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八百零一章 久战

    贤宇淡淡的看着前方十丈外的天阴仙子面上无悲无喜,看不出其心中所想,天阴仙子见贤宇有了举动嘴角泛起一丝残忍的笑容,只听其用冰冷的声音道:“龙啸小儿,你终于肯出手了吗?今日一战本阁抱的是必胜之心,今日必要将你灭杀。”说话间其就要对贤宇出手,暖月见此手中法印打出,空中无数繁星闪烁了几下,最终却是化作流星齐齐朝着天阴仙子狂涌去,天阴仙子身子猛的一震,其只觉自家身上好似有千斤重担,压的其有些无法喘息,这股压力越來越重,一时间一股杀伐之气笼罩了此方天地,四周无论是天阳宫修行者还是天阴阁女修面色纷纷大变,只听天阴仙子大喝一声,其身上蓦然出现一层犹如实质的光幕,这光幕出现后在不断的凝实,渐渐的光幕内的天阴仙子旁人已然不见,展现在诸人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白色光球,此光球犹如蚕蛹一般,就在蚕蛹成形的那一刻终于有一道流星落在了蚕蛹之上,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出,只见那蚕蛹居然燃烧了起來,接着,陆续有一道道流星落在蚕蛹之上,数十声轰然巨响后蚕蛹之上的火势更猛,方圆千丈内的虚空被这火照的通红。

    这一刻方圆千里的内的天穹都化作了火红之色,凡尘中的百姓见到这一幕都吓破了胆,孩童一声声惊惧的哭泣,万民的哀求声回荡整个天际,就仿佛下一刻便要天塌地陷一般,凡人惊惧,修行界众多的修行者也纷纷赶來此地,一些人甚至以为是异宝出世前的天象,佛门与儒门两派也纷纷派人前來,一时间无数修行者朝天阳宫汇聚而去,这一幕自然也被诸多凡人见到,尘世间的凡人彻底失去了生的希望,人在恐惧到极点之时却并非恐惧,而是出奇的平静,人们纷纷不再跪地乞求,而是茫然的走回了家中,既然无法活命那就珍惜剩下的光阴。

    天阳宫山门前此刻就连诸人的面容都被照的一片火红,就好似身在火海中一般,就连飘在空中的圆月如今也变的血红,成了议论血月,而被无数流星轰击的包裹着天阴仙子的蚕蛹更是变的血红,其上发出了砰砰之声,好似随时都会碎裂一般,四周原本厮杀的修行者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这一刻他们被那蚕蛹所吸引,已无心再战,终于,那看似密不透风的蚕蛹之上出现一道裂纹,诸人屏住了喘息,好似生怕惊动了什么一般,但就在诸人以为那蚕蛹将要裂开之时却见那蚕蛹迅速的转动起來,而且越转越快,不仅如此,一股股冷意从其中透出,起初这股冷意只是风,但渐渐的这股冷意化作了实质,如水一般宣泄而出,蚕蛹之上更是裂开了一道大口子,四周凶猛的火焰好似找到了宣泄口一般疯狂的涌入其中,但刚涌入却被一道水柱顶了出來,贤宇见此情景面色不由的沉了下來,那水柱看似水,贤宇却知晓是无数阴柔之力所化,阴柔之力过于浓郁便化作了实质成了流液,那水柱喷出之时还不是很大,但喷出之后却疯狂的扩散,其速之快可说是骇人听闻,沒多少工夫居然覆盖了半个天穹。

    一股冷意弥漫在这天地之间,方才的炎热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却是无尽的寒冷,一些在家门外徘徊的百姓止住了脚步不由的再次抬头看去,当看到天空的情景之时却无人在显出惊慌之色,这些百姓并未因为炎热消去儿欣喜,相反,他们心中更加绝望,一时间冰火两重天,这在凡尘中的百姓看來并非什么好兆头,心中绝望之余一个个百姓神情肃穆,纷纷返回了家中,就连凡尘中的皇帝此刻面上也是显出了一丝惨笑,大殷皇族并无逍遥皇族之皇道之气,如凡人沒什么两样,若说他们与凡人唯一的不同,那便是皇族的寿元比寻常人多出太多,千年光阴流转,如今坐江山的依然是归凡的兄长,由此可见大殷皇朝皇帝寿元之长。

