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八十五章 归家

    墨阳抹了抹额头的冷汗,飞身上前对贤宇道:“师弟,我二人不如回宫,将此事告知下头的那些弟子,我看方才那人绝非善类,其已说明自家是冲着咱天阳宫來的,不得不防啊!”其此刻想起方才那人身上的气势身子还是不由的打颤,方才那人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太可怖了些,贤宇闻听墨阳之言却是微微一笑,而后伸手在虚空中写了些话,只见其单手一指天阳宫方位,方才那些其写在虚空中的文字便化作一只青色飞鸟,此飞鸟颇为灵动,围着贤宇转了两圈后便朝着天阳宫所在飞去,墨阳将这一切看在眼中,面上满是疑惑之色,却沉默不语。

    贤宇看了看墨阳笑道:“今日你我师兄弟二人难得偷懒一次,既然都出來了断然沒有返回的道理。”墨阳听闻贤宇之言嘴巴动了动,想要再说些什么,贤宇却接着道:“师兄安心,方才小弟已发了传信给天阳宫数万弟子,暖月仙子也宫中,即便那人再厉害也很难对付,至于你我师兄弟二人还是回家探望两位兄弟与小妹吧,他三人说起來又有数十年未见我二人了。”说到墨家之人时贤宇面上的笑容多了几分暖意,这墨家是其在此方天地的一个归处。

    墨阳闻听贤宇之言面上泛起一丝苦笑,摇头道:“你啊!还真是逍遥,如今你是代宫主,怎地这宫中之时全然不放在心上呢?也罢,既然如此你我兄弟就偷懒一回,回家去。”

    康城比之数百年前更加的繁华,此城东边如今却只剩下一户人家,这户人家并非旁人,正是墨家,方圆百里内都知晓墨家出了两位修行者,修行者,康城的百姓虽说都不陌生,但即便如此修行者对这些凡夫俗子而言依然是神仙般的存在,此刻,在墨府中的一处凉亭内,一个看起來三十许岁的女子正呆呆的望着天空出神,此女生的极为美丽,虽无仙子之美,却也堪称绝色佳人,此人并非旁人,正是墨玉倾,八百年岁月一晃而过,其面上多少留下一些岁月的痕迹,但正因如此,其比之以往却更添了几分味道,比之前更加的优雅端庄,只听此女喃喃自语道:“龙哥哥,你可知小妹心中是多么想念你吗?你一走就是数十年,小妹想你想的心疼啊!”说到此处其目中隐隐有些湿润,只听其接着自语道:“小妹知晓龙哥哥乃是修行之人,是仙人,小妹乃是凡女,配不上哥哥,这些,小妹心中都清楚,小妹不求别的,只求能在有生之年多与哥哥相处几次,如此小妹便满足了,龙哥哥你知道吗?小妹虽说比寻常人多活了八百余年,但此并非小妹所愿,若是能与龙哥哥单独相处一日,小妹愿意拿命來换。”说话间此女眼角一滴清泪滑落,顺着此女的下巴流下,似乎泪珠不忍心离此女而去,挂在那下巴上不肯掉落,此女此生从未嫁人,她在等,等那个人,即使明知不可能,其依然选择了等待,情之一字沒有值得不值得,只有愿意不愿意,此女耗费八百年光阴,只为那个身影。

    此女却不知在自家头顶数百丈的云层中,两个身穿青色道袍的男子正看着下方的凉亭,两道目光穿透了云层,穿透了凉亭,落在了那女子的身上,两人均是眉头紧皱,一人眼中有浓浓的哀伤,另一人眼中却满是无奈,这两人并非旁人,正是墨阳与贤宇,良久,墨阳转头看向贤宇,叹了口气道:“唉!小妹她对你太过痴情,她也太执着,八百年啊!对我等修行之人而言八百年不算什么,但对凡人而言八百年却是几世沧海,她对你太过迷恋了。”

    贤宇闻言转头看向墨阳,面上满是歉意,只听其无奈的道:“大师兄,小妹的心意小弟自然知晓,但大师兄你是知晓的,我等修行之人不可轻易动情,小妹乃是凡身,小弟与她恐怕是沒那个缘分,况且小弟的性子想必师兄也清楚的很,哪里是个安分之人,对女色小弟实在沒什么兴趣。”贤宇这话半真半假,其此刻对女子是沒什么兴趣,但也只是在此方天地。

    墨阳闻听贤宇之言摆了摆手,而后微笑道:“你无需多言,为兄自然知晓,我等修行之人有了牵绊修为恐怕难有精进,师弟如此做乃是理所当然,只是玉倾到底是为兄的亲妹妹,即便为兄入道数百年,心早已坚硬无比,到哪再怎么说为兄也不希望看到自家的妹子如此难过。”其说话间目光再次落到了下方的凉亭之上,眼中的心疼之意更加浓郁了几分,其虽说修行八百余年,但终究还是无法斩去心中凡情,过去其曾经想过斩断尘缘,但如今其却无需这般做了,不为其他,只因贤宇那句想修仙道先全人道,人道不全仙道难成,对亲人的关怀是身为人该做之事,根本无需克制什么,只有如此,修行者的道心才会得到更大的升华。

