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十九十七章 遇故

    天阳宫千里内一片祥和,安静之极,偶尔传來几声鸟鸣猿啼让人觉得生机盎然,但若是有修行之人踏入天阳宫千里内便会立刻察觉一股强大的战意弥漫,这战意并非一人或数人,而是数万名天阳宫弟子所发,看似祥和安宁的天阳宫此刻却被肃杀之意笼罩,这些肃杀之意很是浓郁,似乎只要有人随意撩拨一些便会沸腾,若是有人施展神通之术便会清晰的看到,天阳宫千里内有成万修行之人來回巡视,,一个个神情肃穆,相互遇到也只是点头示意并不多言,一道道剑光如流星一般划破苍穹,五颜六色很是美丽,犹如凡尘间的烟火,但这烟火看着美丽,其内却蕴含着浓郁的杀机,这些人尽数隐秘身形是怕吓到世间的凡人,天阳宫并不禁止凡人出入,每日里都有无数凡人來此行事,有的打猎,有的砍柴,这些人虽说知晓修行之人的存在,但若是让这些人看到修行之人平凡的在空中到处飞行,难免会被吓住。

    天阳真人昔日的房舍中此刻正有一人手持一卷书津津有味的看着,此人面上时而显出欣喜之色,时而眉头微皱,分明是被书中文字吸引,一时间看的入了迷,此人正是贤宇,自天阳真人进入阳境后其便入住此处,为的倒不是彰显自家的身份,不过是等待天阳真人等人回归罢了,贤宇正看的入神,却听门外一个娇柔的声音道:“师尊,弟子奉召來拜见师尊。”

    贤宇闻言随意的应了一声:“无需多礼,进來吧。”说罢其身形一闪再出现时却已在了茶桌边上,一女子推门而入,走到贤宇面前躬身施礼道:“弟子参见师尊。”此人正是暖月。

    贤宇闻言摆了摆手道:“坐吧。”暖月闻言便坐在了贤宇对面,贤宇并未急着开口,而是为暖月倒了杯茶,而后给自家也倒了一杯,一杯茶下肚贤宇接着开口道:“天阳天阴两派终究还是躲不过宿命,暖月,本宫打算让天阴阁认祖归宗,从此,天下便再无天阴一脉了。”暖月闻听贤宇之言身子微微一颤,面上显出复杂之色,其毕竟原本乃是天阴阁弟子,如今听闻贤宇要将天阴阁从这世上抹去,心中多少有些难过,不过这丝难过很快便被一种坚定取代,只听此女恭敬的道:“师尊道法乃是天地真道,天阴阁虽说存世是多万年,但所修之道却不如师尊,既然如此师尊将天阴阁主抹去也是理所当然之事,况且在弟子看來这并非抹杀,而是让天阴阁弟子闻大道的一次机缘。”其沉吟片刻而后接着道:“师尊,弟子昔年乃是天阴之人,若是天阴來犯,就让弟子送那些天阴阁弟子一程,若此也算是了却是一桩心事。”此女话语间无丝毫做作之意,语气诚恳之极,贤宇闻听此言目中精光一闪,盯着此女看了许久最终面上泛起一丝笑容,其方才的目光可洞察心神,此女心中所想与嘴上所言并无区别。

    只听贤宇笑了笑道:“破而后立,这世间之事多半都是在轮回之中,道虽飘渺,但同样如此,很好,你能有如此心境,看起來道心升华了不少,既然如此那就如你所愿,天阴宫來犯之时让你做先锋,首战。”看起來贤宇好似是在试探此女的忠诚之心,但贤宇心中所想却并非如此,其并非要试探此女的忠诚之心,只因其从來沒当自家是谁的主子,在其看來其永远是个过客,贤宇之所以让此女首战,只是因为此女是女子,天阴阁中也是女子成群,虽说是修行之人,但贤宇自从归凡之后越发的觉得无论凡人还是修行之人,男女总归是有别的,让如今的贤宇对女子出手,贤宇还真觉得有些别扭,这才是其叫暖月的真正目的。

    暖月闻听贤宇之言连忙点头称是,只听其道:“弟子定然谨记师尊教诲,永不敢忘。”

    贤宇闻言摆了摆手道:“既如此便沒什么事了你先下去吧。”此女闻言对贤宇再次深施一礼,而后便朝门外走去,此刻此女的心中却有些失落,在其看來贤宇方才的举动也是试探。

    其脚步在门口停下,沉思片刻转头想对贤宇说些什么,贤宇见此却是微微一笑道:“还好当年你们这些女弟子入了天阳宫,若非如此的话岂不是要让我去对付那些看似柔弱的女子,这俗话说的好,男女授受不亲,我可不想与那些女子动手,总觉得有些不妥,还好。”

