,贤宇越是强悍此去就越是能够保全。

    “轰轰轰轰!!!”之听数声轰然巨响传出,巨剑之上散发出耀眼的青光,在巨剑的剑尖处,却是出现了如同镜面的光泽。轰隆隆的响声不绝于耳,此方天地仿佛要坍塌一般。天尊双圣此刻只觉自家体内的法力翻涌不断,心神也是一阵荡漾。那轰隆隆之声仿佛能直接穿透人的身子,撞击在人的心中。亏的三人皆是修行者,若是凡人听闻此音,便会当场化作碎末消散。只是,这巨响过后那前方却又恢复如初,就好似方才之事从未发生过一般,只留下了阵阵轰隆之音回荡。贤宇见此情景目中寒光又是一闪,其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其手上法印打出,一道道融入那巨剑之上。巨剑发出一声剑鸣,而后其上青光再现,片刻后青光消散,那巨剑已然化作数千丈大小。其上散发出的剑威已极为浓郁,即便是天尊双圣此刻也不由的倒退几步,面色苍白,目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他二人修行了数万年,还从未见过如此法器,体型变大并不稀奇,许多法器都能做到。但随着体型变大其威势也随之变大,并非本体变大带给对方的震撼,而是本体变大后其上产生的威压与本体硕大的体态一同带给人的威压。此刻二人自认,若是贤宇当时便使出此剑,他二人沒有丝毫胜算。让他二人吃惊的并非只有这些,而是贤宇。贤宇的修为不过是窥仙境界,操控如此巨**宝,其体内法力多半用不了多久便会耗费的一干二净。可如今看贤宇,面上神色无丝毫变化,很是淡然。就在二人思索之时贤宇的话语却传來:“两位退远一些,此一击恐怕会波及很远,两位要小心了。”

    两人闻听贤宇之言恭敬的抱拳道:“遵命!”而后两人便身子朝下落去。二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知晓贤宇的剑气是朝四周扩散,不会朝下扩散,若是两人后退,多半会被波及。两人足足下降了数千丈才停下身形。抬头看去已看不到贤宇的身影,只能见到一把苍天大剑遮盖了一片天穹。贤宇看着二人退开又一剑落下,此剑在落下之时剑下的虚空如镜面一般碎裂。

    天地间在这一刻极为沉寂,片刻后只听“轰轰轰轰轰轰!!!”一连串的巨响传出,整个东圣浩土在这一刻似乎都到了末日一般,凡尘中的百姓一个个面露惊骇之色,凡尘中的皇帝这一刻也走出的大殿望着天穹,眉头微微皱起,最终其弯下了那除了在自家父皇和母后面前从未弯下的双腿,目中显出虔诚之色看着天穹,心中在不停的乞求上苍垂怜,莫要动怒。

    这一刻整个修行界的修行者都停止了一切事情,打坐的从入定中醒來,飞行的停下了身形,齐齐的朝天穹望去。佛门圣地所在,佛陀山,佛始寺的一处僻静的禅房中,一个看起來三十岁的僧人原本在入定,其手中的念珠还在不停的缓缓转动。突然,其猛的睁开双目,手中的念珠居然掉在了地上,只听其喃喃的道:“佛祖,师尊,一定是师尊!”说罢其便身形一闪消失在了此处禅房之内,当其再出现之时却已在数千丈的高空,朝着一处地方急速而去。

    圣人峰乃是儒门圣地书生门之所在,此刻一个中年男子原本正在屋中作画,忽然,其持笔的手猛的抖了一下,一滴墨汁滴在了快要做完的这副画上。只听此男子自语道:“是师尊的气息,奇怪,师尊他老人家的气息为何能传出如此之远?”眉头紧皱下其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当其再出现之时人已在山门之外,化作一道流星冲天而去,看其所去之处与方才那个和尚一般无二。这两人并非旁人,正是归凡与有无,他二人所修功法传自贤宇,如今贤宇的气息覆盖了整个东圣浩土,二人自然能够察觉,二人隐隐觉得此事有些重大,故而正赶往阴阳宫。此刻阴阳宫中的众弟子也纷纷抬起头朝天穹望去,在那天穹之中有自家宫主的气息。

    暖月等人在贤宇离去后并未立刻回阴阳宫,而是呆在原地。此刻诸人面色苍白,眼中满是震撼之色。方才那第剑之时诸人就觉得浑身被一股大力冲击,此刻更是有许多修行这心神荡漾,暖月二人同时喃喃自语道:“师尊,是师尊,师尊的气息!!”诸人闻言 面色皆变的有些沉重。诸人都能干啥到这一击之中的威势,如是处于爆发之初,此处之人中窥仙境界的至少要一同陨落十人,或许还会更多。即便是修仙境界的,多半要要重伤,短期内无法痊愈。

    此刻天尊双圣二人身子正快速朝下冲去,在二人的身后有一股无形之力正在追赶,二人面露骇然之色,但目中却是精光连闪,其中一个大笑道:“师兄,做那龙啸的属下,也不算是辱沒了我二人的名声。其不过是两剑就能让你我如此狼狈,还能说些什么呢?”其一边说着还不停的朝后方打出法印,试图阻止那快速临近的威波,但效用却是不大。二人见此同时大笑一声,身形忽然朝上冲去,避开了那波纹,虽说打出的法印作用不大,但终归还是有些效用。

    (<b>1 3看書網</b>海阁13800100.)e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