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五十九章 女娃

    贤宇刚坐下沒多少工夫便有一<b>13看書网</b>,其是贤宇书屋的老顾客,见了贤宇便很是熟络的打起了招呼道:“吴先生,您这日子过的可真是悠闲啊!我等这些学子要说能有先生几分的自在也是好的了。”这些书生到了贤宇面前都尊称其为先生,无人敢对其不敬,十年來这些书生从最初当贤宇是个寻常的商贩到如今尊贤宇为智者,自然是真心仰慕贤宇之才,说起來当凡人能当到如此地步也算是极有建树了,贤宇闻听书生之言双眼睁开了一条缝,懒洋洋的看了店铺内一眼,而后开口道:“昨夜我这里招了贼,将店里所有的书籍尽数盗走,如今店里已空无一物,你要买书还是去他处看看吧。”说罢其打了个哈欠接着道:“我这里从今而后不买什么书了,打算改行做其他的买卖。”说完贤宇再次闭上了双目不再理会那书生。

    书生闻听此言面上先是现出了震惊之色,而后又显出愤恨之色,只听其义正言辞的道:“当真是无法无天了,在这太平盛世下居然有人盗取书本,这圣贤之书乃是我学子手中之物,那些个盗贼不去盗取银两为何要盗取书本,,简直是无法无天,实在该死,实在该死,。”

    贤宇闻听此言呵呵一笑道:“这个在下就不知了,或许如今的盗贼心思变了,觉得盗取书能换取自家想要的东西吧,沒了也就沒了,我这里读书也读够了,卖书也卖了十年,总算是对的起圣人了,明儿个我就将店里收拾收拾,改做其他的买卖,你且却吧,去办正事。”

    那书生听贤宇如此说话面上吃惊之色更浓了几分,只听其高声道:“吴先生,您店里招了盗贼,这便是一等一的大事,先生不可如此纵容不法之事,走走走,我这就陪先生到城中衙门告状去。”说着其便要去拉贤宇的手,这书生倒是个正人君子,但贤宇心中却叹了口气。

    贤宇并未躲避书生拉其胳膊的手,而是任由其将自家拉着朝城中县衙走去,既然要做凡人一切就该按凡人的规矩來,招了盗贼按理说有两个法子,一,自然是哭天抢地的的跑到衙门口敲鸣冤鼓,而后像官爷哭诉自家的悲惨遭遇,这二嘛,自然也有像贤宇这般淡定自若的,原本丢了一些数百也并非什么要紧之事,凡是如贤宇这般丢了这些低贱东西的多半都不会惊动官府,自然,贤宇选择了第二种,不过人家好心陪他去报官,贤宇自然也不能拂了人家的好意,丢了东西报官也是理所当然之事,到了衙门口,那书生便迫不及待的去敲鸣冤鼓。

    沒多少工夫便有衙役从衙门里出來问二人击鼓鸣冤的缘由,贤宇还未开口 那书生却抢先一步将事情的缘由说了出來,贤宇只得苦着脸在一旁连连点头,二人上得公堂见到了官爷,官爷沉声问道:“你二人來此可是有什么冤情,速速道來与本宫知晓。”贤宇看了身旁的书生一眼,见那书生沒有开口说话的意思这才将昨夜之事说了个清楚,可谓是绘声绘色。

    官爷闻言重重的拍了一下惊堂木,却听其沉声道:“岂有此理,当今天下王化已久,竟然还有人做这等鸡鸣狗盗之事,你二人且先回去,本宫这就着手办理此案,一旦有了讯息便会派人告知你二人,退堂。”如此这般贤宇的官府之行就此了结,二人便退了下去。

    那书生见贤宇默不作声还以为贤宇心中烦闷便开解了其几句道:“先生无需难过,说起來那些书籍市面上多的是,即便是一些珍奇孤本我等学子手上说不准也有,先生这十年來广交学子,在下这就将此事告知好友,先生的书早晚有一日会凑齐的。”此人倒真是个热心肠。

    贤宇闻言却摇了摇头道:“无需如此,无论此次那些书是否能够追回我都不会再开书店,我已打定主意做些旁的买卖,公子的好意在下这里心领了。”贤宇说着脚下的步子不由的加快了几分,其身后的书生听了贤宇之言却又是一愣,其原以为贤宇只是因家中被盗一时气愤才说出了在旁的生意这般话语,却沒想到贤宇居然是铁了心要做旁的生意,书生心中不免有些难过,在他看來前面那人天生就是与书为友的人,若是离书,那人也就不再是那人了。

    其回过神來见贤宇已走出老远,连忙快走几步跟了上去,其拉住贤宇的胳膊有些焦急的道:“先生为何如此,如今事情已告知官府,相信早晚会有个了结,先生是位智者,我等学子都很是仰慕先生,先生与我等是以书结缘,若是先生的铺子里沒了书,总是可惜啊!”

