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六十四章 夺嫡

    那黑衣领头人此刻只有一个心愿,那便是死,他真的想死,他从來都沒有想过自家有一日会那么想死,原本其以为死是很容易之事,随意那剑抹一下脖子或是随意往墙上一撞都可轻易的死去,可此时此刻,死,对其而言却成了一种奢望,成了这天底下最大的奢望,原本若是旁人到了其这等地步沒有止疼的药物早一命呜呼了,但其却想死也死不了,这是为何,自然是因为贤宇老先生不愿让其死去,此刻的贤宇可掌控此方天地的一切,在这个屋子中的人生死尽由贤宇掌控,即便是该死之人,只要贤宇不许,那此人就死不了,就好似此人一般。

    此黑衣领头人虽不知自家为何到了此种地步还死不了,但其却知晓其之所以不能死皆是因面前这个老者,于是其对贤宇哀求道:“高人啊……高……人,您……您还是杀了我吧,在……在下,真是想死啊!呜呜呜……您……您行行好……行行好杀了小的吧……小的知……知错了啊!您杀了小的吧,。”正所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君不见还有这般求死之人。

    贤宇闻听此人之言却并未言语,而是转头对躲在其身后早已闭上双目的小蕊儿说道:“孙女,去给爷爷泡壶茶來,乖啊!”小蕊儿闻言应了一声便到了内屋,其的身影刚消失在内屋贤宇却转过头來,话锋一转沉声道:“既然你如此求死心切,那老夫就成全了你。”说罢贤宇身形一闪便不见了踪影,与其一同不见的还有那黑衣人领头人,其的那些残只断臂都不见了踪影,甚至连地上的血迹也都不见了踪影,自然,那些黑衣人也一同不见了踪影,一时间此地变的干干净净,就好似方才的一切从未发生一般,这一切都被那青年人清楚的看在眼中,对其而言方才的那一切就是梦境,其根本不敢相信自家看到的是真的,愣神了良久后其脑中闪过修行者这三个字,其面色变了数变,最终又是一脸的茫然,其实在不敢相信自家心中的猜想,救了其性命并与其相处半月的老者,那个不起眼的商人,居然是传说中的修行之人。

    就在此人愣神之时蕊儿却从内屋端着茶盘走出,见到屋内除了那青年以外不见了爷爷的身影,其疑惑的问那青年人道:“大哥哥,我爷爷去哪里了,还有倒在地上的那些黑衣人呢?”

    那青年听了蕊儿的问话脸上终于有了些神采,其正要开口回话却听一个声音笑道:“爷爷不是在这儿呢吗?方才有些事出去了一下。”说话之人正是贤宇,其面带笑容的径直走到太师椅旁坐下,而后接着道:“蕊儿,爷爷的茶呢?爷爷有些口渴,泡好了就拿上來吧。”

    小蕊儿见自家爷爷回转便笑着将茶递给了贤宇,而后甜甜的问道:“爷爷,方才那些人究竟是些什么人啊!他们是不是这些日子守在街道上的人啊!他们那些人现在去了哪。”虽说小丫头已然十岁,但其也不过就是个十岁的孩童而已,对方才的一幕其实在有些费解。

    贤宇闻听此言微微一笑道:“方才那些人,哦,方才那些人不过是一些强盗,爷爷将他们打发了,蕊儿啊!此事不可随意对外人讲今夜之事,若是旁人问其此事就说就说……什么也别说。”蕊儿闻听此言虽说还是满脸的不解,但贤宇既然如此说了其也就不再追问。

    那青年终于缓过神來,其看向贤宇的目光中满是敬畏之意,其走到贤宇身旁张了张嘴想要问些什么,但贤宇却先开口淡淡的道:“公子,走好,老夫不送。”青年闻言却愣住了,楞了片刻之后其面上显出了复杂之色,此刻的他有种强烈的欲望,想要留在贤宇的身边,但其却沒有理由留在贤宇的身边,面前的这个老人为他已做了太多的事,对于一个素不相识之人这些已经是天大的恩惠,其不该再给这个老人添什么麻烦,似乎其此刻最好的选择就是走出这个店铺,而后随意选一个方位一直走下去,其心里想的很清楚,但脚却不听使唤。

    终于,其再次弯下了膝盖,再次跪在了贤宇的面前,只听其恭敬道:“老先生,经过方才之事晚辈深知老先生是位隐士高人,晚辈今日愿意当着老先生的面说出实情的原委,晚辈如此做只求能留在老先生身边做个下人,从此之后跟随老先生左右,不再问其他凡俗之事。”

    贤宇闻听此言双目眯起笑了笑道:“高人,隐士,公子莫要说笑了,老夫不过是昔年习得一身上乘武功,方才只是为了自家清净打法了一些不自量力之人罢了,若老夫这般身怀高绝武功者虽说不多,但也绝非老夫一人。”贤宇说的不错,方才其并未使用法力,甚至连最后清理那些死尸之时也未用丝毫的法力,方才那一会儿工夫已打了四五个來回,将那些尸体搬到了数十里之外的树林之中掩埋,这一切说起來虽极为复杂,但对贤宇而言却是轻而易举之事,贤宇即便不用法力九宫逍遥步一旦用出一吸之间也可遁出百里,更何况是数十里。