    其望着天穹发呆不语,良久只听其淡淡的道:“难不成天真要灭我大殷皇朝吗?”此刻其脑海中显出了一个人的身影,这人正是归凡,那个曾经被自家追杀自刎的亲兄弟,其面上闪过一丝黯然之色接着道:“二弟啊!或许大哥当真不是个好皇帝,惹的天怒了,呵呵,你等着吧,大哥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要下去见你了,到那时大哥定然向你赔罪,呵呵呵,哈哈哈,江山,江山,这江山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早知如此大哥才不会做这个皇帝,大哥今日才体会到父皇临终前那句话的真意,父皇说,人皇才是这世上最孤独最寂寞的人,江山便是用孤独与寂寞换回來的。”说罢其转身走回了大殿内,此刻其的背影显得有些凄凉有些无助。

    再说贤宇这边,此刻方圆千里内被蓝色的水弥漫,贤宇等人就好似置身于海洋一般,就在此刻那巨大的蚕蛹轰然碎裂,天阴仙子从其内显出,其此刻整个人都变了一副模样,其从头到脚皆被一层白色的冰霜覆盖,好似刚从冰窟里走出一步,其的那双眼睛更加的冰冷,仿佛随意看向一人便可叫那人当场身亡,其一出现四周的冷意加强了数倍,修为低下的修行者甚至觉得体内的法力都凝固住无法运转,身子摇摆知晓不由的朝下方落去,贤宇见此却是大喝一声道:“天阳宫弟子速速退到山门内,违令者,杀,无赦,,。”贤宇这一声大喝传出那些原本体内法力被禁锢住的天阳宫弟子身子在一瞬间恢复了自主,纷纷退回山门之内。

    沒多少工夫天阳宫山门外就只剩下贤宇与宫中的诸位长老,还有暖月数人,贤宇身子向前踏出一步,只听虚空传出卡卡之声好似不堪重负一般,只听其淡淡的道:“想必这才是前辈的真正神通,晚辈虽说不想与晚辈为敌,怎奈身在其位需谋其政,就让晚辈领教一番前辈之神通。”贤宇说着便踏步朝天阴仙子走去,其踏步间脚下居然出现了一个个太极图案。

    天阴仙子见贤宇朝自家走來也不言语,张口一吐便吐出无数冰晶刺向贤宇,这些冰晶被天阴仙子喷出后迅速变大,每一个都有四五丈长短,看起來十分可怖,贤宇只觉一股大力朝自家射來,好似能穿透一切,其面上却无丝毫异样,在那冰晶临身的刹那贤宇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那些冰晶刺在空处,下一刻贤宇再次出现,却是在冰晶之后,眼看贤宇要临近其身天阴仙子不退反近只见其一掌轰出,一个掌印虚影便出现在其身前,更奇异的是那掌印出现后四周的虚空一阵波动,一滴滴水滴朝着掌印疯狂的涌去,沒多少工夫便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冰掌,贤宇见此瞳孔猛的一缩,以虚化实这种神通非寻常修行者能施展,真正的以虚化实是不需任何外力,单单以法力便可凝聚出一物,天阴仙子这以虚化实虽说有些取巧但也不容小觑,只见贤宇同样打出一张,其掌印之上居然有熊熊之火在燃烧,此火焰呈黑色,最中心有一团红光,此火正是贤宇当年在那魔塔之内获取的魔之精,魔火一出四周的天穹顿时再次被一股炎热所笼罩,天阴仙子的法术居然在这火焰中迅速瓦解,阴气渐渐的退去。