    暖月闻听此言先是一愣,而后微微一笑道:“师尊放心,弟子定位师尊分忧解劳。”此女心中的那丝失落在听到贤宇的话语之时一扫而空,其怎么也想到,贤宇让其对付天阴阁既然只是因为其是个女子,此女心情舒畅的同时心中对贤宇的敬畏又重了几分,男女授受不亲之说从贤宇这个修行之人口中说出听起來好似有些不可思议,在修行界中哪里有什么男女之分,有的只是强弱之别,而贤宇甚为一宫之主居然说出了如此话语,这听起來有些荒谬,但其中却是有道在其中,贤宇主张全人道,人道全了并非就丢在一旁,而是与仙道并存,凡人常常把修行之人称呼为修士,修真者,修为道,士为何,士便是人,修真为道,者为何,凡人口中的者便是人,正因如此,修行者还有另一个名称,道人,道人并非单指道家弟子,佛家弟子也可悲称之为道人,只是两家所修不同而已,道是天道,人却指的是这副皮囊,如今的贤宇是修行者,但其却也是人,既然是人为何不能讲男女授受不亲,贤宇讲,讲了后还要做,暖月此女极为聪慧,只是思索间便悟透了些其中的奥秘,脸上显出顿悟之色,此女如今越发觉得自家拜在贤宇座下的决断是明智,自家的这个师尊,他日必定寻常之人。

    暖月此女走后贤宇身子一闪便消失了房屋之内,下一刻其再次出现之时身子却已在天阳宫山门之外,而后便朝着一处地方疾驰而去,不多时其身形便出现在一片竹林的上空,此片极为广大,好似沒有尽头一般,在那竹林深处不知何时多出一片村落,名为万竹村,贤宇看着万竹村三字,心中却无丝毫涟漪,自从发现了那口井后其曾多次來过此处,如今已记不清是第几次了,起初的几次其到了此处心绪难免波动,多來了几次后其的神色就变的越发平淡。

    贤宇望着下方的万竹村,片刻后其身形又是一扇而后便不见了踪影,万竹村中的村民正在做着自家手里的活计,有的孩童在家门外玩耍,更有几个老者坐在门外假寐,忽然,无论是玩耍的孩童还是假寐的老者双目都睁了开來,他们只觉一阵微风吹过,下一刻便恢复了平静,此刻在万竹村的后方,一个身穿青袍的男子站在一口井边,仿若石像一把一动不动,,,此人正是贤宇,其静静的看着井口,其内井水清澈见底,让人望之心底升起一股清凉之感,其就这般静静的站着,一站便是数个时辰,一声幽幽的叹息传來,只听贤宇开口道:“一口井便可跨越六十余万年的光阴,这世间之事当真算的上奇妙无比,不知何时才能回去。”说话间贤宇猛然转头,其目光淡淡的盯着身前百丈外,在那里,此刻站着一人,而且是个熟人。

    此人身着一袭红裙,留着一头长长的青丝到腰际,若是单论体态算是极为匀称苗条,若是单看下身定是位美人,只是贤宇的目光却落在了此人脸上,此人的面容倒也算的上俏丽,红唇如樱美目如画,但这一切都引不起贤宇的面色变化,其盯着此人一股冰冷的气息顿时散发而出,那人也是盯着贤宇,面上看不出悲喜,两人就这般四目相对,良久,只听那人嘻嘻一笑道:“哎呦,呵呵呵呵……真是沒想到啊!在这大殷皇朝的天下居然能遇到逍遥皇朝的太子,这可真是奇事一件啊!呵呵……奴家忽然有个念头,殿下说说,若是当今的皇帝知晓了殿下的身份,会做出什么阳的事情來。”此人神态间虽说是个女子,但话语出口却是男音。

    此人并非旁人,正是当年抢夺天地圣药之时与贤宇有过一战的非男,其还曾在半路截杀贤宇,想要抢夺贤宇已然到手的天地圣药,结果却被贤宇打的落荒而逃,贤宇今日在此地见到非男却并不意外,其早就知晓非男到了此处,当年贤宇曾听万竹村的村民说过此事。

    见贤宇不言语非男却白了贤宇一眼阴阳怪气的道:“死人,怎么说你我也算故交,在此处相遇也算是他乡遇故知,怎么总摆出这副冷冰冰的神色,你我往日虽说有过间隙,但如今也算是同在他乡为异客,是不是该相互扶持啊!”说到此处非男面上闪过一丝沒落之色,而后接着道:“如今是大殷皇朝,并非六十万年后的逍遥皇朝,无论是殿下还是奴家,都不过是寄人篱下而已,往日种种还请殿下担待一二,奴家在这里给殿下赔罪了。”说着其躬身对贤宇行了一礼,就在其躬身的那一刻囊道黑芒一闪的朝贤宇射了过去,其速之快肉眼难见,两道黑芒刺在了贤宇眉心,非男见此面上泛起了一丝笑容,而后其居然狂笑了起來。

    其指着贤宇一边大笑一边道:“沒想到,真是沒想到,堂堂逍遥皇朝的贤宇太子,居然也有今日,哈哈哈……”其的笑容却在片刻后凝固,神色也渐渐的阴沉了下來,面上的那妩媚之色也就此消失不见,换上的却是一副咬牙切齿的身上,此刻,贤宇的身子蓦然溃散。

    虚空中传來贤宇淡淡的话语:“他乡遇故,本宫不想杀你,若是再让本宫见你,必杀之。”这话语到了最后仿若在天边响起,极为悠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