    贤宇闻听此言停下脚步笑着看向面前的书生,而后淡淡的道:“公子方才说在下是智者,在下不才姑且任认下,公子说的不错,在下与诸位公子结识是因书,在在下请问公子,公子在意的是在下的书,还是在下的铺子。”那书生闻言一时间却愣住了,不知该说些什么。

    贤宇见此却笑了笑接着道:“在下冒昧揣测,公子是因在下这个人才常去在下的书铺,公子觉得在悉尼是个科教之人,既然如此在下即便是不卖书了主位公子同样可与在下相交,<b>13看書网</b>是盗不走的,书在在下的心中,即便在下做了其他的买卖在下依然能与诸位公子谈天论地,赏书论言,公子此刻还觉得可惜吗?哈哈哈……”贤宇说罢便大笑离去。

    那书生却再次愣住了,其看着贤宇的背影并未追上去,这一刻其觉得前头那人是自家怎么也无法追上的存在,直到贤宇的身影消失在其眼前之时其开口喃喃道:“智者,心中有书。”

    正如贤宇所说,其沒等官府替自家追回那些书便改行做了其他生意,这十多年來其卖书倒是赚取了一些银两,贤宇用这些银两购了一些玉器,该做玉石买卖,每日其店铺里依然会有许多人光顾,多半还是那些<b>13看書网</b>生到了贤宇的店里多少都要买一两件玉器,这倒是很自然的,读书人子任=自认君子,君子爱玉,此乃天性,如此一來贤宇店里的生意如往常一般红火的很,至于书,其偶尔也会拿出一两本,不过并非卖,而是送,如此一來那些才子们更加喜爱到贤宇的店里來,有的甚至买<b>13看書网</b>店,而是到贤宇的玉器铺子里买,这让贤宇有些哑然,不过每每有<b>13看書网</b>其都会想法子满足,渐渐的贤宇的名头越來越大。

    兴隆书屋,文天佑此刻正黑着脸在屋子里踱着步子,其一边踱步还一边道:“真是邪门了,那个吴忘时怎地那么招人待见,那些书生明明知晓其如今不做书的买卖,怎地还往其店里跑,原本想着将其打垮,却沒想到其的生意是越做越红火了,他奶奶的,真邪门。”其说到此处面上满是不甘之色,一抹凶光在其面上一闪而过,其眼中充满了杀意,但沒多少工夫这股杀意便尽数退去,其双目再次恢复清明,最终其暗叹了一口气,转身回了铺子。

    日子久这样一天天的过着,转眼便是二十年的岁月,贤宇的面容如常人一般显得苍老了许多,两鬓已生出了白发,此刻的贤宇看起來就是个六旬的老者,原本笔直的背微微弯下,原本清明的双目变的有些浑浊,这一切看起來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天经地义。

    二十年來贤宇的生意做的是红火到了极致,有时一天能接待上百人,有些与其相熟的书生曾劝过贤宇,说其该换个大一些的店面,这样每日里能接待更多的人,赚过更多的银两,贤宇闻听此言每每都是摇头拒绝,其习惯了这间小的店铺,习惯了那张躺了三十多年的太师椅,习惯了一壶茶一天的日子,其不想改变,其甚至忘记了自家修仙之人的身份,其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凡人,这二十年來贤宇看着身边的人聚散,生死,渐渐的有了新的感悟,有些人虽生却死,有些人虽死犹生,有些人面上君子,背地里小人,这二十年里其见过形形**的人,彻底的懂了凡人的生活,不过这一切还远远沒有了结,其还将继续做其的凡人,至于究竟要做多久的凡人其沒想过,其甚至想或许有一日其真能如凡人那般轮回生死,若真是那样又将是怎样的局面呢?其如今从骨子里成了一个凡人,其甚会为了一文钱与商贩讨价还价,愤怒之时其不再压抑自家,而是与惹火自家的人开口争吵,有时甚至大打出手。

