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七十二章 后劫

    贤宇正飞速遁走,一吸间便可越过千里之距,其面带一丝微笑双手倒背,神情很是又在,其脚下的山水如今在其眼中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混沌与模糊,这一切都只因其身形太快,快到让这天地间的一切都变的有些不真实,忽然,贤宇身形嘎然而止,只因在其的身前百丈之外有数十个黄衫女子,这些女子面带黄纱,遮住了其上半边脸,虽说如此,但贤宇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些女子的身份,当今天下修行界只有两大宗门,一为天阳,一为天阴,此事贤宇早在二百余年前就已知晓,数十年前其还与那天阴阁的凰柔一战,那凰柔还败在了其的手上,如今这数十个女子挡在其身前,贤宇并不觉得奇怪,天阳天阴乃是宿仇,见之便杀,不死不休,虽说自其击败凰柔之后天阴阁有所收敛,但贤宇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这天阴阁会一只收敛,如今看这架势,前面那群仙女们多半是要取了他贤宇的性命,想到此处贤宇不禁苦笑了笑,其一抱拳道:“诸位天阴仙子,在下不想与诸位仙子动手,今日诸位就当沒见过在下可好。”贤宇虽说是天阳宫之人,但其绝不会像天阳宫的其他弟子,无缘无故便杀人,如此一來两家的仇恨只会越來越深,终有一日一方定会被另一方抹杀,落得个悲惨的下场。

    对面数十个天阴阁女修听闻贤宇之言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人冷冷道:“你这小子倒也有趣,我两派弟子一旦遇上便是不死不休之境地,你居然说出了如此懦弱之言,就不怕被同门知晓,被师尊问罪吗?出手吧,即便你不出手我等也会对你出手,你的下场多半不会变。”此女话中的意思自然是说贤宇势单力薄,即便有些手段也难以对付数十个人。

    贤宇闻听此言却是微微一笑道:“晚辈即便不出手师尊也不会责罚晚辈,诸位仙子就当从未见过在下,在下虽说是天阳弟子,但说起來与诸位仙子并无仇怨,如此出手未免太无理了些,诸位仙子虽说人多势众,但在下若是用尽全力最少也能杀掉十多人,难道诸位仙子想做无谓的牺牲。”说罢贤宇侧头看了看天空,而后接着道:“今日阳光很是明媚,如此好天气诸位仙子何不去散散心,在下可不想在如此青天白日之下见血,还请诸位仙子让路。”虽说贤宇如今已是飘渺后阶修为,但面对数十个大法后阶,半只脚已踏入飘渺境界的修行者,其还是觉得有些头痛,若非如此贤宇才不会这般啰嗦,当即便瞬移离去了,那数十个女子闻听贤宇之言,其中三个女子显然有些不耐,当即轻哼一声便朝着贤宇猛冲了过來,贤宇见此叹了口气,其并未动弹,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女子朝自家冲來,就在那些女子快冲到其身上之时,贤宇的身子忽然消失不见,下一刻其便出现在了三女身后,只见其伸出一根手指朝三女飞快一点,三女居然硬生生的被贤宇定在了空中,无法动弹,其口中接着道:“在下真的无意与诸位仙子为敌,诸位仙子若是执迷不悟,在下只好得罪了。”说话间其目中精光一闪。

    剩余的天阴阁女修见贤宇举手投足间随意便制住了己方三人,心中不由猛的一震,这些女修自然看出了贤宇的修为是飘渺境界,但她们并不知贤宇的境界是飘渺后阶,贤宇不想让旁人觉得其修为升的太快,故而将修为模糊了一番,此法是飘渺境界修行者才会用的神通,模糊修为,使得对方只能看出自家的大概修为,给人一种高深莫测之感,正和飘渺之意。

    但毕竟己方有数十人,即便少了三个也无伤大雅,这些女修心中不认为贤宇能对付了她们所有人,当下数十人一同朝贤宇冲來,打算合众人之力将贤宇灭杀,但诸人身子刚动,不可思议的一幕便出现在了她们眼前,只见贤宇身子再一次模糊起來,下一刻三个与贤宇一模一样的人便出现在贤宇左右,从这三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來看,居然各个都有贤宇本身的修为,这三人并非贤宇在逍遥皇朝之时修成的魔身,同样是修为到了飘渺后阶才能施展的化身神通,最多可化七身,虽说此功法十分玄妙,但终究是化身,最多只能存在三炷香而已,每每施展一次便要等上七日才能再度施展,贤宇达到飘渺后期还从未用过,今日既然这些女子冥顽不灵,其正好用來试试此功法的威力,那些女子见贤宇施展出此神通,心中又是一阵,方才的那股必胜之心早已不再,取而代之是犹豫,但或许是两派之间的仇怨太深,在稍一犹豫之后,只听其中一个女子冷声道:“此人虽说有些神通,但我等合力之下也未必不能建功。”

    此言一出那些女子面上的犹豫之色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当下再次朝贤宇冲來,贤宇见此微微一笑,本尊与三个分身一同朝那些女子冲去,那些女子原以为对方会与自家正面交手,却沒想到就在四个贤宇将要撞上数十个女子之时居然同时消失不见,那些女子见此身形不由的一顿,就做此时其中一个女子忽然身子无法动弹,其余女子见此面色一变,此刻众女心中生出前所未有的恐惧,她们终于意识到,对方不是那么容易好对付的,她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怀疑贤宇刻意隐藏了神通,自家遇上的乃是窥仙境界的老怪物,就在众女一愣神间又有六名女子被定住身形,这一切说起來极为繁琐,但其实只是在三吸之间,不可谓不快。