    两人沉默片刻,贤宇淡淡的道:“下去吧。”说罢其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墨阳见此心中又叹了口气身形一闪也消失在了云层中,墨玉倾正愣神间却听一个温柔的声音道:“小妹。”

    墨玉倾闻听此言身子猛的一震,而后面上便泛起了一丝笑容,其转过头去,却见贤宇就站在其身后,此女却是白了贤宇一眼娇嗔道:“又是三十年,你们二人也当真是好狠的心,把我等兄妹三人留在此处,却在那仙山洞府之中逍遥自在,今日怎地就知道回來了。”此话虽是埋怨,但此女眼中的喜悦之意却是怎么也无法掩饰,等了数十年,终于等到再见之日了,数千个夜晚梦里的那张脸,终于再次出现在了自家面前,此女甚至有些怀疑这是否是梦。

    却在此时又一个声音传到了墨玉倾的耳中,只听其道:“师弟啊!看來小妹是不想我们两个回來,既然如此那我二人还是回宫去吧,左右宫里有不少事物要做,你这个代宫主可是忙的很呢?哈哈哈……”说话间墨阳现身而出,一脸戏谑之意的看着自家的小妹,目中的宠爱之色却也是掩盖不住,墨玉倾听闻自家大哥之言白了其一眼,目光足可以杀人了。

    只听其娇声道:“大哥,你都八百多岁的人了,怎地还是这般模样,每个正经呢?”说话间其跑上前去牵住了两人的手,而后接着道:“知道你二人回來二哥三哥定然很是欢喜。”说罢此女便牵着二人朝一处走去,二人见此心中却是更加的不是滋味,此女分明是在强颜欢笑,并非是贤宇二人回來此女不欢喜,而是那欢喜中却有着心痛,只是此女把这心痛隐藏了,痛苦若是毫无顾忌的发泄出來反而是好事,但若是这般藏在心中,早晚会憋出病來。

    贤宇心中思索片刻笑了笑道:“小妹,我二人此次回來打算在家住上几年,你觉得可好。”

    墨玉倾闻听此言身子却又是一震,其猛的转过头來盯着贤宇,半晌后才道:“龙哥哥你方才之言可是真的吗?你是说此次回來要在家中住上几年,是几年,不是几天吧。”

    “自然是几年,我二人离家太久总觉得不好,修行之人也并非真正的仙人,也该过几天凡人的日子了。”贤宇此话一出墨玉倾眼中再次有水雾涌现,此刻其心中颇为激动,很是欢喜,其此刻在心中默默的感激上苍,在其看來是上苍听到了其的乞求,这才留住了贤宇。

    墨阳闻听贤宇之言先是一愣,下一刻便知晓了贤宇的用意,其看向贤宇的目光满是感激,如今的贤宇贵为一宫之主,却还能如此顾忌自家小妹的心思,实在是难得的很,贤宇似乎猜到了墨阳心中所想,其微微一笑道:“师兄,此次也是师兄的一次机会,人道说不准可全了。”

    墨阳闻听贤宇之言身子一震,目中精光连闪,只听其道:“多谢师弟了,哈哈哈……”

    三人脸上满是欢喜之色,轻车熟路的到了墨家正堂,墨家虽说如今家业更大,但家中要紧人物还是住在古宅之中,正堂还是那八百年前的正常,被贤宇用法力加持,不惧风雨,只是抬眼看去,沧桑之感极为浓郁,只听墨玉倾喊道:“二哥,三哥,快快出來,大哥与龙哥哥回來了。”其话音极为动听,犹如天籁,声音中满是欢喜之意,这数十年來,其今日最为欢喜,沒多少工夫便从正堂中走出二人,这二人看起來均是四十岁左右,正当壮年。

    见到贤宇二人之后两人也是极为欢喜,其中一人大笑道:“你们两个,老子还以为你们两个把家里人都忘了呢?今儿个总算回來了。”说着其伸出大手拍了拍墨阳的肩膀,此人正是墨玉康,此人虽说看上去已有四十上下,但言谈举止间却还依然如当年那般模样。

    另一人则很是稳重,其对贤宇微微一笑道:“可总算回來了,快快,进屋进屋。”此人正是墨玉兴,说话间二人一人拉着贤宇一人拉着墨阳,朝着正堂内走去,贤宇二人归家,使得墨家添了不少的喜气,对墨家之人而言这不仅是亲人的回归,更是一种荣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