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八十九章 再婚

    康城中的富豪大官等有头有脸的人物在这一日齐聚墨家,缘由无他,只因墨家的一位老祖将要嫁人,嫁的还并非寻常人家的男子,却是拿修行界中的仙人,康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齐聚墨家,对这些人而言能來此庆贺是他们的荣耀,仙人大婚,寻常凡人怎能见之,墨家上下张灯结彩,下人们忙前忙后,一个个面上皆是喜悦之色,对这些下人而言,在墨家7也是他们的荣耀,此刻在墨家内院的一处典雅的小院内,墨玉倾正在梳妆打扮,一头青丝高高盘起,其上尽是些金玉之物,当真说的上是美轮美奂,身上那一袭凤衣更是华贵之极,此刻的墨玉倾面上满是喜悦的笑容,隐隐的还带着几分羞涩之意,其身后的四五个丫鬟小心翼翼的侍候着,生怕出了什么岔子,其中一个丫鬟笑了笑道:“老祖宗真是仙女下凡啊呵呵呵。”

    其话刚一出口另一个丫鬟便摇了摇头道:“可儿,你这话错了,老祖宗原本就是仙子,凡人哪里能活那么悠久的岁月。”那被人叫做可儿的小丫头闻言连忙点头称是,样子很是可人,墨玉倾闻听此言面上的笑容更胜了几分,此刻其心中除了喜悦之外剩下的便是坎坷,盼了八百余年终于得偿所愿,事到临头心中却是如打鼓一般,当真算的上是又喜又忧,喜自然是因为今日其将成就与贤宇之因缘,忧的却是怕此刻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境,此刻的墨玉倾总觉得自家身在梦中,其藏在长袖下的玉手甚至已不止一次捏了自家的玉臂,每次疼痛其面上的笑容便会更胜一分,痛才能让其相信此时此刻并非梦中,身虽痛,心却是无比欢喜。

    贤宇此刻也是被墨阳几人围在自家的房屋中,只听墨玉康阴阳怪气的道:“啧啧啧,到底是尘埃落定了啊!唉!我说龙哥,早知有今日你八百年前就该将小妹娶了,如此也省了不少的麻烦。”嘴上虽如此说着,但其面上那喜悦的笑容却不会因为其嘴上的刁毒而减少半分。

    墨玉兴闻听此言却是瞪了墨玉康一眼道:“二哥,此事看的是缘分,小妹苦苦等了龙哥八百年,龙哥被小妹痴情所感,这才成就了此番姻缘,也并非早晚之事,二哥别乱说。”

    墨玉康闻听此言却无半点怒意,反而大笑了三声不再言语,墨阳见两位兄弟如此不由的苦笑了笑,而后其将目光落在了贤宇身上,只听其开口道:“师弟,为兄在此多谢师弟了。”

    贤宇闻言却是微微一笑摆了摆手道:“大哥这是说哪里话,大哥将小妹交到小弟手上,该是小弟谢大哥才对,小妹是对小弟如此痴情,此事说起來是小弟占了天大的便宜啊!”

    墨阳闻听此言哈哈一笑,不再说什么,其心中却清楚的很,贤宇如此做是为了自家小妹着想,在其看來此是一桩大大的恩德,贤宇如今贵为天阳宫宫主,还能如此这般对他墨这使得墨阳将贤宇的好深深记在心中,兄弟三人与贤宇说笑了几句,而后丫鬟便送來了喜服。

    墨阳见此却淡淡的道:“尔等将喜服放下,先行退下去吧。”丫鬟闻言却是一愣,但大少爷有命也不敢不从,当即应了一声,而后便恭敬的退了出去,墨阳等丫鬟们尽数退去起身对贤宇笑了笑道:“今日这喜服有我墨家兄弟三人亲自为你穿,以全了我兄弟的情意。”

    贤宇闻听此言先是一愣,而后便点了点头,墨家兄弟三人上去将贤宇按住,便将喜服套在了贤宇贤宇身上,如此这般折腾了起來,此刻墨家大宅之内早已汇聚了康城的众多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些人平日里虽说个个都是趾高气昂的模样,但今日却如寻常人一般在外等候,丝毫不见不耐之色,此刻这些人都怀着敬畏之心,想要看看修行之人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两个时辰后,墨家的管家现身,只听其高喊道:“吉时已到,请新郎新娘行大礼。”此言一出原本还在不停议论的众人纷纷停止了交谈,目光都汇聚在一处地方,那是一闪门,新郎新娘将从那里走出,只听那管家接着道:“请新郎现行。”话音一落了,场中更加安静了几分。

