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七十章 心死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日子一天平凡而又宁静的渡过,岁月如梭,转眼间又是三十年,这三十年中凡尘中发生了许多事情,其中之一便是大殷皇朝的开国之君殷龙于二十年前驾崩,传位太子,改元国兴,太子即位,可谓勤政爱民,比之先皇有过之而无不及,天下万民无一不称颂皇帝贤德,国兴朝,乃是大殷皇朝繁荣的开始,在此后的十万年间,天下升平。

    定城也有了不小的改变,城池扩大了许多,但城外的那片竹林却任谁也不敢动分毫,这三十年來那竹林成是一个颇为神奇的地方,为何,只因如今朝廷里半数以上的重臣都出自那个竹林,都是竹林里那个一百多岁老者的学生,每年都会有不少的大官前來拜见,定城的官员在这些大官面前只能算是个芝麻小官,即便这些大官身份如此之尊贵,在入竹林之前都得让人通传一声,若无竹林之内那人的准许,便在竹林之外跪下磕几个头,而后无丝毫怒意的离去,连这些大官尚且如此,就更不要说那定城的官员了,定城的官员每年都要到竹林请安一次,为的就是能与竹林之内的那老者说上几句话,老者要说能与其说上几句,其一年都会精神非常,若是拿老者不肯与其说话,其这一年都会小心翼翼,日子久了定城的百姓都知晓,在东圣浩土之上,除了那皇帝之外还有一个谁都不敢惹的大人物,此人就在那竹林之内。

    竹林之内,一座三层高的阁楼之中,一个白发苍苍,胡须半臂之长的老者,拄着一根拐杖,静静的看着远方的天际,其已在此处站了三日三夜,丝毫沒有动弹的意思,在其身后站着两人,一男一女,男的看上去也有五十多岁,头上已生出了不少的白发,但那一张脸依然英俊,女的看上去却只有三十多岁,相貌极美,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成熟之美。

    只听那老者喃喃自语道:“又过去了三十年,呵呵呵呵,我如今已是快死人了,唉!偶尔还会想起一些人,一些事,看來老夫归凡归的还是有些不够彻底啊!呵呵呵……”说话间老者不由发笑,见此情景其身后的两人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面上隐隐现出担忧之色。

    只听那女子轻声对身旁的男子道:“大哥哥,你说爷爷这是怎么了,今年來总是这样,唉!爷爷年纪已过百岁,蕊儿还真有些担心爷爷的身子呢?大哥哥,你为何不劝劝爷爷,让他老人家小心些身子。”此女的话音极为甜美,犹如银铃一般,但此刻却不免有些忧愁。

    那男子听了女子之言却笑了笑道:“蕊儿你无需担忧,师尊并非凡人,不会有事的。”

    那女子闻听此言嘟起了小嘴道:“人家自然知晓爷爷并非凡人,但爷爷却任由岁月在其身上留下痕迹,你们这些做弟子的也是这般,明明能抵御岁月侵蚀,却非要效仿爷爷任由身子老去,爷爷如今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既然如此我等做后辈的就该顺了其的心思,大哥哥,你见过哪个一百多少的老人站在一处地方三日三夜,连眼都未眨一下吗?既然是老人,如此做自然会伤身子,我等就该小心照看才是。”女子说着越发的理直气壮,听的男子不由一愣,这二男一女自然是贤宇与蕊儿还有归凡了,如的贤宇看去分明就是个行将就木的老者,其那一双眼眸甚至不再那么明亮,变的越发的浑浊,其口中的牙齿此刻已尽数脱落,找不到一颗,如今的贤宇已然一百一十多岁了,若是按凡尘的年岁算,贤宇已算的上世上少有的长寿之人,当之无愧的老寿星了,这三十年來贤宇更深的体会了人生,其的人道越发的健全,在贤宇看來还差一步自家的人道便会圆满,到了那时其心中的感悟便会更深,修为也很可能再进一步,这最后一步是每个凡人都要经历的,无法逃避的,那便是死,是人都会死,即便是修行之人若是到了一定寿元修为沒能突破,那也只能羽化堕入轮回,只是凡人之死与修行之人不同,凡人之是真正的死,而修行之人死后若不想堕入轮回还有许多方法,最起码还能归凡重修一次道,而凡人只要身死便会真正的堕入轮回,堕入轮回之后还能否再做人,那可就不一定了。

