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七十九章 怨毒

    天阴仙子盯着天阳真人看了许久,最终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既然天阳道友如此说了,即便本阁有再多的怒气也不能不给道友面子。”其说到此处目光转向贤宇,冷笑了笑道:“小辈,你却是有些能耐,好的很,看來天阳宫后继有人了,不过本阁奉劝你一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锋芒太露早晚一日会惹來杀身之祸,本阁今日看在你师尊的份上放你一马,也算是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下次再敢对本宫无礼,本宫定会将你挫骨扬灰,绝不留情。”说罢其身形一闪便退到百丈之外,对天阳真人拱了拱手道:“本阁今日多有得罪,就此告辞。”说罢其身影再次一闪,再次现身之时却已退到了数百弟子的中央,这些弟子护着天阴仙子快速飞退,天阳真人见此情景目中精光一闪,其此刻对天阴仙子起了杀心,灭了天阴阁主,天阳宫即便成不了当今天下最强的修行宗门,最起码也能与天下其他两大宗派三足鼎立,不但如此,一旦天阳宫灭了天阴阁便会一跃而成三大派之首,与天下第一修行宗门也差不了多少,但其目中杀机只是一闪便不见了踪影,若是此刻动手杀人未免胜之不武,四周方圆数十里内可是有不少的散修再看着此地的情景,再者,暖月领着大批弟子入天阳宫,若是此时灭杀天阴仙子,那这些弟子会怎样看待他天阳真人,怎样看待天阳宫,故而此时此刻虽说是灭杀天天阴仙子的最佳时机,即便其可轻而易举的将其灭杀,但其此刻却说什么也不能出手。

    天阳真人眼睁睁的看着天阴仙子与其手下剩余的数千弟子离去,目中闪过一丝无奈之色,但这丝无奈之色迅速退去,其转身看向贤宇,而后笑了笑道:“真是沒想到,你居然能斗的过天阴仙子这老婆娘,呵呵呵……虽说你修为不如她,但在身法之上却远远胜过她,今日一阵你这孩子大展神威,天阳宫数万弟子都看在眼中,今后在天阳宫将无人敢在不服你。”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退后两步深深躬下身子对天阳真人恭敬道:“弟子身为天阳宫弟子,此事自然是弟子分内之事,弟子有个不情之请,弟子想将那仙剑留在手中,不知师尊可否应允。”贤宇不在乎方才一战是否立威,其之所以与天阴仙子一战为的只是将那东方倾舞的仙剑取來,其余之事看在其眼中皆是微不足道,其之所以对天阳真人行如此大礼,是因其知晓此等宝物天阳宫不会随意的赐给下头的弟子,即便是他龙啸也不会例外,但此剑其必须留在手中,不只是因为此剑多半是东方倾舞所用,更要紧是是其觉得此事那是一丝机缘。

    天阳真人闻听贤宇之言却是哈哈一笑道:“那仙剑虽说珍贵,但天阳宫的宝物却并非那仙剑,而是你这用剑之人,既然你喜欢那仙剑就赐给你便是,以你的身法之快配上那仙剑战力定然还会有所提升,为师做主,从今那仙剑除了你龙啸,其余之人不可轻易碰触。”

    贤宇闻听此言面上泛起一丝喜悦,只听其恭敬的道:“弟子多谢师尊赏赐。”

    天阳真人受了贤宇一礼,而后将贤宇扶起和颜悦色的道:“走吧,看看你的新弟子去。”说罢其便当先身子一跃朝前方飞去,贤宇见此微微一笑,紧跟在其身后朝天阳宫山门飞去。

    到了近前,诸人看向贤宇的目光不再是看弟子的目光,而是看同辈的目光,能与天阴仙子一战还能数次将对方置于死地,此等修为,此等魄力,绝非寻常弟子能做到,即便是拿平日里看贤宇不顺眼之人看向贤宇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敬畏,暖月见贤宇归來连忙上前恭敬的道:“师尊,弟子今日带來数千弟子前來投奔,还请师尊看在我等一心向道的份上收下我等。”说罢其再次对着贤宇跪拜了下去,其面上神色极为虔诚,分明是晚辈看长辈的眼神,这暖月虽说比贤宇多修行了千多年,但其自认所修之道不如贤宇之道,自然对贤宇极为尊敬。

    暖月此话一出那些暖月手下弟子纷纷飞身到了贤宇身旁,虚空中整整齐齐的飘着数千女修,这些看了贤宇片刻而后便对着贤宇恭敬跪拜了下去齐声道:“弟子等参见师尊,。”其声势震天,数千人齐声喊出一词,即便这些人修为不高那股威势也非寻常之人可以想象。

