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零三章 七身

    贤宇这话语虽说极为淡然,但听在非男耳中却如惊雷炸响一般,非男的身子不由的一阵,只觉浑身被一股冰寒之气所笼罩,那种寒意并非从外界入体,而是从其心底生出,压制都压制不住,其如今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是逃,贤宇未达到窥仙境界之时其尚且不敌,如今贤宇已然达到窥仙境界,半仙之体与寻常境界的修行者有着根本区别,窥仙者,乃是真正的窥探到了一丝道之所在,虽说只是一丝,但就是这一丝却与其余修行者拉开了莫大之距,半仙亦是仙,非人所能抗之,在此方天地间修行者虽说不少,但真正到达窥仙境界的不足千人。

    非男恐惧之想想要逃遁,但其却惊恐的发觉自家的身子根本就不听使唤,贤宇目中精光一闪一步步的临近非男,非男此刻目露绝望之色声音有些颤抖的道:“道友,你我二人之间并无血海深仇,道友今日若是放过在下,在下他日必然有后报于道友,道友即便将在下灭杀那也无丝毫用处,死了便是死了,但若是道友能留在下一条性命,在下愿任凭道友驱使。”

    贤宇闻听此言面上神色无丝毫变化,只见其一个闪身便到了非男身前,其淡淡的看了非男一眼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微笑开口道:“道友这话说的不错,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非男听了贤宇此言心中一喜,在其看來贤宇如此说便是想要放过自家,但贤宇接下來的一句话却是将其吓得魂不附体,只听贤宇道:“这上天有好生之德自然不假,但我龙啸说出之话也不能不算,言出必行乃大丈夫所为,天虽好生,但此刻在下却要成全了自家说出的话。”贤宇说罢伸出一根手指向前那么随意的一点,只见一柄七彩剑影出现在了其的指尖,从那七彩剑影之上散发出磅礴的威压,在这七彩剑影出现的一刹那整个虚空都发出了卡卡之色好似欲裂,非男更是面色苍白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面露骇然,其沒想到贤宇居然如此果断。

    危急之际其大喝一声道:“天阴仙子,老夫乃是你天阴阁的客卿长老,你身为天阴阁主难道就如此看着老夫被他人灭杀,若是如此从今而后还有何人敢与你天阴阁往來,,。”此刻其也顾不得做出一副女儿家的姿态了,生死危机之际其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天阴仙子身上。

    天阴仙子目中精光一闪,身子一动便朝贤宇冲了过去,贤宇见此另一只空出的手朝着天阴仙子冲來的身形隔空一点,天阴身前便出现了一面七彩波纹,想要破除看起來需要些功夫,就在这一耽搁下贤宇那一指很是随意的点在了非男眉心,非男连惨叫都來不及发出一声身子便从头开始化作一粒粒尘埃融入这天地之间,这一切不过是刹那间的工夫,速度之快骇人听闻,天阴仙子见非男如此轻易的便被贤宇灭杀心中气愤之意恐惧之意更浓了几分,如此干净利落的灭杀非男即便是她自认也无法做到,她却不知那非男若在平常时候绝不会如此容易被灭杀,只因其方才想要偷袭贤宇之时身子便被那奇异之光震的有所损伤,再者,贤宇忽然窥仙带给其的震撼极大,这种种加在一起其猝不及防之下才被贤宇如此轻易灭杀,这一幕看的诸人都是一愣,看向贤宇的目光更加的敬畏,此刻贤宇在他们眼中,犹如天神一般庄严。

    灭杀非男后贤宇目光一转最终落在了天阴仙子身上,其面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意开口道:“仙子,你我两家如今都受了不少的损失,仙子远道而來损失更是比我天阳宫大了许多,若是仙子肯就此罢手,那龙某便可当今日之事从未发生过,你我两家言归于好其不美哉。”

    天阴仙子听了贤宇之言面色却是变了数变,如今其不得不仔细思量贤宇之言,贤宇如今的修为已到了窥仙初阶境界,虽说其修为依然高出贤宇不少,但贤宇那一身鬼神莫测的神通其刚见识过,其内心根本就沒把贤宇当成是寻常的窥仙初阶修行者,否则的话其也不会有这许多顾忌,再者,自家的帮手如今已被对方灭杀,而且是轻轻松松的灭杀了个干净,一时间其难以决断,就在其思索之事其身后却是有数十个女修冲到了暖月身前,其中一个对暖月道:“师叔,我等愿意入天阳宫,还请师叔替我等与宫主说说,我等诚心诚意入天阳宫啊!”一时间大批大批的天阴女修趁着天阴仙子愣神的功夫飞身到了暖月一边,说出了同样的话。

    天阴仙子见此情景面上先是显出茫然之色,而后其怒喝道:“你等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背叛天阴阁,。”其愤怒了,此情此景当真是数百年前的一幕重演,仿佛时光倒转了一般。

