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八百零七章 战起

    东圣浩土,东荒之地,一片肃杀之意,天穹之上密密麻麻的皆是修行者,一场大战将要打响,此刻却是显得格外宁静,暖也二女挡下了邪祖一击,自身却也多少受了些震动,她姐妹二人虽说如今修为虽说不低,但对上修仙境界的邪祖來说却是逊色,邪祖一击不过是试探,并非真正出手,如今其与贤宇四目对视,在两人之间方圆十里的虚空中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威压,若是此刻有修为低些的修行者误入其中顷刻间便会被此威压生生压碎心神,当场死去。

    沒多少工夫十里间的虚空居然发出了卡卡之声,仿佛无法承受那股大力一般将要崩溃,却在此时一个巨大的血红拳头朝着贤宇这边猛冲而來,那拳头來势极快,十里之距几乎一闪而至,贤宇见此目中精光一闪,只见其抬起右手也打出了一拳,拳出,一个巨大的青色拳头虚影立刻幻化而出,毫不示弱的朝着邪祖打出的血色拳头轰击而去,十里内的虚空在这一刻卡卡之声更重了几分,仿佛这一方天地当真要被两股大力生生击碎一般,两方的修行者只觉自家体内的法力急速流转,若是静止不动便会被一股奇异之力生生的抽离自家的身子。

    “轰,,。”一声天崩之声传出,两个虚幻却蕴含着巨大法力的拳头撞击在了一起,惊人的一幕出现在了两方修行者眼前,只见两方人马之间的虚空裂开了一道长长的裂缝,就好似天穹被人硬生生的撕裂了一般,那裂缝内一片漆黑,那是虚空之外的虚无,虚空尚且有气存之,而虚无却是一片漆黑什么也沒有,沒有丝毫的生机,还不如这东荒之地,此处怎么说还有数十万里的黄沙,黄沙虽无生机,但却也是一物,诸人只觉从那虚无之中吹出了阵阵的寒风,那寒风之寒即便是两方人马皆是些凡人眼中的神仙人物,此刻身子也不由的发抖起來,许多修行者甚至放出了自家的护体之光,如此來抵御那虚无之中吹出的寒风,一时间诸人大惊,但好在那裂缝并未存世太久,只是半柱香的工夫便一阵光芒闪烁间消失不见,就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见此一幕诸人才松了口气,若是那裂缝一直存之,那这一战也无需打了。

    贤宇面上生出一丝红晕,其在两个巨大的拳头碰撞之时只觉浑身气血一震翻腾,体内法力被大乱了循环乱窜了起來,撞击着其的五脏六腑,不过其身怀皇道之气,心念一动下体内的不适便消除,只是其面色却依然有些潮红,但其目中却是精光一闪心道:“这就算修仙境界的一拳吗?只是这一拳内也不知蕴含了邪祖几成的法力,今日一战倒是有趣的很。”念想间贤宇面上泛起一丝笑容,其此刻面对邪祖这般修仙境界的修行者心中却是无丝毫惧意,修为到了窥仙境界后贤宇更加觉得若是想有突破需要一些外物來督促,与人交手便是一途、特别是与比自家修为高的对手斗法,虽说这其中凶险重重稍不留神便会丢了性命,但若是能活下來对自家的好处也是极大,斗法之时对手就好似一个跳板,可让让自家提早感受到对手的修为境界,如此自家心领神会,若想突破自然就容易了些,就好似一条路,虽说此时还不能走过,但站在一旁仔细看上一看,待到要走之时心中多少有些谱,贤宇念想间面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灿烂,到后來其这一方的修行者人人都能看出龙啸宫主此刻面上那灿烂的笑容。

    贤宇在笑,邪祖此刻面色却是极为阴沉,其方才那一拳虽说只用了自家四成的法力,但若是是换做寻常窥仙境界的修行者在这一拳之下虽说不死,但却要受重创,可对面那个自家恨了五百年的小辈如今却是完好无损,甚至面上还挂着一丝笑容,其心中着实有些震撼了,不仅如此,对方方才那一击其却是发觉好似有一丝丝奇异的力量通过自家打出的拳头进入了其的体内,虽说只是一丝,但这一丝奇异之力却是将自家体内的邪力一阵搅动,使得其体内法力有些不稳,虽说那一丝不稳很快便被其以莫大的神通压制,但却是让其起了警惕之心,甚至其不由的想起数百年前自家与对方一战,那时自家虽说身受重伤,但对方却不过是飘渺境界的修行者,却能将他堂堂邪祖弄的那般狼狈,对方的战力可想而知,想到此处邪祖心中警惕更重,其心中暗道:“这家伙绝非寻常的窥仙修行者,虽说以我如今的修为其不足为虑,但万事小心总是沒错的。”数百年前的那一次其可是记忆犹新,若非其大意也不会被佛门的几个和尚重创,还被慈來追杀,后又遇上贤宇,最终乐得那般狼狈,那次若非贤宇放其一条生路,其此刻说不准早就成了九幽之下的亡魂,此刻更不会成为修仙境界的修行者,更别说与贤宇对战了,对于曾经能灭杀自家的修行者,邪祖自然不会大意,念想间其心中有了主意。

