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九十章 慈来(上)

    贤宇与墨玉倾婚后过的很是欢悦,贤宇并非特意对墨玉倾宠爱,而是发自肺腑的疼爱面前的女子,墨玉倾自然是欢喜之极,八百年等候,八百年的的痴情终于有了回报,换了谁都会喜不自胜,日子一天天的渡过,两人如胶似漆,出入成双成对,看的旁人好生羡慕,期间墨玉倾对贤宇说不想再服用丹药,想像寻常夫妻那般一起变老,贤宇对此并无阻止,其知晓墨玉倾的心思,墨玉倾并非想生生世世霸占着他逍遥贤宇,其要的不过是如寻常夫妻那般数十年光阴,数十年的恩爱,如此这般虽不能长久,但却足以铭记在心,即便是历经轮回也不会忘却,渐渐的贤宇对墨玉倾生出了爱意,这爱意与对东方倾舞三女的一般无二,分毫不差。

    从墨玉倾说不再服食用丹药那一日起,其便一天天的衰老,与寻常人一般,岁月在其面上留下的痕迹越发的明显,其对此却丝毫不在意,其不在意岁月的无情,只因其知身旁的男子对自家有情,即便天道无情,只要这天下间有一人对她有情那就足够了,此女也就知足了,时光如手中的细沙一般,无论你是否握拳,终究会从手中流走,转眼间七十年光阴已过,世间又换了几代人,这一日,墨家老宅内,贤宇与墨玉倾的睡房之内,一个满头雪发的老者坐在床边,床上躺着一位老妇人,老妇人有老者一般无二,皆是满头雪发,老妇人面上挂着一丝微笑,双目虽说有些浑浊,但看向老者之时依然满是情意,只听老妇人柔声道:“龙哥哥,小妹这一生真的很是幸福,小妹有龙哥哥相伴,此生享的幸福,比寻常人要多上无数,咳咳……小妹不求下一世还能与龙哥哥相遇,小妹只要这一世与龙哥哥相爱,三生石上本不该有你我之因缘,小妹……小妹知晓这一切皆是龙哥哥有意为之,龙哥哥不想让小妹苦等一生一世。”老妇人说这几乎话好似依然用了全身的力气,其的脸有些发红,那是病态的红晕。

    这两个老者并非旁人,正是贤宇与墨玉倾,贤宇听了爱妻之言伸出手抚摸着其的脸颊柔声道:“小妹,你当真以为为兄是因为可怜你才与你成婚的吗?呵呵,你是知晓龙哥哥的性子,我从不会轻易对女子动情,更不会轻易与女子成亲。”说到此处其将爱妻身上的被褥紧了紧,而后接着道:“那一日为兄之所以要了你,是因为兄不知何时心中对你有了爱意,虽说这爱意在当时并不怎么浓,但已足以让为兄娶你为妻了,为兄这一生,对你的爱是真。”

    墨玉倾闻听贤宇之言身子不由的一震,两行清泪从其那有些浑浊的双眼中流出,顺着其的脸颊滴落,七十年來,其原本以为贤宇是因怜惜她才与她成婚,即便如此其已然很是满足,从不敢奢望贤宇真的爱上她,但今日,其听贤宇如此说,心中欢喜之余不免喜极而泣。

    只听其道:“今日能听龙哥哥说是真心爱小妹,小妹去的也更安心满足了,咳咳咳……”

    贤宇见此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只听其叹了口气道:“小妹,你若是继续服食丹药方可再延寿一百五十年,你却为何执意不肯服药。”虽说其已修行了一千余年,但眼睁睁的看着心爱之人死去其依然做不到,其心中有着一份执着,即便这份执着有碍修行其也不愿舍弃,有了这份执着才真正算的上是有血有肉之人,若沒了这份执着即便修为再高也不过是行尸走肉,贤宇相信,凭着自己对爱的执着定然能问道,心中有爱,才能真正的问道,问大道。

    墨玉倾闻听贤宇之言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小妹七十年前就已说过,小妹只要龙哥哥一世,不贪恋生生世世,生死轮回本就是天道,小妹并非修行之人,如今多活了近千年岁月,已是上苍垂怜,该归去的总要归去,小妹归去后,龙哥哥心中可要想着小妹啊!呵呵。”

    贤宇闻听此言心中暗叹,面上却笑了笑道:“那是自然,为夫的永远会记着娘子。”墨玉倾闻听贤宇之言面上的笑容更胜了几分,其面上神色也永久的止住了,这个笑容成了永久。

    贤宇呆呆的坐在原地,良久,其欠了欠身子,吻了吻墨玉倾城的额头喃喃自语道:“情之一字仙凡皆难过,小妹,你安心的去吧,下一世轮回若我二人还能遇上,为夫愿意在与你做夫妻。”说罢其起身,用被褥盖住了墨玉倾的脸,就在此刻房屋的门被人轻轻的推开了、

