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八十六章 偷懒

    墨家老宅,一间极为朴素的房屋中,一个样貌俊秀的男子盘膝于床榻之上,闭目打坐,此人正是贤宇,忽然,其的双目睁开,就在同一刻,一人推门而入,此人,正是墨阳,贤宇笑了笑从床榻之上起身,走到了屋内的桌子旁,只听其淡淡的道:“师兄,请坐,喝杯茶。”说罢其便坐在了凳子上,提起桌上的茶壶先给墨阳倒了杯茶,而后又给自家倒了一杯。

    墨阳见此点了点头便坐了下來,其接过贤宇为其倒的茶小小的抿了一口,而后淡淡的道:“师弟今日临时变了主意,要留在家中居住,为兄的当真是感激不尽,如此,想來小妹也会开心些。”其说到此处面上闪过一丝沒落之色,接着道:“三百年前父母临终之时把我叫到身边,嘱咐我要好生照看自家的弟妹,为兄虽说是修行之人,但对父母之命却不敢有半点疏忽,这些年來为兄一直尽心尽力照顾他三人,也算是对的起父母之托,只是,有些事情却并非为兄这个做兄长的能左右,小妹她心中对你执着,为兄看在眼中却是无可奈何,此事在为兄心中算是个死结,怎么也解不开,这些年,为兄为了此事常常苦恼,今日之此举算是了了为兄一桩心事,我二人在家中住几年,小妹与你朝夕相处之下想必也能过上几年快活的日子。”其说到此处面上显出安慰之色,不过随即其的眉头又皱了起來接着道:“只是有一事为兄不放心,师弟你刚接任天阳宫,若是此时离宫,恐怕多有不便,不知此事师弟打算如何办。”

    贤宇闻听此言微微一笑道:“师兄无需担忧,小弟用瞬移之法,再配上小弟自创的一套步法,可在十吸内回到天阳宫内,虽说相隔十吸,但多半也不会出什么岔子,不会误事的。”

    贤宇此话一出墨阳却是愣在了当场,天阳宫距离墨家有五百万里,十吸内一个來回,这听起來也实在有些匪夷所思,并非是修行之人无法做到,而是若修为到不了窥仙境界要做到此事极为困难,墨阳对贤宇的神通已是高估了许多,但其怎么也沒想到,以贤宇如今的修为居然能施展出如此快速的功法,强压下心中的震惊,墨阳深吸了一口气笑了笑道:“这天下间资质能如师弟这般的,恐怕是绝无仅有了,为兄看來,师弟不出千年定能达到窥仙境界。”

    贤宇闻听此言笑了笑道:“修为到了小弟这般若想再有所精进实在不易,万事皆有定数,即便我等是逆天的修行之人,恐怕也难以逃出定数,若是你我之辈有那个福分能修成仙道,不必强求自然也会得道,我等要做的只是感悟道之所在,机缘到了自然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墨阳闻听贤宇之言郑重的点了点头,语气恭敬的道:“师弟的话为兄记下了。”

    贤宇沉吟了片刻又接着道:“师兄,此次归家对师兄也是一场机缘,全人道,就在此时,师兄切记,莫要用法力抵御岁月,让岁月在你身上留下痕迹,如凡人一般度日,小弟当年出宫便是在凡尘中归凡七八十年,最终修为得意精进,归凡人不光是身归凡尘,心同样要归凡。”

    墨阳闻听贤宇之言面上显出若有所悟之色,其站起身在对着贤宇深施一礼恭敬的道:“多谢宫主教诲,弟子谨记在心。”这一刻墨阳知晓自家不能将面前之人当做同辈,只能当做师尊一般的存在,在贤宇面前,墨阳有种高山仰止之感,此种感觉其只有在面对天阳真人时才有,当初那个被引入修行界的凡人,如今已是此方天地间最璀璨的一颗星,最有潜力之人。

    贤宇见此笑了笑道:“师兄无需如此,这样吧,从明日起师兄你便到家中任意一家酒楼去做掌柜的人,酒楼人多,可让师兄更清楚看人间百态。”说起墨家的酒楼,将近九百年已过,墨家的酒楼在整个东圣浩土的各个城池都有生意,可说是遍地开花无处不在好不兴旺,据说就连当今天子都曾到过墨酒楼用膳,墨家的厨子如今即便是皇宫中也有人在,掌管皇帝一日三餐,可谓是荣耀之极,虽说如此,但这些厨子却以墨家人为荣,并不以为自家是皇帝的下属,据说对此皇帝也丝毫不在意,每日都能吃到美食,其怎会在乎这些,不过皇宫里的墨家厨子所会的手艺据说不足墨家的万分之一,只是九牛一毛而已,皇帝对此很是羡慕,來墨家多次最终才与墨家家主谈妥,墨家每年向宫里的厨子传授一道新菜色,当是献给皇帝,这些菜自然皆是出自一人之手,此人便是贤宇,贤宇这八百余年來,陆续给墨家留下了许多美味,这正因如此,墨家的酒楼才能延续至今,而且丝毫不见衰落的迹象反而越來越红火。

