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之极道

第七百五十章 飘渺

    贤宇再次当起了他人的弟子,日子一天天过去,其就好似真的成了一名天阳宫的寻常弟子。每日里在墨阳的教导下修习天阳宫的基础功法,说起來这天阳宫的基础功法与贤宇在玄然宫时所修的功法有许多地方极其相似,但也有许多不同。相比之下天阳宫的功法较为齐全,但却有些艰涩难懂。不过贤宇悟性极高,即便是功法有些晦涩其也能轻松的研习。如今的修行对贤宇而言并非无用,其隐约觉得其此刻修习的功法才是最齐全的功法,玄然宫所修的多少有些缺失。想通了此事贤宇更加觉得此次远古之行乃是大大的福缘,只是这世上之事哪里有那么简单。是福是祸如今断定为时过早,祸福往往在一念之间。往往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对此贤宇心中也有了些明悟,毕竟其已是修行了数百年的老怪物,居安思危之道其早就了然于心。虽说祸福难料但此时此刻其却是货真价实的在修习最为原始,最为齐全的功法。

    转眼间贤宇到天阳宫已有三月之久,这三月一來墨阳几乎每日都是目瞪口呆的度过。在其看來贤宇的悟性实在太好了些,旁人用数月甚至是一年半载才能领悟的功法招数到了贤宇这里只需其这个大师兄演示一番,而后贤宇便可将招数施展出來,进度之快简直可说是一日千里。此刻贤宇刚施展了一套御剑之术,收回了飞剑墨阳便走到其身旁拍了拍其的肩膀道:“师弟果真是修道奇才,这才三月的工夫师弟不但习得了咱们天阴宫的基础功法,连御剑术等这些基础道法也练的熟悉无比。当着修行界能与师弟你相比的恐怕当真是沒几个人了,呵呵,用不了多久我这个做师兄的恐怕就要落在你的后面了。”墨阳话语间隐隐有那么一丝无奈。看着面前这么个修行奇才其当真恨不得此人便是自家,但这一切显然是不可能的。虽说心中有些无奈,但墨阳见贤宇如此大才心中也是欢喜无比,这数月來贤宇对他一直都是礼遇有加,两人就好比是亲兄弟一般。墨阳也乐见贤宇与自家亲近,对其來说贤宇强便是他强。毕竟贤宇是其父的义子,与墨家又有合伙做的买卖,如今两人在一起修行,如此亲密的干系在墨阳看來贤宇强对自家那是有大大的好处,其与贤宇相处数月深知贤宇并非不讲情义之人。说起來此人当真算的上是个谦谦君子,若是换了卓非凡之流此刻恐怕要想着害贤宇了。

    听墨阳如此说贤宇微微一笑略带几分恭敬的道:“小弟能有今日全赖师兄教导有方。小弟如今的修为与师兄相比差了的还很远。师兄放心,你我二人亲如一家,龙啸将來定会好生报答师兄的交到之恩。再者,尊父乃是龙啸之义父,你我二人可说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干系啊。”一个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岂能不知一个孩童是如何想的?其这番话自然是说给墨阳听的。其说的也都是真心话,墨家对其算是有不小的恩惠,贤宇此人滴水之恩必定涌泉相报。

    果然墨阳听了贤宇之言大笑三声又重重的拍了贤宇的肩膀两下道:“师弟这话听的人心里暖暖,今日就到这儿吧。师尊昨日吩咐过,今日要看看你的修为到了何种地步,走,去见师尊去。”说罢其便拉起贤宇的胳膊腾空而起,沒多少工夫两人的身影便消失虚无中。

    天阳真人此刻正在天阳宫中与宫中几位师兄弟闲话,贤宇二人到了此处天阳真人目中精光一闪,道:“嗯,不错,好的很好的很啊,果然是个修行奇才。哈哈哈……我天阳宫多半又要出个睥睨天下修行之人的奇才了。”其目光在贤宇身上一扫便看出了贤宇此刻的修为。贤宇此刻修为在外人看來已到了清体境界。短短的三月工夫就修到了清体境界,进度不可谓不快。这些修行界的高手自然不知,只要贤宇愿意此刻一瞬间便可达到**境界顶阶。只不过贤宇不会如此做,其还想在次方天地活命,若是让旁人知晓了自家的真正修为那说不准会惹祸上身。诸人打量了贤宇一番也纷纷点头赞叹,贤宇见此面上却做出一副谦卑之色。自从其踏入天阳宫的那一刻起其就知晓自家的身份已完全改变,其不再是那个逍遥宫高高在上的始祖,也不再是逍遥皇朝的皇太子,其只是天阳真人坐下一名寻常的弟子。此刻的贤宇已完完全全的将自家变成了龙啸。其打算将逍遥贤宇这四个字从自家的脑海中彻底清除出去,只有如此其才能真正的融入此方天地,只有如此其才能将一切做到自然。贤宇这三个月看似做了许多事,其实其什么也沒做。或者说不是其再做,而是龙啸再做,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龙啸成了天阳宫的得意弟子,龙啸被天阳宫的高人们夸赞,甚至墨家也是如此,被墨轩看好的那个人是龙啸,做菜做到令人叹为观止地步的也是龙啸,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龙啸所为。而贤宇不过是个旁观者,渐渐的贤宇的心境有了新的提升,不知不觉中其的修为又有了提升。