    贤宇闻听此言面上显出一丝无奈之色,但事已至此其自然也不便再多说什么,在贤宇看來无为而治才是上策,这些人想要拜师其索性就将其收下,思量间贤宇面上泛起一丝微笑道:“在下如今还只是天阳宫一名弟子,尔等拜在我的门下当以何等身份自居,此事说起來有些滑稽。”贤宇此话一出天阳真人却是大笑了起來,其笑声可说是警惕那动地,威势极为极为惊人,贤宇见此情景却是一愣,实在想不通自家师尊为何在此时此刻发出畅快大笑。

    未等贤宇询问天阳真人便笑着开口道:“此事你无需苦恼,你身为我天阳宫的少宫主,手下有些弟子也是理所当然之事,至于这名分,我修行之人哪里在意这么许多,这些弟子在为师面前与你身份一般,但在你的面前却是你的弟子,此事一桩归一桩,无需太过在意。”其说到此处顿了顿,而后转头对暖月仙子淡淡的道:“暖月仙子,按理说你与老夫乃是同辈,但既然仙子甘愿拜在龙啸座下,也算是我天阳宫之人,从今而后天阳宫大小事务都要尽一份心才是,仙子以为此事可算公允。”其说话间语气颇为客气,面上神色也很是随和。

    暖月闻言却是对天阳真人躬了躬身而后恭敬道:“真人言重了,晚辈怎敢与真人平辈论交,晚辈入修行界之时前辈已修行了五百余年,在前辈面前暖月只能算是个小辈,今日晚辈拜在了师尊座下,理当尊前辈为师祖,依晚辈只见该如何就如何,从今而后晚辈就向前辈行晚辈之礼,是晚辈的徒孙,此事理所当然,即便是传出去也沒什么的。”暖月此女既然要拜在贤宇座下一切事情自然经过深思熟虑,怎样对待天阳真人这些天阳宫之人,其早有计较,既然拜在了贤宇门下若太过计较不免有些别扭,为了不使贤宇为难,其自然要退一步。

    天阳真人闻听此言先是一愣,而后再次大笑两声道:“哈哈哈……还是暖月仙子逍遥,倒是老夫有些拖沓了,既然如此此事就那么定了,从即日起,天阳宫中的西苑就给诸位女修居住,沒有少宫主应允天阳宫男修不得擅自入内,违令者,废除全身修为逐出天阳宫。”天阳真人如此做算是给足了暖月面子,也足以看出其对贤宇的器重,暖月闻听此言心中总算是松了口气,其原本还担忧天阳真人等天阳宫众人不准许她们这些女修拜在贤宇座下,毕竟两家乃是宿仇,但如今看來事情并非如其所想,天阳真人看起來很是乐意接纳这些女弟子。

    就在暖月念想间天阳真人再次高声道:“从明日其女弟子也可修习天阳功法,如此方可显得两家是一家,本宫将亲自传授女弟子天阳功法,少宫主也会每日传道。”天阳真人此话一出暖月身子不由的一震,其沒想到天阳真人既然如此的大度,如此快就把她与她带來的女修当成了自家人,此等大度暖月自问自家师姐做不到,一时间其对天阳真人生出了些许敬意。

    既然天阳真人如此说了她自然也要做些什么,只见其右手光芒一闪,一阵青光显出,接着一枚竹简出现在了其的手中,而后其恭敬的将竹简递给了贤宇柔声道:“师尊,此乃天阴阁功法。”贤宇见此接过了竹简,接着便将竹简递给了天阳真人,自家却并未查看。

    天阳真人见此眼中满是喜悦之意,其方才之所以如此大度就像想看看此女会不会做事,如此看來此女倒真是七窍玲珑的人儿,只听天阳真人朗声道:“从今日起,西苑改为阴苑,乃我天阳宫一脉, 老夫天阳真人今日在此昭告天下,诸位道友听闻之请相互告知,,。”天阳真人此话方圆百里的修行之人都能听的见,一时间修行界再次一片哗然,越发的热闹。

    暖月见此再次恭敬道:“弟子暖月今日率一千三百女修拜在龙啸座下,从此属天阳宫一脉,诸位道友代为告知天下,,,。”此言一出便是真正的告知了天下天阴阁一脉中有千多弟子入了天阳宫,其之所以如此是想让天下人知晓,她暖月并非遭人胁迫入的天阳宫,而是心甘情愿入的天阳宫,其此言一出,也将另一讯息传到了修行界,那就是,她从今而后将玉天阴阁决裂,然而,这一切全被天阴仙子听入耳中,此刻其并未走出太阳,而是在百里之内。

    在其听到暖月那番话之时身子不由猛的一震,其娇躯晃了晃险些沒从空中落下,其眼中满是怨恨之色,只听其喃喃道:“暖月,我天阴在此立誓,此生若不将你灭杀,我天阴将永生永世沦为畜生道,不再为人,更不再踏入修行界。”其说此话之时眼中满是怨毒之色,那眼中的怨毒之意可谓滔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