    墨阳听闻贤宇之言先是一愣,而后大笑道:“我去做掌柜的,好好好,为兄还从來沒做过掌柜的,倒是想试试,那为兄明日就在城中的酒楼挑选一家经营,至于师弟你,就好好在家歇息几日哈哈哈……”说罢其大笑几声,而后便出了贤宇的房间,如此这般贤宇再次踏入凡尘之中,再次归凡,即便是修为真到了真仙那一步想归凡便可可归凡,归凡是对天道的体悟,天道并非在九天之上,而是在凡尘之中,不入凡尘,即便是天道也难全,此点是贤宇近些年來的体悟,天道虽说有莫大的威力,虽说听起來高高在上,但天道却是地上,不在天上。

    次日一早,墨阳在饭桌上把自家要做掌柜的之事告知诸人,诸人听了此言除了贤宇外其余三人均是面色古怪,一个修行界中的修行者,一个拥有莫大神通之人如今要当掌柜的,这话传出去恐怕都沒人敢相信,只听墨玉康大笑道:“哈哈哈……大哥啊!你沒病吧,你一个神仙,做什么掌柜的啊!哈哈哈……真是太滑稽了,哈哈哈……”其笑的连嘴里的饭都喷了出來,就连墨玉兴也忍不住笑了出來,能让墨玉兴如此稳重的人发笑,实在不易。

    贤宇的面上也挂着一丝微笑,只是其的笑容很是淡然,墨玉倾看了看贤宇,眼珠一转柔声道:“此事是龙哥哥的注意吧,龙哥哥为何要如此做,为何要让大哥去做酒楼掌柜的。”

    贤宇闻听此言柔声道:“修行之人常常隐居山中,如此却并非修大道之法,修大道先要入红尘,真正的经历了红尘的一切,才能踏出红尘,放下放下,沒有得到过,又何谈放下,为兄如此做就是让师兄得到,得到后,再放下,唯有经历了这一轮回,其才能得道。”三人中墨玉倾与墨玉兴聚精会神的听着贤宇之言,即便是墨玉康面上也显出若有所思之色,墨玉康虽说年少之时是个彻头彻尾的败家子,但任其再怎么败家,在这世上活了八百余年,也要比寻常人多了几分悟性,俗话说的好,人老便成精,活的久了自然是要比寻常人懂得多一些。

    只听墨玉康道:“既然如此那大哥你自家做主选一家酒楼,让那家酒楼的掌柜给你做副掌柜的,嘿嘿嘿……大哥你做掌柜的,小弟还真想看看,修行之人做掌柜的是个什么模样。”

    墨玉倾好似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问贤宇道:“大哥做掌柜的,那龙哥哥你做什么。”说罢其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之色,还有浓浓的不舍,在其看來,贤宇 多半也是要去做掌柜的。

    贤宇看着此女担忧的眼神,心中叹了口气,口中却道:“为兄不做掌柜的,为兄在家好好偷懒一番,你要知道,做修行之人也是很累的,好容易有了偷懒的机会,自然不能放过。”

    墨玉倾闻听贤宇之言面上神色便放松了下來,一丝笑容显出,只听其欢喜的道:“既然如此那龙哥哥可要在家好好歇息歇息,你都忙了八百多年了,想起來还真是够累的。”

    墨阳看着自家妹子脸上的笑容心里很是安慰,嘴上却打趣道:“唉!你大哥我也是辛苦了数百年,怎地就沒人让大哥歇息歇息,唉!师弟啊!看來为兄在这些兄弟姐妹心中沒你要紧啊!”其此话一出引得墨家两兄弟哈哈一阵大笑,墨玉倾却是俏脸嫣红,白了墨阳一眼便低头不语,其偷偷瞄了贤宇一眼,见贤宇也是面带笑容的看着自己,此女面上羞意更浓。

    如此这般,墨阳在康城中选了一家墨家的酒楼做起了自家的大掌柜,每日里面带笑容迎來送往,看着各色人群來來往往,开始了自家的归凡人生,贤宇则是呆在墨家,每日陪着墨玉倾说说笑笑,此女面上的笑容因为贤宇变的更加灿烂,贤宇见此情景心中也颇为安慰,其不想让墨玉倾带着遗憾离开人世,即便其对此女并无男女之情,其不愿此女因其而伤神。

    时光匆匆,又是十年光阴,这十年,贤宇的面容上再次留下了岁月的痕迹,既然是偷懒那就该有偷懒的样子,既然要踏入凡尘,也要有凡人的模样,此时的贤宇,看上去有三十许岁,原本就俊朗的面容上有多了几分魅力,墨玉倾,曾经问过贤宇为何如此,贤宇笑着道:“这便是为兄偷懒的代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