    “唉!终究还是走了,小妹,安心的去吧,下一世轮回你我兄妹说不准还有再见之日。”來人正是墨阳,其缓缓的走到贤宇身后,一只手按在了贤宇的肩膀上又是哽咽的道:“师弟,这七十年,为兄多谢你了。”如今的墨阳也是满头银发,看上去颇为苍老,比之贤宇还有苍老三分,其在凡尘中归凡的这七十多年,修为依然到了大法后阶,这其中自然有贤宇相助之功,更多的却是其这七十年來归凡的体悟,其与贤宇一般,再归凡中懂得了为人之道。

    贤宇闻听墨阳之言微微一笑道:“大师兄不必如此,这七十年小弟对小妹是真的用了情,故而师兄无需谢我。”说罢其转过身子,走到床前而后接着道:“将小妹厚葬了吧,墓碑上书,龙啸之发妻龙墨玉倾之墓。”贤宇如此做是想让墨玉倾永生永世做他的爱妻,墨阳闻听此言老泪纵横,其是真的落泪了,此刻的他还在归凡人,全身上下无丝毫灵力波动,还是个凡人。

    墨玉倾的葬礼轰动整个康城,城官亲來拜祭,扶灵柩十里,以此表达康城百姓对墨玉倾的哀悼之意,墨家在整个东圣浩土之上的酒楼在这一日店门紧闭,其上挂起了白绸,一片哀色,贤宇在拜祭爱妻之时做出了个决断,其打算为墨玉倾,守灵十年,以抒哀思,对此墨阳更是感动,其原本是要了结凡尘之事,见贤宇如此便要再归凡十年,就当是陪小妹了。

    贤宇为墨玉倾守灵的第三年深秋,这一日,其正在草庐中抚琴,双目望着窗外不远处的墓碑,墓碑很是整洁,无丝毫凌乱之色,其上祭品齐全,可见贤宇对墨玉倾的墓很是在意,忽然,其目中精光一闪,抬头遥望东天,只见东边有一片红云翻滚,就好似沸腾的了一般,在那红云之后却有一团金光,隐隐有梵音从其中传出,那红云在空中微微一顿,而后却朝着贤宇所在的草庐飞來,贤宇见此身形一闪,下一刻却已出现在草庐之外,背负双手看着天空滚滚而來的红云,红云临近,从中传出一个沙哑的声音:“咦,你不是七十年前本座遇到的那个小辈吗?怎地成了这般模样,哈哈哈……小娃娃,今日你我再次相见也算是有缘,本座如今被人追杀,你若是能助我一臂之力,本座定然会给你天大的好处。”说话间其身形一闪,出现时已站在了贤宇身前,只见此人身穿一袭红袍,看上去三十许岁的模样,相貌很是英俊,还透着一股邪意之感,说话间那金光临近,梵音停止,从中显出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小和尚,那小和尚仔细的打量了贤宇一番,目光最终落在了那身穿红袍的中年男子身上。

    只听其口中宣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施主,你害了三条人命,难道想就此离去吗?”

    那红袍男子闻听此言却是撇了撇嘴道:“你个小秃驴,本座已明白的告诉你了,那三人并非本座所杀,本座见那三人被一群野狼围攻,这才出手相救,谁知最终还是被那些野狼害了他们性命。”红袍男子面上满是不屑之色,说话间嘴角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那小和尚闻听此言却是眉头微皱的道:“施主莫要狡辩,这数十年來施主前后已害了千人,施主杀人乃是家常便饭,那三人定然也是死在施主手上,今日既然让慈來遇上,断然沒有放过施主的道理,施主若是肯放下屠刀皈依我佛,慈來定然会保住施主之性命。”这小和尚虽说看起來年岁不大,但举手投足言语之间已有了风范,根本就不像是个十七八虽的少年。

    贤宇盯着面前自称慈來的小和尚,面上神色无丝毫变化,这和尚虽说看起來年幼,修为已到了闻佛境界,相当于修道之人的飘渺境界初阶,也算是个强者,贤宇此刻内心极为疑惑,其想不通身旁这身穿红袍,曾经与其有过一面之缘难道邪祖,为何会被一个小和尚追杀。

    邪祖再次开口对贤宇道:“小友,本座功法与这小秃驴的功法相克,即便是本座功法再高也是无用,你若是能助本座灭了这小秃驴,本座定会给你一个大大的好处,快快快。”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淡淡的道:“前辈,晚辈如今正在未亡妻守灵,不便动武,两位若是想要出手请到他处,亡妻已安稳的在此地睡了三女,晚辈不希望有人打搅其之安宁。”贤宇说罢便朝着草庐走去,邪祖见此先是一愣,而后面色不由的阴沉了下來,转身看向身后的石碑,其嘿嘿一笑,手上红芒暴涨,一下便将一个红色光球抛出,光球直冲墓碑而去。

    在红色光球将要碰到墓碑的一刹那,墓碑之上却是红芒大放,居然硬生生的将光球同化,邪祖见此面上显出惊骇之色,双目死死的盯着那完好无损的墓碑,只见墓碑上的红芒快速凝聚,沒多少工夫一个人的身影便出现在墓碑之前,此人面色阴沉的盯着邪祖,目中虽说平静,但身上去隐隐的散出了杀意,此人并非旁人,正是贤宇,就在邪祖出手,光球将要砸在墓碑上的前一刻其的身子挡在了墓碑之前,此女其爱妻之墓,即便是天王老子也不能毁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