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五十八章 遭难

    这一日 贤宇照例坐在殿门前的太师椅上假寐,这几乎已成了其生活的一部分,一壶清茶,一张太师椅加上太师椅上的那个男子,给这一条不长的街道曾添了一副固定的画卷,贤宇渐渐的发觉这本身就是一种极为惬意的生活,每日里不用勾心斗角,不用闭关苦修,不用问什么天道,往日种种与眼前这一切比起來显得那么的繁杂,有时候贤宇甚至觉得自家比较适合过这样的日子,其想一直过这样的日子,其变的有些懒惰,有些颓废,每日里其要做的就是有人來光顾之时给客人找需要的书,然后和卖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杀价,直到对方无话可说付钱走人,让人感慨的是贤宇杀价杀的对方无丝毫火气,最后有的甚至多付了一些钱。

    只听一个声音传入店铺之中,一人道:“掌柜的,此处的书可全吗?掌柜的。”

    “这位客官,你该问是这店里有什么书才是,在下这家店虽小,但却保罗天下之书,只要公子您能说出个名号,在下就能寻到您想要的书,说说看,公子想要买谁的<b>13看書网</b>。”贤宇闻听來人只要眯着双眼淡淡的说道,面上神色极为自信,说的來人不由的微微一愣。

    片刻后那人回过神來笑了笑道:“哟,掌管的口气倒是不小,在下想寻一部五柳的《叹红颜》不知掌管的这里有是沒有。”说罢这书生面上显出了玩味之色,在其看來其说的这部书极为稀少,來这小店也不过是碰碰运气,其已走了不少书铺,比眼前这个小店大的多了去,都沒有寻到,其原本也就沒抱什么期望,原本想调头走人,却沒想到贤宇的口气居然如此之大,于是便说了出來,想看看面前这个自大的店家怎么下台,对其來说这也是一乐。

    贤宇闻听此言眉头果然皱了起來,來人见掌管的皱以为此小店必沒有哪部书,可贤宇后來的一句话却让书生一愣,只听贤宇道:“今儿个真是奇了怪了,哪部数实在冷门,沒想到还有人愿意看。”说罢其玩味的笑了笑,站起了身子走近了内屋,沒一会儿工夫便回转。

    其手中拿着一部书,其上积了太多的灰尘,但隐约可见<b>13看書网</b>《叹红颜》三字,那书生见此一幕<b>13看書网</b>瞪出來了,其看着贤宇手中的数良久才说出一句话:“真沒想到,真沒想到啊!沒想到如此小的一家店面居然有这部几乎已绝迹的书,方才是在下失礼了,还请兄台见谅。”说话间书生还对贤宇行了一礼,言语间倒是十分的诚恳,倒也算是个君子。

    贤宇闻听此言摇了摇头道:“客官不用如此,在下是个商人,客官光顾小店那是小店的福气,这部书乃是三百年前的古人所写,旁的店中沒有也是寻常之事,再者,此书些的是一些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虽说这些女子各个可歌可泣让人感叹,但在男子的心中女子到底是女子,感叹也只是一时的,事到如今这些子的名字大概早已被人忘记了,书自然也就少见了,小店之所以能寻到却也不是在下的功劳,是本店的上任店主不知从何处寻到的。”说罢贤宇将书递给了面前之人,那书生翻看了片刻便掏出了一袋银两递给了贤宇,贤宇见此却摇了摇头,只听贤宇接着道:“这书如今世上几乎绝迹,但也算不得什么稀罕玩意,公子若是喜欢就拿去,银两就不收了。”说罢贤宇便坐回到了太师椅上,双目再次闭了起來,不再理会<b>13看書网</b>生闻听贤宇之言却是一愣,其怎么也沒想到自家费尽心机寻到的书却一文不值。

    其沉思片刻走到贤宇身边道:“店家,你不收银子在下自然乐意的很,不过在下奉劝店家将此书抄录几部,说不准日后还会有在下这样的人喜欢这部书,到那时店家也可赚些银两。”贤宇闻听此言先是一愣,心说此人的心思倒是颇为缜密,懂得物以稀为贵为贵的道理。

    心中如此想着贤宇口中道:“这就不必了,公子既然得了此<b>13看書网</b>定会重现人间,此事还是让公子去做吧。”那书生闻听此言却又是一愣,看向贤宇的目光多了一丝敬意,其并不傻,自然听的懂贤宇话里的意思,既然此<b>13看書网</b>生手里,若是有人喜欢自然会出现抄本,但贤宇断定此书即便有人喜爱人也不会很多,再者即便是有人喜爱这些人家中多半也会藏有,如此一來此书也不算珍奇,不喜欢的人不当其是个宝,喜欢其的人多了也沒用,比起贤宇这书生想的还是不够仔细,不过这也不奇怪,即便贤宇成了凡人也是寻常凡人比不了的,书生深深的看了贤宇一眼,而后走出了此家书店,此刻其觉得店中的那人很不寻常。

    原本一家并不怎么红火的书店被贤宇经营的十分红火,那些人之所以愿意到贤宇的店里买书已自然是因为贤宇这里的书比较全,二贤宇这人说话很是风趣,來此的人不光是为了买书,还能开怀大笑,渐渐的一些书生慕名而來,为的并非买书,而是与贤宇谈天。

