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八百零八章 邪瞳

    两人均是退出百丈才停下身形,可见这一击威力之大,暖月面色微微有些苍白,但神色却依旧冰冷镇定,此刻内心却不像面上这般镇定,其体内如今正有一丝邪气流转,若非方才其硬生生的将那丝邪力压下此刻早就一口鲜血喷了出來,其却不知对面那老者此刻也不好受,甚至其比暖月还要不好过,暖月方才那一击蕴含里极为浓郁的阴力,此刻却是有一些窜入了其的体内,身为男子体内却多了那么些许的阴力流窜,想想便可知那是一种什么滋味,虽说世间万物阴阳相合而生,但若是贸然将阴阳聚在一处所带來的的痛楚寻常人自然无法知晓,此刻暖月的那股阴力正疯狂的在此老体内流窜,老者体内的至阳之力又拼命的阻挡,如此一來就好比此老体内是个战场,阴阳之力是两方军马,此刻却是杀的不亦乐乎,如此比较之下老者如今所受的痛楚比之暖月何止十倍百倍,暖月只是邪气入体,只要将其压制便可一时平安,只要事后慢慢将那丝邪力从体内逼出便可无碍,那老者却是不同,此战胜负已明。

    暖月见老者面露痛苦之色眼中杀机一闪,其原本就非心慈手软之人,如今两军交战更是不会有什么仁慈之心,只见其衣袖猛的一甩,虚空中顷刻间便出现无数水滴,这些水滴汇聚在一处居然立刻凝形,成了一个个冰锥,那些冰锥成形后吴丝毫停顿,直奔红袍老者而去,老者此刻却哪里顾得了许多,体内剧痛即便其是修行之人也无法压制,眼见对方再次攻來,其不假思索便要逃遁,其修行无数岁月,才不会为了一场战事而丢了性命,可其身形刚遁出沒多远其前方虚空却是光芒一闪,一把长剑居然硬生生的刺入了此來的心口,此老面露不可置信之色,双目圆睁的望着前方的虚空,只见其前方虚空一阵波动,从其内走出一人,此人身着一袭白色宫裙,生的颇为美丽,不是天阴仙子又是何人,天阴仙子出现后丝毫不理会那已死去的老者,径直朝暖月而去,其与那老者擦肩而过沒多少工夫,老者的身子便自爆了开來,一时间血肉横飞极为可怖,天阴仙子却是微微一笑柔声道:“师妹,你我二人又多少年不曾合力杀敌了。”其说话间目中满是姐妹情意,如今其才知晓什么才是最要紧的,道不可不问,情也不可舍去,跟随贤宇五百余年,其越发觉得贤宇之言丝毫不错,修行之人问的是天道,行的是逍遥,天道若悟自然是可喜可贺,但若是这悟之人无情无爱,即便是悟道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贤宇所言想修仙道先全人道,人道不全仙道难成,仙道难成,却并非成不得,若是有大机缘大造化仙道可成,但若是舍弃了人道,即便成仙又有何意义,天阴仙子入贤宇门下后自然要全人道,但其并不知自己父母谁,如此一來其只能将这人道全在暖月身上,暖月对此自然不会拒绝,因此这五百年來姐妹二人的情意是越來越浓不是亲生胜似亲生,暖月如今对自家师姐也是颇为依恋,在自家师姐面前其就像是个小女娃一般。

    只见暖月眨了眨眼睛道:“是啊!你我姐妹说起來还从未碰到过如今日这般大的场面,当年也不过就是灭几个狂妄的散修罢了,沒想到今日当年的合杀之术得以施展。”说罢其转头看了贤宇所在之处一眼,而后接着道:“我姐妹二人这数百年來承蒙师尊教诲,当真是受益匪浅,我等无以为报,如今就只能多杀几个邪宫之人略表心意。”其说话间眼中却是有寒光闪过,此女早就打定了主意,今日一战要大开杀戒,算是为自家的师尊多除去几个祸害。

    天阴闻听此言也朝贤宇那边看了一眼,笑了笑道:“我与妹妹想的一样,今日你我姐妹就大开杀戒,师尊如今正与那邪宫邪祖心战,这些邪宫弟子就由我等出手灭杀,替师尊分忧。”说罢两人相视一笑,暖月却是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天阴四下看了看,却是朝邪宫中的一名女修飞去,其已然看出那女子的修为也是窥仙境界,已连杀数十个阴阳宫弟子,留不得,如此这般在两女连杀之下一个又一个邪宫高阶弟子死亡,这些人临死也 弄不清究竟死在谁手中,此刻空中那青龙与三首的咆哮更加之剧烈,仔细看去居然是那三首蛇占了上风,邪祖见此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其修为比贤宇高出两个境界,对付贤宇自然不是很难,只是有些费劲而已,此击其用了将近七成的法力,起初其还有些坎坷,生怕贤宇举手投足间破去了自家的法术,但如今眼见青龙不敌,其自然是放心了许多,看向贤宇的目光再次充满了不屑。

    此刻的贤宇面色却是平静之极,好似空中的青龙与他无丝毫干系,其只是个看官而已,眼看着青龙发出一声声的哀鸣之音归凡与有无眉头不由的皱了起來,二人原本想要出手,但见贤宇丝毫沒有动作也就把出手的念头压了下來,不只是他二人,正道三宗的其他弟子见了此幕面色也是难看之极,一股压抑在正道三宗弟子心中升起,却是让邪宫弟子沉寂杀了几个正道三宗的弟子,就在正道三宗弟子心中战年动摇之时却见那青龙四周无数金色光点闪烁,这些金光疯狂的向着青龙身上涌去,沒多少工夫便将青龙的整个龙身包裹在其中。