    “轰,,。”只听一声响彻天地的惊天巨响传出,两长撞击在了一起,一圈波纹以两张为中心疯狂的扩散开去,方圆千里内的云层被波及,一时间云层尽数驱散,显出了那浩宇中的景象,只见一个巨大的黑洞出现在虚空之中,其内繁星点点,有一阵阵黑风从其内吹出,有几个天阴阁的修行之人躲闪不及,居然就此被吸入了黑洞之内不见了踪影,留下的只是数声惊呼而已,这一幕看的天阴阁女修一个个面色大变,她们意识到自家的师尊此刻已然疯狂,若非如此其绝不会这般不顾及自家弟子的性命,想到此处,天阴阁女修面色变的更加苍白。

    再说那两个掌印撞击在一起后互相吞噬之下居然势均力敌,这世间最为其他的一幕水火之战就此展开,水火乃是对立之物,此刻却是互相抵抗不相上下,居然谁也无法胜出,天阴仙子面上疯狂之色更浓了几分,贤宇神色却是平静无波,其静静的看着前方,目中偶尔有精光闪动,如此这般两个掌印僵持了半柱香的工夫,天阴仙子明显不支,贤宇却依然面色葱肉,再看两只掌印,此刻冰掌渐渐的缩小,其上冒出一丝丝白气,居然渐渐的在融化,贤宇见此一幕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其在那掌印之中打入了一道皇道之气,冰掌即便神通再大其内蕴含的法力也有耗尽之时,而皇道之气生生不息,只需一丝便可自行壮大,如此一來天阴仙子自然不敌,沒多少工夫冰掌便发出一声脆响,居然就此碎裂,但那些冰晶却并未存世太久,刚一出现便被贤宇的火掌印吸入了其内,化作了阵阵白气,冰掌溃散却好似并未对天阴仙子造成多大的创伤,其甚至连面色都不曾有什么变化,要说有变化也只是更加阴沉了。

    而贤宇那掌印在化去天阴仙子的冰章后却并未散去,而是更加迅猛的朝着天阴仙子冲去,天阴仙子冷哼一声道:“狂妄的小辈,今日本阁便将你分尸当场,封印了你的魂魄使你不得轮回,,。”其说罢伸手随意的在虚空一抓,只见无数水滴从虚空中幻化而出融入其的掌心,沒多少工夫一面冰盾便出现在其的身前,然而这一切却并未了结,冰盾幻化而出后依然有无数水滴融入其内,冰盾之上又出现了几个奇特的符文,于此同时一根根冰刺从其上长出,使得原本十分平滑的冰盾显得十分狰狞,看在旁人眼中这冰盾似乎有一股奇异的力量,似乎能冰冻他人的魂魄,贤宇在这冰盾出现的一刻眉头不由的皱了起來,其从那冰盾之上感受到了一股可怖的气息,这气息让其有了一股危机感,自从其踏入飘渺境界后从未有如此感觉,贤宇原本就沒敢请看天阴仙子,天阴仙子可是比其高出几个境界,这之间的差距并非一星半点,沉吟片刻后贤宇右手一挥,只见一团青气融入了前方的火掌之中,火掌在青气融入的刹那却是一顿,接着其上传出一声低沉的龙吟,隐隐有一条青龙虚影从其上浮现而出,那青龙虚影咆哮间缠着火掌冲向了冰盾,出乎诸人的预料,无声无息,火掌与冰盾碰撞在了一起,却无丝毫声响发出,这诡异的一幕使得周围的气氛变得十分压抑,天阴阁众弟子面色变的更加苍白,她们可是知晓自家师尊这手神通的厉害,片刻后此方天地蓦然剧烈颤抖了起來,风起云涌声势极为浩大,贤宇见此情景大喝一声道:“天阳众弟子听令,速速下界去救百姓,不可有一个百姓死去,尽力保全,,。”贤宇并非不顾及下方凡尘中的百姓,相反,其十分顾及百姓,只是方才重重还不足以对下方百姓造成什么真正的危害,这一击却是有所不同。