    沒多少工夫贤宇的身形再次出现,其依然站在方才那地方,面上的笑容丝毫不变,只听其淡淡的道:“在下可算是苦口婆心相劝诸位仙子,但诸位仙子执迷不悟,在下也只好如此,如今在下再给诸位仙子一次机会,若是诸位仙子就此罢手离去在下便不再出手,如何。”

    见识过贤宇的神通这些女子此刻心中都萌生了退意,听了贤宇此言心中便更加动摇,就在此时只听一女冷声道:“诸位姐妹不可听此人妖言,若是不将此人诛杀我等定然会遭到同门中人耻笑,我天阴阁规矩,凡是弟子遇上天阳宫之人便尽数灭杀,即便不敌也要拼上一拼,如今我等都还未尽全力便退走,也太过沒骨气了些……”其话还未说完只觉身子被一股大力包裹,朝着贤宇那里飞去,贤宇目中闪出一丝寒芒,其方才就察觉到,此女最会蛊惑人心,分明是杀心极强的恶女,贤宇虽说不屑对女子下杀手,但为了救这些天阴阁的女修,其也只好对此女出手,此女看到了贤宇那眼中的杀意心中大骇,其此刻真正感受到了死亡临身。

    其余诸女见此情景面露骇然之色,其中有几个就要冲上去解救此女,贤宇却沉声道:“此女话太多,本修今日便让其闭嘴,本修原本不想与尔等想小辈纠缠,怎能尔等不知进退,识相的速速退去,若是不然本修今日便将尔等尽数留下。”贤宇说罢看了看正朝自家飞來的女子接着道:“至于此女,本修便留下了,此女心性太过恶毒,有她在贵派会生出许多麻烦。”

    其余女子闻听此言眉头都不由的都皱了起來,她们之中有不少人都不待见被贤宇擒住的那个女子,但毕竟是同门,眼看着对方擒住那女子,这些女子还是有些不忍,其中一个女子上前一步就要说些什么,贤宇见此冷哼一声道:“哼,尔等若是自认有贵派凰柔仙子的手段就尽管來,龙啸今日说不得要大开杀戒了,,听到龙啸二字这些女子身子不由的一颤,龙啸是何人她们最清楚不过,龙啸,便是让天阴阁的天之骄女败下阵來的人,龙啸便是当今天下修行界中公认的奇才,公认的下一任天阳宫宫主人选,面对这样一个人,她们真的怕了,她们并非仅仅是怕贤宇的实力,还怕贤宇的背景,退一万步说,即便这些女子今日将贤宇灭杀,那引來的定然是天阳宫疯狂的报复,到了那时,两派必有大战,大战一起,死的将是无数修行之人,两派虽说有宿仇,但谁也不愿当真大开杀戒,当真闹个不死不休,即便终究有一日要有一方被灭,却也不在此时,念想间诸人女面色变了数变,其中一女苦涩的道:”道友法力高强,我等不敌,我等离去自然可以,但请道友将那边我等的三位同门放了吧:“贤宇闻听此言点了点头,而后只见其抬手一弹,三道光芒快速射向三女,三女身子在光芒射入的那一刻便能自如动作,其余女子见此情景面上泛起一丝喜色,等那三女回到诸女身旁、诸女又深深的看了那被贤宇抓住肩膀的女子,目中满是不忍之色,虽说如此这些女子还是果断的离去了,这些女子乃是天阴阁的中坚力量,核心弟子,少了一个便是损失,故而这些女子不会为了一人而赔上诸人的性命,那女子看着自家的同门远去,眼中的恐惧更深,其想要张口呼救,但却怎么也叫不出声,贤宇早就封住了其的蹊跷,只要贤宇不准,其就休想发音。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你心性太过阴狠,留在休行界也是个祸害,但本修不忍随意杀生,本修便费了你全身修为,到下界去做一个凡人吧。”贤宇说话间一掌拍在了此女的天灵盖之上,此女身子猛的一震,嘴巴张大,面部扭曲,似乎极为痛苦,但片刻后其面上的痛苦之色变消失不见,而后贤宇便抱起此女朝着一处地方飞去,沒多少工夫贤宇在一处树林落下,树林之外不远处便是一座城池,贤宇接着对此女道:“从今而后安心做个凡人。”说罢其从袖中掏出一代银两扔给此女道:“这里有一千两白银,足够你在凡尘中衣食无忧了。”说罢其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那女子愣愣的站在原地,手中拿着贤宇扔给其的钱袋,其此刻能开口说话,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前一刻其还是修行界中高高在上的修行者,此刻却成了凡人,这一切的一切其实在无法承受,就好似一下掉进了地狱一般,渐渐的,一股滔天的恨意从其心中涌出,一个人的身影深深的刻在了其的心中,那人便是贤宇,贤宇怎么也沒想到,就是这个女子,再数百年后居然让他差一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那将是贤宇此生几个大劫难其中的一个,只不过对此时的贤宇而言,那还是后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