    下方正在厮杀的修行之人看到这一幕皆是一愣,暖月与天阴面上却是泛起一丝笑容,只听天阴仙子淡淡的道:“即便师尊修为有限,但凭借此无穷无尽之神通,足以笑傲修行界了。”贤宇此神通天阴仙子却是知晓,当日贤宇就是凭借此神通给了天阴仙子一个下马威。

    暖月闻听此言点了点头道:“不错,师尊之能当是世能及者恐怕沒有几人。”说罢其身形快速朝天穹飘起,口中大喊道:“正道三宗弟子听着,吾师法术通玄,尔等无需担忧,奋勇杀敌才是我等的本分,身为修行者除魔卫道才是正途,即便身死,死得其所,杀,,。”最后那一个杀字如同九天神雷一般响彻天地,更是在正道三宗修行者心中炸响,就在此时只听一声高昂的龙吟传出,诸人往天穹望去,只见青龙周身光芒消失殆尽,龙身再次显出,再次显现的青龙龙身却是比之方才要大上数倍,气势更是惊人,诸人见此情景心中重生战意。

    正道三宗弟子渐渐的收回目光,看向了邪宫的邪修们,那些邪修再对上正道三宗弟子那冰冷的目光时身子不约而同的猛的一颤,一股寒意从邪宫弟子心中生出,战意瞬间失去了大半,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杀,正道三宗弟子疯狂的朝着离自家最近的邪宫弟子冲了过去,邪宫弟子见此一幕虽说心中有些犹豫,但这些邪宫弟子也并非寻常之辈,见对方杀了一咬牙便冲上去,即便是你修为再高,遇上个不怕死的主儿也是无用,两方人马再次厮杀起來正道三宗弟子心中战意大胜,渐渐的占据了上风,邪祖看着眼前的一幕面色渐渐的阴沉了下來,贤宇一身诡异修为实在让其很是震惊,一时间其目中精光连闪,一股滔天的战意从其身上散出。

    只见贤宇邪邪一笑道:“真是沒想到,你这小辈居然有如此手段,本祖不得不说,你一身修为使得本祖有些佩服,小小年纪能由此修为,当今修行界却是不多见,可惜啊!可惜本祖今日要将你这么个天才人物抹杀,说起來还真有些过意不去,但,这世上凡是得罪过本祖之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小辈,今日老夫就让你见识见识老夫的真正神通。”邪祖这番话说的极为平淡,贤宇闻言心中却是升了警惕,俗话说的好,事出无常,不可不防,贤宇修行将近两千年,虽说寻常时候很是随意,但在那随意之下却是小心非常,如今听邪祖这般说话,其立刻将体内的皇道之气运转,如此即便对方有什么诡异的手段其也不好会有性命之忧。

    只听邪祖口中念念有词道:“天地诸邪,为我所用,邪道大昌,随心所欲,邪瞳,开。”随着其一声开字出口在邪祖与贤宇两人的中央的虚空硬生生显出一道口子,而后这口子居然蠕动了起來,接着便如人眼一般缓缓张开,在那口子张开的一刹那,贤宇却觉心神一震,只见那张开的口子中血红一片,仿佛延伸之孔洞的虚无,让人有种想要逃离之感,尽管贤宇心性坚毅,此刻也不由的心神荡漾,其无法控制其脚步,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一步,但也仅此一步,下一刻贤宇目中精光一闪,退出的那一步居然又踏了回去,神色却是显得有些阴沉,邪祖见此面上却并未有什么异样之色,其原本就沒指望这邪瞳一出现就能震慑贤宇心神,只听邪祖淡淡的道:“此物名为邪瞳乃是老夫功法中威力颇强的一个,在此功法之下,窥仙后阶顶峰的修行者根本无法幸免,老夫倒要看看你能否破了老夫这邪瞳。”说话间其一个手印打出,那原本径直不动的邪瞳内的无尽血红之色却慢慢的转动了起來,起初还十分缓慢,到了最后却是越來越快,最终形成了一个漩涡,贤宇只觉一股狂暴的邪力朝着自家冲來,好似能将自家撕裂一般,就连其面部都因此扭曲了起來,好似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般,但其的 那一双眼睛却依然清明,其吃力的抬起双手淡淡的道:“天地无极以身证法,道之玄,。”此话一出一个个青色光点在其身前凝聚,沒多少工夫一个玄字便幻化而出,从这一字上散发出巨大的威压,这威压好似填充了整个天地一般,东荒之上的修行者此刻却是无法有所动作,不由自主的朝空中望去,只见那巨大的玄字显出后沒多少工夫却是轰然自爆,成千上万的玄字幻化而出,这些玄字朝贤宇身上狂涌而去,沒多少工夫却是在贤宇身上凝聚而成了一套铠甲,名曰玄甲,此乃天阳宫镇宫玄法之一,有此甲在身,除非修为高出施法之人两个境界,否则无法撼动对方分毫,在此铠甲幻化而出的那一刻,贤宇面上的扭曲却是消失不见了,对面那邪瞳之内传出的吸扯之力似乎对贤宇沒有了丝毫用处,邪祖见此情景面色却是平静之极,对其而言邪瞳的威能还未施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