    “至于公子自家只是老夫更是沒什么兴趣知晓,公子且去吧,老夫有些乏了,想歇息了。”贤宇说罢便要起身歇息,但那青年却保住了贤宇的腿不肯松手,贤宇见此只好又坐了下來。

    那青年见贤宇坐回到了太师椅上终于松了口气,只听其接着道:“前辈,晚辈告知自家來历只是想让前辈对晚辈的身世知晓一二,无论前辈如何想,晚辈此生是跟定前辈了,即便前辈赶走晚辈,晚辈也会守在前辈家门之前,直到前辈答应晚辈所求为止。”其说到此处顿了顿,见贤宇面上并无怒色,便接着道:“晚辈乃当今皇帝之二子名殷鸿。”贤宇听到此处目中精光一闪,原本平静的脸上终于有了神色变化,但这变化只是一闪而过,殷鸿见此苦笑了笑,而后接着道:“父皇对晚辈很是喜欢,常常与晚辈探讨国之大事,晚辈也深知父皇心中所想,每每都能与父皇的想法不谋而合,日子久了父皇便觉得晚辈更加适宜继承皇位,便想改立太子,此事传到了晚辈兄长当今太子殷杰耳中,其便对晚辈起了杀心。”说到此处其面上满是痛苦之色,眼中甚至闪起了泪花,只听其接着道:“我兄弟二人情谊原本极为深厚,大哥对晚辈也是疼爱有加,晚辈从未想过做什么太子,父皇在世之时晚辈效忠父皇,他日父皇传位大哥,晚辈自当辅助大哥振兴我大殷皇朝,父皇有改立太子的心思晚辈早就知晓,晚辈也曾劝说过父皇打消了此念头,晚辈甚至想过,若是父皇执意改立太子,为了全我兄弟情义晚辈也只能一死了,可晚辈万万沒想到,大哥再得知此事后居然派出了大批杀手追杀晚辈。”说到此处其面上的悲伤之色又变作了痛恨,只听其咬牙切齿的接着道:“我与他乃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啊!,他怎么能下的去手,,难道我二人平日里的兄弟情谊都是假的吗?。”其说话间面上愤怒之色越发的浓重,两只手被其攥的咯咯作响,额头冒出青筋。

    此时贤宇却开口了,只听其淡淡的道:“兄弟情谊自然是真的,想要杀你也是真的,皇帝沒有改立太子之心你兄弟情谊就不会变,皇帝一旦有了改立太子的心思你兄弟二人的情谊便会当然无存,江山如此多娇,兄弟间的情谊算的了什么,呵呵呵,老夫倒要问问你,若今日你是你大哥你会怎样。”说罢贤宇便目光炯炯的盯着跪在自家面前的这个男子。

    男子听闻贤宇之言面上神色却缓和了下來,其郑重的道:“若晚辈是太子,晚辈绝不会做出此等惨绝人寰之事,绝不会杀自家的兄弟,这所谓君子仁义,堂堂男儿岂能禽兽不如,。”其说此话之时目光炯炯的盯着贤宇,那一瞬间其身上散发出的坦荡之气居然不亚于贤宇,贤宇见此情景心中不由的称赞其面前这个皇家次子,莫说当今皇帝有改立太子的心思,若他是皇帝也会选这样的儿子当太子,太子乃国之根本,太子若是选不好国运也长久不了。

    贤宇面上神色不变,而后接着道:“好,你倒是个好后生,老夫救你总算是沒救错,老夫问你,当今太子人品如何,可能当得起的起太子储君的名头。”殷鸿听闻此言却是一愣。

    其回过神來后对贤宇道:“太子还算聪明,每每国家有事其也能为父皇分忧,说起來倒是个干练之人,老先生如何如此问,这其中难道有什么奥妙不成。”其疑惑的望着贤宇。

    贤宇闻听此言淡淡的道:“如此说來他该杀你,而且杀的不错。”殷鸿听闻此言却又是一愣,还未等其开口贤宇又开口接着道:“其自家有治国之能又是名正言顺的太子,有着远大的抱负,可当今圣上却要改立太子,无论你愿意与否这对气逆而言都是个不小的威胁,在其看來你多半无法抵御太子储君这个名号的诱惑,纵然你心中当真有对兄长的忠诚之心,其也不会相信,其想的也不错,这世上凡人任谁也无法抵挡皇权的诱惑,手握生杀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若你是太子即便做不出杀手足之事,多半也不会退位让贤吧。”听了贤宇之言殷鸿陷入了沉思,良久其才回过神來,其面上泛起了一丝苦笑,方才其心中已有了答案,若是他也无法让出皇位,让出那个万人之上的名头,这一刻,其对自家兄长的怨恨减去了不少。

    其面上的愤怒之色早已不再,转身恭敬的看着贤宇道:“晚辈顿悟了,生在帝王之家此事在所难免,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一天难容二日,听了前辈一席话晚辈茅塞顿开,请前辈收留晚辈吧,晚辈情愿放弃皇子身份,放弃向太子复仇,从此之后情愿呆在前辈身边做个家仆,晚辈一片真心,请前辈成全。”或许此时叩头是最好的法子,其说罢便连连对贤宇叩头,其心中此刻十分的坎坷,其是真的想留在此处,其中自然有寻求庇护之意,更多的却因贤宇,在其看來贤宇是个少有的智者,在其看來跟在贤宇身边胜过坐拥天下掌控江山,其心中之所以坎坷是因其怕贤宇拒绝其的请求,若是贤宇真的拒绝了其的请求,此时的他当真不知该何去何求,然而,贤宇的答复却大大的出乎了其的预料,以至于其怀疑自家是否幻听。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既然你无心夺嫡那就留在老夫身边吧,给老夫看看铺子,如此老夫也可忙里偷闲,呵呵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