    天阳宫弟子闻听贤宇之言纷纷从山门内飞出,而后对着贤宇躬一礼道:“谨遵宫主法旨,。”只见数万道剑光冲天而去朝着凡尘飞速而去,此景象很是壮观,很是让人震撼。

    贤宇见此再次大喝道:“大师兄,你前去助阵吧,记着,无比保住百姓安危,我等修行之人虽修天道,却并非无情无义的冷血之人,。”贤宇此言一出四周的修行之人心神巨震,就连四周的天阴阁女弟子面上也显出复杂之色,这些女修也非冷血之人,此刻却有些为难了,她们其中有不少人也想下界救人,无奈自家师尊并未发话,却无人敢擅自做主下界。

    墨阳闻听贤宇之言神色凝重的上前一步,对贤宇一抱拳道:“谨遵宫主法旨。”说罢其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在出现时却已在天边尽头,一时间天阴宫内弟子尽出,并非杀人,而是救人,天阴仙子见此情景却是目中寒光一闪,其面上泛起了一丝冰冷的笑容,这笑容让人心寒,贤宇见此面上却也是泛起了玩味的笑容,只听其再次开口道:“暖月,护住山门。”

    暖月闻言点了点头,而后转身对那些天阳宫女弟子沉声道:“守住山门 若有人敢擅闯,格杀勿论。”说着其目中寒光一闪便消失不见,其再次现身之时人已身在天阳宫山门之前,那些女修闻言纷纷恭敬答应,一时间数千女修汇聚在天阳宫山门之前,组成了一道人墙。

    天阴仙子见此冷声道:“区区数千人,怎可能抵挡我天阴数万弟子,做梦,。”其说话间转头对身后的那些弟子冷声道:“给本阁上,攻入天阳宫,此地便是我天阴宫的新宗门所在。”天阴弟子闻言一阵犹豫,毕竟天阳宫弟子是为了救人尽数离宫,如今攻打山门是为偷袭,此等行径为修行之人所不齿,但迫于天阴仙子之威严却是不得不冲上前去,天阳宫山门前的暖月与天阳宫的其余十多个长老见此情景目中杀意一闪,一时间手上法器纷纷亮起耀眼光芒。

    天阴宫这里并非沒有长老一般的人物存在,那些冲上前的女修中就有一些法力高深者,一时间天阳宫山门前又杀成了一片,此时天地间的震动却是更加的距离,末日依然降临,下方千里内的城池中的百姓纷纷惊呼,跑出了自家的房舍,原本想与自家亲人温存一番坦然的面对死亡的降临,但在这一刻这一切似乎也成了极为奢侈之事,这些凡人甚至站不住脚纷纷的倒地,一声声孩童的哭泣再次响起,数千里的城池仿若人间底蕴一般实在可怖,就在这些凡人绝望之时一道道剑光落下,从光芒中都会走出一位身穿青色道袍的修行者,这些修行者往往是大袖一甩数千人便不见了踪影,如此这般方圆数千里内的城池中,纷纷上演了同样的一幕,一些修行之人此刻也感到了天阳宫山门千里内,这其中自然有儒门与佛门的弟子。

    此刻有两个和尚正站在天阳宫千里之外的一座山峰之上眉头紧皱的看着前方那一片天空,此刻从两人这里看去,只见千里之外的天空有一股浓郁的杀气弥漫,无数的光点如星星一般闪烁,除此之外两个和尚还感觉到了一股浓郁的死气,其中一个身穿略胖的和尚宣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慈來师兄,这天阳宫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动静。”其说话间眉头却是越皱越紧,满脸的担忧之色,其身旁的另一个有些瘦弱的和尚此时也是眉头紧皱,若是贤宇在此定会认出此人,此人正是当日被其从邪祖手下所救的慈來,此刻其双目望着前方,眉头虽说紧皱但神色却还算平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