    如此这般十年岁月匆匆而过,贤宇原本俊俏的面容真正多了一丝苍生感,岁月在其的脸上留下了一丝痕迹,额随时如此,但并未使得贤宇变的苍老,反而更多一份难言的魅力,贤宇的店铺每日都会有许多慕名而來,对这些人贤宇总是很和善,无论是谁都能与其说上几句,如此这般贤宇在方圆千里的几个城的书生心中不单单是个书店的掌管的,成了一位智者。

    贤宇并沒有刻意炫耀自家的才学,其虽说如今已归凡,但归凡并不意味着贤宇要变成傻瓜,凡人中也有智者,贤宇是凡人中的智者,这并不违背其归凡的初衷,其仍然是个凡人,只不过是个有智慧的凡人,这一日,一个看起來很是儒雅的中年书生到了贤宇的小店,其看了看坐在靠椅上的贤宇,而后淡淡的道:“你便是此间书店的店主吴忘时。”其话语中带着一丝阴阳怪气,贤宇问听此言微闭的双眼睁开了一条缝儿,看了來人一眼再次闭上。

    來人见此面上显出微怒,但其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接着道:“在下是城中兴隆学屋的掌柜的文天佑,听闻阁下殿中有许多孤本,不知此事是真是假,在下真想见识一番。”贤宇闻言心中不由的苦笑,俗话说的胡奥同行是冤家,如此看來这话还真算的上是至理名言。

    只听贤宇淡淡的道:“什么孤本,那些都是外界传言,多半不可信,不过若是文先生感兴趣的话也可在小店看看,或许小店还真有那么一两本先生想要的书也说不定,请吧。”说罢贤宇再次闭上了双眼,居然不再理会这个所谓的文天佑,文天佑见此心中怒火更胜了几分。

    只听文天佑淡淡的道:“在下不想费那个工夫,在下说几部书,还请你帮在下找找。”

    贤宇闻听此言伸了个懒腰,而后站起身道:“先生请说吧,小店有的在定然不会吝啬。”

    文天佑闻言嘿嘿一笑道:“张宇的《问天》李天的《寻逍遥》龙海的《奇客游》……”文天佑一口气说了几部书出來,贤宇从头到尾只是静静的听着未发一语,只是时不时的皱了皱眉头,文天佑见贤宇皱眉心中不由的冷笑,在其看來贤宇皱眉就是拿不出书來。

    等文天佑说完贤宇却点了点头道:“嗯,果然是一些奇书,先生稍等,在下这就去取來。”文天佑闻听此言身子微微一震,贤宇如此说就意味着其的店中有这些奇书,不过其还抱着一丝侥幸,其打定主意,只要贤宇拿不出其方才报出的任何一部书,其就要借題发挥。

    沒多少工夫贤宇抱着一摞书走到了文天佑面前淡淡的道:“先生您真是好运,您要的这些书小店居然都有,看來上天是站在先生这一边的。”文天佑闻听贤宇之言瞪大了双目,其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家面前厚厚的七八部数,颤抖着手拿起了其中一部翻看起來,其越看眉头皱的就越紧,看到后來其嘴角忍不住抽动了起來,手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其怎么也沒想到连自家的兴隆学屋都寻不到的书居然在这么个不起眼的小书店能寻到,这让其有些妒忌。

    最终其阴着脸对贤宇拱了拱手道:“阁下这书店果然是藏龙卧虎,在下佩服。”说罢其便大步走出了书店,贤宇看着文天佑的背影心中忍不住叹了口气心道终究是不让人清净啊。

    此刻已走出那条街道的文天佑心中却在盘算着怎样能将贤宇的书屋能到手,或者说怎样将贤宇书屋中的珍奇孤本弄到手,其的兴隆书屋原本生意很是兴隆,可是最近几年却每况日下,生意全被贤宇的这个在犄角旮旯里的书屋抢走了,不仅如此,连其他城的书生也慕名而來,这让其又嫉妒又恨,恨不得将贤宇给灭掉,但如今天下有法可依,杀人是要犯过法的,如此一來其只能忍气吞声,不过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就在今日其终于忍不住了,这才來到贤宇的小书屋,想给贤宇一个下马威,可其沒想到的是贤宇居然将了其一军,这让其心中更加气愤,也起了贪念,其心中已打定主意,即便是触犯国法也要冒险将贤宇的书据为己有。

    这是个寻常的夜晚,月上高空,每到此时贤宇就关门打烊上床歇息,三更十分几个黑影悄悄的摸到贤宇的店铺之前,撬开了贤宇的房门,而后两人到了内屋,三人在外屋拿出两个大麻袋不分门类的将贤宇的书装进了麻袋,而此时的贤宇却还在昏睡中,内屋的两个黑衣人奸笑着看了看贤宇,而后其中一人道:“咱的迷香就是管用,你看其睡的如死猪一般,嘿嘿嘿。”原來这两人早已用迷香将贤宇迷昏,而后盗取贤宇屋中的书籍,这些人正是一伙江洋大盗,贤宇当真被迷昏了吗?不错,贤宇是真的昏了过去,其是自家想昏过去,既然要做凡人那就做个彻彻底底的凡人,若是起身与这些江洋大盗搏斗的话岂不违反常理。

    此人一早贤宇从睡梦中醒來,看了一片狼藉的屋子其不由的叹了口气,其无奈的摇了摇,而后起身洗漱,一切做完后其开始收拾一地的狼藉,等到其将一切都收拾好后,已是日上三竿,看着一排排空挡的书架贤宇苦笑了笑,而后照例给自家泡了一壶茶,坐在了那张其已坐了十年的太师椅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