    那倒戈的数百个天阴女修闻言转头看向天阴仙子,其中一人面上显出悲痛之色道:“弟子等原本当师尊是至亲至爱之人,当师尊是自家的长辈,原本弟子等想要好好孝敬师尊,但师尊今日此举实在是伤透了我等的心,师尊为天阴雪耻这原本无可厚非,弟子等即便是拼死也也会追随师尊,可是师尊,您居然为了报仇不顾我等弟子的生死,那非男乃是心性疯癫的怪物,师尊您居然答应将我等其中数人送给那怪物,师尊既然不当我等是您的弟子,我等又何必效忠于师尊。”此女说着转头看向了贤宇,对贤宇躬身一礼而后接着道:“反观龙啸宫主,其在大变之时想的是先护住自家座下之人,足以见得其对弟子与门中之人有情有义,这样的师尊才是我等最好的归处。”此女说罢便退到了暖月身后,暖月见此面上却满是复杂之色,回想当年其带着手下弟子归顺贤宇之时这些人中的一些人还曾出手阻拦,不想今日这些人居然也要归顺天阳宫,其心中不由的庆幸自家当年的抉择,此方天地正道必然大昌,虽说天阴知道并非邪道,但相比起贤宇之道却是有所不如,如此自然会慢慢的自行消亡,就如今日这般,贤宇并未强逼天阴女修入天阳宫,这些女修却心甘情愿入了天阳宫,这便是道。

    天阴仙子闻听自家门下弟子之言身子却是猛的一震,面上显出思索之色,但片刻后其面上神色再次被疯狂取代,只听其尖声道:“尔等身为天阴弟子本该为天阴现出一切,我并沒有错,尔等今日背叛了天阴阁,论罪当死,本阁主今日定要将尔等尽数灭杀,以泄心头之恨。”

    其说话间便朝着暖月冲去,此时却听一个声音淡淡的道:“天**友,那些人如今乃是我天阳弟子,道友想要灭杀也得问问龙某是否答应吧。”说话间天阴仙子身前七彩光芒出现,贤宇的身影从其内走出,其并未转身,口中话锋一转而后接着道:“暖月,好生看好这些新的门人,不可让任何人伤她们分毫,若是不然为师定然拿你是问。”贤宇语气虽淡,但话语中却有一丝不可置疑之言,暖月闻言连忙应声,将那些弟子尽数护在了身后,在这些弟子身后却有天阳宫的数十个长老,这些长老站在这些女修身后自然大有深意,若是这些女修并非真心归顺想要暗中出手,他们便可当场将这些制住,如此行事才能保万无一失,天阴仙子见此情景面色变的苍白无血,体内一阵气血上涌险些就要喷出血來,却被其强行压制了。

    其死死的盯着贤宇,眼中的恨意已然滔天,只听其恨声道:“龙啸,好的很,你好的很,你居然将我天阴阁彻彻底底的吞并,使得祖宗留下來的万世基业在本阁手上就那么断送了,,你很好,你很好,,今日本阁拼了性命不要也要你付出代价,。”说话间其手中光芒一闪那法剑居然再次出现在其的手中,只是此次那剑上的威压比之方才实在是弱了不少,方才贤宇将那太极球吞下,其内蕴含了此剑不少的灵力与精华,这些虽说能慢慢恢复,但耗时极长。

    此剑一出四周的虚空居然就此被冰冻发出卡卡之声,仿佛随时都会碎裂一般,贤宇见此情景面上笑容消失,其面陈如水,手上青光一闪,一把法剑便出现在其的手中,天阴仙子在见到此剑的一刹那身子不由的一震,贤宇手中之剑原本是她天阴阁之物,数百年前被贤宇抢了去,一时间其心中的恨意又涨了三分,双目甚至透出了赤红光芒,很是妖异,贤宇却对此不加理会,其手握长剑身形一闪便朝着天阴仙子冲了过去,那法剑之上隐隐散发出青色光芒,剑鸣之声响彻整个天地,贤宇面上却显出一丝柔情,其握着此剑,脑中想的却是一个身影,那张绝世的容颜贤宇已有近千年不曾见过了,虽说如此,但那个身影在其脑中却越发的清晰,人说岁月无情可抹去一切,但贤宇心中之念其却无法抹去,贤宇心中想的是自家的三位爱妻,是自家的生身之父,这一切的一切使得贤宇的心仍然是热的,并未在在修行界变的冰冷。

    “卡卡……卡卡卡……”只听一阵碎裂之声传出,大块大块的冰掉落天际,贤宇的剑终于与天阴仙子那一剑碰到了一起,周围的虚空被天阴仙子那剑上的寒气冻住,居然从气化作了冰,贤宇面色瞬间便变的极为苍白,身子不由的朝后倒飞而去,嘴角甚至流出一丝鲜血,天阴仙子毕竟比其修为高出太多,凭贤宇如今的修为要和其硬碰硬那自然不是明智之举。

