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一十四章 斗天

    春秋交替,贤宇在万竹村一住就是五十年。这五十年來其好似又回到了数百年前那段归凡岁月。其容颜一年比一年苍老,现如今已成了一位看起來六十多岁的老叟。此刻万竹村村口,一个老者坐在一个大青石之上,其身前围着几个孩童在听老者讲故事,只听那老者和颜悦色的道:“这个孩子啊知晓母亲想吃鱼,大冬天的忍着寒冷到了河边,其看了看被冻住的河面皱了皱眉头心说冬天鱼儿都在坚冰之下,要如何捕捉孝敬母亲?想了一阵后其便脱去了自家的衣衫,而后趴在冰面之上,用自家的体温來融化冰面,如此便捕捉了几条鱼回家。孩子们啊,你们说,这人是不是个孝子啊?”其身前的孩童被其的故事深深吸引,听的很是入神。听了老者的话后所有的孩童都连连点头,仁孝之念乃是人之本性,初始便带了出來。

    这给孩童们将故事的老者仔细一看却能看出年前时的神武之相,即便是现下也是极为清爽的一位老者。此人不是旁人,正是贤宇。这数十年來万竹村人去人生老人去了不少,其便成了村子中辈分较高的一人。平日里无论是孩童还是大人,都对贤宇非常尊敬。酒啊此时一个女子朝贤宇走來,走到贤宇身边微微欠了欠身子,而后恭敬的道“潇老爹,您在啊。那啥,俺家的午饭做妥了,老爹您要不要去用一些饭啊。您老是一个人,平日里要我说就不用自己动手做了,俺们这些后辈一人一天管您三顿饭,如此其不省事吗?呵呵。”此女说话之时双目很是真诚,贤宇自然听的出其说的乃是肺腑之言,闻言不由的笑着摆了摆手,算是回应。那女子见此便领着自家孩子离去,刚离去沒多少工夫便从家里端了大碗出來,里面是一些白饭和几块鸡肉,看起來很是美味,女子将碗筷递给了贤宇,而后便笑了笑转身离去。

    贤宇见此微微一笑开口道:“多谢张家的了。”其对此并不排斥,这数十年贤宇可说是吃百家饭过來的,其原本早已到了辟谷之境,但贤宇吃的却不是饭菜,而是凡尘中的善与情。村子中的人之所以对贤宇如此这般敬重,自然有缘由在其中,贤宇在这万竹村中是唯一识文断字者其将自家的草庐改成了学堂,不收钱才交孩子们识字,如此自然是深受村民敬重。贤宇识字,这村子里婚丧嫁娶往往其都参与其中,写个对联什么的其也不收费。如此之人,即便是让谁家供起來也会有人愿意,更何况只不过是一日三餐的供应,贤宇吃喝自然不不愁。

    这五十多年來贤宇每日都要在那井口边上呆两个时辰,每每也都是面无表情的离去。贤宇已然习惯了如此这般的日子。经历了归凡人岁月与如今的这五十多年,贤宇觉得自家虽说是修行者,可做起凡人來比做修行者更加在行。其甚至在想,或许当年其入修行界就是个异数。若其当年沒有遇到玄仁子,沒有入修行界的话,此刻虽说早已化作一撮皇土尸骨不存轮回世间,但那日子想必要比此刻过的轻松。但贤宇也不过是如此想想罢了,其修行两千多年,如今已然无法改变,这便是命数。修行之人即便是逆天而行,但最初的命数却是修行者无法逆转的。就好似贤宇遇到玄仁子,而后入道,这一步贤宇是无法逆转的,因为那时其还不过是一介凡夫俗子罢了。再比如自家男女之躯,也非修行者所能逆转,是男就是男,是女就是女。如非男那般弄的男不男女不女,在贤宇看來终究是会害了自家。从此点说來,成为修行之人是贤宇之宿命,其无法更改,即便是其有逆反之心也依然无法更改,初始无不可逆。除去初始后來之事若是贤宇有心皆可逆之。有些其逆了,有些 其不想逆。就好比來到此方天地,若是贤宇当时以皇道之气与那井中的奇异力量相抗,其此刻或许还在逍遥皇朝。只是,其在那千年宫中见到了与自家独一无二的贤宇后贤宇便起了寻头之心,在其看來被那怪异之力牵引而來或许是其解开心中疑惑的途径,这才沒有做丝毫的抵抗被心甘情愿传到了此地。

    就在贤宇思索之时原本,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穹忽然阴暗了下來,接着大地便剧烈的晃动了起來。贤宇见此面色一变,其猛的起身大喝道:“快逃啊,地动了,大地动啊!!!”贤宇话语刚一出口便从那村子内跑出数十人來,其中孩童占了多数。沒多少工夫,整个村子里的人便有七成跑了出來。贤宇见此面上不由的松了口气,不到万不得已,其不会施展法力。