    这一日贤宇早早的结束了一日的修炼,而后对墨阳说想寻个地方好好的感悟一下天道。墨阳闻言自然满口应了下來,修行之人静思冥想原本是常有之事,其自然不会在意。等到准许之后贤宇便御剑慢慢朝天阳山脉深处飞去,当飞出半个时辰后其的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贤宇的面上泛起了一丝皎洁的笑容,只听其自语道:“修为又要有所突破了,得寻个隐秘一些的地方提升修为才是。”贤宇这几日便察觉到修为有突破的迹象,今日便是突破之时。只要顺利突破贤宇修为便会立刻达到飘渺境界,那对贤宇來说将是一个新的天地。所谓飘渺,一切介于有无之间,看的清楚又看不清楚,看着就在眼前,其实在遥远的天边,是为飘渺。

    小半个时辰后贤宇已身在离天阳山脉百万里处的一座山峰上,其在此山峰上盘膝而坐,身上金色光芒闪了几下整个人便消失不见。此刻即便是修为再高的高人路径此地也很难发觉此山峰之上有个修行者。毕竟皇道之气威能并非单单凭借修为高低可对抗。隐形中的贤宇手上打出了奇特的法印,而后便一动不动了。三炷香后其身子慢慢化作透明状,一道道血脉能看的清清楚楚,身外的皮肉就好似完全消失不见。又过了三炷香的工夫,贤宇连血脉也消失不见,而后其骨骼也慢慢消失不见。此刻的贤宇即便是不隐秘身形也无人可看到他,其已彻底的消失在了此方天地之间,留下的不过是一股神念而已。半个时辰后其的身子再次一点点的显现出來。先是骨骼慢慢的显现出來,而后是血脉,再往后是皮肉。如此这般來回往复四十九次,一次比一次间隔的时辰要短,到了最后此次可说是瞬息之间就变换一个來回。此情景堪称诡异,若是有人见到定会觉得十分的可怖。可贤宇却十分清楚,此正是冲击飘渺境界的预兆。终于,在其身子最后一次从虚无到实体转化之后,贤宇双眼猛的睁开。

    其原本如日月是双目不见了踪影,双眼便的混沌之极,就好似整个天地就包含在其中一半。贤宇嘴角泛起一丝欣慰的笑容,只听其 喃喃自语道:“飘渺境界,我终于到了飘渺境界了。倾舞蹈,凤儿,姬儿,为夫的终于到了飘渺境界了。”说到此处贤宇抬头望天,其面上满是思念之意,其想东方倾舞三女,想逍遥廉洁,想逍遥皇朝那方天地的所有人。其巨这般抬头望天,良久后其次啊开口淡淡的道:“虽说只有六七个月的光景,可我却觉得好似过了六七千年一般,你们都还好吧?”说话间贤宇的身形冲天而起,一个闪动便不见了踪影。

    逍遥皇朝,逍遥宫。东方倾舞正坐在房中打坐修行,其模样是那么的恬静,好似熟睡的女童一般可人。忽然,其眉头紧皱了一下,而后猛的睁开了双眼。其目中流露出了浓浓的思念之情,只听其喃喃的道:“相公,分开才半年多,可为妻的却觉得好似过了千年万年一般长久。”说话间其低下了螓首,当其再次抬起螓首时绝美的面容之上已满是泪痕,只听其接着道:“相公,你如今在何处?想必是到了一个我等从未到过的天地了吧,你还好吗?”

    就在同一刻邪凤也从入定中醒來,其面容之上也满是思念之意。但沒多少工夫其便泛起一丝玩味的微笑喃喃自语道:“小牛鼻子,你想來一切安好吧,无论到了何地你我四人的心想必都是连在一起的。”说罢其再次闭上了双目,面上却始终挂着那一丝玩味的笑容。

    魔姬与其余两女一般无二,在贤宇踏入飘渺境界的那一刻双目睁了开來。此女嘟起了小嘴柔声自语道:“ 坏夫君,害得姬儿想你想的心痛,等你回來姬儿定要好好惩罚你,哼。”

    贤宇终于踏入了飘渺境界,这也得意与三个月來修习天阳宫功法。天阳宫功法补足了其原本修为上的先天不足之处,如此才促使贤宇修为突破到了飘渺境界。若非如此即便贤宇修为到了**境界顶阶,离飘渺境界不过是一线之隔,但若想突破也是难上加难。修为若是先天有失,即便后來修行不受阻碍,但若真是遇到什么大的关卡有可能终生无法突破。贤宇虽说有皇道之气加以辅助,但其早年修的玄然宫功法本身就有不少的缺失,贤宇自家也不知,天阳宫的修行使得其在不知不觉中补缺了,这一切皆是天数使然,命运不会亏待了任何人,无论是恶人还是善人。

    <b>1 3看書網</b>∷<b>http:www.13800100.com/ 无弹窗</b>.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