    只见其双手齐动法印一个个的在其手上出现,这些法印最终却是化作一只血红色的巨蟒,此巨蟒并非寻常,其生有三头,看起來极为诡异,其上的邪力更是滔天,三条蛇信不停的伸缩,贤宇见此情景面上泛起了玩味的微笑,只见其单手掐出一个手印,而后只听一声龙吟传出,在其的身后一个青龙虚影幻化而出,此虚影渐渐凝实,沒多少工夫却是化作如实体一般,青龙出现后围着贤宇转了两圈,而后发出一声更为高昂的龙吟,死死的盯住了对面的三首血蛇,青龙一声龙吟之下整个东荒似乎都为之一颤,地面之上飞沙走石极为可怖,这一刻居然有一丝天地之威降临在东荒之上,气氛很是压抑,每个人的心头好似压着一块巨石一般,再说邪祖幻化而出的三首巨蛇,其在听到龙吟的那一刹那身子却是不由自主的一颤,目中显出恐惧之色,即便是邪祖在听到那龙吟的一刻体内法力也不由的一凝,虽说只是片刻对其而言并无大碍,但其却皱起了眉头,修为到了其这般境界已成了仙人一般的存在,对天地之力更是颇为知晓,天地之力乃是天地之间自然生出的一股威压,任何法术都无法相抗,虽说那龙吟之中只是蕴含一丝天地之力,但一丝也是天地之力,此刻邪祖心中对贤宇难道杀意更浓了几分,在其看來对方只不过是窥仙境界就有如此这般奇异神通,此人说什么也不能留。

    邪祖念想间在其身前的巨蛇身上点出一指,那三受巨蛇目中的惧怕之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红芒,这一刻的三手巨蛇已不知恐惧为何物,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将对面之人灭杀,带着这股念头三首巨蛇猛的朝贤宇冲去,庞大的邪力在这一刻笼罩了整个东荒,贤宇身前的青龙也不甘示弱,其在一声声的龙吟中同样冲向了三首巨蛇,青龙之威势比之三首巨蛇却是大不少,此刻东荒之内刮起了阵阵大风,大风夹杂着黄沙,使得此方天地浑浊不堪,若是凡人在其中根本就看不清景物,即便是修行之人此刻双目也有些不能视物,须得将一丝法力汇聚在双目之上才能看清眼前之景象,可见此方天地如今是个什么模样。

    诸人只见青龙红蛇朝着对方快速冲去,龙吟蛇声不断,沒多少工夫一龙一蛇便缠斗在了一起,在这东荒之上上演了一幕龙蛇之战,邪祖此刻双目盯着虚空中的龙蛇,目中精光连闪,贤宇却是更加随意,其双手背负站在虚空,一身青衣在这狂风之中却是丝毫不乱,发丝甚至都沒有像旁人那般乱舞,就好似这大风对其无丝毫用处,此刻的贤宇宛若仙人一般,只听阵阵龙吟之声从天穹中传出,其中偶尔夹杂几声蛇叫,那蛇叫听起來极为刺耳,一龙一蛇就好似有血有肉的活物一般撕咬着,甚至时不时的还会有哀鸣之声传出,端的是可怖之极。

    龙蛇之争一时间难分高下,邪祖自然不会等着,只听其淡淡的说了一句:“杀。”这一个杀字是如此的轻描淡写,却是改变了多少修行者的命运,邪宫中人虽说被空中那龙蛇之战震慑了心神,但毕竟都不是凡人,此刻听了自家主子一声令下一个个身上杀气散出,快速的朝着贤宇一方所在之处冲來,贤宇见此情景却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正道三宗弟子也同样冲了出去,一时东荒之内喊杀声震天动地,与空中的龙蛇之战交相呼应,在这天地间上演了一副极为可怖的画面,大战已起,贤宇与邪祖却只是望着天穹,居然不去看下方诸人一眼,对二人而言那空中的龙蛇才是自己之战,那龙蛇虽说二人皆未操纵,但却是有几分心神在其中,此刻在外人看來是龙蛇之战,但若是有修为更加高深的修行者到此便能看出,此乃心战,若是一方败了那其心神定会受损,故而如今下方虽说喊杀震天,对二人而言却是无关紧要。

    归凡与有无二人此时却是恭敬的站在贤宇身后,他二人身为两宫之主不到紧要关头不便出手,至于暖月与天阴姐妹二人此刻却是已身入战团之内,对方也有不少修为高者,她二人要对付的就是那些人,此刻暖月正与已红袍老者斗法,那老者看起來干瘦如柴,双目却是散出精光,浑身上下更是邪力澎湃,居然是个窥仙中阶的修行者,此等人物在这战场之中并不多见,寻常修行者自然是无法对付,只见那红袍老者一只干枯的右手成掌朝着暖月击去,这一掌若是寻常修行者挨一击定然会直接形神俱灭,断然不可能生还,暖月眼看着那老者的一掌打出,面上却无丝毫惊慌之色,只见其单手一划半个太极图便出现在其的身前,之所以说是半个,是因为虽说能一眼便认出此为太极图,但其内却这有阴无阳,那阴鱼之内散发出浓浓的阴气,暖月方圆数十丈内的虚空比之外界要冷上许多,那红袍老者自然也在其内。

    其在那阴鱼出现的刹那便觉察觉一股刺骨的寒意充斥四周,即便其修为高深也不得不运起体内的法力相抗,暖月面色冷漠的伸手一指那红袍老者,那阴鱼便朝着老者猛的冲了过去,片刻后那老者的一掌便与阴鱼撞击在了一起,一声即便是在如此混乱的情景之下也能听的无比清楚的轰然巨响传出,暖月与那老者的身子不约而同的朝后急速退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