    近些日子贤宇越发的觉得自家离那最后一步越发的进了,仿佛只需要一次机缘,其便会真正的向前迈一步,迈出那一步后结局贤宇却无法断定,原本结局已定,其即便死了也不会真的堕入轮回,但贤宇却觉得,若自家当真心怀死意,那就真有可能与凡人一般堕入轮回,甚至转世,这数十年來贤宇不止一次如此想过,若是自家轮回转世,或许一切都将重新开始,其或许不会再成为逍遥皇朝的皇子,不会再由乞入道,不会遇到东方倾舞,甚至不会踏入修行界,若真能如此,贤宇倒是也想过那样的日子,若是其无太多的牵挂,其真的不想再做修行之人,其当真想如凡人一般轮回,修行太过寂寞,修行之人太过冷漠,修行太累,但每每其心中如此想之时脑海中便会显出东方倾舞三女的身影,还有逍遥廉洁等人的身影,这些人是其心中无法忘却的牵挂,如此这般成为凡人的念头贤宇只好打消,但这最后一步其总要走的,若不如此其的人道就无法完全,贤宇曾经说过,想修仙道先全人道,人道不全仙道难成,想全人道必要经历人世间的生死轮回,若非如此,即便归凡数百年也是无用,此点贤宇在归凡之初便已知晓,如今其已归凡将近百年,凡人寿命再长也不过如此,这最后一步是该踏出之时了,只是即便凡人活着之时也无法知晓何谓死,死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活人不知死,贤宇虽说是修行之人但同样不知何为死,不知死为何物,不知如何才算是死,如何死。

    贤宇在此静立三人想的正是此事,然,无论其如何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來,最终其叹了口气道:“唉!旁人说死就死,老夫怎地想死也死不了,真是无奈的很,无奈的很啊!”说罢贤宇转身,见了身后二人其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而后开口问二人道:“何谓死。”二人一听贤宇之言面露惊恐之色,他二人虽不知贤宇如此问是何意,但对二人來说绝非什么好兆头,一个好好的人忽然问出了何谓死,这分明是觉得自家该死了,若非如此不合这么问,正所谓五十而知天命,眼前这位年过百岁的老者早已过了半百之龄,岂能看不透生死。

    即便归凡明知贤宇并非寻常之人,听了贤宇之言心中同样猛的一条,其面色苍白,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面露悲伤之色道:“师尊,您老人家怎会死呢?您老人家可是神人,不会死的。”其说话间双目紧紧的盯着贤宇,此刻其内心充满了恐惧,面前的这个老者是其的支柱,是其这世上最亲之人,其父归天之时其心中无悲无喜,有的只是感叹,可听说自家的师尊将要归天,其不由的悲从心头起,内心的恐惧无以言表,此刻的就像是个孩子,期待贤宇收回方才说的那句话,期待贤宇打消心中的那个念头,但贤宇却只是微微一笑,并未言语。

    蕊儿也跪在了地上拉着贤宇的手哽咽道:“爷爷您是不会死的,您不是凡人,怎么会死,爷爷您不能死,您若是死了蕊儿可怎么办,爷爷……呜呜呜……爷爷不要吓蕊儿好不好,好不好嘛……呜呜呜……”贤宇见此怜爱的抚摸着蕊儿的头,却依然沒有开口。

    其再次沉默了,片刻后其对蕊儿道:“丫头,爷爷想喝茶了,你去泡壶茶來吧。”蕊儿闻听此言以为贤宇打消了那个念头,立刻破泣为笑,应了一声便下楼去给贤宇泡茶,此刻只剩下贤宇师徒二人,其转头看了看归凡人,示意归凡起身,归凡不敢违抗师命,便站起了身子,只听贤宇问归凡道:“记得三十年前为师便与你说过,了结便是起始,这世上沒有真正了结之物,你虽为师多年应当明白,无需太过悲伤。”说罢其便转身下了楼。

    七日后,竹林中传來了大哭之声,吴忘时死了,寿终正寝,其只给弟子们留了一句话:“人死非死,心死是死。”贤宇死了,其气息全无,心脉静止,当真死了,其最终悟到了死之真谛,何谓死,身死不过是死了皮囊,真正的死并非身死,而是心死,贤宇死了,其的心死了,他是真的死了,却也沒死,死的并非贤宇,死的是吴忘时,但死的也是贤宇,其已吴忘时之身真正的死了一回,心死了,身也死了,贤宇的归凡就此了结,近百年的归凡其全了人道,想修仙道先全人道,人道不全仙道难成,贤宇踏出了这一步,其有了根本的变化,其不知晓的是,此方天地除了他逍遥贤宇,居然还未有第二人能全人道,即便是天阳真人的人道也未能完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