    天阴仙子见此冷笑道:“龙啸小儿,本阁就说你并非本阁的对手,今日本阁便将你灭杀。”说话间其身形不减,朝着贤宇猛的冲去,不远处的暖月等人见此情景,面色却是大变。

    只是一眨眼的功法天阴仙子便冲到贤宇身前,一张就要拍在贤宇的身上,在诸人惊骇的目光中,那一掌拍在了贤宇的胸口,天阴仙子见此面上泛起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还未完全绽放却凝固在了其的脸上,其身旁的贤宇蓦然间化作无数颗粒 ,消失在了其的面前,此时的天阴仙子才知晓,自家方才那一击不过是击在了贤宇的残影之上,并非贤宇的本体,暖月等人见此情景却是松了口大气,当真是为自家主子捏了一把汗,就在此时虚空中传來了贤宇的话语:“天阴仙子功法高强果然名不虚传,在下佩服的很,不过若是想凭借此种手段灭了在下,那也未免太小看在下了吧。”天阴仙子猛的向后转身,其方才明明感应到那声音传自其身后,但在其身后却是空空如也,其用神念探查贤宇所在,却沒有丝毫线索,就在此时贤宇的声音却再次响起:“天**友,你若是能寻到在下的所在,在下任你处置……”此话一出四周便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无论是天阳宫弟子还是天阴阁弟子此刻都不由的闭上了嘴。

    天阴仙子闻听贤宇之言面色变了变却是冷笑道:“有本事的便光明正大现身,总是躲着算什么本事,,,。”其这一声如惊雷一般在方圆千里内传看,周围的修行之人都能听到,其此刻心中极为坎坷,想当年其就被贤宇这隐藏踪迹的神通弄的颇为狼狈,沒想到今日还是如此。

    虚空中再次传出了贤宇的话语:“道友既然如此说了那在下就现身出來。”说话间贤宇的身形便出现在了天阴仙子的眼前,天阴仙子刚要出手却听从其身后传拉一个声音:“道友别急着出手,在下在道友身后。”天阴仙子猛的转头看去,却见在其身后,贤宇的身影再次出现,这一刻诸人都愣住了,暖月等人分明看到在天阴仙子的前后各有一个贤宇,若只是如此诸人定然会以为是虚影而已,但诸人分明从这两个贤宇身上感受到了相同的气息,若是此神通修为到了飘渺境界都能施展,但也只能在飘渺境界才有用处,飘渺境界施展此化身神通可幻化出七个同等修为的分身对敌,其威力非同小可,但一旦修为到了窥仙境界再施展出來,那幻化出來的分身却不再有痛本体一般无二的神通,故而此神通修为到了窥仙境界很少有人再用,显得有些鸡肋,但贤宇如今已然到了窥仙境界,施展出的分身居然修为与本尊一般无二,如此便让人不得不震惊了,然而这一切还远远沒有了结,第一个分身出现后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在诸人惊骇的目光中七个分身幻化而出,同样拥有相同的修为,七个贤宇,加上本尊共有八人,八个贤宇将天阴仙子围在中间,这一幕看在诸人眼中实在诡异非常,就连千里外的修行者看到这一幕都不由的身子一震,面上显出极为惊恐的神色。

    佛门与儒门两家此刻也是心中大震,慈來目中光芒一闪不由自主的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其此刻只能以此來表达自家对佛祖的尊敬,儒家的那个中年男子面色更是恭敬,就好似此刻贤宇就在其身前一般,其身后跟随的那些弟子见此情景,面上却显出茫然之色。

    天阴仙子此刻面色极为阴沉,其看着前后左右八个贤宇,心中极为惊骇,纵然其修为高过贤宇不少,但自问在八个贤宇同时出手下也决然占不到什么便宜,心中不由的苦涩起來,说起來此女并无什么私心,一心只为天阴阁着想,只是事到如今此女也沒了退路,此刻的他身后虽说还有不少天阴女弟子,但这些女修眼中满是恐惧之意,已然失去了战力,如今的她虽说身后有人,但说到底也不过是孤军奋战,其身后不远处的凰柔无奈的道:“师尊,不如就此退去再做打算,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烧啊!”此女此刻是真的怕了,其自问若是与贤宇交手定然是必败无疑,此刻绝不会在此处开口说话,说起來,此女早就沒了战意,其战意已失,并非此次,也并非这数百年间,而是数百年前与贤宇一战之时,其的战意便不再了,贤宇在其心中留下了一道影子,那影子太过高大,站在此女面前犹如山岳一般,让其不敢升起战意,凰柔此话一出,其余天阴弟子纷纷开口劝说,天阳仙子见此面上有了一丝动摇。

    但当其目光落在暖月身后的那些天阴弟子之时面上犹豫之色尽去换上了一副决绝之色,只听其狠声道:“都给我闭嘴,今日一战不成功便成仁,本阁决不后退,死也不退。”说话间其便朝着身前的一个贤宇冲去,冲去之时其伸出一掌,那手掌之上白光耀眼,一股阴寒之气从中传出,贤宇见此情景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淡淡的说了一句:“今日即便是你将在下灭杀,天阴阁也不复存之,天阴仙子,事到如今你难道还不明白,今时今日的你已然成了孤家寡人,沒了人心又何來什么天阴阁,你修行万年,怎地连此都看不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