    沒多少工夫一个身穿大红袍的男子出现在诸人眼前,此人看上去四五十虽的模样,三缕长髯以及胸,虽说身着新郎喜,但举手投足间却有着一股飘逸之气,此人并非旁人,正是贤宇,诸人静静的看着新郎走近却无人敢发出一语,凡是贤宇走过之处,诸人皆是面带笑容,神态颇为恭敬,贤宇面对诸人也是面带微笑,神态很是温和,其对诸人拱了拱手朗声道:“在下龙啸,多谢诸位乡亲父老厚爱,來观我与墨家千金墨玉倾小姐的大婚之礼,龙某再次谢过诸位。”其声虽不大,但渐渐的却传遍了整个墨家大宅,有些身份不够身在外宅之人也都听的清楚,一个个面色更加恭敬了几分,他们这些人平日里虽说听过仙人之名,许多却并未见过,今日非但亲眼见了仙人之面,甚至还能亲感仙人之威,虽说只是个小小的扩音之术,但对这些凡人而言已是非比寻常,他们中的许多人已打定主意,要把今日之事记载家书之中流传后世,在这些人看來,能见仙人一面,那是整个家族永久的荣耀,理应为之自豪与自傲。

    诸人听闻贤宇之言一个个连连摆手自称不敢,其中一身着官服之人从人群中走出,微微一笑对贤宇抱拳道:“在下乃是在康城的城官,今日能來观礼乃是我等的兴事,不敢受龙仙长谢意。”其说话间虽说恭敬非常,但恭敬中却不失体面,面对贤宇之时更是不卑不亢,贤宇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其只是目光一扫便知此人是个正直之人,对此人自然多了几分好感。

    只听贤宇微微一笑道:“龙某虽说是修行界中人,但仙长二字却是不敢当的,况且龙某今日乃是在康城中成婚,说起來今后便是您治下之民,今日府台大人能來,龙某深感喜悦。”

    那官员闻言却只是微微一笑,并未再多说什么,而是恭敬的让开了道路,贤宇见此对其拱了拱手,而后接着朝前走去,其径直走进了墨家的正厅,身后一些人便跟了进去,墨家正厅极为宽敞,数百人进入其中无丝毫拥挤之意,贤宇面带笑容的站在正前,而后对墨家的管家点了点头,那管家见此连忙恭敬点头称是,而后挺直了身板朗声道:“请新娘。”此言一出诸人的目光齐齐的朝外看去,不多时,一个身着华丽喜服,头戴凤冠的女子在几个丫鬟的搀扶之下朝着墨家正厅走來,此女正是墨玉倾,诸人对此女自然也是十分的恭敬,纷纷低头拱手,墨家三位老祖在康城中那也是如仙人一般的存在,八百年沧海桑田,换了几代人,墨家三位老祖却依然存世,这本身便是大大奇迹,虽说诸人知晓是墨家的两位仙长所为,但这些凡人依然觉得这是奇迹,在丫鬟的搀扶之下,墨玉倾城缓步走到了贤宇身旁,此刻其玉容虽说被红纱遮盖,但那一双眸子中的喜悦却怎么也掩盖不了,贤宇将这一切清楚的看在了眼中。

    贤宇牵起了墨玉倾的玉手,其微微一愣,只因墨玉倾的玉手在不停的颤抖,贤宇见此情景微微一笑,而后在佳人耳边柔声道:“娘子,今日乃是你我的大喜日子,娘子无需慌乱。”其这一声娘子入耳,墨玉倾身子微微一震,一滴清泪从其眼中流出,那是喜悦的泪水。

    只听墨玉倾低声问贤宇道:“龙哥哥,我……我这不是在梦中吧,你我当真要成婚了吗?”即便是到了此刻此女仍然觉得自家是在梦中,越是喜事临近,其也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贤宇闻听此言却并未说话,只是轻轻拍了拍佳人的玉背,被贤宇这一拍墨玉倾放松了不少,贤宇此刻心中对身边的女子是真的生出了怜惜之意,是真的想要取呵护这个女子,墨玉倾城是凡人,沒有东方倾舞那阳绝世的美貌,沒有邪凤的妖娆妩媚,但正因其是凡人,才更加让人怜惜,虽说墨玉倾在贤宇与墨阳的丹药辅助下寿元悠长,但在贤宇看來即便去只有数十年的寿元,其依然会等着他,凡尘有如此痴情的女子,更加的让人赞叹,此刻的贤宇才恍然大悟,其不知从何时其内心对等了自家八百余年的这个女子生出了爱意。

    管家见两位新人道场,便朗声道:“吉时已到,新人行大礼。”此言一出亭中诸人纷纷鼓掌为贤宇二人祝贺,贤宇二人面朝南天跪下,只听管家接着道:“一拜天地。”二人闻言一同拜了下去,管家见此接着道:“二拜高堂。”贤宇二人转身,此刻墨阳已坐在了主位之上,去身为墨玉倾的兄长自然要受二人之礼,俗话说的好,长兄如父,贤宇对此自然毫无意义,两人对着墨阳再次拜了下去,墨阳见此连连点头叫郝,其眼中不知何时流下了泪水,看着自家小妹终于与心爱之人成婚,其这个做兄长的自然欢喜的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