    这一日清晨,贤宇照例开了店门,而后坐到了太师椅上,看着來往的人群忙碌着开始一天的日子,贤宇的面上泛起了惬意的笑容,这样的日子其已过了三十多年,还将继续过下去,临近晌午,一个五六岁的女童穿着一身孝衣出现在了贤宇的眼中,其那瘦小的身上挂着一块牌子,其上写着卖身葬父四个大字,其铺了一张席子,跪在了贤宇店铺的边上,轻声的哭泣。

    沒多少工夫贤宇的店前就围了不少过往的行人,纷纷对着小女娃窃窃私语,大多说的是一些怜悯之词,贤宇虽说并未凑上前去,但其一直看,其的双目一直落在那些人与小女娃的身上,虽说围观的路人不少但肯掏银子替小女娃卖身葬父的人却沒有一人,这些看热闹的人中不乏一些有钱人,这些人身着华服,但却始终沒有拿出一文钱给小女娃,任由小女娃哭泣。

    终于,有人拿出了银子递给了小女娃,这人是个富家公子,贤宇见此情景却皱起了眉头,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一副色迷迷的嘴脸,只听其对小女娃道:“这些银子够你埋葬你那死鬼老爹了吧,起來跟大爷走吧,从今以后你就是大爷的人了。”说着其便要拉小女娃,小女娃眼中满是惧怕之意,其躲开了那人伸出的手,那人见此情景愤怒了,只听其冷声道:“大爷我掏了银子,你不是说要卖身葬父吗?既然如此那有什么好怕的,走吧。”说着其再次伸出了那只手,小女娃再次躲开了那只手,眼中的恐惧更甚了几分,自家的手再次被躲开,掏银子的那个人真的怒了,其冷哼一声扑了上去,试图想要抓住小女娃。

    那小女娃见此哇的一声哭了出來,而后跳了起來四处躲闪,那人见此情景自然不肯罢休,开始追逐小女娃,小女娃心中惧怕到了极点,其的目光扫到了贤宇,也不知怎地其就躲到了贤宇的身边,那人见此先是一愣,而后便大摇大摆的朝贤宇的店里走去,但其却沒能进的去。

    只听一个声音沉声道:“站下,本店今日开张,公子若是想买玉器的话就明日再來。”说罢其站起了身子开始封自家的铺子,那人见此情景自然不肯罢休,想要硬闯进去,可惜其的动作慢了几分,一头撞在了门板之上,而后一股做在地上,其被眼前这个看起來不起眼的老头激怒了,只听其大吼一声跳了起來,而后指着贤宇的鼻子歇斯底里的道:“你……你这个糟老头,这女娃娃本公子买下了,你居然敢抢本公子的东西,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贤宇闻听此言面色一沉道:“这位公子说错话了,这女娃娃不是东西,她个人,公子要是把这女娃娃当成东西,那公子你是个什么东西。”贤宇此话一出围观的中人都大笑了起來。

    那人闻听贤宇之言义正言辞的大喝道:“本公子不是个东西,。”其此话一出再次引來诸人一阵大笑,贤宇也笑了起來,连起身后的小女娃也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那人此时才意识到自家说错了话,脸一下便红了起來,看向贤宇的目光充满了恨意,恨不得把贤宇活吞了。

    其还想再说些什么,先却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扔给了那人,口中冷冷道:“这里是一百两银子,你方才不是说这女娃娃是你的吗?那好,老夫就从你手中将其买下。”说罢贤宇不等那人回话便将铺子的门关了起來,那人见此情景犹豫了片刻,却捡起了地上的钱袋骂骂咧咧的远去了,方才其给小女娃的只有三十两银子,可贤宇给他的是其的三倍还多,有了这些银子别说是一个女娃,就是三个女娃也能买下,实在沒必要为了一个女娃受皮肉之苦。

    再说贤宇,其此刻正坐在太师椅上看着面前这个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女娃儿,那女娃也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贤宇,目中有欢喜也有惧怕,欢喜,是因在其看來面前的这位老爷爷比方才那人要友善许多,惧怕是因为面前的这个老爷爷对其來说还是个陌生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