    可就在贤宇的心刚放下只是,却听卡卡之声响起,其脚下的地面出现了龟裂,不但如此,还有一股炽热之力从地底渗透而出。贤宇见此情景面色不由的大变,却听一声惊呼传來,贤宇猛的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七八十的女童掉进了脚下的裂缝之内,此刻整个村子都处在裂缝之中。贤宇见此身形一闪,下一刻其手中抱着方才掉进裂缝的女童出现在地面之上。可贤宇的眉头却紧紧的皱了起來,一连数声惨呼发出,只见有数人掉进了裂缝内。贤宇身形连连闪动,最终却还是沒能将所有人都救下,整个村子百多人有将近半数死在裂缝的岩浆之下,活下來的皆是是孩童,很少有成人。那些成人原本有活命的机会,却生生让给了自家的孩儿。

    贤宇此刻双目欲裂目中满是血丝,在其看來这大地动來的太过诡异,东圣浩土之上根本沒有出现过如此剧烈的大地动,此事贤宇心中一清二楚,也就是说,此刻的大地动原本不该出现,这些万竹村的村民原本都不该死,这一切是有人改了天数。想到此处贤宇猛的抬头看向了天空,目中充满了恨意。大地动很快便停止,大地之上的裂缝甚至都合拢起來。天下起了大雨,但贤宇却听不到雷雨之声,其耳中能听到的是那一声声的哭泣,是孩童的哭泣,是村子中仅存的十多个成人的哭泣。贤宇静静的站在原地,其沉默了良久,而后缓缓的开口道:“此乃天灾悲伤无用,为今之计是要重建家园。”贤宇看了看仅存的那十多个大人淡淡的说道:“这些孩童就交给你们这些活下來的大人抚养了,尔等要将这些孩童视如己出才是啊。”

    如今这些人都当贤宇是神仙,很多人都看的到了贤宇救人的一幕。十多个大人连忙跪下给贤宇行了大礼道:“神仙啊,多谢神仙相救,神仙救命之恩我等永不敢忘,多谢啊多谢啊。”等这些人抬头之时贤宇却已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一脸茫然之色的诸人。贤宇此刻身在那井边,方才的大地动使得这井碎裂,但井水却并未干枯,而是如当年初现那般喷洒出來。贤宇见此单手一挥,只见一团金光显出,瞬间便把那些碎裂的石块包裹,只听轰隆隆数声巨响,金光散去后那口井却完好无损的坐落在原地,就好似光阴倒流了一般,无丝毫改变。

    贤宇深深的看了井一眼,而后身上金光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去再出现之时人却已在数千丈的高空。只听其高声道:“上苍失德,无端降灾,致使百姓屈死。本宫今日便要与这天的斗上一斗,本宫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沒有仁慈之心的畜生做出了这等丧尽天良之事!!!!”越说贤宇话语声响越大,到了最后却如同惊雷一般传遍了千万里,阴阳宫中人将此听了清楚。

    暖月仙子原本正在房中打坐,闻听贤宇之音身子微微一颤,贤宇话语贤宇听的清楚,自然猜出了究竟发生了何事,贤宇话语中的杀机更是让其身子微微一震。其跟随贤宇五百多年,还是头一次见贤宇如此这般动怒,眉头不由的皱了起來,下一刻其身形却是消失不见,再出现之时人却已在阴阳宫上空,此刻暖月与墨阳几人已然在半空,还有天尊二圣也在其列。诸人互望了一眼沒有言语便直奔声音传來之处而去,几人中不少人修为比贤宇高,沒多少工夫便看到了向天冲去的贤宇。天尊双圣之一的老道开口询问道:“宫主究竟发生了何事?竟然惹得宫主如此动怒?!”其余诸人闻言也纷纷开口询问,话语中满是焦急之色。诸人对贤宇很是知晓,贤宇如此便是动了真怒,看这架势是要与天斗了,让诸人心中怎能不焦急?修行之人虽说原本就是逆天而行,但若说哪个敢真的跟天叫板,那还真是沒听过,即便在修行之人的心中,天也是至高无上的。自家的主子斥天,如今更是要逆天,此事有些大了。

    贤宇闻听诸人之言身子却丝毫沒有停下的一丝,其冷声道:“上苍失德,本宫今日要斥天,更要斗天!!!”这一刻的贤宇虽说并未化龙,但其全身上下散出的威压还是让诸人不寒而栗,即便是天尊双圣这两个修仙境界的前辈也是打了寒颤,看向贤宇的目光更是充满了崇敬。只是他二人此刻想的是如何劝阻贤宇,在二人看來自家的主子虽说很是强横,但要真是敢斗天,那下场估计不会好到哪里去,说不准便会神形俱灭,二人如今真心要追随贤宇,自然不希望贤宇如此。

    (<b>1 3看書網</b>海阁13800100.)s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